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5章 碰到司庭衍后背衣服

    男生好时穿一条裤裆,翻脸时也不顾情面。

    且厉执禹和郑弘凯关系严格来说算不上好,郑弘凯是上学期通过红毛抱上的厉执禹大腿,平时吃喝玩乐都有他一份。

    过命交情没有,顶多酒肉朋友。

    这种朋友厉执禹教训起来眼睛半分不眨,好在拉架人多,郑弘凯只脸上挂彩和断一条手臂。

    最后郑弘凯在几个男生陪同下去医院,厉执禹毫无影响,晚上一帮人还约了局。

    他没问程弥去不去,位子都帮她订好了。

    程弥说:“不用算上我那份,今晚有点事,就不过去了。”

    红毛说:“你能有什么事?去打工啊?”

    学校论坛热衷帅哥美女,就是不爱学习,程弥从入学奉高到今天,每天名字都会出现在论坛。

    红毛和厉执禹他们一开始是不知道的,后面被论坛轮番轰炸后不仅知道了程弥在网络上小有名气,还知道她接过不少网拍。

    那时正值网购热潮,网拍模特层出不穷,程弥被人扒出以前是某家销量极高的女装品牌专属模特,学校不少女生便是她家穿搭风格的狂热粉。

    红毛当时进帖子逛了两眼,发现程弥能让学校男女生都发疯也不是没道理。

    她不像这个年纪的女生单纯羞涩白纸一般,而是韵味正从骨子里探头郁烈绽放,身上有这个年纪没有的成熟。

    一个眼神就能让人着迷,无声无息牵人理智。

    就如此刻她眼弯唇笑,说着:“现在去打工也不是不可以,你给介绍介绍行情?”

    红毛一掌搭旁边厉执禹肩膀上:“介绍行情你应该找这位大佬,他爸一挥手能给你十个。”

    程弥笑笑,没说什么,一看就没当回事。

    厉执禹倒也没多问她要去做什么,位子也没取消,重新叫了个人。

    程弥和他们在校门口分道扬镳,路边摊冒着热气,人群车影交错,黄昏满是烟火气。

    程弥一路步行回家,上了楼。

    日光偏移,从楼道窗口照进,把她影子拉得很长。

    打开门屋里安静得像没人回来过,程弥打开鞋柜拿出一双室内鞋,同时看向最下面那层。

    司庭衍回来了。

    她关上鞋柜,起身往自己房间走,停在房门前。

    对门里一点动静也没有,程弥收回目光,推门进房,她书包放上床,从床底拖出一纸箱碟片和书,是从她之前住那地方寄过来的。

    她挑了部片子,拿去客厅。

    电视柜上老式电视外壳臃肿庞大,底下置物格放着一台银灰色影碟机,程弥在机子前蹲下,拆开碟片放进去。

    屏幕雪花闪动一下,跳出片头,光影映亮程弥脸庞。

    桌上摊着放学后分发下来的试卷,她起身到矮几旁坐下,指尖按着试卷拖过来,笔尖勾勾划划。

    电影里英文在黯淡日光里像轻声细语。

    她在客厅,他在隔着扇门板的房间里,情人在他们耳边呢喃。

    就这样一直到日落西沉。

    电影过半,程弥手头那张试卷做完,她抬眼,荧屏上情人拥吻,光影晃动在她眼底。

    空气被紊乱气息搅得稀薄,呼吸被他们唇吻到发烫。

    她和屋里的人都在沉默。

    不过她倒是泰然自若,眼见外面路灯亮起,又看了会才起身关电视。

    ——

    程弥拿上试卷回房间没多久司惠茹就回来了,她今晚回来得早一些,一进门便到厨房张罗晚饭。

    程弥在房间没什么事,便出去打下手。

    她平时放学后很少回家吃晚饭,大多数时候都是等晚上才回,所以司惠茹在看到她回来后高兴得准备多做几个菜。

    “晚饭我来做就行,厨房油烟大,你快上房间里学习,或者到客厅看看电视放放松,晚饭做好了阿姨再喊你们。”

    程弥说:“没事,反正也没什么事,正好跟您学学做饭。”

    司惠茹性子使然,不像有些大人面对晚辈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被程弥夸厨艺好后明显有些无所适从和不好意思。

    程弥那句学学做饭不过随口,她却教得很认真。

    司惠茹贤惠,做菜利索熟练,成品也色香味俱全。程弥学了点皮毛,不过她以前也做过饭,所以后面上手炒的那道鱼香茄子算很成功。

    不多时司庭衍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拎着袋垃圾。

    程弥没和他碰上面,只听见身旁司惠茹走去外面跟他说:“小衍,家里没酱油了,你路过楼下超市顺便买一瓶上来。”

    程弥没听到他回话。

    但猜想他应该是点了点头,他似乎对司惠茹挺听话。

    又听司惠茹嘱咐:“别走远了,晚饭快做好了,扔完垃圾买完酱油就回来。”

    “不会走多远。”

    随后传来一阵关门声。

    司惠茹再回到厨房后又和程弥陷入那种稍显尴尬又安静的常态。

    程弥能看出司惠茹明显不擅长聊天,方才做饭时还有一两句跟她可说,现在又无话,且她能从一些小细节上察觉到司惠茹总在下意识讨好她。

    一顿饭做完还没开吃台子上已经堆积不少碗盆,司惠茹在水槽边清洗这些东西,水龙头水声哗啦。

    程弥没留厨房,从冰箱里拿饮料放桌上。

    冰箱放在墙角,一打开丝丝凉意和昏黄的光往外漫,那块角落得以见光。

    程弥注意到冰箱旁边墙上画的东西,看了过去。

    昏暗朦胧光线里,她大致看出了轮廓,是个身高量尺,应该是司惠茹画的。

    一米一的刻度旁边写着“小衍第一次量身高”,往下那些刻度一片空白,在从红毛那里得知司庭衍是厉执禹弟弟之前,程弥不知道司庭衍不是司惠茹亲生的,这么一看倒是有迹可循。

    再往上是一米三刻度,旁边是“小衍今天七岁了,会一直健康长大。”

    每年身高旁边写的话都不同,不过大意都差不多,健康和平安。

    程弥想起下午红毛说的先天心脏病,又想起初次来奉洵那天,司惠茹因为在医院耽误去车站接她,还有初次见面司庭衍是坐着轮椅。

    她指腹下意识点了点雪碧外壁,冰凉细水珠顺着罐身往下蜿蜒。

    玄关在这时传来开门声,钥匙插进门锁拧动,她下意识看去。

    司庭衍正推门进来,第一秒便看见她,指节还放在门把上,那双黑色的眼睛落在她脸上。

    程弥回视,纤红指甲不小心拨过易拉罐拉环,咔哒一声。

    司惠茹恰逢这时候从厨房出来,看司庭衍停在门口:“回来了?快进屋,外面冷,万一着凉了。”

    司庭衍没再看她,进门把手里酱油递给司惠茹,换鞋:“外面不冷。”

    “刚妈妈下班回来路上风还挺冷的,出去还是得多穿点,这季节感冒的人多。”

    司庭衍没说什么,去厨房洗手。

    家里是张圆饭桌,程弥坐下后,司庭衍在她左手边的椅子落座。

    顶上一盏老式吊灯,三人位置离得不远不近,吃饭氛围照旧和往常没有太大区别,尴尬虽然淡了不少,但大多数时候饭桌上仍是一片沉默。

    寥寥几个话题里一个便是功课,司惠茹跟程弥说:“昨天你叔叔打电话来,担心你能不能跟上这边课程。”

    这几天程弥都是从司惠茹这里听到黎烨衡消息。

    黎烨衡事务繁忙,只平时抽空给程弥发一两条短信,无非一些长辈上的关心,新环境习不习惯,缺不缺钱。

    但这种话题一般一来一往便结束,无法和年轻人深入交流。

    所以程弥少说也有四五天和黎烨衡没联系了,听完司惠茹说的,她放下手里雪碧,笑:“还行。”

    “那就好,能跟上就好,”又说,“你叔叔说你理科比较薄弱,平时你物理和数学上要是有问题可以问问小衍,他这些学得好,可以帮上忙的。”

    程弥闻言看了司庭衍一眼。

    她没搭讪问他可不可以,接了话:“好啊。”

    不知道为什么,司庭衍一声不吭。

    程弥来到这个家少说也有十天了,但和司庭衍却仍如同陌生人,甚至从未说过一句话。

    大概连司惠茹也嗅出了他们之间的疏离冷淡,想让弟弟和姐姐好好相处,问正吃鱼香茄子的司庭衍:“姐姐这道菜做得很好吃吧。”

    没等他回答又跟程弥说:“小衍平时不爱吃鱼,有一点鱼腥味都碰不得,这还是头一次愿意吃平时不喜欢吃的东西。”

    程弥看着他,笑:“那我以后经常做给弟弟吃。”

    司庭衍终于抬眼看她。

    程弥眼睛还是盯着他的,司庭衍和她对视。

    最后是被司惠茹夹进程弥碗里一筷子菜打断,司庭衍挪开眼。

    程弥也没再说什么,对司惠茹笑了下,拾起筷子吃饭。

    ——

    晚饭后程弥回房间,桌上手机里躺着一条银行汇款信息。

    每个月这一天都固定会收到这么一条短信,钱是黎烨衡转的,数目不小。

    程弥自打母亲去世后便一直是黎烨衡在养她,每个月生活费从不缺席,她虽不是黎烨衡女儿但黎烨衡待她和自己亲生的无异。

    到现在银行卡里已经堆积六位数。

    她手机扔到床上,正想靠窗边抽根烟打发时间,有电话进来了。

    程弥指尖还留在长发里,栗色长发带着五指梳散过的蓬松慵懒,脸旁窗帘款式略老,被风卷起又落下。

    她回头看了一眼,指尖烟还没点。

    回身拿过,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她没怎么放心上地按了接听:“你好。”

    “你好,是程弥小姐吗?”一个女人声音传来。

    楼外小巷通老街,往远望还能看见一片棚户区,灯火热闹。

    “我是。”

    “程弥你好,很冒昧打扰你了,”那边女人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带着活力,“我这边是GR女刊的摄影编辑,想问一下你是否有意愿跟我们杂志合作?”

    对这通突然找上门的电话,程弥有些意外,却也不至于受惊,只问:“合作?”

    “对的,你听过我们GR女刊吗?”

    她对时尚类东西还算敏感:“知道,挺火的。”

    初高中是女生在打扮上开窍的年纪,最直接的体现方式便是在衣服上,开始注重款式和搭配。

    GR这本杂志目标受众便是这个群体,也做得极其成功,很多女生一期不落跟它上面学穿搭和美妆,每次书刊亭新刊一出便被一抢而空。

    不管在程弥原来那个城市,还是现在这个,GR都一样风靡。

    那摄影编辑问:“那你有兴趣来当我们模特吗?”

    窗外有风进来,程弥夹烟那边手托着下巴:“你们走的甜美小性感风对吧。”

    “嗯对,这本杂志就是做给女孩子们看的。”编辑又说,“你以前网拍那会儿我们就认识你了,风格也很喜欢,一直有在关注。最近看奉高论坛很多你的帖子才知道你转学到奉洵来了,正好我们工作室也在这边,就想看有没有机会合作一下。”

    “你们还看论坛?”

    对方笑:“对呀,毕竟随时得关注市场风向,像你们奉高论坛聊我们服装穿搭的帖子就不少。”

    有女孩的地方,漂亮话题经久不烂,永远会被聚焦。

    “是这样的,我们老板翻了你很多照片后想把你签成专属模特,如果你过来的话,上镜频率不会低。”

    其实程弥风格并不是特别适合GR这本杂志,但她不会跟钱过不去:“行。”

    对方没想她这么爽快,愣了一下:“我还以为你得考虑考虑呢。”

    “为什么,”程弥开玩笑,“被你们看上不是件高兴的事?”

    像GR这种火透半边天的女刊,换谁被找上都不会拒绝,当然这对程弥来说不是最大诱饵。

    这个编辑明显对她有所了解:“你以前可是拒绝过四季的。”

    四季女刊,另一本跟GR火爆程度不相上下的青春时尚刊物。

    程弥口吻轻松:“不一样了,毕竟现在得过日子。”

    对方也笑,问:“那你现在有时间吗?因为我明天得去外地出趟差,后面几天是没办法回来了,如果你现在方便的话我们约出来见一面,谈谈拍摄上的事和薪酬,没问题的话今晚就把这事定了。”

    程弥也没什么事:“行,你在哪个地方?”

    “东区这片。”

    这地方程弥去过。

    “那就望滨路那家咖啡屋吧。”

    约定好地点时间,程弥拿上外套出门,在客厅碰上司惠茹洗好碗从厨房出来。

    “我出去一趟。”她说。

    “好,”司惠茹没说她什么,“那注意安全,现在天冷了,早点回来。”

    “好。”

    ——

    那地方离这里有段距离。

    程弥打车过去,到咖啡店时GR编辑还没到。

    几口咖啡后对方才匆匆推门而入,这位摄影编辑人如其声,长一张活力四射的娃娃脸,鼻梁上架着副大黑框眼镜,笑起来很有亲和力,年纪不过二十,名字叫张玲尹。

    是个厉害人,高中辍学后精学摄影,成功混到了现在这个位置。

    双方交谈得很顺利,相关事项弄清楚后约定三天后摄影棚见。

    后面对方还有事闲话就没多聊,程弥从咖啡店出来后收到红毛信息。

    [你来不来玩啊?]

    后面接个地址,不远,从这儿过去都不用打车。

    但程弥抬手招了辆车坐进车里,给他回了短信。

    [不去,你们玩吧。]

    短信刚发出去红毛秒回。

    [怎么不来?厉执禹在这儿,他让你过来。]

    程弥简单回有事两字,让他们自己玩。

    出租车停到楼下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程弥付完师傅现金后下车。

    老城区巷道交错,电线杆斜影歪扭,这个点不少人家已经入睡,楼上漆黑窗口和明亮灯光交错,隐隐约约有电视声传来。

    程弥在这片寂静声中上楼,司惠茹和司庭衍平时都睡得早,所以推门而入时如她所料客厅早就一片漆黑。

    但也有让她出乎意料的。

    一片混沌昏暗里,司庭衍房门底下一小缝光。

    他还没睡。

    程弥一根指尖虚勾着刚从咖啡店买来的一小块蛋糕,视线停在他房门上。

    夜晚让人神思松弛,她脸上神色松散,从容到有些温和,身上香水尾调的女人味若有似无。

    楼下有车驶过,引擎声在深夜里碾过人神经,程弥目光从他门上收回,关上门回自己房间。

    她晚上晚饭吃完就匆匆去赴约,没来得及洗澡,进屋后拎了件衣服到浴室洗漱。

    洗到一半房间里手机铃声大作,大半夜这铃声响得实在要命,她草草冲完从浴室出来。

    手机在床上不停震动,闪着一个陌生号码。

    就刚才那震动频率,程弥猜这电话估计已经连打了好几通。

    可拿起来接听后那边却是一声不吭,紧接着被挂断。

    耳边被通话切断声取而代之,她挪开手机看了一眼才发现两分钟前有人发彩信进来。

    程弥知道点进去肯定会看到一些什么东西,但也没犹豫,指尖点进去,是一张照片,这张照片跟前几天她拍的那几张本质上没什么不同。

    酒吧卡座里,厉执禹腿上坐着一个圈着他脖子的女生,瞧这架势女生下一秒就快亲上去。

    被男朋友戴绿帽理应有的那些愤怒,悲伤,不可置信等情绪,却通通没出现在程弥脸上。

    她只略微风轻云淡地挑挑眉。

    与此同时房门外响起一阵关门声,隔着条走廊,动静格外清晰。

    程弥抬起眼睫,没再去看手机。

    听声音是司庭衍从房间里出来,往浴室那个方向走了。

    她突然想起还有东西在浴室里,但也没急,又翻了眼信箱内其他短信。有一条厉执禹发的,内容是一个电话号码,后面跟着一句话,是给她介绍某个带网红的经纪人。

    程弥象征性浏览一遍,没去理,手机扔回了床上,然后走过去从衣柜里拎出一件胸衣,穿过臂往后扣上。

    做完这些她才慢悠打开房门出去。

    客厅没开灯,窄暗走廊里只浴室那方光线投落在过道地板上。

    程弥看了眼那处,抬脚往那边走。

    四周寂静无声,她融进冗长黑暗里,没一会儿便走到那片光下。

    灯光昏黄,司庭衍侧对浴室门,正要抬手去打开热水器,余光明显注意到她了,看了过来。

    他穿着宽松黑色短袖,本来就白,这个颜色的衣服让他看起来更白了。

    男生这个年纪独有的身体线条被罩在底下,肩颈宽薄,小臂血管若隐若现。

    程弥倚靠在门边,对视上他眼睛。

    司庭衍眼神和往常无异,情绪是封闭的,视觉上总让人感觉很冷漠。

    浴室里几分钟前她洗完澡的热气还闷着,呼吸间潮湿闷热。程弥白皙肩膀上只吊着两条黑色细吊带,一绺湿发蜷搭在锁骨上,水滴沾上肌肤。

    她看着他,开口:“东西忘拿了。”

    什么东西,司庭衍没问。

    他视线从程弥身上离开,没打算回应她,转回头去打开热水器。

    就是这个反应,程弥知道他看到了,知道她要来拿什么。

    她瞥一眼他背影,也没再说什么,起身进去。

    地上瓷砖淌着水,热水器煤气蓝红色火焰跃动,水声淅沥,热气在这片昏黄里雾蒙沉浮。

    司庭衍背对那面墙上有一排挂钩,程弥在他背后停下,两人背对背,只一拳距离双方就会碰到。

    程弥抬手,弯指勾下挂钩上自己忘在浴室里的衣物,黑色的,蕾丝纹理细致。

    空间狭窄,空气都变得稀薄,时间走得格外缓慢。

    程弥却不受其凌迟,不慌不忙,转身之际手臂不小心碰到司庭衍后背衣服。

    黑色布料柔软,却不失挺括,干干净净。

    程弥唇角微弯了下,脚步没停,离开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