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2 若有来生,我再也不要爱你

    北堂赫亦依旧没有看朱耀焯一眼,而是淡淡地看着袁清菡,无喜无忧,就像一如既往他的性子一样,让人看不出一点儿喜怒,却是不怒自威。

    他面色黝黑,不属于尤其英俊的那种,但是浑身散发着阳刚之气,眉眼中带着坚毅,他是天生的王者,往那里一站便是浑身贵气,无不让人臣服,无不使人膜拜。

    此时,他薄唇轻启,淡淡地问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朱耀焯狠狠地咬了咬牙齿,太阳穴的青筋暴起,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北堂赫亦看不上他,瞧不起他,不过这个狂妄的人到了如今的地步都是因为看不起他造成的。

    他要将北堂赫亦像烂泥一样踩在脚下,同时还要霸占他心心念念的女人。

    袁清菡泪水早已经打湿姣好的面颊,红唇动了动,正准备说话,可是朱耀焯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随后说道:“北堂赫亦呀北堂赫亦,你还在怀疑什么?难道你没有看到吗?你已经落进了我们的圈套,若是袁清菡对你有那么点真心,你也不会落入今天这个地步!”

    在北堂赫亦出现的那一刻,四面宫墙上的弓弩手们纷纷站了起来,将箭搭上,拉满了弯弓,松手的那一刻,便是万箭齐发。

    北堂赫亦突然之间笑了起来,由冷笑变成了哈哈大笑,这还是袁清菡第一次看到北堂赫亦这样的神情,这神情里面充满了绝望。

    谁能想到他这么刚强的一个人,无所不能的一个人,脸上居然会出现绝望的神情。

    慢慢地他收敛了笑容,一瞬不瞬看着袁清菡,说道:“你就这么想让我死吗?”

    他的眸子深邃异常,在灯光的映衬之下,亮得惊人。

    突然之间,他向袁清菡甩过来一个暗器,那个暗器北堂赫亦在救她的时候,袁清菡见过,小小的就像初春的叶片,可是杀伤力去很大,与喉咙接触的那一刻,人瞬间毙命。

    袁清菡丝毫没有躲闪,而是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她大仇得报,活着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让她就此死去吧。

    事发突然,等朱耀焯反应过来的时候,慌忙狠狠挥了一下手臂,吼道:“放箭!”

    瞬间万箭齐发,向着一个人射过去……

    预想的疼痛没有降临到身上,袁清菡猛地睁开眼睛,看向自己的身后,那个飞镖不是冲着她而去的,而是死死地扎在了身后的柱子上。

    他根本没有想要她的命!

    袁清菡转过脸去,看到骇人的一幕。

    北堂赫亦身上已经变成了刺猬,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到处都是血,他的嘴角、眼睛、耳朵也都是血,他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能落到如此凄惨的地步,怎么可以?!

    都是因为她,若不是为了救她,他也不会落得这般惨烈的下场。

    袁清菡整个心都停止了跳动。

    过去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他是那么宠她爱她,信任她,可是她却背叛了他。

    北堂赫亦满脸满身都是血,可是仍旧直直地看着她。

    北堂赫亦真的是很顽强的人,被射了这么多箭,仍旧屹立不倒。

    朱耀焯惊恐万分,吼道:“放箭!放箭!再放箭!”

    袁清菡歇斯底里地吼道:“不要!”

    可是万箭齐发奔着他而去。

    袁清菡提起裙子向北堂赫亦跑去,白裙飘飘。

    朱耀焯看到袁清菡不顾一切跑了过去,伸出手去抓,可是没有抓到,想阻止弓弩手,但是万箭已发,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

    本已经放弃挣扎的北堂赫亦看到袁清菡跑了过去,飞身将袁清菡搂在怀里,随之拔出身后的长刀,不停地挥舞,竟没有一支箭射到他和袁清菡的身上。

    朱耀焯突然认清了一个残酷的事实,若是北堂赫亦真动起手来,即使只有他一个人,即使满城尽带黄金甲,也都不是他的对手。

    北堂赫亦只要飞身而来,将他制服,作为人质,这场战斗便结束了。

    大明的天下仍旧是北堂赫亦的!而他朱耀焯将死无葬身之地。

    朱耀焯突然便想到北堂赫亦刚才对袁清菡说的那句话:你就这么想让我死吗。他这是在寻死!

    北堂赫亦啊北堂赫亦,没想到薄情寡淡的你,竟然是一个大情种,大傻瓜!

    箭尽数落到地上,这些箭就像蝗灾时落了满地的蝗虫。

    北堂赫亦紧紧地将她护在怀里,胳膊是那般有力,胸膛是那么坚实,强壮得让人都不觉得他已经受了重伤。

    可是箭落地的那一刻,北堂赫亦便瘫软到地上,袁清菡伸手抱住他的腰,可是他强壮无比,带着她一起倒在了地上。

    袁清菡就这样趴在他的怀里,就像以前无数次一样。

    她白嫩的小脸儿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向前爬到他的脸前,将他布满鲜血的脑袋搂在怀里,哭道:“你会没事的对不对,对不对?”

    北堂赫亦吐出一口鲜血,喘着气,胸口一起一伏,正在承受着剧痛。

    他缓缓抬起手,伸出大拇指给她擦眼泪,嘴角上扬,就像以前无数次展露笑容一样。

    “你不是想让我死吗?我成全了你,为什么你还要哭?”

    袁清菡能清晰地感受到北堂赫亦手上的血沾到了她的脸上,本来是冰凉的血却烫得她疼痛无比,鼻翼间也皆是血腥味儿。

    “你不会死,不会死,我是大夫,我一定可以将你治好!”

    北堂赫亦握住了她的手,让她不要动。

    袁清菡哭着看着他,眼泪就像雨落下来。

    北堂赫亦咳嗽了一声,又吐了一滩鲜血,平复了之后,说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你是她的人?”

    他终究还是不信的,即使她是朱耀焯的人,他也要亲耳听到。

    袁清菡没有办法回答他,说是朱耀焯的人也没有错,因为是朱耀焯把她送到北堂赫亦的身边,也是她将消息递给了朱耀焯的,可是虽然朱耀焯一直表达爱意,可是她从来就没有答应过他。

    她的犹豫,让北堂赫亦更加绝望,他的眼神已经有些涣散,苦笑了一下,看着墨蓝色的夜空说道:“都说红颜祸水,果然没有错,没想到我北堂赫亦也会死在女人的手里。”

    随后,北堂赫亦定定地看着她,说道:“若有来生,我再也不要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