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0章 我喜欢你的

    早晨睁眼屋内灰蒙一片,程弥就知道今天又是一个阴天。

    昨晚窗帘没拉,外面无光无雨,只灰白天幕下立着几条枯枝败叶。

    程弥起身离床。

    行李箱摊开在地,衣服再眼花缭乱,一当上学生都是废布。

    她换好校服,立在全身镜前戴耳饰时房门外传来碗筷碎裂声,然后是司惠茹的细小惊呼声。

    程弥往房门抬了一眼。

    自然什么都没看到,门关着。

    耳饰还没戴好,她收回眼。

    镜子里的人颈项一条小钻细链,红唇没沾半分口红,却红艳到晃人眼。

    拉门出去时司惠茹正蹲在地上收拾残局,白粥四淌,热气烧红她十指。

    程弥走过去帮她收拾,司惠茹见状立马拦住她,不让。

    “阿姨来就好,收拾一下就好了。桌上早饭还热着呢,你快去吃饭,吃完好早点去学校。”

    抬脸程弥才发现她脸色不好。

    竟然比昨晚起夜时还糟糕,唇色苍白,眼挂黑眼圈,眼底更是疲惫浓重。

    程弥猜大概是昨晚噩梦作祟。

    司惠茹说:“肚子饿了一个晚上了,快去喝点粥暖暖胃。”

    程弥没多问,点点头:“嗯。”

    又示意她手上:“您小心点,烫手。”

    经她提醒司惠茹才惊觉手背通红热辣,忙起身放到龙头下冲洗,还不忘连声跟程弥说谢谢。

    程弥没说什么,礼貌的人礼貌这个习性是改不掉的。

    她回到桌边,桌上只有一只碗。

    清粥小菜,司惠茹给她盛的。

    司庭衍那份不见影。

    程弥往司庭衍房门看了一眼。

    司惠茹正好收拾好端新碗回到桌边,看程弥这一时停顿以为她是不喜欢喝粥,语气有点歉疚:“不知道白粥你喜不喜欢吃。因为小衍今天起床有点不舒服,又急着去学校,就弄得比较清淡。白粥是会吃不惯的,阿姨现在给你下碗面吃。”

    去学校了?

    后面司惠茹都没多在意,只对她笑下:“不用,挺喜欢的。”

    又随口问句:“这么早去学校做什么?”

    司惠茹有点苦恼:“值日,排到他去校门口查校卡,是学校安排那些成绩好的去干这些。我让小衍跟老师说一下他情况特殊,能不能不让他去,这孩子没去说。”

    懂了,不想被差别对待。

    程弥没再问,坐下用早饭。

    吃完早饭临出门前,客厅矮几上司惠茹手机铃声大响。

    程弥没刻意去听,关门前却仍是听到司惠茹回应黎烨衡担心她昨晚睡眠的只言片语。

    门彻底关上,她手在门把上稍停顿一下,没再停留,下楼。

    ——

    临近校门口时早已人头熙攘,隔着重重人影,程弥仍是大老远就认出了司庭衍。

    可能不怪她视力好。

    应该怪司庭衍这人五官确实拔尖。

    周围逢人都在着急忙慌掏铭牌,看这阵仗程弥才想起自己也没戴铭牌。

    她指尖探进单肩包侧边,里面是空的。

    摸去另外一边,同样结果,空无一物。

    昨天除了学校她只去过两个地方,家里,还有杂志工作室,大概是掉这两个地方了。

    不像周围忘带铭牌鬼哭狼嚎那伙,程弥倒算坦然。

    校门口不止一个学生执勤,程弥却目标明确往一个方向走。

    大概六七米距离的时候,她视线和司庭衍碰上。

    司庭衍站在校门口,长袖校服整洁规矩穿在身上,垂在身侧的手拿着记名硬板夹。

    人影错开又重叠,再次无遮挡时司庭衍已经没在看她。

    程弥走过去,最后停在他面前。

    没等他发问,她自己告知:“高三四班,程弥。”

    平常到像在问他今天天气怎样。

    司庭衍旁边一个眼镜男同学,镜片瓶底厚,长相有些成熟。跟他一比,司庭衍五官竟然显出几分幼感。

    再加上他底子病弱,谁都很难不动点可怜心思。

    但这丝惹人怜爱被他自身那冷淡气场消磨得一干二净。

    却意外不少女生好他这口,据程弥了解,喜欢司庭衍的女生跟喜欢他哥厉执禹的不相上下。

    都很多。

    自报家门后司庭衍注视她一瞬。

    程弥故意逗他:“知道怎么写吗?”

    这时旁边眼镜男插进他们对话,他大概以为司庭衍真不知道程弥名字,在旁提醒道:“就那个禾字旁程,然后弥漫的弥。”

    话没说完,司庭衍已经冷漠垂眸记程弥名字。

    眼镜男说完意识到自己暴露了平时没少听论坛八卦,不同班级不同年级,更没交集,认识程弥当然只能是道听途说。

    而且跟司庭衍说完直接被忽视了,更是让他尴尬,悻悻摸了摸鼻子。

    反倒程弥不怎么计较,还对他友好笑了一下。

    程弥回头司庭衍还在写她名字,却不知为何程弥感觉他有哪里不一样。

    没来得及深想,注意力已经被记名纸最顶上那个名字吸引走。

    是司庭衍记的,字迹自然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但那个名字更让程弥熟悉。

    ——高二(一)班,司庭衍。

    她惊讶同时看向司庭衍校服外套。

    他竟然真没戴铭牌。

    作为值勤生,大可以跟人借一个装装样子,毕竟值勤生带头破坏纪律有违校风校纪。

    司庭衍倒好,半点面子不做,直接把自己名字记上了,然后记完站在这里继续记别人。

    难怪旁边拉着一帮学生训话的教导主任今天早上嗓门都大了几分贝。

    奉高这方面一向查得严,没穿校服没戴铭牌不止记名这么简单,惩罚还在后面等着。

    后头有个没戴铭牌想浑水摸鱼进校门的,被教导主任一个眼尖抓住推上来。

    程弥让位,站去旁边那庞大队伍里。

    不多时熬到早读铃声响,校门口学生变得稀稀拉拉。

    问题学生总拖到这个点再踩上门,一连好几拨,教导主任喉咙骂到哑,转头又对他们唾沫横飞。

    没什么人了,司庭衍把记名板交给旁边另一位值勤生同学,站进最前排。

    程弥只能看到他后脑勺。

    以为不会再有人来时,却意外看到一个伤员。

    郑弘凯前天跟厉执禹打架,弄到脸上挂彩和手臂打石膏,今天竟然就上学来了。

    受伤也没忘拉帮结派,一帮人嬉笑怒骂往校门走。

    就他们这仪容仪表,自然没进校门就被教导主任拦下了。

    “吊儿郎当什么样子,校服给我穿好!”

    “你校服呢?”

    “铭牌,铭牌给我戴起来!”

    结果吼完,没穿校服的说校服没带,没戴铭牌的说铭牌不见了。

    教导主任一副我不弄死你们这帮小兔崽子的架势。

    “都给我去后面站好!”

    这些人自然什么都不怕,郑弘凯看见程弥,还抬起能自如活动那边手跟她打了下招呼。

    他站去程弥旁边:“巧啊,在这碰上了。”

    要是她天天不带铭牌,他们每天早上都能在这里碰上。

    “是挺巧。”程弥说。

    “你第一次?”

    程弥点头:“我才来奉高多久。”

    “铭牌丢了?”

    “应该是吧。”

    “哥有一堆,给你一个,要吗?”郑弘凯从兜里掏出一个给她,“不知道谁定的戴铭牌这破校规,妈的这么小一个,老子一天能弄丢十个。补办完下次不知道又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早上在牛仔裤里一摸四个,操。”

    程弥看一眼他胸前:“你有怎么自己不戴上?”

    “有事呗。”

    程弥没兴趣问。

    郑弘凯突然问她:“你跟厉执禹分手没?”

    程弥看他:“怎么?”

    “没什么,问问,你要还跟他好我就暂时放他一马呗,给你点面子。”

    程弥闻言笑笑,没说什么。

    转眼司庭衍已经站进最前排。

    教导主任在队伍前踱步,恨铁不成钢:“我都说过多少遍了!穿校服穿校服,铭牌也都给我戴上,你们都把我话当耳旁风了是不是?学生要有学生的样子,你们看看你们,校服不穿,铭牌不戴,丢学校脸,像什么样子!”

    学生不服管教把他气到血压飙升,教训下得毫不手软。

    “都给我去操场跑三圈,少半圈都不行,跑完把整个操场扫一遍,没扫干净明天继续扫!”

    三圈,一千多米。

    会死人。

    程弥身边原本噤若寒蝉,瞬间哀声一片。

    “叹什么气,你们明天要继续被我逮到,跑四圈。”

    不乐意归不乐意,没人敢叫板,三五成群垂头丧气往操场走。

    程弥没立即动身。

    前面司庭衍被教导主任叫住。

    他有心脏病这事大概让教导主任有点头疼。

    “司庭衍,一千米你就不用跑了,扫扫操场就行。”

    大概因为身体这事,司庭衍在学校里经常会被区别对待。

    不出程弥所料,司庭衍拒绝了。

    “我跟大家一样。”

    果然,这才是司庭衍。

    等他往校门口走,程弥才动脚跟上。

    ——

    去操场需要经过教学楼,林木葱郁,读书声个个窗口都有。

    一路走到操场,不少同学已经在跑道上气喘吁吁摆臂。

    程弥跑步不算多但也不算少,慢跑一千米对她来说问题不大,但她今天不打算跑。

    因为——

    司庭衍走上跑道。

    他不能跑,只能用走。

    旁边不断有人从他身边飞驰而过,他全然不受影响,走自己的。

    程弥感觉到了他身上那丝倔,就算把骨头打碎也不会从他身体里消失的血肉。

    该是他受的,他走也会走完。

    周围人不是衣冠不整就是染头一身烟味,和他们一比,司庭衍那身干净校服显得格外突出。

    脸更是长得不赖,想忽略他都难。

    走程弥后面两个女生在谈他。

    “那谁啊?”

    “你不知道?高二的学弟。”

    “叫什么?还挺帅。”

    “司庭衍啊,你居然不认识?”

    “原来就是他啊,还是厉执禹弟弟。”

    “咦~你怎么什么都能说到厉执禹身上?”

    一阵嬉笑过后,其中一个女生忽然轻咳一声,这明显是个提醒信号。

    程弥知道她们是看到自己了。

    现在她在大家口中还是厉执禹女朋友。

    她不甚在意,脚都没停一下,走上跑道。

    腕间戴着一条早上出门前带的黑色皮筋,程弥三两下抓抓头发,勾出皮筋,松散系几下。

    她离司庭衍不远,几步跟上他。

    去到他身边时候,他头都没侧一个。

    程弥问:“知道我会跟上来?”

    司庭衍还是没看她:“你自己上来的。”

    “嗯,”程弥轻巧应一声,“确实是我自己跟上来的。”

    “所以你现在知道没有?我是要追你的。”

    话语明明很直接,她却语调散漫,不羞不急。

    司庭衍终于看向她。

    程弥说话时眼睛还流连他侧脸,此刻才落回他眼睛。

    “怎么,不可以?”

    她还是那样处之泰然笑着:“不可以也没办法,我喜欢你的,司庭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