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3章 和姐姐认识认识

    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还没下课,红毛已经趴在四班窗口。

    现在不应该叫红毛了,叫卤蛋,这话是坐程弥后面的郑弘凯说的。

    红毛那头红发没把漂亮女生招来,倒是引来老师,早上被教务处主任堵在校门口厉声呵斥仪容仪表,勒令他把红发染回黑色。

    在退学处分威压下红毛稍微挣扎了那么一下,没把红发染黑,直接一刀剃光,剩层黑不黑红不红的发茬贴头皮上,远看和光头没区别。

    “怎么样,我是不是得感谢老凸,要不是这次,我都没发现我剪寸头这么帅,感谢老凸为大家发掘了一个帅哥。”老凸,教务处主任。

    程弥听后面郑弘凯笔往桌上一甩,冷嗤一声正准备朝红毛开炮。

    没来得及张口,外面由远及近响起厉执禹声音:“闭嘴吧你。”

    程弥笔尖悠哉在草稿纸上算出答案后才转眸看去。

    “我靠,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红毛也转头看往这边走的厉执禹,“最近不都神隐?平时喊你出来都不出来,今天怎么突然这么上道知道来找我们弥姐了。”

    厉执禹一脚踹他腿上:“你爹要你管?”

    红毛嘻笑:“管不着管不着,您我哪儿管得着。”

    又从窗台起开,作势:“您请,爱看谁看谁。”

    他声音不小,至少安静学习的四班每个人都能听见。

    话音一落,瞬间扯住教室内笔尖的沙沙作响,无形中一种微妙氛围蔓延,像是教室里某一点和教室外另外一点拉起了一张大网,所有人被覆盖其下。

    这种氛围是程弥所陌生的,就如她来到这座新城市,对它一无所知。

    但她感官不迟钝。程弥转着笔,晃眼扫了教室一圈。

    时间只凝固两秒,被红毛略为僵硬打破:“那个,今天天气这么好不出去玩亏了,放学后上哪儿玩啊?”

    厉执禹是这尴尬里最神情自若那个,面上一表人才,在场所有人里却大概属他最狡猾,这种人太聪明,从他身上找破绽不可能。

    他回答红毛:“去台球厅。”

    又看向程弥问:“怎么样?”

    程弥停笔,笑:“好啊。”

    放学铃适时打响,程弥收上书包跟他们一起走,又在楼下等来几个人,一行人往校外走。

    刚出校门,程弥口袋里手机响了。

    身旁男生聒噪,她拿出手机,是司惠茹发来的短信-

    程弥,放学后早点回家,阿姨做了桌菜,今晚一起吃晚饭。

    如果程弥没记错的话,司惠茹是有工作的,在一家公司上班做会计,虽然基本上不加班,但也不可能这么早在家,看来今天是请假了。

    程弥指尖下意识摩挲手机机身边缘。

    厉执禹看向停下的她:“怎么不走了?”

    程弥抬眼,答非所问问一句:“如果你不是很想跟人吃那顿饭,还会不会去?”

    换一般人都会被突如其来这么一句问懵,但厉执禹没有,开口条理清晰:“那还去做什么,直接放鸽子,都不想去了,难不成你讨厌那人还能拿根绳子把你绑过去?”

    程弥抓到字眼:“讨厌?”

    “难道不是?”

    她没回,笑了下,收起手机:“行了,台球厅你们去吧。”

    厉执禹看着她:“去吃饭?”

    程弥不置可否:“先走了。”说完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

    厉执禹没说什么,倒是一旁跟兄弟谈天侃地的红毛看她走了,冲她背影大喊:“你去哪儿啊?不一起去玩了?”

    没有回应。

    校门口人潮交织,程弥身影很快被黑白色校服浪潮冲散。

    ——

    天色不明朗,压得楼道一片阴沉。

    程弥靠窗边,抽来这以后的第一根烟。

    烟雾顺着她脸庞缭绕,又纠缠住空气里剧烈的争吵声。

    是从正对楼梯口一号门传来。女友埋怨男友不争气,两年没做出点像样的让她父母心服口服。男友指责女友三番五次因为父母站在他对立面,从未选择过他和体谅他。

    程弥手伸到窗外,指尖点点烟,烟灰扑簌而下。

    门开了。

    大约二十五六的女生,提上行李箱噔噔下楼。半道被门内声响扯住脚,男生说这次你再走,再回来我不会去接了。

    女生犹豫几秒,仍是走了,经过程弥面前时泪流满面。

    程弥手里那支烟正好烧到尾,在窗台上碾灭,扔进垃圾桶。又从包里拿出香水,喷了点盖掉烟味。

    走几步回五号门,推门进去时司惠茹正端菜从厨房出来。

    看见她回来,司惠茹对她笑:“回来了?”

    又转头不太好意思对她说:“就差一道汤了,厨房正煲着,等汤熬好了就能吃了,饿不饿?饿的话先坐下来吃。”

    “不用,不是很饿。”程弥说。

    刚说完,身后咔哒一声门开。

    程弥回头,和来人撞上目光,对方眼睛在她脸上停留一秒,错开,弯身换鞋。

    饭桌那边司惠茹匆忙把菜放上桌:“回来了?正好让你和姐姐认识认识。”

    她走过来这边,狭窄玄关一下立了三人,空气稍显拥挤。

    “还没给你们两个正式介绍过吧?”司惠茹手握上男生套着校服外套的手臂,跟程弥介绍,“这是庭衍,今年高二了,跟你一样在奉高上学。”

    这不用司惠茹提,程弥早上便知道了。

    “小衍虽然比你要小两岁,但平时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可以让他帮忙,他从小生活在这里,对这附近要熟悉一点。”

    窗外阴天,黄昏没有夕阳,司庭衍立在阴影处,皮肤却仍旧白到晃眼。

    程弥点点头,得体大方笑了下:“好。”

    又见司惠茹跟自己儿子说:“这是昨天跟你说过的姐姐,过来跟我们一起在这边生活,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平时在家里和学校要多照顾姐姐。”

    程弥望向他。

    司庭衍也看了过来。

    程弥才发现他睫毛很长,眼梢弧线稍摇尾往下摆,却一点也不显无辜乖巧,黑色瞳眸冷淡疏离。

    双唇虽看起来有些薄情,但却让人落一眼都会停下几秒。

    是一副即使气色略显病态也格外吃香的长相。

    司惠茹声音半路插进两人对视,程弥视线被截断,循声看向司惠茹。

    司惠茹身上拘谨虽早随她来到这以后的温和态度松绑,但笑起来仍旧腼腆,说话轻声细语:“以后要是在哪里遇到什么事了,记得跟阿姨说,还有找弟弟帮忙,不用怕麻烦。”

    程弥很给面子,笑:“不会。”

    “那我们赶紧去吃饭,饭菜过会要凉了,”司惠茹说完又转头对司庭衍说,“小衍,书包放好了就出来,和姐姐一起吃个晚饭。”

    司庭衍说:“知道了。”

    这么一张口,程弥意外发现司庭衍居然有小虎牙。

    这也是她第一次听到他声音,声如其人,质感冷凉,带着少年人的干净凌冽。

    司庭衍拎着书包从她面前经过。

    很快三人坐上饭桌,司惠茹问程弥:“今天在学校还适不适应?”

    “还行。”

    “那就好,能适应就好,你叔叔说你接受能力比较强,到哪都能适应得很好,看来他说得没错。”

    程弥伸出去的筷子一顿,她这一停,筷尖碰上同样夹东西的司庭衍。

    司庭衍停下,似乎看了她一眼,默不作声收回筷子。

    程弥没回视,也抽回手,抬眸对司惠茹一笑而过:“确实。”

    话题中断,无话。

    毕竟只认识一天话题不多,司惠茹也不是个很能说的,再者司庭衍基本不参与她们,第一顿家庭晚饭便在这种断续的尴尬氛围中结束。

    ——

    奉高上学第一周并不枯燥无味,至少对程弥他们这种不整天泡题海的人来说。

    周末那两天是这帮男生狂欢日,四处野四处疯,就差烂醉大街。和厉执禹红毛他们混了一周,程弥可以说把奉洵这座城市旅游了个遍。

    但轻松时日短暂,撒野放纵过后,严厉教条收鞭。

    周一校服底下灵魂无精打采,死气沉沉笼罩学校,上课一半人打瞌睡,红毛便是其中之一。

    程弥上完物理实验课回教室,路上遇上红毛。

    两人一道上楼,红毛手里转着书怒斥:“谁他妈发明的星期一,就应该叫‘人类历劫日’,这苦逼生活后面还有四天,我他妈选择当条狗都没选择面对星期一这么痛苦。”

    程弥默几秒,又似释然般往事如风:“算了吧,做狗也挺难的。”

    这句话很快被上下楼梯的人流挤散,一拨人过去红毛又蹭回程弥身边,早忘记刚才话题,捡起别的好奇事:“问你个事儿啊,昨晚你跟厉执禹干嘛去了?”

    “什么干嘛去了?”

    红毛一脸明知故问:“啧,昨晚厉执禹不送你回家了?后面就没回过酒吧,你俩是不是一直待一块啊?”

    “你怎么不问他?”

    “靠,你跟厉执禹不愧两口子,一个嘴比一个严。”红毛顾着挖撬八卦眼睛没看路,话落下秒差点撞到从楼梯转角绕下来的人。

    在指头飞转的书一个急刹车甩了出去,啪一声打在人身上,又哗啦掉地上。

    程弥同样刹车,差点迎面撞上,她抬眼,视线定住。

    司庭衍目光也落她脸上,别人还在穿短袖时节,他已经套上规整干净的校服外套,和这个年纪朝气蓬勃的男生半分不沾边。

    神色漠然冷闷,气场让人退避三舍,可体弱底子却不配合。

    坚韧中掺杂脆弱。

    旁边红毛反应快,捡书同时先道歉:“靠,兄弟对不住啊。”起来看到对方脸后尾音不自然萎下一截,噤声。

    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程弥已经让到一边。

    司庭衍没多余的话,从他们两人中间穿过,红毛视线跟人走,直到人下去了还在往后瞧。

    程弥看出猫腻,问他:“你认识?”

    两人继续往上,红毛回程弥:“还认识呢,我走近点都怕他不爽给我撕了。”

    对司庭衍这人,程弥认知并不多,除了和他同处一屋檐下还有知道他名字,她对他一无所知。

    明明人看起来是个不惹事生非的好学生,反倒红毛这种别人路上碰见就想绕开,但现在这两人碰上竟然是相反局面。

    所以她对于红毛这个反应有些意外:“对你不爽?”

    红毛手里抛书:“何止对我不爽,我厉执禹兄弟,你厉执禹女朋友,咱们这些跟厉执禹沾上边的,一个都别想逃。”说完做了个抹额动作。

    这更是意料之外,程弥好奇,挑眉:“哦,跟厉执禹有仇?”

    不巧,话音刚落上课铃打响。

    “这些说来话长,下次有机会再跟你说,反正厉执禹也不惹他就是了。”

    十五班离这里还有段距离,上课铃对红毛来说就跟催命铃一样:“我下节灭绝师太的课,变态得要死,他妈迟个到要做五十个俯卧撑,我怕死了,先走了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三步并两步往楼上跑,转眼消失在楼梯转角。

    四班就在这层,走廊上还很多欢声笑语闲游晃荡,程弥收回目光,转身回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