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军列阵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十六章 终要远行

    林叶只是心里有些淡淡的不舒服,却也没有真的会去怨恨谁。

    婆婆说过,如果这世上的人啊,连远近亲疏都没有了,那多可怕?

    婆婆还问他,你说如果我和别人吵起架来,而我又是没理的那个,你帮谁?

    婆婆还说这世上啊,真有帮理不帮亲的人,他们就该居庙堂,而我们这些劳苦大众既然还懂帮亲不帮理,也就都坏不到哪儿去,哪怕他们管咱们叫乡野。

    一个淳,一个朴,再加上一个帮亲不帮理,所以是乡野。

    林叶懂婆婆说的道理,可林叶心里想的是,你又怎么会与别人吵架,你又什么时候会没理?

    你教出来的孩子,不管是教了三天的还是教了三年的,应该也都不会坏。

    他往回走的时候速度并不是很快,脑海里时不时的回想起来那犹如鬼火般的两点红芒。

    正走着,便见那个身穿黑锦的雄壮男人从另一个路口经过,那人看了林叶一眼,把手里拎着的东西转到身体一侧,似乎是不想让林叶看到。

    林叶也没多想什么,只觉得那人应该是真正的高手,随随便便就处理了武馆后院的东西。

    至于那是什么东西,林叶心中也大概有个猜测。

    大将军拓跋烈击败了娄樊大军后短暂停留云州,被封为北野候,可是云州却并没有因此就太平多久。

    娄樊人退兵之后不到一年,拓跋烈准备班师回朝,云州这一带出现了一个邪门歪道,自称朝心宗。

    这些朝心宗的弟子,表面上以教人行善积德为幌,实际上修行邪术。

    他们以人血练功,其中大成者确实可以练出延年益寿的功效,甚至传闻朝心宗的宗主已具返老还童的能力。

    他们还暗中拉拢了不少官员,赠予人血所炼朝心丹,说是可以祛病驱邪。

    只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在云州发展壮大,那时候,一颗朝心丹在黑市上就价值百金,没门路有钱也买不到。

    朝心宗的异常发展,引起了大将军拓跋烈的警觉,他请求天水崖上阳神宫的人出面调查。

    没多久,上阳神宫就查出来朝心宗的勾当,甚至还查出朝心宗有谋逆之嫌。

    于是,天水崖分座的司首连夜派人赶往帝都歌陵,请求上阳宫调遣高手前来降妖除魔。

    那一天,八百白袍落云州,上阳宫弟子在一位大礼教的带领下,与北野军联手剿灭朝心宗。

    可谁也没能想到,这一战竟是持续了两年之久,八百白袍在云州折损三分之二,那位大礼教身负重伤为代价,换来在珀然湖以小周天神法击杀朝心宗宗主,宣告朝心宗覆灭。

    这两年间,北野军大举调动,在云州全境搜剿叛贼余孽,杀朝心宗弟子十万人。

    肃清匪患后,北野候拓跋烈被大玉帝国的皇帝封为北野王,长留云州驻守。

    此战的结果报知朝廷,以至于朝野震荡,谁敢相信云州之内,大大小小的官员,竟有千余人被朝心宗收买。

    大玉皇帝一怒之下,下令涉案之官,尽皆满门抄斩,云州之地,血流成河。

    林叶也曾听过到守善库的江湖客讲述这些故事,当时就有人说,朝心宗的人修行邪术,发功之际双目赤红,犹如野兽。

    还说这些人一旦修炼了魔功,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越练越丑。

    林叶只是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寻常无奇的武馆后院,竟然还藏着朝心宗的余孽。

    他脑子里思绪万千,不知不觉间回到了老陈的小院,推门进去的时候,腿上立刻就紧了一下。

    小子奈竟是一直都在门口等他,见他开门进来,便飞扑上前,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

    动作迅速行云流水,抱住之后就一屁股坐在林叶脚背上,抬起头,忽闪着那双天下无敌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林叶。

    雪犬小寒围着林叶乱转,激动的样子,比小子奈还要过分。

    “唉......”

    林叶轻叹一声,任由小子奈挂在腿上,他挪着步子往前走。

    小寒可能是不会坐在脚背上这种操作,于是便一口咬住了林叶的裤子。

    林叶往前走,右腿上挂着一个小姑娘所以脚拖着地走,左腿上拉着一只小奶狗所以四脚拖着地走。

    走到客厅里,林叶俯身,一手一个,拎着子奈和小寒起来,把子奈放在板凳上,把小寒放在子奈怀里。

    “饿了?”

    林叶问。

    小子奈一个劲儿点头。

    林叶道:“不是给你准备了吃的吗?”

    昨夜里知道了这丫头贼能吃,林叶就没敢少准备,唯恐饿着了她。

    那锅里留下的饭菜是他一大早起来做好的,他觉得这丫头吃一天没问题,再能吃,毕竟也就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具体几岁他也忘记问了,还能吃多少。

    昨天夜里吃的多,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所以才会显得吓人。

    林叶一边问她一边往厨房走,掀开锅盖看了看,空的,馒头和菜本在篦子上边,篦子干干净净跟洗过了似的。

    别说食物,连篦子下边的水都没了,看锅干干净净,料来是这个丫头还勤快,把灶锅刷过了。

    林叶伸手把围裙拿过来的时候,见那小丫头抱着狗儿已经坐在厨房门槛儿上了,朝着他嘿嘿傻笑。

    “你还把锅洗了?”

    林叶道:“值得夸......”

    话没说完,小子奈摇头:“水,喝了,全喝了。”

    林叶沉默片刻,走到小子奈面前蹲下来,一只手放在她脑袋上说道:“喝水屋子里有烧好的,下次不要喝铁锅里热饭菜的水,不干净。”

    小子奈眼睛亮晶晶的,嘿嘿笑着回答:“可是,那锅里热着饭菜的水,有馒头的味道。”

    林叶怔住。

    他在小子奈的脑袋上揉了揉:“等我一会儿,我给你做饭吃。”

    他转身去灶台那边,身后传来小子奈的声音。

    “哥哥,你慢慢做,别烫着,我忍得住,我可会忍着了。”

    林叶心里一颤。

    他回头挤出一抹笑意:“放心,哥哥做的又快又好,还不会烫伤自己。”

    小子奈举起大拇指:“哥哥棒!”

    正说着话,老陈拉着木车回来,已是夜深,他的汤面摊子也没什么生意了。

    小子奈回头看向老陈,又没心没肺的嘿嘿笑起来:“爷爷。”

    老陈被叫的一愣,看向厨房里的林叶:“她管你叫哥哥,管我叫爷爷,你管我叫陈叔?”

    林叶:“各论各的吧。”

    老陈点了点头:“也行,反正我显老。”

    他把推车放好,朝着小子奈伸手:“过来抱抱,这一声爷爷不能白叫。”

    小子奈摇头:“只能哥哥抱。”

    老陈噗嗤一声笑了:“你俩倒真像是亲兄妹,也说不上哪里像,可就觉得很一样。”

    林叶没理会老陈碎嘴,回头问他:“你吃不吃?”

    老陈:“吃。”

    林叶:“你一个卖饭的,整天不吃饭就回来?难道还能忙到顾不上给自己煮碗面的?”

    老陈:“不好吃。”

    林叶:“......”

    他一边做饭一边说道:“那我交给你的房租,你倒是应该退一些给我,毕竟菜钱每日也不少。”

    老陈毫不犹豫:“行,都退给你也行。”

    林叶再回头:“为什么?”

    老陈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小子奈,再看看那只灰白色傻乎乎的狗儿,笑着说道:“没啥,家里就该这样。”

    做好了饭菜,林叶一样一样的端到客厅里去,小子奈就抱着狗儿一趟一趟的跟着他走来回。

    林叶在前边走,小丫头就在后边伸着脖子闻那飘着的饭菜香。

    三人坐好,小子奈伸手就要去抓馒头,林叶用筷子在她手背上敲了一下。

    小子奈疼的一皱眉,表情让人心疼。

    林叶认真的说道:“以后要记住规矩,家里有长辈在,长辈先动筷,晚辈才能动,另外,不洗手不能抓馒头......”

    “洗!”

    他话音没落,小子奈已经冲出去,到外边水缸处,踮着脚舀水到木盆里,然后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洗手。

    洗完后跑回来,把一双小手伸到林叶鼻子前边:“干净。”

    林叶指了指那小板凳,小子奈就乖巧坐好,还把小手背到了身后。

    老陈看着孩子那样就心软,连忙道:“吃吧吃吧,肯定饿坏了,别听你哥的,咱家没那么多规矩,饿了就吃。”

    小子奈:“嗷~”

    小奶狗:“嗷~”

    老陈:“嘿嘿!”

    林叶:“唉......”

    要是婆婆在的话,一定会很严肃认真的教导小子奈,让她学会饭前洗手,学会尊老,也要学会礼让。

    可老陈不是婆婆。

    林叶想了想,他自己也不是,婆婆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婆婆。

    想着这些,脑海里就出现了婆婆那张温柔的慈祥的脸,林叶心里那被他刻意隐藏起来的难过,就悄悄的渗透出来。

    像是水在浮萍下,你看满目的都是一叶紧挨着一叶的翠绿,一颗小石子丢进去,那一叶一叶便压不住碧波。

    他,也才十四啊。

    林叶吃过饭,习惯性的收拾好了东西,不准老陈帮忙,或许是因为老陈两鬓的白在灯火下更明显了些,又或许是老陈的腰在起身的时候会有些迟缓,再或许,林叶只是觉得这就该是小辈做的事。

    小子奈帮着林叶端碗筷的时候,林叶倒是没阻止,只是用他不太擅长的笑容来做奖励。

    她在练习着如何做事,他在练习着如何笑。

    林叶蹲在水池便洗碗,小子奈就在一旁用抹布把碗筷上的水擦干净。

    “一会儿去做什么?”

    林叶一边洗碗一边问。

    小子奈把两只手放在脸边,脸枕着手,鼓起小嘴回答:“呼呼。”

    林叶摇头:“不是呼呼,是先去洗漱,然后才能去呼呼。”

    小子奈嘟着嘴:“昨天才洗过。”

    林叶:“天天都要洗!”

    半个时辰后,洗漱过的小子奈钻进被窝里,把明显还不想睡的狗儿揪着尾巴拽进怀里。

    林叶朝着她比划了一下大拇指,然后走到客厅门口,在台阶上坐下来,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老陈点了烟斗,在林叶身边坐下来。

    “陈叔。”

    “嗯?”

    “如果有一天我......远行,你能帮我照看着小丫头吗?我可以把身上的银子都留给你,算她的饭钱,当然......大概是不够的,你就让她帮你洗碗,我明日也教她扫地收拾院子,能多帮你一些就帮一些。”

    老陈的烟斗停在半空,火星逐渐暗淡。

    良久,他点了点头:“行。”

    又良久,林叶又是很不擅长的挤出些笑容:“多谢你不问为什么。”

    老陈把烟斗里的灰烬磕了磕,起身准备回去睡了。

    “你啊,是个连撞树输了都不服的人,总是会要远行的,我还用问啥?”

    他背着手朝着偏房走过去,其实他也没那么老,可不知为何今夜这步伐......颤巍巍。

    ......

    ......

    兄弟萌,这是昨天的加更,新书着实是写得慢没存稿,什么时候存出来五六章,到时候直接一天发出来,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不信的,呸,我是深信的。

    加入书架,就是收藏

    书评区点关注,不迷路。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