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5章 玉娘

    前世她孤身一人从陈府逃出来后,思来想去,觉得来寻玉娘最妥当。

    不过她没告诉玉娘自己的来历,也没说陈府被灭门,只是给了她五十两银票,承诺出城后再给五十两。玉娘在城门士兵盘查的时候,才知道陈府出了事,出城后连声抱怨被她害死了。

    后来韩攸宁又承诺给她五百两银票,让玉娘扮作她的娘,陪她去京城。玉娘思索之后同意了,虽一路抱怨颇多,却对她甚好,每日给她洗衣做饭。

    后来她们遇到了第一波追杀的人,他们见韩攸宁模样俊俏,欲行不轨。

    玉娘解开了自己的衣襟,“哎呀各位爷,小姑娘还没长成呢,有什么滋味?我保证伺候得你们舒舒服服……”

    他们在凌辱玉娘之后,却还不死心,要对韩攸宁下手。

    玉娘拼死护着她,“你叫我一声娘,我就得对着起这声娘。”

    后来玉娘被砍死了。

    韩攸宁在被逼跳崖之际,被路过的走镖的人救了。

    这一世,她还需要玉娘相助,却不想再瞒着她真相。

    玉娘怔了怔,她不明白自己一个下等娼妓,怎么就得金贵的陈家大小姐信任了。

    她沉默了许久,方懒洋洋地说,“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不会日行一善的那一套。”

    韩攸宁道,“有人声称自己是大善人,干的却是杀人放火的勾当。”

    就比如永平侯,一身正气浩然,在朝堂上慷慨激昂,对贪腐官员、不作为官员毫不客气地怒斥。庆明帝曾赞他肱股之臣,大周栋梁。

    再比如胡知府,在民间是清正廉洁的清官形象,却和永平侯勾结在一起,吃人不吐骨头。最后还凭着剿匪有功,又有永平侯举荐,升任了户部右侍郎,一跃成了京官,位列朝班。

    玉娘冷眼看着面前的玉人儿,这么稚嫩的一个小丫头,花儿一样的年纪,眼里却杀机重重,充满了戾气。

    真是造孽啊。

    玉娘冷哼了一声,“油嘴滑舌。”

    她下了床,颇不耐地将韩攸宁推到床上,自己则开始麻利地收拾东西,“你们俩先睡一觉,天一亮我就送你们走!”

    她没有提银子。

    天还未亮,就有一辆马车停在了房门口,坐塌下面是空的,韩攸宁藏在了里面,身上放了些衣裳和绸被。

    铃儿则扮作玉娘的丫鬟,跟着她坐在马车里。

    城门果真是戒严了,马车被拦了下来。

    玉娘甩着帕子往士兵身上靠,捏着嗓子媚笑着,“哎呀军爷,大清早的怎还盘查起来了?”

    年轻士兵皱着眉头推开她,“陈府昨晚进了贼人,杀了人,正在全城严查,你要出城作甚?”

    玉娘一副害怕的样子,拍着胸脯,“哎呀那些杀千刀的,太平盛世怎还有这种吓人的祸事……”

    她转而又嘻嘻笑了起来,“军爷你也知道,魏阳县的文老爷是我的老恩客了,请我过去小住两日,出了大价钱呢。”

    说着话,又往士兵身上蹭,低声道,“定钱给的都是银票呢。”

    士兵很是嫌弃地呵斥,“我管你有什么老相好,都要上车检查!”

    玉娘依然笑嘻嘻的,“查,查,那军爷快一些啊,文老爷还等着奴家呢。”

    士兵上了马车,上下打量着里面坐着的铃儿,“你是什么人?”

    玉娘也从另一边上了马车,揪着铃儿的耳朵就骂,“死丫头,主子都下了马车了,你还在上面坐着装大小姐不成?服侍老娘这么心不甘情不愿,怎么,觉得我不如月容姑娘当红是吧……”

    铃儿哭喊着挣扎,“奴婢哪里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车里总得留个人看东西……”

    “小娼妇,还敢顶嘴了是吧……不给你点教训,你怕要翻了天了!”

    玉娘扬起巴掌就接连扇了上去。

    铃儿躲闪着,尖叫着,马车里乱作一团。

    混乱中,玉娘身上的银票掉了出来,落到地榻上,恰好就在士兵的手边。

    他定睛一看,十两银子!

    他迅速地将银票攥到手里,下了马车,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赶紧走,赶紧走!”

    马车动了起来,车厢里还隐隐传出吵闹声。

    出了城,马车又行了许久,韩攸宁方从榻下面出来,全身都已经湿透了。

    铃儿心疼得直掉眼泪,小姐何时受过这种苦?

    她拿着帕子给韩攸宁擦着汗,又在红肿的额头上擦着消肿药膏。

    韩攸宁倒没觉得有什么,不过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要再憋死一次,重生到不知什么时候。

    她一路没有出声,车夫并不知马车上有三个人,上马车时车夫被支开了。

    马车赶了半日的路,午时便到了魏阳县。

    她们到一个客栈住了下来,韩攸宁拿了两千两银票给玉娘,“多谢你冒险相助,我们就此别过了。若不想在春风楼呆了,便出来买座小宅子过清净日子吧。”

    玉娘被韩攸宁的阔绰给惊到了,她几年也赚不了这么多银子!

    她正了正脸色,故作淡定地接了银票,反复数了好几遍,又小心翼翼地收到荷包里。

    她笑眯眯地拿着帕子往韩攸宁身上甩,把铃儿膈应得直扒拉她的手。

    玉娘爽快道,“看来女人比男人大方的多……既然你给了两千两银子的报酬,我也没有就此扔下你们两个小丫头的道理,你要去哪里,我就再送你们一段吧。”

    韩攸宁没有问她为何这般自由。前世玉娘就说了,她是被赌鬼丈夫十两银子卖到妓院的。女儿后来也被卖了,几经倒手,也不知是被卖去了哪里。

    玉娘现在年纪大了,春风楼老鸹也不指望着她赚银子,把卖身契还给了她。可她没有走,盼着女儿能记得儿时的事,打听到春风楼,过来寻她。

    韩攸宁摇了摇头,“不必了,只要出了襄平府,我们就安全了。”

    路途凶险,她不想再连累玉娘了。

    “那行吧。我去找文老爷。”

    玉娘没有勉强,甩着帕子扭着腰走了。

    可不过一刻钟,她又回来了。

    她拉了把椅子坐到韩攸宁对面,团扇摇得呼呼生风,“陈大小姐还是太天真,你们两个小丫头没个长辈护着,长的又白净好看,一不小心就被人盯上了。即便换了男装也没用。”

    “这清誉没了也就罢了,贞节没了也无所谓,命没了可就一了百了了。”

    “与其这样,你们还不如跟我合伙开个青楼算了,我当妈妈,你们俩接客,日子也能过得不错……”

    ……

    韩攸宁说不过玉娘,她认定了的事,能说出一百个理由。且是怎么难听怎么说。

    玉娘扮作了她们的娘,韩攸宁是儿子,铃儿是女儿。

    玉娘捏了捏韩攸宁粉嘟嘟的脸颊,“我哪里能生出这么好看的儿子?”

    她们没有留宿,从客栈后门又换了一辆马车,继续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