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2章 司庭衍这人控制欲强得可怕

    程弥去到教务处,一戴眼镜的女老师在里面。

    看到她进来,女老师问:“什么事?”

    “魏老师说我入学手续出了点问题。”

    “是你啊,”女老师伸手去拿旁边表格,招手让她过去,“来,进来。”

    程弥走过去,女老师指给她看:“你监护人这栏没填,得补上。”

    原来是这个问题。

    程弥说:“我今年四月过的十八岁生日,已经成年了。”

    “比人晚一年上学?”

    程弥没点头也没否认。

    “但你现在还是高中生,虽说你成年了,现在还在上高中就得按流程来,你这个不填没办法录入系统的。”

    程弥犹豫。

    女老师估计想不通这有什么难的,说:“你就随便填一个就行了嘛,你爸爸,你妈妈,或者填你爷爷奶奶都行。”

    她说的这些。

    程弥一个都没有。

    可能这些对别人来说是极为平常的称谓,但程弥不是。

    除了母亲,其他的对她来说是陌生的,她从来没叫过。

    但她没跟老师多说。

    监护人是系统限制的必填项,逃不过去。

    程弥只能问:“能填叔叔?”

    “亲叔叔?”

    “不是,没血缘关系。”

    老师再迟钝也知道面前这个学生估计在家庭关系上不太顺遂和睦了,皱眉凝想一下后说:“也行吧。”

    程弥手边是老师递过来的笔。

    老师说:“那你填一下,姓名,出生年月,还有手机号身份证号码,一个都不能漏。”

    黎烨衡的姓名和出生年月,程弥倒是知道,但身份证号码不清楚。

    她问老师:“我能打个电话问问?”

    “身份证号码是吧?可以,电话在那边,你过去打。”

    座机在窗边一张桌上,旁边放着一盆盆栽,窗户敞开着。

    程弥带上笔和表格走去窗边,外面恰巧一阵风进来,锁骨链贴在颈上发着冷。

    她拿起听筒,顿两秒后按下黎烨衡号码。

    黎烨衡工作上生意来往频繁,手机常年二十四小时开着机。

    不出程弥所料,没到五秒,他接了电话。

    一开始她没出声,那边反倒先猜出她是谁。

    “程弥?”

    程弥愣一下:“是我。”

    又问:“怎么知道的?”

    黎烨衡说:“电话显示是从奉洵打过来。”

    程弥指搭在听筒上:“嗯。”

    黎烨衡跟任何长辈一样,开口询问学习:“国内这个点不是在上课?”

    程弥不是很想听到这种问题。

    但仍回答了:“在教务处。”

    又把这通电话目的告诉他:“入学表格得填写监护人信息,需要你身份证号码。”

    “你拿纸笔记一下。”

    程弥指尖夹着按压式圆珠笔在桌上弹一下:“你说。”

    黎烨衡把十八位数字念给她。

    程弥一一记下:“行了。”

    身份证号码已经拿到手,电话也到尾声。

    临挂电话前,黎烨衡在那边嘱咐:“程弥,把我身份证号码记下来,以后需要的时候直接填上去就行。”

    程弥把黎烨衡名字填上监护人姓名栏处:“嗯。”

    挂断电话后,程弥交上表格,离开教务处。

    从教务处出来后她才发现下课了,每个楼层走廊上都很热闹。

    两个女生手挽手路过程弥面前,在商量要去食堂吃什么。

    估计是在跟黎烨衡打电话那会打的铃,已经下课有段时间。

    程弥往刚来的方向走,很快到高二一班,司庭衍已经不在里面。

    又一天没和他吃上饭。

    程弥收回眼,下楼回教室。

    ——

    高三年级每个星期固定两次理综小测,时间定在星期二和星期四下午,三节课连在一起考。

    考完已经是放学。

    班里一到放学就闹哄哄的,各种讲话声和拖椅拉凳声。

    在这片吵闹声里,程弥看小小个的同桌跟她说了句话。

    她没听清,稍偏耳朵去听:“什么?”

    孟茵即使凑近声音也还是很小:“你要不要去喝奶茶?”

    她说:“我朋友她爸爸在我们校门口外面开了家奶茶店,今天要开业,有买一送一,你要不要一起去?”

    程弥笑:“给你朋友打广告?”

    孟茵不禁逗,结巴了一下:“不、不是的。”

    程弥看她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笑意更浓了,替她讲:“知道了,你是想让我去占个便宜。”

    是真的把她当朋友了。

    “放心吧,过会路过会去的。”

    程弥说完拎着书包起身离开座位。

    孟茵看她要走:“你不要一起去吗?”

    程弥中午趴桌上午休把头发解了,长发在身后散着。

    起身耳边头发落到颊侧稍挡视线,她抬手捋至额后:“嗯,有点事,我晚点再过去。”

    孟茵想起她那句“我要追他”。

    “你要去找司庭衍?”

    “是啊。”

    孟茵很认真地跟她说:“那祝你成功。”

    程弥笑:“谢谢,大概率不会让你失望,只不过时间可能得拉长一点,先走了。”

    程弥说完便走了。

    最后孟茵一个人去的奶茶店找朋友。

    朋友家奶茶店有个挺浪漫文艺的名字,叫转角,店里装修也是用钱堆起来的高档,门店就开在学校对面。

    半路朋友一个电话打过来,是她这个开奶茶店的朋友,说人好多让她快到店里帮忙。

    人在吃玩上都图新鲜,孟茵去到的时候店里都快被挤爆,有座的地方没一个空着,台前排着长龙。

    孟茵这个朋友是之前用程弥头像那个。

    后来见到程弥真人就换掉了,说是拿身边美女做头像太奇怪了。

    孟茵和这个朋友是青梅,从小邻居一起玩到大。虽说两人相差一岁,上学也差一个年级,但两人关系一直很好。

    孟茵朋友和她性格截然不同,她安静,她朋友相反开朗大方,大大咧咧的,男女都玩得来。

    今天店里这么热闹有一半是她的功劳,招来了很多同学。

    戚纭淼也来了,孟茵朋友是高二的,认识戚纭淼不奇怪。

    戚纭淼她们那帮人向来高调张扬,是这个年纪很明艳的一抹亮色,店里全是她们欢声笑语,孟茵在后面帮忙都能听见她们说话。

    一开始孟茵并没有怎么去注意,直到后面气氛变得奇怪,那些只言片语才真正落进了她耳朵里。

    “我跟你们说她有多贱。”

    “她干嘛了?”

    “那个模特一直是戚纭淼在拍的,她把它抢走了。”

    “什么嘛,心机这么多。”

    “还很装,上次我可乐掉了她还假惺惺帮我捡起来,我都要看吐了。”

    孟茵朋友朋友正好这时进来,她问:“她们在说谁?”

    “你说戚纭淼和傅莘唯她们吗?傅莘唯你认识?”

    孟茵只认识戚纭淼,奉高的校花,另一个不认识,她摇摇头。

    “喏,”朋友指给她看,“那个长得有点黑的。”

    孟茵顺她手指看一眼后收回:“所以她们是在说谁?”

    “程弥啊,就你们高三新来那个女生,她们讨厌死她了。”

    孟茵一愣,慢几拍问:“为什么?”

    “那女的很有心机的,刚来就把戚纭淼一直在拍的那个杂志抢走了。”

    孟茵没忍住替程弥说话:“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朋友说:“能有什么误会呀,她们都看到她去拍了。”

    她们两个暗聊着,一时没关注那边。

    接下来突如其来一阵刺耳的椅凳刮地声吓了她们一大跳。

    孟茵转头看去,只看见戚纭淼怒气冲冲消失在门口的身影。

    她一下直觉不太好,手上做着事,耳朵却是竖起的。

    戚纭淼那几个朋友没走,在七嘴八舌说着。

    有人埋怨:“你干嘛跟她说?”

    接下来说话那个女生孟茵刚听过她名字,叫傅莘唯。

    她也有点烦:“我哪知道她会这么生气啊。她喜欢司庭衍,平时我们也老在她面前提他,什么都会跟她说。我哪里知道程弥放学去我们班找司庭衍这个不能说。”

    “你知道她不让人追司庭衍的,你说了她不生气才怪。”

    后面她们再说什么孟茵没再去注意。

    因为她确定傅莘唯后面这些是说真的,程弥确实去高二找司庭衍了。

    程弥如果现在还在那里,戚纭淼这么过去,两人一定会碰上。

    戚纭淼除了那张脸出名,那身大小姐脾气基本也人人耳闻过。

    家境娇生惯养出来的一身骄纵跋扈,眼里不容半点沙子。

    奉高的人都知道戚纭淼喜欢司庭衍,也知道她戚纭淼不让别人追司庭衍。

    以前她们都还上高一那会,有个女生天天给司庭衍送早餐送情书,最后归宿全落入戚纭淼她们那个小团体肚子里。情书里那些隐秘悸动心事,也要被她们当成好几天笑料。

    久而久之,再没女生敢追司庭衍。

    除过因为司庭衍本身难高攀,另一个原因就是戚纭淼。

    她们那群女生没有女生敢惹。

    孟茵奶茶做一半,想掏出手机给程弥打电话,她不想看自己朋友惹上麻烦。

    打开通讯录才想起还没加程弥号码,又正好有人过来点单,她略为担心放下了手机。

    ——

    程弥没在高二(一)班教室找到司庭衍。

    以为他去竞赛班上课,等半天也没见人回来。

    她在教室外走廊闲等一阵,问从教室出来的一个女生。

    “你好同学,司庭衍去竞赛班了?”

    女生抱着书停下:“没有啊,他下午没来上学。”

    “没来上课?”

    “对啊,下午点名他都请假了。”

    司庭衍居然没来上学。

    程弥对女生点点头:“谢谢。”

    她又想起早上司惠茹说司庭衍身体有点不舒服。

    司庭衍不在,程弥自然没准备继续在这站下去。

    正准备走,身后传来一阵滑板轮落地声。

    这时间放学已经有一会,教室和走廊不怎么热闹,这道声音便显得有些刺耳。

    很快走廊上响起快而迅速的滑板滑地声。

    巨响充斥整道走廊。

    动静大到教室里不少人往外看。

    程弥自然也是,刚回头,就和滑板上那道视线正正对上了。

    对方一双黑色高帮踩在滑板上,往上一双匀称笔直的筷子腿,超短裙,再然后是一双也在看着她的眼睛。

    程弥一眼便察觉出里面敌意。

    戚纭淼来势汹汹裹挟着风刹停在一班教室门前。

    落地后她滑板往脚边一竖,转头就往教室里看。

    看到司庭衍没在,她回头看向程弥,气势不善。

    程弥没闪没躲,看戚纭淼看她,也看着她。

    一人在走廊边,一人在教室门前。

    没有任何对话。

    有两个女生上厕所回来,大气不敢出,屏声静气从她们中间经过。

    几秒后,戚纭淼滑板往地上一踩。

    滑轮溜在地上,很快消失在楼道口。

    ——

    程弥没把在高二一班教室外遇到的那个小插曲放心上。

    在学校耽搁一点时间,回去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斜阳。

    正逢晚高峰,交通又糟糕,马路上人车拥堵,鸣笛响成一片。

    这种环境容易让程弥想到初次来奉洵那天,一模一样的挤和吵。

    中午教务处那通电话过后她心里便隐隐压着一丝情绪,她没过分去在意,也没故意去忽视。

    任它飘在自己身体里自生自灭,要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走。

    然后,一阵夕阳让它飘到了程弥眼前。

    程弥这人就算面对失落情绪也很少会有恼羞成怒和歇斯底里的时候。不是麻木,也不是不难过。

    就是情绪找上门时她也是老样子,不被它们拉至下沉浑浑噩噩,也不和它们抗争故作清醒,就是很平和的心态,跟老朋友会个面。

    一根烟烧到尾,大家结束这次碰面。

    老地方,三楼楼道那个窗口旁。

    程弥一边胳膊肘搭在窗台上,书包挂在臂间,指尖夹着根烟。

    她手伸在外面,黄昏爬她手背上,烟丝袅袅四散。

    程弥似乎每次来这里都不会闲着。

    上次在这里一号门那对小情侣闹矛盾,她被迫听完全程争吵。

    而这次她已经站在这里看楼下的人玩狗看了半支烟。

    别的不说,坏情绪忘得一干二净。

    那只狗通体黑色,个子矮,腿短,有点小胖墩。

    这只狗程弥在楼下遇过几次,是个小男生。

    它似乎很听司庭衍话,一刻不停围着司庭衍转,一分钟前因为太过闹腾惹司庭衍烦被命令趴下,到现在都没起来。

    司庭衍身上仍穿着校服,书包还在身边。

    他下午没去上课,那大概是刚从什么地方回来。

    正看着,底下人像是察觉到什么,抬起眼。

    程弥本就站在窗边正大光明看他,两人视线一下正正对上。

    手里香烟烟灰积聚过重,被风稍吹,扑簌往下落。

    程弥没去理它,仍旧看着司庭衍。

    司庭衍看到是她后,收回眼。

    本来就算他没看见程弥也是要下去找他的。

    现在被他看见,就更有下去的必要了。

    程弥烟弄灭在旁边垃圾桶里,下楼。

    绕过他们住的这栋居民楼,后面就是司庭衍在的地方。

    巷道交错处,电线攀缠楼壁上,夕阳把半边巷子烧红。

    司庭衍在一家超市门前台阶上坐着,那只狗还趴他脚边。

    程弥过去后没坐下,而是推门进超市里,到冰柜那拿了瓶酸奶结账。

    她没拿吸管,从里面出来,缓慢迈下台阶,在小狗面前蹲下。

    也就是在司庭衍面前。

    程弥指尖捏着酸奶封膜角撕开,绵长一声嘶拉声过后封膜和酸奶罐分离。

    封膜上沾一层酸奶,程弥递到狗狗面前。

    同时问了司庭衍一句:“你下午去哪了?”

    刚说完,话语一顿。

    因为她看到了司庭衍手背上贴的输液止血胶贴。

    青筋脉络半掩其下,手背透出一种惨白色。

    这只手是指骨分明的,司庭衍还用它拿着一罐狗食罐头。

    去医院了。

    空气中弥漫淡淡酒精味。

    程弥正想挪眼,没来得及从他手背上离开的视线就和他正正对上。

    照旧没办法分辨出他眼中意味。

    仅两秒,司庭衍视线就从她脸上移开了。

    程弥手里拿的酸奶封膜动了一下,她低眸看去,是小黑舔了一舌头,封膜上酸奶被它舔缺了一角。

    让程弥觉得好笑的是它舔完还要装作一副自己没偷吃的样子,以为他们没看到,火速趴回司庭衍脚边,装作忙碌一般舔自己的爪子。

    嘴巴上偷吃的都还没擦干净呢。

    程弥没忍住发笑,指尖勾去小黑下巴下面,松松挠几下:“又不是不让你吃,做贼一样做什么。”

    小黑毛发还挺软的,摸起来很舒服。

    程弥把酸奶拿过来:“吃吧,都是你的。”

    程弥看得出小黑挺聪明的,因为她做完这些后它明显听得懂是什么意思。

    就是程弥不太懂它为什么要看司庭衍。

    而且是眼珠子提溜来回转。

    来回几次后程弥看懂了,它是在试探司庭衍意见。

    她问:“你不让它吃?”

    司庭衍看小黑一眼,没说话。

    程弥见他这样更想逗小黑,酸奶拿在手里招小黑:“来,过来。”

    人有时候面对美食都难以自制,更不用说小狗。

    小黑不用程弥几句招就从地上爬起来,又想吃又好像不敢。程弥确定司庭衍如果没在这的话,它早扑上来了。

    程弥看小黑边观察眼色边慢慢往这边凑过来,没见司庭衍反对,摇着尾巴吃了起来。

    这小狗挺能吃的,不多时已经舔掉一半。这玩意吃太多也不好,程弥没再让它吃。

    小黑吃完就回司庭衍身边了,又窝回原来他脚下那个地方。

    酸奶下肚可能只让小黑解了个馋而已,它回到司庭衍脚边后就开始发出类似呜咽的声音,要吃东西。

    可能知道司庭衍手里那罐头就是给它吃的。

    但司庭衍无动于衷。

    不管它再怎么叫,司庭衍都没理。

    程弥在旁看着:“为什么不让它吃?”

    司庭衍很冷漠给了三个字:“它不饿。”

    程弥听完笑了:“叫这么惨呢,你没听到?”

    又往他脚下示意一下:“喏,你再晚喂它几秒它真的要哭出来了。”

    司庭衍铁石心肠一般,照旧不理。

    病弱容易让人觉得这是个好人,所以明明他长相和气色看起来要比她菩萨心肠一点。

    却是心比谁都硬。

    程弥看小黑实在叫得太惨,又想给它喝酸奶。

    这次小黑却张都不张口了,两只耳朵耷拉着,也不看,就蔫蔫地呜咽着。

    这时司庭衍手里那个罐头忽然咔哒一声响,他开了罐头。

    垂头丧气趴在他脚边的小狗忽然一个激灵,从地上跳起来,高兴得直汪汪。

    程弥突然意识过来为什么司庭衍之前不给它吃东西了。

    因为它知错犯错,知道司庭衍不肯,还是吃了她给的东西。

    不听话就得被惩罚。

    相反,听话了,惩罚解除。

    因为她后面再一次招它的时候,它拒绝了。听话了,司庭衍就让它吃了。

    程弥发现司庭衍这人,控制欲强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