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7章 走么

    下午不过几节课,知识没吸收多少,课桌却已经被试卷淹没。

    教室里抱怨声连连,又被下节课的新知识洪流裹走。

    上课时间枯燥难捱,不少眼睛没撑多久就犯困,在老师眼皮底子下蔫头耷脑,直到最后一节课那些止不住打架的眼皮才撑起来。

    程弥却格外清醒,她向来晚睡,昨晚熬夜也对她没影响。

    讲台上化学老师粉笔在黑板上划出尖锐刺耳声,程弥在错题旁抄下几道化学式。

    笔尖在指间转了一圈,桌下手机同时亮起。

    她大致扫一眼,红毛发来的,问她放学去不去电玩城。

    程弥拿出手机回复。

    [你们去吧,我有事。]

    没多久下课铃响,教室里瞬间一片哄闹,程弥拎上书包从教室出去。

    学校走读生多,一放学个个背着书包从教室里鱼贯而出,走廊上哄闹吵杂。

    程弥逆着人流往上走,从二楼到三楼,走上三楼后往左拐。

    靠近楼道第一间教室是高二四班,从后门路过里面传来嬉笑打闹声。

    再往左是三班,二班,最后是一班。

    程弥脚步停在高二一班班牌前,一块深蓝色铁皮,边角有些生锈。

    奉高历来每个年级一班都是理科尖子生聚集地,年级前五十全在这个班里,高二一班学习氛围相比旁边三个班要安静一些。

    但也没有料想中那般气死沉沉。

    教室里座位空了一大半,有人在聊天,有人埋头刷题。

    程弥扫一圈没看到司庭衍身影。

    窗边坐着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她走过去问了一句:“同学,打扰一下,司庭衍去哪了?”

    女生正做完一道数学大题,闻言仰起脸。

    “司庭衍吗?”她回头去找,反应过来,“啊,司庭衍去竞赛班了。”

    “竞赛班?”

    “对啊,数学竞赛班,以后走竞赛保送的,你要找司庭衍可以到实验楼找他,他们每天下午都要去实验楼上课的。”

    程弥点点头,却没走的意思。

    反而问女生:“司庭衍坐哪里?”

    “你要在教室等他吗?”

    程弥笑笑,说是。

    女生指指里面靠窗那排倒数第二张桌子:“那里,四组第三排靠窗那个就是他座位。”

    程弥顺着她手指看过去,视线落在那张课桌上。

    确认后她收回目光,对女生笑了下:“谢了。”

    她绕进前门,教室里不少人抛来视线。

    程弥没管,径直从讲台经过,然后穿过窗和课桌之间的过道往司庭衍座位走,脚步不急不缓。

    她停在第三排,右手边课桌收拾得很整洁,课本整齐放在一侧,几张试卷折叠堆好放在内侧,上面压一本书。

    一看就是试卷刚发下来,人怕被风吹走帮他压的课本。

    程弥拿起上面那本书,在司庭衍位置坐下。

    是本英语书,翻开扉页连名字都没有,往后翻更是一片干净。跟新的一样,程弥怀疑他根本没看过。

    她指间夹着书页阖上,放到一旁。

    目光触及最上面那张试卷,是张理综合卷,已经被批改过,分数栏那里一个极其显眼的鲜红色数字。

    300。

    满分,厉害。

    她突然就想起之前司惠茹跟她说平时功课可以让司庭衍帮忙,他理科学得好。

    这已经不是单纯学得好了,而是在理科上天赋极高。

    不过人无完人,可能上帝打开一扇窗必定要关上另一扇窗。

    程弥看着姓名栏上司庭衍写的名字,没忍住发笑。

    这个笑没有嘲讽意味,单纯觉得字和他人有些反差。

    原本以为司庭衍字应该跟他人一样,书生气又干净整洁。

    结果他字没他人好看,或者说这字看不出是他写的。不过虽然小学生字体但看得出有在认真写,笔划间在尽力克制潦草。

    看着看着她摸起他桌上黑色水性笔,写他的名字。

    笔尖落在纸上,程弥写得慢,但能看出提落续顿挥洒自如,字体大气漂亮。

    ——司,庭,衍。

    这是程弥第一次写他名字,确切来说,是第一次认认真真看他名字。

    看了一会才从上面挪眼,又随手翻翻他下面其他试卷,有批改记分的全是高分,其他空白卷子估计是作业。

    坐了会外面仍不见人影,属实有些无聊。

    黑板上写着今晚作业,一眼看下来六七条,都是明天需要交的。

    程弥单手拂开司庭衍某张试卷,在右上角找了片空地,帮他抄今晚作业。

    第一条,英语试卷两张,不用做听力和作文;第二条,数学练习册完成30-36页明天评讲。

    第三条,化学试卷做完明天上交。

    写到这里时程弥不知想到什么,指尖去翻那沓试卷底下的书本,抽出那张化学试卷塞进桌底。

    ——

    很赶巧,程弥写到最后一条,司庭衍回来了。

    她看他从外面进来,在踏进教室那一刻便注意到坐在他座位上的她。

    不知道是不是程弥错觉,司庭衍脚下似乎顿了那么一下。

    又似乎真的只是她错觉,转眼他已经经过讲台。

    程弥丝毫不慌张,眼睛从他身上收回,阖下眼,继续把尾巴写完。

    司庭衍走到桌前时程弥正好把作业总结抄好,她没起身把位子还他,抬眼对上他视线。

    外面天色仍不明朗,绿荫蒙着一层湿凛,连带司庭衍面色看起来都有些漠然。

    程弥递给他手里试卷,语气是放松的:“给你抄好了,今晚作业。”

    司庭衍低眸看一眼,移开:“我不需要。”

    说完拿起书包,开始收桌上东西。

    程弥没问为什么,只收回手:“是吗?”

    但她没自己收走,而是翻开他某本课本,随手把试卷夹进去。

    司庭衍正好伸手去拿旁边习题,和她手差点碰上,他停下,没理她,绕开继续拿别的东西。

    程弥瞟他一眼手,也收回手。

    人天生爱八卦,周围不少同学时不时往这边扫几眼,就差把耳朵贴到这边。

    程弥不会被人目光影响,注意力放在司庭衍身上。

    她终于知道司庭衍为什么不需要抄作业总结,如果她没记错,方才司庭衍只是往她手上试卷扫了一眼。

    但他往书包里放的东西跟她帮他抄那份作业一条不差。

    即使他顺序故意打乱,但明显全记住了,虽然他看起来并不是真的想记住,单纯因为记忆力太好。

    程弥看司庭衍往书包里放物理练习册,数学试卷,英语试卷——

    然后在翻遍课桌上那沓试卷和习题找不到某张试卷后手一顿。

    程弥把一切尽收眼底,知道他意识过来了。

    司庭衍眼睛看向她。

    程弥耳朵上一枚不规则锡纸金色耳环,底下吊着一片褶皱巴洛克珍珠,随着她抬眼望进他眼里时轻微晃荡。

    明明现在是阴天,她那双眼睛却仍旧半分黯淡不沾,明眸似水。

    红唇有让人欲望脱缰的本领,明明她什么都没做,甚至是优雅温和的。

    司庭衍没说话,看着她。

    即使还是和平时一样冷淡,却似乎已经把人看穿。

    程弥却像是未曾看过那本被她放进桌底的化学练习册一样,颇为柔和地关心:“怎么了?”

    她说:“你在找东西?要不要我帮你找找?”

    这句话已经很明显了,程弥知道司庭衍听得懂。

    化学练习册就在课桌里,只要他开口程弥会帮他拿。或者,他自己走过来从桌底拿也不是不可以。

    但程弥预估失误。

    司庭衍没如她料想那般开口,口吻有些不近人情。

    “没少东西。”

    程弥有点意外,却也不至于很惊讶。司庭衍这人就这样,他虽然看起来是好学生那挂,但实际上性格真不会让人拿捏。

    程弥看他差不多收完东西,问他:“要回家了?”

    司庭衍眼睛是和程弥截然不同的一双眼睛,眼瞳黑沉,不带任何笑意。

    但情绪不外露不代表他看起来会人畜无害,相反大多数人会被他眼里的疏离弄得不敢直视。

    程弥不是这其中之一,她自认识司庭衍以来还从没避开过他视线。

    就如此刻,她也是不躲不避,正正迎着他视线,等司庭衍回话。

    “你自己回去。”他声音淡淡的。

    程弥没想他会是这个回答。

    她看着他,语调慢条斯理:“我在这里不为别的,你应该知道。”

    情场上老手,一句话就能让人无力招架,进退都是她圈套。

    程弥不得不说司庭衍很聪明。

    他没一脚踩进她坑里,眼睛从她脸上撤开,什么都没回她。

    程弥看他伸手去拿一本竞赛习题,问:“走么?”

    司庭衍拉上书包,声音听不出情绪:“别跟着我。”

    然后便转身出教室。

    程弥看他背影,也不急着去追,随手翻开他某张试卷,用手机拍下,从他座位起身后还没忘带上课桌底下那张化学试卷。

    起身时书包边角不知碰到什么,一个东西从课桌抽屉掉下,细碎固体和塑料碰撞,落地哗啦响。

    程弥低眸,地上躺着一个白色药瓶,有点眼熟。

    不出半秒程弥想起在哪里见过,她跟司庭衍第一次见面,就是撞上他在客厅吃药。

    当时他手边便是放着这个白色药瓶。

    那会她初到奉洵,对司庭衍和司惠茹完全不了解,自然不清楚司庭衍因什么病吃药。

    只不过知道不是什么小病,因为司庭衍身体底子能看出已被病根缠身许久,即使他周身气场冷郁到筑起高墙,但病弱藏不住。

    现在程弥倒是知道了,司庭衍有先天性心脏病。

    司庭衍背影已经消失在门口,程弥也没打算叫他,收回眼,把药瓶和化学练习册归拢到一边手里。

    这才起身跟在他后脚从教室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