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团宠大佬五岁奶呼呼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0章 要差辈分了!

    第10章要差辈分了!

    容卿看着送过来的小点心,抬头是小奶今奶呼呼的笑容。

    在拿捏人心示好这块,属实是让这小可爱拿捏的死死的。

    真没几个人能拒绝她。

    不过容卿其实还有些好笑,觉得大概是自己这幅身板、年纪让对方有点误会,认为他是同龄玩伴,比起高高壮壮的容英辉更有亲近感。

    但容卿从小到大就不曾跟同龄人一起玩闹。

    却不曾想小奶今开口,声音软糯:“早饭没吃好的话要垫一垫。”

    她的视线落在他手腕深褐色的佛珠上。

    随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眯着大眼笑了笑,两条细白的小腿摇晃,甜糯可爱,“小哥哥你的问题,今今也可以帮忙处理哦,放心交给我,保证你平安无忧。”

    小小的自信骄矜,更让人喜欢。

    手边是甜糯小点心,容卿看着甜糯的小崽,唐装少年本就有着不同于旁人的气质,怔愣一瞬随即笑开,更是有着不关风花雪月的好看。

    难得有这个年龄的小孩子能跟容卿相处融洽。

    容英辉其实挺乐意见到这一幕。

    但有个问题——

    小哥哥?

    完了,神奇小宝贝,我们是不是差辈分了啊?

    ***

    等唐弥诚真正睡醒,都已经下午两点多了。

    昨晚他一晚上没睡着,一直到天边曦光落进房间,累极了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管家抬头看他从楼上下来。

    “小小姐早上的时候还跟我说你晚上肯定没睡着,干脆请一天假,让你多睡会儿,现在饿了没有?还给你保温着粥和肉饼。”

    唐弥诚不太自在的点了点头。

    他是吓到了,夜里闭眼就能梦见那苍白鬼脸,如果不是唐今在家,他可能白天也睡不着,此刻人缓过来些,小男孩的那种别扭劲头又上来几分,装作不经意的问。

    “今今妹……咳,唐今呢?”

    “今早上来了小小姐的大客户,刚才小小姐跟容家人去办事了,才刚走没多久。”

    唐弥诚抿了抿唇角,看着自己被包起来的手还有膝盖,慢吞吞的挪下去吃饭。

    饭吃到一半,危艺涵匆忙进门。

    “诚诚,我听说你受伤了,没事吧?姑姑已经往回赶了,担心死了,我一下课就来了,这是给你买的蛋糕。”

    桌上的蛋糕盒来自他平时最喜欢吃的品牌。

    胖男孩垂着脑袋,拆开蛋糕盒,回了一句没事,又看着危艺涵。

    “之前你送爷爷祝寿的石雕是从哪里得来的?”

    “从一个古董店买的呀,我有个同学有门路,特意挑好寓意,你今天怎么了?”

    危艺涵关切看他,一举一动还像是以往关心紧张他。

    虽然那东西差点导致严重后果,但危艺涵也不知情,唐弥诚心里警惕松懈几分,问了问那个古董店在哪里,才闷着声音开口。

    “那是不好的东西,差点要了我和爷爷的命,你以后不要跟你同学去那个店了。”

    “你怎么回事,是不是伤着脑袋了?这话谁跟你说的啊?人家好心好意帮我挑东西,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要谋害你似得?还要人命?就一个仙鹤送寿的石雕而已。”

    危艺涵觉得荒谬。

    “我亲身经历,亲眼看见,最后被唐今救了才只留了这点伤,反正你不要去了。”

    “唐今?她才五岁,她能干什么?那些道观惯会骗人骗钱,你别是被她用什么魔术的伎俩给骗了,不行,我得跟姑姑说。”

    “你跟我妈说什么?”

    唐弥诚烦躁极了,本就对她心里有了结,又见她这态度,蛋糕也不吃了,扔了小叉子就上楼了。

    留下话都没说完的危艺涵站在餐桌旁边,指尖收紧捏着自己的皮包,看着他上去的背影,咬了下嘴唇,眼睛红了一圈。

    昨天不是这样的。

    才一天,唐今就让唐弥诚为她说话了。

    危艺涵那张脸清纯干净,但此刻却不知何时浅浅袭上一层暗色。

    ***

    容家的祖宅不跟旁的豪门祖宅挨着。

    自从百年前开始就坐落于这一片,独门独栋的中式风大院。

    雕梁画栋,飞檐翘角,牌匾高挂,只从外面看这结构,也满是岁月风雨,凝成悠扬大气的古韵。

    院中还有一方形水塘,周围的镇石用的都是铜钱样式,绿意相映,水塘之中锦鲤摆尾,聚灵汇气,也不知道是历经几代风水师才能做出来的杰作。

    唐今见过不少大世面,依旧被这大院的奢华给迷了眼。

    怪不得这一个两个财运这么旺盛,整天在这种地方住,要是她,那还不得赚翻了天啦?

    小奶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容卿牵了手往里面走,一双猫眼睁的滚圆。

    小脑袋瓜锃光瓦亮,此刻像是一只被提溜到豪华猫舍没见过世面的小奶猫。

    宅子里面地方大,容英辉本还跃跃欲试,想抱一抱唐今那看着就绵软的小身子,却慢了容卿一步,有些怀疑人生的看着容卿牵着唐今往里面走。

    “住在这地方如果不是执意要害你,你还真出不了什么意外。”

    唐今软软的呼了一口气,小奶音低声喃喃,“还好是个听话老实的,换别人,早就没了。”

    “能看出是谁要害我吗?”

    顶着大太阳,容英辉额头冒汗,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得罪了什么人。

    “你财帛宫凝着黑气,该是跟你有钱权关系的人,只是对方做的隐蔽,转手给其他风水师动手,没办法确定跟你的具体关系。”

    烈日下,唐今仰着小脸,看着对方面上锦帛宫在阳光下还散不去的黑气,从自己的小布包里面摸出小拂尘,抱在怀里,“走吧,去你房间看看。”

    本牵着小奶今的唐装少年停下脚步,抬眼看了下日光,“离得有些远。”

    侧身,矜贵有礼,“我抱你过去吧。”

    容英辉:……????

    -

    容英辉的房间干净整洁,明亮的大窗,能看见后院的绿植。

    唐今落地转了两圈。

    “你屋里的摆设改动过是不是?”

    “有什么问题?”

    容卿看过来。

    “首先是这张床,床尾朝窗,你面窗而睡,光线直接落在脸上,你最近睡觉是不是常睡到一半惊醒、心神不宁?这是让人遭遇意外的一种隐秘做法。”

    容英辉张大了嘴,连连点头。

    “前段时间,这边小楼装修,家里其他人的确给他换了大床,不得不改了位置。”

    容卿的表情稍沉下去,解释。

    唐今又走向窗边。

    “还有窗外——”

    ?  ?啊啊啊,修文改文好耗费时间,阿倾一章一章仔细弄,字数每章也会多个小百字

    ?  下一章还是明天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之间发

    ?  宝宝们记得给阿倾投票票留言

    ?  求推荐票月票章评书评,我们现在五十多名,要努力爬榜啦!

    ?  给宝宝们笔芯

    ?  晚安安

    ?

    ????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