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三章朕孟浪了

    被人皇跟胡大总管这么看着,这屋中气氛都有些凝滞之感。

    “我这么想的,高品寿不过三百载,超越高品寿不过千载。而除像陛下这样英明神武之辈,就算我二师兄那样强大的存在,就算有千载寿命,大部分时间也都用在修炼。”

    “真的算下来,能享受生活的时间未必有我长。我以后混个高品或者借助天材地宝延寿到三百,然后将余生都用来享受生活,我觉得也挺好。”

    入圣是能有千载寿元,当然,千载是极限,这一点三师姐也提过。

    二师兄甚至还用这个吸引过乾城,但在乾城看来,如果活一千年,九百多年都在修炼,那不等于连百岁寿命都没有了。

    更重要的是,就怕你辛苦修炼了两百多年,临死前发现晋升不了,那不更惨。

    而这种情况,才是常态。

    就如坟山上那几十万人一般。

    “陛下明鉴,我就是个孩子,不像别人那么会说话。从小父母去世的早,爷爷小时候就教我,忠君就是不能欺瞒,要对陛下说真话,不能说空话说假话说空话,所以我怎么想就怎么说。”

    “做不到的事情,我是绝对不说,陛下问我的想法,这就是我的理想。”

    乾城又补充了一句。

    人皇毕竟是人皇,凝视乾城好一会,之前的欣喜、之前的激动都烟消云散。

    顿感无趣,意兴阑珊,心说自己怎么能对乾家子弟还有什么期许。

    “你走吧。”人皇摆了摆手,让这家伙赶快离开这。

    要是他皇家子弟敢在他面前这么说,他决不轻饶,就算一般王公重臣子弟敢这么说话,他也会训斥一番。

    但偏偏这小子是剑宗子弟,乾家长孙。

    “谢陛下,那我就先不打扰陛下了,等我接管了乾家再找陛下聊,轻松赚钱的想法我还是有一些的,到时候大家都有好处,国富民强有钱了就都可以好好享受了。”乾城一听可以离开了,也不想多待,起身施礼。

    施礼之后,让人皇跟胡大总管都没想到的是,乾城竟然向前走了几步。

    “谢陛下赏赐。”看到人皇跟胡大总管都看向他,乾城笑着将人皇赐予的玉牌拿走。

    人皇:“……”

    胡大总管:“……”

    这小子还好意思拿玉牌。

    胡大总管心中惊叹,从潜邸跟随陛下到现在,几百年间从来没见过如此奇葩。

    尤其陛下登基改人皇称谓之后,敢在陛下如此放肆,如此轻松自在的,这小子是头一人。

    王公大臣,手握大军的将领,惊才绝艳的天才,超凡入圣的存在,没有一个如他这般。

    看这小子的意思,他说不准哪天真会用这玉牌的权力进宫找陛下。

    御书房中沉寂了好一会,人皇才用手轻轻敲了敲御案。

    “孟浪了,朕多年未曾如此孟浪过了。”

    “陛下怎么会孟浪,只是此子……此子…不太正常。”听到陛下竟然如此说,湖大宗光忙在一旁帮忙补救。

    人皇微微摇头:“修剑有成者,都是锐意进取,尤其是剑宗子弟,能融合剑意哪一个不是非凡之辈,却没想到此子竟然如此。他祖先虽然谨慎过头,但至少后来成为皇商还能为国家提供军费,看此子之举动,朕想用他真是想多了,他只能替朕花军费。”

    “真是令人费解,他怎么能过得了剑阁那一关,怎么能融合剑意。”胡大总管在一旁都不知该怎么评价了,只能转移话题。

    “难道是现在融合剑意更容易了……”人皇微微沉思,随即看向胡大总管:“九皇子回来没有?”

    “九皇子三天前从东南前线赶回,在战场立功不小,并且在一年多的生死厮杀之中已经踏入六品,本来定的是明天向陛下汇报,现在是不是需要传九皇子觐见?”胡大总管一听就明白人皇想什么。

    “传。”

    九皇子李星云接到旨意,迅速赶来。

    并没穿着普通皇子服饰,而是身穿战场上的战甲,上边依旧能看到无数次生死厮杀留下的痕迹。

    手臂、脸颊之上依旧有伤痕没完全消去,虽然如今只剩下淡淡一丝伤痕,最终也会完全消除,但此时此刻能让父皇看到,李星云也是非常骄傲的。

    双目有神,俊朗中又多了几分战场中常年厮杀的杀气,显得器宇轩昂。

    “儿臣拜见父皇。”李星云状态满级,给人皇施礼。

    “听说你在前线做得不错,剑道修炼也大有进步,朕心甚慰。”刚刚受到些小刺激的人皇此刻看到九皇子,很是满意。

    那小子就是个废物,秦国男子,当如此才是。

    “些许成绩不敢劳父皇费心,儿臣尚需努力。”虽然口中如此说,李星云心中却是美美的。

    父皇有众多皇子,但不能超凡入圣,连父皇都活不过,何谈继承大位。

    但如今不同,父皇在位近千载,最近这些年来众多皇子都看到了希望。所以都在拼命争取,努力表现,

    “很好。”人皇还算满意点头,随即直接道:“朕听闻最近有人闯过剑宗剑阁,也许剑宗剑阁剑意更好融合,你可愿去闯剑阁,融合剑意。”

    李星云:“……”

    这一刻的李星云是懵逼的状态。

    本来父皇提早招他入宫问话,他心知很可能有其他差事。

    为此来的路上他一直在兴奋,准备大展拳脚,刚刚那番气势也做得十足,就准备大干一场,可当听到人皇让他闯剑阁,融合剑意后,他人都呆住了。

    “噗通!”

    李星云直接跪下叩拜,声音颤抖:“父皇,儿臣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父皇要打要罚尽管直说,儿臣只要明白完全接受。即便父皇要儿臣去死,儿臣也无二话。但父皇不能用如此方式送儿臣去死,儿臣死也要死个明白,求父皇示下,儿臣犯了何等罪过,非要儿臣去死。”

    没错,就是去死。

    李星云说着说着,眼泪都流下来。

    他虽然是九皇子,但现在比他大的皇子只有两个。除他两之外,过去几百年间,他有六个皇兄去闯剑阁,全都死在那里。

    大部分人不了解剑阁,但皇家这些子弟太了解了。

    因为每一代皇家子弟都不断有人去尝试,人皇当年还是皇子之时,先皇在位期间,共有十一位皇子去尝试,无一例外都跟普通人一般被埋在剑宗坟山。

    皇家子弟,死不能入皇家陵寝,这是何等凄凉之事。

    那哪是什么考验,去那就是去刑场。比去刑场还惨的是,你去刑场还能期待有奇迹,最后一刻有可能有人救你,可去那就再没有活路了。

    虽然皇家子弟对剑宗比一般人了解的多,但同时也有另外一种说法,那就是,皇家借此法干脆解决掉下一代继承者的对手。

    也就是说,你有资格争夺皇位,但皇上选的不是你,为了后世稳定就要彻底将你杀死。

    皇家自然不能直接做这种事情,所以才会……

    想到这,九皇子更是重重磕头,他的心情从天堂跌落地狱,一方面是惧怕父皇坚持送他去死,另外一方面也有种以后再也无资格冲击那个位置的痛苦。

    所以此刻的九皇子既惧怕,又惶恐,又像是坠入深渊。

    人皇:“……”

    这要是刚登基那一两百年里,他的儿子如此表现,他肯定会无比愤怒,甚至会强行让其去闯剑阁。

    可现在毕竟不同,六个皇子闯剑阁失败,对他的影响也不小。

    这跟当年不同,当年他还是皇子,哪怕有众多兄弟闯剑阁失败死在其中,他也没太大感觉,觉得男儿当如此。

    虽说没立刻发火,但看着李星云,他也是面沉似水。

    看到李星云的反应,他似乎重新想起剑阁的情况,或许是因为刚刚被那小子影响,觉得那样的小子都能闯过去,融合剑意,其他人未尝不可。

    事实上,多少有这样想法的人死在其中。

    剑宗,这就是剑宗。

    多少天骄英杰不服气,凭什么别人可以闯过,我不能。

    既然有人能融合剑意,我就能行。

    可真正能融合剑意的又有几个,到现在也难说为何如此,每一个能融合剑意的都与众不同,没有可以复制性。

    当见到乾城,跟他聊过之后,人皇也产生如此想法,所以才想让九皇子去闯剑阁。

    现在看来,人皇也明白是自己再次想多了。

    人皇挥手:“罢了,与你无关,回去等着领赏吧。”

    “父皇……”李星云从始至终都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但看到人皇摆手,也看到胡大总管过来搀扶他,他即便有千言万语,有无数问题也都得忍着。

    来时龙行虎步,器宇轩昂。

    离开时,李星云脚步沉重,失魂落魄。

    直到出了皇宫,九皇子李星云才稍微恢复一些,他也非庸才,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且肯定跟剑阁有关。

    立刻让人去打听,乾家之事虽然在场人少,但却早已经传遍京城。

    而在宫中稍微打探一下就知道,陛下之前召见了乾城的消息。

    不知道这些消息还好,等知道这些消息之后,九皇子李星云更是气得差点吐血。

    “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那样的废物都可以,我皇家历代多少人死在其中,天下又多少人死在其中,哪一个不比他强百倍、千倍……”

    “轰……”怒吼着,一道道剑气轰在院中假山之上,假山轰然碎裂。

    “殿下,何人胆敢惹怒殿下,末将愿为殿下杀敌。”此时,其他侍卫大多不敢近前,一位白袍男子却身负长剑,躬身请愿。

    莫一剑,小门派子弟,门派被灭,投身军队。后被九皇子李星云发掘,在九皇子提供资源之下,不到两年由三品破五品。

    就连九皇子身边超凡存在都说,莫一剑有高品之资,肯定会成为九皇子殿下手中一把利剑。

    “三千年来六十几万人闯剑阁,活下之人只有十六人,你能相信,乾家一个纨绔废物竟然能成功?”九皇子憋闷得胸膛快要爆炸,正好莫一剑过来,他像是找到宣泄口一般的问这莫一剑。

    “为何要闯剑阁,剑阁是何地?”莫一剑听得有些迷糊,但却似发现新大陆一般,知道这是他以前未曾听闻过的事情。

    “为何要闯剑阁?哈哈……”九皇子想到了父皇让他闯剑阁时他的表现,惨笑道:“哪怕你未曾修炼,只要能从剑阁出来,融合剑意,即可成为中品高手。”

    “如果你是中品闯过剑阁融合剑意,则能踏入超凡。三千年来六十几万人死在剑阁中,但活着闯过剑阁的十六,不,现在是十七人。”

    “除了最近闯过的两人外,以往的十四人皆已经超凡入圣,你说为何要闯剑阁。剑阁是剑宗的剑阁,成为剑宗弟子,你想不强大都不行。”

    莫一剑瞳孔收缩,血液像是要沸腾一般,天下竟然有如此之地,他竟然不知。

    “都以为我皇家子弟夭折众多,却不知大部分都死于剑阁之中。三千年来,多少天才俊杰死在其中,到如今剑宗除顶级势力,普通修行者根本不知。”

    “如此之地,今日竟被金玉侯府一纨绔长孙闯过,他竟然只是为了进入自家大门,就让堂堂入圣存在赶来破门……”

    九皇子虽然暴怒,但有些话还是没说。

    为何皇家子弟都前仆后继去闯剑阁,为何他今天如此发怒,为何他如此不甘……

    莫一剑早已经听得心驰神往,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地方。死亡多少人,他根本不去在乎,他想的是一步登天,融合剑意,超凡入圣。

    “殿下,末将愿意为殿下闯剑阁,成为殿下手中最强之剑。”莫一剑拳头横于胸前,以军礼请战。

    爆发过了,也说出一些,再度听到莫一剑的话,九皇子已经冷静许多。

    莫一剑他很看重,这家伙的天赋是他见过最好的,念头最纯粹,还有为门派复仇的恒心。

    以前只是缺少人支持,九皇子是想要将他好好培养的。

    可再好的手下,能跟剑宗子弟名头比么。

    他也不甘心,他也想明白为何父亲要让自己去闯,肯定是认为乾城都能闯过,也许剑阁不像过去那般难闯了。

    好像上一次皇子去闯,那是两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一般在大限百年内,不该再让子嗣去闯剑阁的……

    如果这莫一剑真闯过去了,也许还能挽回颓势,如果不让人闯一闯,他也不甘心……

    “好,既然你有心,那我就与你仔细说说剑阁之事……”九皇子只是略微迟疑,随即将莫一剑叫入书房,仔细说起剑宗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