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军列阵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八章 无需你管

    严洗牛在大部分时候都还算是合格的师父,毕竟他有钱喝酒的时候实在不多。

    他的武馆也从没有人上门捣乱,自开业以来,连踢馆的人都不见一个。

    这其中缘由倒也和严洗牛没多大关系,一是因为他婆娘实在凶悍,二是因为他的云州城总捕大舅哥。

    这层关系,又能引出云州城西南城区渭南大街草帽胡同三大猜想之一。

    雷红柳是看上严洗牛什么了?

    云州城渭南大街三大猜想的另外一个是......严洗牛是不是有什么过人之处。

    一群长舌妇总说,你们看那雷红柳成了亲后风情万种,便知道图的是个啥了。

    可雷红柳又说,严洗牛这个王八蛋烂怂酒鬼骨头软,也就嘴硬。

    或许是因为上次林叶买了醒酒药的缘故,严洗牛对他态度也和善了些。

    上早课的时候,他就很温柔的对林叶说:“关于武学上的事,不懂的就问我,我也不懂的就问你师娘,你师娘都不懂的,就别瞎Jb问了。”

    林叶自修的那点功夫,他也自知上不得台面,严洗牛只是个老兵出身,可他教出来的弟子陈微微,林叶打不过。

    莫梧桐说,陈微微的实力在武馆里排不进前十。

    不离开婆婆住的那个小院,不离开无为县,林叶真不知天地有多大,人有多高。

    不说山高,是山再高,人也可在峰上。

    再想想云州城那么多人,严洗牛的实力又能排多少?

    练功的时候,林叶好奇,问莫梧桐:“师父的实力,在什么境界?”

    莫梧桐反问他:“那你可知武学有多少境界?”

    这一点林叶倒是清楚,毕竟当初去守善库的人那么多,他不爱多说话,却又喜欢听人讲故事。

    江湖武学在大玉王朝之前,自有等级划分,可是自从大玉立国之后,江湖上的实力划分,也要按照军方的说法来。

    江湖上的所有规矩,都是军方定的。

    莫梧桐道:“入境为启明,启明之上为显距,再之上......我没见过。”

    林叶懂了,咱这武馆里,最强的也就是显距了吧,可显距之上还有拔萃,拔萃之上还有武岳,武岳之上还有......

    他沉思的时候,莫梧桐继续说道:“每一境界,各分六芒,咱们云州城的习武之人,每隔六个月到北野军大营校场测芒。”

    正说着话呢,就见二师兄谭炳晨缓步过来:“按照老规矩,除了三个小的之外,其他人跟我练功。”

    听到这话,林叶侧头看向不远处的陈微微,那家伙却没理会林叶的目光,转身往后院走了。

    前两日都是他主动要求带着三个小的练功,实则是为了打压林叶。

    今日他却似乎失去了兴致。

    林叶朝着二师兄抱拳问道:“师兄,今日是谁给我授课?”

    谭炳晨随意指了指宁株:“宁株教你。”

    二十三师兄宁株立刻就笑起来:“二师兄放心,小师弟你也放心,我可教得你。”

    林叶说了声多谢二十三师兄,还没转身,薛铜锤伸手拉着他衣角,抬着头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小丝弟,我也可以教你。”

    宁株白了他一眼:“你自己都狗屁不会,别耽误了小师弟。”

    说完也拉了林叶一下:“咱们走。”

    就在此时陈微微往后院走路过林叶身边,声音很轻也很轻蔑的说了一声:“什么时候你能打得过宁株,再来找我,那一日一拳,暂且记下,现在的你,不值得我每日教训。”

    林叶只淡淡看了他一眼,迈步走了出去。

    莫梧桐见他俩这般样子,一脸的为难,他自然是和陈微微感情更好些,却也觉得陈微微欺负林叶不对。

    林叶跟着宁株到了一侧小校场,宁株道:“小师弟,要不然你还先扎马步?”

    林叶点头,就在原地下蹲扎马。

    薛铜锤嘴里叼着那木奶嘴,双手抱着一块十几斤重的大城砖过来:“忘了挂这个!”

    林叶心说二十四师兄我谢谢你。

    刚想到这,宁株笑了:“我怎么就忘了,小师弟,你得谢谢你薛师兄。”

    林叶不言语。

    这武馆里的人啊,和外边的人好像根本不在一个世界。

    云州城里龙蛇混杂,江湖势力盘根错节,每一个江湖势力背后还都有官府的人撑腰。

    就算是那些看起来上不得台面的泼皮,也一样有人照着。

    说云州城里人心险恶,一点儿也不为过。

    可是这武馆里的人,一个比一个单纯,似乎武功和人品都不怎么样的严洗牛,把门一关,便关住了外边的歪风邪气污云秽雨。

    薛铜锤把城砖举起来:“小丝弟,快挂好。”

    宁株过来把城砖接了给林叶挂好,抬手在薛铜锤小脑袋上敲了一下:“你也去练功。”

    薛铜锤嘴里叼着木奶嘴,扭哒扭哒的到一边扎马步去了。

    才扎了一会儿,他忽然一咧嘴:“屙粑粑!”

    扭着小屁股就冲了出去。

    林叶嘴角微微上扬,只觉得这小家伙真的是治愈,像是一束光,照进他本满是阴霾的心里。

    他当然满心阴霾啊......他照顾婆婆数年,看到的都是婆婆的病患痛苦。

    离开无为县之前,看到的又都是人心邪祟,哪有什么光能把他心里照亮。

    不多时,小铜锤穿着开裆裤晃荡着象鼻子又回来了,走到林叶面前后猛的一转身,然后一个大弯腰,把屁股蛋对准了林叶的脸。

    “小丝弟,擦擦!”

    林叶:“!!!!!”

    这几日林叶练功都是扎马步,他知道自己基本功太差,所以也无怨言,让练什么就练什么。

    到了下午的时候,严洗牛从外边回来,不知道为何脸色看着就有些不善。

    他看了看门口放着个笤帚,伸手拿起,随意一拨,那扫帚头就被扫落,他拿着扫把棍走到林叶身边。

    “扎马步为的是练脚下生根,你已练了多日,看起来这马步依然松松垮垮。”

    说着,一棍子打在林叶左腿上,他发力不轻,这一下打的林叶脸色顿时就变了。

    可他却咬着牙没动,疼到嘴角都抽搐,硬是没有出声。

    啪!

    严洗牛又在林叶的右腿上来了一下,打的更狠,林叶疼的腿一抖。

    “抖?”

    严洗牛一下一下的在林叶双腿上来回敲打,林叶的腿疼的左右摆动。

    “真以为拍你师娘几句马屁,我就不敢教导你?”

    他一边说一边打,十几下之后,林叶终究是撑不住跌坐在地。

    严洗牛一棍子打在林叶额头上:“站起来!”

    林叶默不作声的用手撑着地起身,严洗牛又一棍落下,打在他的手腕处,剧痛之下,林叶再次摔倒。

    “没学什么本事,倒是学会了和那些泼皮无赖打交道。”

    严洗牛一棍子鞭在林叶后背上,这一下,那痛感瞬间就到了后脑。

    “觉得自己能打?欺负几个没本事的混混算什么,有本事你和飞鱼堂青鸟楼的人去比划比划?”

    他还是一边说一边打,下手一点都没收力,片刻后林叶就被打的起不来。

    严洗牛说的飞鱼青鸟,是云州城里极有名气的两个黑道势力,据说背靠北野军。

    可能打了能有一百下,严洗牛收手,把那棍子随手丢了。

    打的这般重,不算粗的棍子居然没断,这份用力的劲道就足够林叶去揣摩了。

    “和混混瞎混,拍你师娘马屁,你这种人早晚都是祸害,若非收了你的银子,今日便让你滚蛋。”

    严洗牛骂完后转身走了。

    吓得宁株和薛铜锤站在一边都发抖,两个小孩子,也忘了过来劝劝。

    “你们俩!”

    严洗牛忽然朝着那两个小家伙咆哮一声:“以后离他远点,莫让我听到你们喊他名字,听到了连你们一起打!”

    宁株吓得脸色发白,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

    可薛铜锤却叼着木奶嘴扭哒过来:“小丝弟,你没四吧......”

    林叶艰难起身:“没事。”

    此时此刻他浑身上下似乎无一处不疼,那种感觉就像全身的骨头都裸露在外,被风一扫,疼的都哆嗦。

    宁株却站在原地,小心翼翼的说道:“铜锤,师父说......先不要和小师弟说话。”

    薛铜锤道:“丝父嗦不要叫小丝弟名字,没嗦不能嗦话。”

    说到这这个才四岁的孩子,忽然脸上出现了一种格外凝重的神色。

    “可四小丝弟,不叫你名字怎么办,要不然你改个名字吧。”

    林叶疼成这样,还被薛铜锤逗的心里有些想笑。

    “名字怎么能随便改,名字是爹娘给的,改了是不孝,我已改过一次,不能再改。”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这个四岁的孩子说这些话。

    薛铜锤皱紧了小眉头,忽然间眼神一亮:“我以后叫你五五。”

    林叶总算是站了起来,抬起手在额头上摸了摸,手指上便见了血迹。

    “为何是五五?”

    “因为你四武馆二丝五。”

    “唔......随你。”

    林叶一边应付着,一边往四周踅摸,想找个地方检查一下伤势。

    他万万都没有想到严洗牛下手会这么狠,到底是因为他和高恭等人打架的缘故,还是拍了师娘马屁的缘故,也无法确定。

    见林叶行动艰难,宁株咬了咬牙:“骂就骂打就打!”

    说完就冲过来,扶着林叶的胳膊:“小师弟,我扶你回房间。”

    林叶谢意的看了他一眼后说道:“不必,我能走,你们先不要和我说话,免得师父打骂。”

    宁株却摇头:“不管了。”

    这两个孩子,一左一右扶着林叶回房间,薛铜锤个子那么矮小,哪里是扶着,分明是拉着。

    进了屋子后林叶坐下来,解开身上衣服准备检查一下,才刚解开衣扣,外边有人迈步进来。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这屋子你不能随便进。”

    林叶不用看也知道是陈微微,他也没理,只是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伤。

    被棍子打中的地方全都肿了起来,像是一条一条山脊,有的地方破了皮,血迹斑斑。

    陈微微眼神恍惚了一下,却冷哼一声:“活该,你这种人就应被如此教训!”

    林叶还是没理会,起身把衣服穿好,伸手在宁株和薛铜锤的脑袋上揉了揉。

    “谢谢。”

    说完后就要迈步出门。

    陈微微横跨一步拦在林叶身前:“师门不大,但历来干净,非但这屋子没有你容身之处,这武馆也没有。”

    林叶看着陈微微那双咄咄逼人的眼睛,之前还觉得此人有些个性,此时只觉得他幼稚可笑。

    他语气平淡的反问了一句:“若师父不出手打我,你会说这些话?”

    陈微微不是个笨人,自然听出来这话里说他狐假虎威的意思。

    “我现在还是你师兄,可以教训你。”

    说完这句话后,陈微微起势:“给你反抗的机会,你也可先出手。”

    正在这时候莫梧桐等人跑了过来,他上前拦在陈微微身前:“你要干什么?!”

    陈微微道:“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和街上的泼皮勾结欺负乡亲,我刚刚才知道的,自然要教训他。”

    林叶慢慢转身看向陈微微:“你爹被泼皮无赖欺负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手去教训那些无赖?”

    陈微微先是怔了一下,然后暴怒。

    “我要你管?!”

    他一拳朝着林叶的面门打了过来。

    啪的一声。

    陈微微的拳头被一把抓住,出手的却是严洗牛,不知何时,他也到了门口。

    “你不要他管,他也不需要你管。”

    严洗牛一甩手把陈微微的胳膊扔开,脸色有些发寒的说道:“你们师父死了之后,做师兄的才有资格教训师弟。”

    陈微微张了张嘴,却也没说什么,他似乎是很诧异,刚刚师父才那般凶狠的教训过林叶,此时为何又护着他。

    林叶转身往外走,莫梧桐连忙追上去。

    “小师弟,你要去哪儿?我送你去。”

    “师兄请回。”

    回了四个字,林叶跨步出门。

    ......

    ......

    让你们知道什么是雄起的汉子!

    求收藏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