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军列阵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七章 凶一些

    按照约定的时间,林叶到了那条巷子,不出他的预料,泼皮高恭那伙人果然是没敢露面。

    站在这条空荡荡的巷子里,林叶沉默了片刻,然后缓缓的把衣袖拉了起来。

    他之前和陈微微交手落于下风,挡了陈微微的拳,胳膊上却青紫一片。

    他低头看着胳膊上的青紫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我现在心情不好。”

    这巷子里只他一人,心情不好又说给谁听?所以当然没人回应。

    林叶举步走到一户人家门口,把钱袋子取出来,数了一些碎银放在门口后,又自言自语了一声。

    “赔你的柴。”

    然后他把火折子取出来吹起火苗,朝着院门口那柴堆迈步过去,俯身要把柴堆点燃。

    “小爷不要!”

    柴堆里传出一声惊呼,泼皮高恭从柴堆里钻了出来,头上沾了不少碎屑,看起来样子有些狼狈。

    林叶就那么看着他,看的高恭脸色越来越白,下意识的不住后退。

    随着高恭出来,宋福喜,刘大发和赵财这三个跟班小弟也陆续钻了出来。

    林叶等他们都出来后,伸手在柴堆里摸索了一会儿,片刻后扯出来个麻袋,然后是几条木棒。

    看着这些东西,林叶忍不住微声叹息。

    “为什么没敢下手?”

    他问。

    高恭立刻回答道:“小爷你误会了,我们带了木棒,是因为街上野狗太多治安又不好,防身用的。”

    林叶看了看那麻袋。

    高恭马上补充道:“我们兄弟四个立志做有用之人,这街上野狗横行,我们带了麻袋,纯粹是为了抓野狗,堂堂七尺男儿,当有护佑相邻之心。”

    林叶点头:“去吧。”

    高恭:“啊?”

    林叶道:“我在这里等你们,抓不回来野狗,我就登门去你们家里拜访,给你们做足疗。”

    高恭带着哭腔说道:“小爷你就饶了我们吧,我们确实得罪了小爷,我们知道错了......从今天开始,我们以后碰到你,叫一声小爷,然后我们马上就走,小爷你在的地方,我们绝对躲得远远的。”

    林叶低头看了看那四个人的鞋子,指了指宋福喜:“从你鞋子磨损变形可看出脚型不正,大概跖骨关节半脱,我先帮你治一治?”

    宋福喜听不懂他说了些什么,但他差不多懂治一治是什么意思。

    于是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堂堂七尺男儿,当有不羁之心,想跪就跪,何来约束。

    “小爷,麻袋是高恭找的,木棒是刘大发和赵财寻的,我就帮忙拿了拿。”

    林叶指了指木棒,宋福喜立刻捡起来一根,递给林叶之前还在旁边石头上打磨了一会儿。

    “小爷,这棍子不光溜,我把疙瘩刺儿的都给你蹭了去。”

    说完双手把木棒递上。

    林叶接过来后当拐杖杵在那,问:“我想知道,你们这些混子,是怎么划分地盘的?”

    高恭不等宋福喜说话,抢答道:“看兵力。”

    林叶看了看这四个人,眉头都纠结成一疙瘩了:“那你们的兵力?”

    高恭:“这条街没油水,所以......”

    林叶点了点头:“所以你们其实也没什么钱。”

    高恭立刻回答:“是是是,确实是,和其他帮派的相比,略显寒酸了些。”

    林叶把钱袋子摘下来递给高恭:“帮我办事,以后我养你们,规矩就一条,我说什么是什么。”

    高恭面露难色:“这......我,小爷,这,我上面,还有人照着。”

    林叶不说话,只看着高恭绑着绷带的手,眼神里的意思是,你都被人打成这样,照着你的人也不出头,有和没有,大概并无区别。

    高恭脸色发红,沉吟片刻后咬了咬牙:“行,以后小爷就是我们的帮主。”

    林叶道:“先办三件事,办好了,你们以后日子过的舒坦。”

    “第一,这条街上的治安就归你们几个管了,有人欺负人,你们打他,有人随地乱扔垃圾,随地吐痰,你们打他,有人不讲道理不按规矩,你们打他。”

    “第二,你们欺负人,我打你们,你们随地乱扔垃圾随地吐痰,不讲道理不按规矩,我打你们。”

    高恭咽了口吐沫,有些艰难的问:“可是小爷,我们是黑道中人啊。”

    林叶:“嗯,你们是。”

    高恭:“小爷,按你说的,这算个球的黑道啊。”

    林叶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木棒。

    高恭:“小爷就是了不起,重定黑道规则,这份魄力无人可及。”

    “第三......这条街上有个打铁的瘸子,有个酿酒的瞎子,你们帮我暗中盯着。”

    高恭听到这个来了精神:“我就知道那俩老东西有钱,小爷你就说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一棒!

    高恭趴在地上,额头见血。

    林叶道:“想着打劫一个瘸子一个瞎子,你们也配说自己是黑道?”

    高恭捂着额头,哭腔着问:“小爷,那盯着他们什么啊。”

    林叶漠然回答:“没什么,就盯着。”

    说完后转身:“走吧。”

    高恭他们四个爬起来就跑,却跑的是另外一个方向,林叶皱眉回头:“跟我走。”

    那四个人立刻止步,又低着头默默走回来。

    林叶道:“我说过了,今天会带你们吃饭。”

    “小爷,去吃什么?”

    “这条街上谁家的汤面最好吃?”

    “小爷,这条街上就老陈一家卖汤面......”

    “唔......知道了,那就听你的,咱们去吃这条街最好吃的汤面。”

    汤面不好吃。

    吃过饭后林叶说要回住处,那四个家伙嘴里叼着牙签顺着街漫无目的的走。

    高恭往四周看了看,见已没了林叶的影子,于是把嘴里牙签啐掉:“操......”

    啪的一声脆响,高恭被人一巴掌扇在后脑勺上,人几乎都扑出去。

    他回头要骂,就看到林叶鬼魅一样出现在他身后,那只手还扬着。

    林叶问:“你刚才要骂什么?”

    高恭低着头回来,把刚才啐的那根牙签捡起来:“操......什么狗屁官府,前阵子还说要致力于街道干净整洁,大街上连个垃圾筐都没有!”

    林叶:“那你觉得这条街上,大概需要多少个垃圾筐合适?”

    高恭:“这么长的街,没有五十个肯定不够。”

    林叶:“那就六十个,明天一早得有,我看不到的话......你明早就蹲在这,张着嘴做垃圾筐。”

    高恭低着头:“可是小爷,这一条街上的垃圾筐一天就满,第二天还不是又满地脏污......”

    林叶:“你是黑道中人。”

    高恭:“是是是......我们是黑道中人。”

    林叶:“既然是黑道中人,那上门挨家挨户的收钱会不会?”

    高恭:“会的会的,这个我们擅长!”

    林叶点了点头:“你们跟所有要用到这垃圾筐的人上门收钱,每个铺子每个摊位每天一个铜钱,不交钱就不给他们清运垃圾,你们是黑道中人,凶一些。”

    “是......”

    高恭牙都要咬碎了,只觉得心中那屈辱像火在烧。

    林叶看着高恭的眼睛说道:“来,命令我把垃圾扔进筐里,而不是随便丢在街上,凶一些。”

    高恭:“请小爷你把垃圾......”

    林叶抬起手,啪的一声在高恭后脑勺上又给了一下。

    他说:“凶一些。”

    高恭眼睛都红了,扯着嗓子在那喊:“你他妈的垃圾不会丢在筐里吗?再看到你乱扔垃圾,老子打死你信不信?!”

    林叶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这样,去吧。”

    高恭一只手捂着后脑勺,一只手捂着前脑门,加快脚步跑了,那三个小弟紧随其后。

    林叶转身,一边走一边想着,如果高恭骨气硬一些,那么就该去找人来收拾他了才对。

    在武馆里练功,除了每天和陈微微过一招,再无实战。

    要想尽快提升实力,还是要多实战才行,而高恭之前说过,他上边还有人照着。

    不过想来应该也不怎么在意高恭等人,高恭似乎也不敢随便去找他上面的人来出头。

    所以林叶逼着高恭去做的事,但凡是个黑道中人,应该都被触及到底线了吧......

    这些所谓的黑道中人,其实绝大部分都没有习武,只是下手又狠又黑。

    林叶觉得自己欠缺太多,需要和这些又狠又黑的人多打交道。

    因为真的要说起来又狠又黑下手无情,谁又比得上在边关外生死无常的斥候?

    北疆这边边境千里,要说到斥候,又有谁比得上当年的无惧营?

    一个瘸子,一个瞎子......

    林叶朝着天空看了一眼,那朵洁白无瑕的云啊,越看越像是婆婆慈祥的脸。

    似乎云中还有声音传下来,只进了林叶一个人的耳朵里。

    “别胡来,婆婆不准你胡来。”

    林叶笑了笑,自言自语:“嗯,不胡来,我心里有谱。”

    第二天一早,林叶还是和老陈一起出门,他去武馆,老陈去出摊。

    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老陈显然楞了一下,然后嘟囔了一声:“怎么这么多筐?”

    大街两侧,隔一段放着一个竹筐,每一个竹筐上都歪歪斜斜的写了三个字。

    刀垃圾。

    老陈疑惑:“刀垃圾什么......”

    林叶:“进步,刀一个垃圾。”

    老陈:“公子你逗我的对不对?”

    林叶没忍住,嘴角微微上扬:“倒垃圾,倒字,大概是不会写,也算难为他们了。”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到了老陈平日里出摊的位置,忽然听到一阵吵闹声。

    一个年轻小伙子从家里跑出来,趁着天不亮人少,端着个簸箕,把簸箕里的瓜子皮花生皮还有炉灰之类的东西,直接泼在了大街上。

    “操!”

    高恭一个箭步跳了过去,用完好的左手一把揪住了那小伙子的耳朵:“你他妈的是不是找死?竟然敢随意丢垃圾?!”

    “今天不让你记住规矩,老子就他妈的不是黑道中人,给我扇他!”

    噼噼啪啪几个耳光之后,高恭指着地上的垃圾喊:“给老子收拾干净倒垃圾筐里,有一点没扫到,你他妈的拿舌头给老子舔了!”

    老陈惊讶的目瞪口呆,嘴巴张的老大老大了,一时之间愣在那。

    林叶抬起手在老陈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提醒一句:“你可别乱扔垃圾,他们......黑道中人,凶得很。”

    ......

    ......

    我不短!

    求收藏!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