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4章 惹谁不好惹小祖宗

    程弥刚踩进教室便察觉不对劲。

    女生第六感很准,她抬眼便对上第三组第二排那道视线。

    课桌后女生一张鹅蛋脸,额头白净,细眉冷目。但这种冷不是不友善,只是和自身清高气质挂钩。

    女生打量被撞上,没半分窘态,又对视两秒后目光淡然转回笔下试卷,笔尖继续写动。

    程弥也没在意,走回座位。

    上完一节生物课,一下课教室内犹如野马脱缰,接下来只剩一节自习,郑弘凯那帮男生在后面商量逃课去网吧打CF。

    吵闹声中程弥桌前停下一个人。

    课本投下一片阴影,她停笔,抬眼。

    入眼课前见过的那张鹅蛋脸,女生校服干净整洁,长发束着,铭牌上写着初欣禾。

    程弥对这个名字有印象,毕竟到四班后经常听见这个名字,是四班班长。

    清冷气质傍身的原因,使初欣禾面容看起来有些清丽孤傲,但言行举止不高傲,虽不随和但也不目中无人,刚刚好。

    “魏老师让我安排你的值日分组,今天下午打扫公共区域的小组正好缺一个人,以后周一下午你跟她们一起值日就好。”

    “在哪里?”

    “下午我让她们带你过去。”

    程弥身上有种和这个年纪不符的闲淡从容,她点头,对初欣禾笑:“行,谢谢。”

    她那张脸用漂亮形容太过单薄,弯眉勾唇间的风情连同性都会被吸引。

    初欣禾有那么一瞬愣了一下,随后点头回应,走了。

    她走后程弥身后传来几声男生嬉笑,是郑弘凯在调侃同桌:“你不喜欢班长?怎么人来了也不跟人说几句?这次你考全班倒数第一,快去请教请教班长这个年级第一,要是她下学期转回一班了,你他妈就连个跟她说话的机会都没了。”

    “去你妈的,滚一边去。”

    一片笑声。

    自习课逃课前郑弘凯没忘叫上程弥,问她要不要一起去。程弥没去,呆到放学。

    放学后程弥跟其他三位同学去值日,高三四班负责的公共区域是校道,周末两天没打扫,再加上昨天一场大雨,地上堆积不少青灰掺杂的落叶。

    打扫完回教室,走廊上人影所剩无几。

    但窃窃私语声却不小,擦肩而过三四人便有两人回头望向走廊那头。

    程弥一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直到顺着他们视线看到前面。女生深色校服裤后染上了更深一层颜色,而当事人浑然不觉。

    背影有些眼熟,矮个子,学生头,程弥认出是同桌孟茵,路过教室没进去,朝孟茵走去。

    她个子比孟茵高,没一会儿快和她齐肩,从背后轻碰了下她的肩。

    孟茵背着书包,回头看到是程弥还有些讶异,大眼睛溜圆。程弥这同桌是个腼腆性子,两人同桌一周多对话不超过十句,性格安静又乖巧。

    没等她开口,程弥递给她手里校服外套。

    孟茵没懂,轻声细语:“怎么了?”

    程弥站的位置正好挡在她身后,但仍不少人看过来,她语气是抚慰的:“遮一下。”

    孟茵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看到路过人的目光,脸唰一下通红,慌忙把外套围腰上。

    程弥靠着走廊,看她因为着急屡次系不上。

    又一次失败,程弥起身上前一步,从她手里顺过校服长袖,伸手帮她系上。

    孟茵脸一直红到耳朵根,很感激地对她说谢谢。

    “你先去厕所等一下吧,我去趟小卖部。”

    程弥到小卖部买完卫生巾,又顺手跟班里内宿的女生借了条校裤,拿去女厕所给孟茵。

    孟茵打开隔间门接进去:“谢谢。”

    程弥没走,靠去窗边,窗户日晒雨淋已经生锈,厕所安静得只有龙头滴水声和隔间里孟茵换衣服的窸窣声。

    窗外是片小树林,她视线不经意往外一落。

    原本只是轻飘飘晃过,半途却像被什么吸引住,停下了。

    程弥眼睛朝向那处,看着看着来了兴致,索性不挪眼了,靠上窗台一边手杵着下巴。

    孟茵出来时就看见程弥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拍什么,经过刚才那么一遭她心里和程弥的距离拉近,拘谨自然也放下不少。

    她好奇程弥在做什么,走过去:“在拍风景吗?”

    靠近看清程弥取景框那一刻,她瞬间噤声,下意识捂上嘴。

    风吹高树晃,底下人影若隐若现,但不难认出是谁。

    她们班班长初欣禾正被一个男生紧拽着蛮横亲吻。

    而那个男生正是程弥的男朋友。

    厉执禹。

    孟茵下意识看向程弥,却发现程弥淡然得很,甚至称得上心情很好,愤怒和生气丝毫不和她沾边。

    她接连拍了几张照片后还有心思欣赏:“构图还不错。”

    孟茵还没从震惊中回神,程弥已经将手机收起转身往外走,半途发现身后人没跟上,回头:“不走?”

    “啊,走。”孟茵抱紧书包,赶紧跟上。

    ——

    那天过后学校里照旧能看到程弥和厉执禹他们一起。

    没有料想中的狂风巨浪,学校论坛也平静如一潭死水。

    那天天气意外燥热,暴汗如酷暑,却仍旧没晒蔫男生想上体育课那把热情。去操场上课之前,一帮男生把篮球拍得满教室震天响,叫嚣一会儿球赛完虐十五班。

    十五班就是厉执禹红毛他们那班,想必这帮人是早就约好打球,红毛他们一下课就来跑四班打嘴战,顺便给程弥带了奶茶。

    程弥坐窗边,看红毛从窗口探进半个身子把两杯奶茶放她桌上:“厉执禹给你买的。”说完急哄哄扭头对战郑弘凯去了。

    厉执禹慢一步上来,慢悠悠靠上窗口:“买多了一杯,你看找个人分了,这玩意儿太齁了我们男的不爱喝。”

    旁边一男生正好找他搭话,厉执禹转头跟人闲聊谈笑去了,没再注意这边。

    程弥也没多问,从袋子里拿出一杯放在孟茵桌角。

    孟茵虽然在做题,但他们说话她也不是没听见,看着厉执禹买的那杯奶茶放到桌上,她笔不自觉停了看向程弥。

    表情懵怔干净,没露出疑惑情绪,但往桌上奶茶瞥那一眼出卖了她所想。

    八成想到那天小树林的事了,也搞不懂程弥为什么还和厉执禹在一起。

    程弥一眼便看出她在想什么,吸管搅搅奶茶,唇角轻松带笑:“这绿帽戴得挺好的,总不能这么容易就把它摘了对吧?”

    孟茵一愣。

    她不知道程弥话里含义是不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和容易相对的,便是以牙还牙。

    不歇斯底里讨男人回头,却也不打算大发圣心。

    程弥没介意她听没听懂,往她面前奶茶示意一下:“没事,人请的,喝吧。”

    十五班这节不是体育课,和四班球赛约在临放学前,预备铃响后教室里人已走得差不多,郑弘凯叫上程弥一起去操场。

    郑弘凯路上开玩笑:“过会肯定和十五班好一阵打,干起来程弥你别忘了你四班的啊,我知道厉执禹在那边,你不能因为你男朋友倒戈啊。”

    程弥说:“看情况,你们要是被血虐我岂不是很丢脸。”

    “不可能好吧!谁能叼过我们班。”

    这节上体育课的班级不多,去到操场就三个班,两班高二,一班高三。

    程弥知道高二其中一个班是几班的,因为她又碰见了老熟人。

    “司庭衍这节居然来上体育课了诶。”

    “对啊,他平时体育课不都是在教室的吗?”

    随着两个女生擦肩而过,程弥视线也正好从她们的谈论对象身上收回。

    体育老师一口哨子集合,这边高三年级拖拖拉拉站完队,对面布告栏前高二已经在点名了。

    “陈辉。”

    “到。”

    “刘嘉阳。”

    对方男老师嗓门洪亮整个操场。

    “李——,戚纭淼,怎么回事呢,隔壁班是有什么东西这么好看?要不要我体谅体谅你,给你调到张老师那班去,是叫司庭衍是吧,我们高二年级第一,我让你去跟司庭衍站一块儿?”

    笑声霎时一片,连高三这边注意力都被引去。

    程弥还没看过去就听站后面的男生问郑弘凯:“喂郑弘凯,那不你女神?上次搞到人手机号后有戏没?”

    程弥突然想起上次有人调侃郑弘凯那番话,说高二校花那小细眼只有他喜欢。

    今天是第一次见到,男生口中的小细眼是双丹凤眼,媚中带丝高傲。

    此刻被老师当众点名女生却又笑靥如花,骄纵张扬和少女娇俏在她身上毫不违和共存,很漂亮的一个女生。

    后面没等郑弘凯回话,另一个男生接过话:“有没有点眼力见,没看见戚纭淼那女的还在追那小白脸?看见没,要不是一个班,她现在都能黏人身上去了。”

    “日,姓司那小子这么难搞?”

    “你以为,要不然能让校花在他这棵树上吊死?白瞎戚纭淼那张脸,要哪个男的没有,看上个这么废的,整天拿热脸贴人冷屁股。”

    程弥清楚听到后面郑弘凯冷哼一声。

    高三这边很快解散,高二那边则没逃出跑步魔爪,老师让全班绕操场跑八百米热身。

    人影四散,热闹瞬间空荡。

    小卖部在操场旁边,程弥进去买水,厉执禹买那奶茶太甜,腻到喉咙发紧。

    老式冰柜旁堆着高高一沓纸箱片,程弥推开玻璃拿了瓶矿泉水,结账后从小卖部出来一眼便注意到在操场上走的司庭衍。

    他们班其他同学都在操场上气喘吁吁,只有他是例外,显得格格不入。

    程弥没多在意,拧着矿泉水往不远处等她出来的那几个男生那边走。

    还没走近郑弘凯带着鄙夷的声音便入耳:“娘们唧唧的,连个步都跑不了。”

    不用指名道姓,单凭这一句程弥就知道他在说谁。

    另一个男生语气一听便知是反话:“这就过分了啊,怎么能这么要求人,那些女生不都说他不是娘是身体根本不能跑步,人跑个步那条小命可就没了,这么娇贵能跟我们比?”

    一伙人齐齐大笑。

    郑弘凯又说:“一心脏病,能不弱?”

    程弥脚步微顿。

    矿泉水瓶盖严实还没打开,她看向和他们隔大半个操场那头的司庭衍。

    自从到他家,她能知道司庭衍身体不好,但没想过是心脏病。

    “不是说是药三分毒吗,他司庭衍药罐子里泡大的,你们说以后他那方面行不行?”

    郑弘凯言语刻薄,讥笑道:“能活到二十就不错了,还想玩女人?”

    啪嗒——

    塑料瓶掉地的声音,水花四溅,那群男生也四处蹦。

    “靠。”

    “程弥你干嘛?”

    “卧槽,还打球呢,鞋子湿了。”

    程弥手里只剩瓶盖,笑是柔的:“不好意思啊,手滑了。”

    语气听起来不似道歉,倒像问晚上吃什么那般寻常。

    郑弘凯摆手:“没事没事,这天鞋子过会儿就干了,多大事啊。”

    “那就好,走吧,你们不是要去篮球场?”

    ——

    厉执禹和红毛课上一半逃了,后半节老师让自习,老师一走他们班男生跑掉一半。

    男生一摸上球就打得热火朝天,周围不少人看热闹,里面一半女生是看来厉执禹的。

    中途出点小意外,红毛打太猛脚崴了,换别人上去后瘸腿往程弥旁边地上一坐。

    程弥调侃他:“上场前不是说你是十五班顶梁柱?这下你们班没你了是不是悬了?”

    红毛拿结冰的矿泉水捂脚:“那你可小看厉执禹了,他打球牛逼得要死。我十五班顶梁柱,他是什么你知道吗?球神,我们班的球神,郑弘凯就没打赢过他,有他我们班今天躺赢妥妥的,你没看过他打球?”

    “没啊。”

    刚说完,眼前半空忽然一道飞影掠过。

    程弥眼睁睁看着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又快又狠的弧线,最后——

    篮球砸上司庭衍那刻,周围顿时一片惊呼吸气声,包括程弥身边的红毛。

    这球投出手劲不小,几乎能听到闷响,篮球在地上噔噔滚出好远。

    司庭衍干净的校服袖子瞬间沾上灰。

    球是郑弘凯故意砸出去的,他态度欠嗖嗖:“不好意思啊,没看到你路过,球不小心投歪——”

    话没说完,往他脸上招呼的是一旁厉执禹挥过去的拳头。

    没任何停顿,下手很重,带着要把郑弘凯下巴揍废的狠劲,暴怒即使压抑着也几乎快飙出人墙:“你他妈眼瞎了?”

    旁边那些男生反应很快,没等厉执禹一脚踹上郑弘凯下腹,立马上前拉架。

    郑弘凯那边也不甘示弱:“厉执禹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红毛只懵那么一瞬,当下也反应过来了,忘记腿还受着伤就想站起来,又被痛回去,朝那边直喊:“快把厉执禹拉开,别让他揍人,再被记一次大过真得退学滚蛋了。”

    又听他爆粗口:“操,郑弘凯真他妈有病!惹谁不好惹小祖宗。”

    小祖宗?

    程弥有些意外,上次程弥听红毛讲还以为司庭衍是和厉执禹有仇,今天眼前这么一出看来不是。

    而且是,程弥敢确定没什么事比别人动司庭衍更令厉执禹生气。

    一片混乱中,她看向了即使一语不发存在感也依旧强烈的司庭衍。

    他站在几米开外,眼神冰冷。也是奇怪,程弥直觉他不会阻止这场失控,不仅如此,可能会直接走人。

    但她似乎猜差那么一点。

    只见司庭衍弯身,捡起地上郑弘凯那个限量款篮球。

    下一秒,眼也不眨地扔进了学校顺墙挖凿的臭水沟里。

    扑咚一声,像利刃划扯空气,刺耳动静瞬间牵扯住篮球上那片混乱。

    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后,郑弘凯瞬间发狂,嘴里操了司庭衍祖宗十八代,就要挣开众人过去揍人。

    司庭衍一眼都没施舍给他,脸上甚至看不出波动,也不管他们会不会继续打下去,走了。

    程弥忽然问了红毛一句:“他们什么关系?”

    “谁?”

    程弥下巴往司庭衍离去那方向抬了一下。

    红毛瞬间意会:“我没跟你说过?司庭衍是厉执禹他弟。”

    “厉执禹弟弟?”

    司庭衍居然不是司惠茹亲生的?

    红毛点头:“何止弟弟,还是亲的,我要说厉执禹来奉洵这破地方就为了这人,你信不?”

    程弥看向他。

    红毛说:“他弟弟小时候丢的,从小先天性心脏病,还蛮严重的,差点就那个了,厉执禹来这儿就是找他来的,不过司庭衍好像不是很想认他哥。”

    这么一说,程弥发现司庭衍和厉执禹长得确实有相似之处。

    两人都有小虎牙。

    红毛摆摆手:“反正就是别惹司庭衍就对了,本身脾气臭得要死,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又得罪他哥,你平时惹厉执禹他心情好可能还会放过你,但要是惹的是司庭衍,厉执禹能把人弄死。”

    程弥看着司庭衍背影,若有所思。

    半晌薄唇微掀:“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