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3章 你是觉得我会对你图谋不轨是吗……

    那狗超市老板的,司庭衍是回来路过玩它一会。

    那小东西罐头吃得正欢,没待多久司庭衍要上楼。

    看他起身,程弥也跟着从地上起来。

    司庭衍看她一眼。

    程弥说:“怎么,我不能回去?”

    司庭衍懒得理她,走了。

    他腿比她长,程弥落后他几步。一前一后回到楼上,家里没人,昏黄里浮尘起动。

    司庭衍往房间走,程弥也拎着书包在后面。

    “你手机号码多少?”她问。

    “不然总找不到你,看今天,你就放我鸽子了。”

    司庭衍很直接:“我说过等你?”

    “是没有,”程弥也没恼,“但你知道我一定会去找你。”

    话落两人已经走到房间门前,两扇房门对着,他们也面对面。

    程弥那话说完后就那么直白地看着司庭衍,意图不掩也不藏。

    司庭衍也看着她。

    “所以你手机号码多少?”她问他。

    司庭衍眼睛从她脸上离开,去开门,说:“我没手机。”

    这话让程弥一噎,无言以对。

    她确实没看他拿过手机。

    但她不信。

    “是吗,我怎么不太信。”

    “我信你现在身上没有,但房间里呢。”

    她正站司庭衍门边,要进去。

    下一秒司庭衍房门就在她眼前拍上了,嘭一声,差点打程弥脸上。

    程弥嘶一声,对门里他说:“司庭衍,我这鼻子要是做的你现在就得赔我钱了。”

    回应她的是门内一阵落锁声。

    这一声挑衅意味十足。

    换别人肯定得恨到牙痒转头走掉。

    但程弥偏不,也挑衅回去。

    “你是觉得我会对你图谋不轨吗司庭衍?”

    程弥在门外,外衣掉下肩头,松松垮垮挂在臂间。

    “我确实是,你这门锁得挺对的。”

    掰回一成。

    刚说完,玄关那边传来声响,厚重房门后有人在掏找钥匙。

    听起来很手忙脚乱,包里各种声音碰在一起乒乓响。

    好像很着急,但又找不到,程弥半天没听见开锁声。

    她能猜到是谁,离开司庭衍房门前走过去开门。

    房门打开,外面站着司惠茹。

    她脸色发白,额间还有细汗,明显是着急出来的。看到程弥来开门还懵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有点抱歉对程弥笑。

    “程弥,你回来啦,”又有点不好意思,“没找到钥匙。”

    分明这里才是她的家。

    怎么能有人活到这么温绵又小心翼翼。

    程弥让开身让她进来:“没事,我还经常忘带钥匙。”

    司惠茹对她笑笑,从她身旁进来的时候问:“小衍在家吗?”

    程弥看司庭衍房间门一眼,点点头。

    司惠茹匆匆说谢谢,换下鞋,包都忘了放就匆忙往司庭衍房间走。

    程弥房间在那,自然也往那边走。

    司惠茹走到司庭衍房间外后,伸手去开门。自然是没打开,房间门被司庭衍锁了。

    “小衍,怎么把门锁了?”司惠茹隔着门叫他。

    程弥走到自己房间门前,对面司庭衍房门正好打开。

    两人又碰上。

    程弥视线从他脸上走过,去开自己房间门。

    身后司惠茹声音满是焦急:“怎么去医院没有给妈妈打电话?医生给妈妈打电话妈妈才知道。”

    听到电话两个字,程弥回头去看。

    司庭衍意外也还在看她。

    他收回眼,回司惠茹:“你怎么回来了,我没事。”

    司庭衍这次没什么大事,身体上是什么问题医生应该都跟司惠茹说了。

    只是司庭衍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司惠茹担心不已,就连小感冒都会让司惠茹整天不安心。

    “早上你就身体不舒服了,”司惠茹怪起自己,眉间忧愁浓重,“我怎么就没有早点上心带你去医院。”

    “章医生说了我没事。”

    “嗯,”司惠茹还是很自责,“但还是让我多注意点你身体,后面手术——”

    还没说完,被司庭衍打断。

    “我饿了,要不要我去楼下买点什么?”

    程弥房门推一半,听出司庭衍话里不想谈论这件事。

    或者说,对别人听到他心脏病这事抗拒。

    程弥很识趣,推门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

    晚上晚饭还没吃,程弥就被GR编辑张玲尹一通电话叫出去了。

    张玲尹下午刚出差回来,这趟奔波忙前忙后把她给累坏憋坏了。刚下飞机想好好撒野一场,就把程弥喊出来,说正好给她办个欢迎会,欢迎她加入GR大家族。

    张玲尹这人很会做人,在外摸爬打滚多年有哪个不圆滑的。

    程弥没拒绝,这顿饭早晚逃不掉。现在推掉张玲尹下次还会继续约,约到她能让她把这个礼节人情够上。

    所以程弥没拒绝,跟司惠茹说一声后打车去商业街。

    张玲尹不只叫她一人,把邓子和工作室另外几位同事也一起叫上了。

    所有人张玲尹一一给她介绍,手机里一下加了一堆联系方式。

    人多整顿饭下来很热闹,打得火热的后果就是饭局结束后去处是酒吧。

    一场不够他们玩,继续赶下一场。

    他们就近找了家酒吧,一帮人要了个卡座。

    这家程弥不陌生,厉执禹他们带她来玩过。

    印象气氛炒得起来,很嗨,一晚下来耳朵也不会被烂大街的音乐灌满。

    GR工作室这些人都挺能玩的,有的就比程弥大个一两岁,在卡座里喝了会儿上头就去舞池疯了。

    程弥今晚不大有兴趣去挤,就倒了杯酒意思意思喝一下。

    这是张玲尹第一次跟她来酒吧,对她很刮眼相看:“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安静,我以为你会玩得挺嗨。”

    程弥正好去拿酒,笑:“我是看起来很坏?”

    “那不是,在夸呢,”张玲尹嘴抹糖一样,“这叫有魅力。”

    “喏,你看看,这不叫有魅力叫什么,”张玲尹手机亮出来给她看,往右翻一堆她精修照,“邓子发给我的,我们挑半天废图可是一张都没有,愁死我们了,敲定下来就用了好几个小时。”

    手机屏幕上的人好几套衣服妆容都驾驭得很好,已经不是让人赏心悦目,而是从头到脚都会惊叹一番。

    切到近景,五官细节被最大限度放大,仍找不到一丝缺点,张扬漂亮到让人气息窒停。

    张玲尹说:“你这些图不太像你。”

    程弥问:“怎么这么说?”

    “你看起来很好相处,但这些图看起来很叛逆,你知道吧,就是很野。”

    叛逆,和现在程弥整个人气场来讲,好像不太沾边。

    但她这些照片里就是有这种感觉。

    有表现力的模特眼睛会讲故事,张玲尹觉得程弥是其一。她这些图,像在讲某个人的故事,是她,也可能是别人。

    又很意外很好地兼容了GR的风格特点。

    张玲尹身为摄影直觉出来的想法,却被程弥轻飘飘推翻。

    她静一瞬后只笑笑:“风格多变,这应该很多人能做到。”

    看出她不想多说,张玲尹也很识趣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没多久卡座就剩几个跟程弥一样不上舞池蹦的,张玲尹也去了。

    程弥坐得无聊,在这种喧闹狂野的地方想起某个人。

    某个和这里每一寸空气,每个人,每杯酒都没任何一丝关系的人。

    她拿出一晚没看的手机,一解开屏幕,各种好友验证消息跳出来占满屏幕,刚才在饭桌上他们加的。

    程弥无所谓,对列表必须都是认识的人这事没有强迫症,每一个都点了同意。

    点完发现还是缺点什么,用学号登陆账号上学校论坛。

    程弥记得红毛说过学校论坛是个八卦聚集地,什么都能聊出花来除了学习,特别是帅哥美女恋情。

    如果她喜欢哪个人了可以到论坛里看看,说不准能搜出一些东西,当然这前提是,对方得是个帅哥。

    而且得是个很多女生喜欢的大帅逼。

    程弥要找的人百分之百符合这个条件。

    她戳进论坛,结果就在首页看到了自己名字,那帖子飘得挺前,滑都不用往下滑。

    [高三四班那个程弥好傲,她是不是以为自己很牛逼。]

    盖楼数字格外显眼,超百条,一看就知道讨论激烈。

    还有,自己应该……不怎么招人喜欢。

    程弥看到了,顶多指尖顿一下,却没点进去,直接点开左上角搜索。

    她直接输进去三个字。

    司,庭,衍。

    点击旁边小图标,圆圈转啊转。

    转半天,页面终于跳出来,一页都挤满了,往下滑还源源不断。

    论坛是匿名,大家谁看不到彼此是谁,恶的厌恶的放任汹涌猖獗,善的爱慕的拥在这里暗无天日。

    司庭衍的帖子大多数是后者,其中有一栋已经盖成高楼的帖子。

    帖子名叫[心事簿]

    程弥看着那几百层楼高的帖子,有点好奇,点了进去。

    第一条开帖人是个昵称UI的女生。

    -他不喜欢上语文课,物理数学经常满分,不爱吃糖,喜欢喝旺仔牛奶。

    明显是一个女生的暗恋记录史。

    他不知道的,她却分毫珍藏的。小心翼翼安放在这里,倾诉每个悸动心酸时刻。

    往下滑,还有很多回复,却不是开帖人,而是大家都心照不宣,把这里当成了一个秘密基地。

    -他叫司庭衍,我今天在本子上写他的名字,算了下五十一个,我又多写了一个。

    -今天在考场遇到他了诶,经过我桌边两次,我真的好喜欢他。

    程弥终于知道为什么叫心事簿了。

    从这里面,她甚至看到了很多她从没看过的司庭衍。

    爱喝旺仔牛奶,不喜欢上语文课,很喜欢摆弄机器,学校物理实验室里有他做出来的机器人。

    一个个都是被人几百上千个眼神偷偷看下来的。

    拉到一半,她意外看到她要找的东西。

    1504884196。

    司庭衍的QQ号。

    那时活跃度最高的社交软件就是QQ,人手一个,空间个签每天变十几次。

    程弥退出论坛,把复制的数字贴进搜索框里。

    一秒,搜索页面跳出来。

    昵称S,头像一片黑色。

    正想点击加好友,就是这时,屏幕一闪,红毛来电跳动屏幕上。

    程弥隐约察觉有什么不对,却没回头。

    这酒吧里环境闹到耳朵疼,更别说听清电话。程弥起身想去外面接听,半路被一罪酒的人不小心倒地上挡了路,索性转身去洗手间。

    洗手间不分男女,里面酒气浓重。

    程弥没怎么去看人,径直走进一个隔间,落锁。

    接听后红毛那边同样吵得人头脑发晕。

    “我刚没事上学校论坛,她们说你去酒吧了?”红毛是用吼的。

    程弥手机拿远一点,说:“是啊。”

    “怎么回事呢,我还以为你最近是真有事,原来是不跟我们玩儿啊。”

    红毛这语气听着就是无聊给她打的。

    程弥随口应:“没有的事,有空一起喝酒。”

    “真的?”

    “真的。”

    “那说定了,哎哎不说了,我先泡妞去了。”

    敢情用她来当泡妞工具了……

    打打电话,那边女生难耐,就上钩了。

    跟厉执禹一个样,不愧是好兄弟。

    电话那边传来挂断声,程弥拿开手机,通话页面挂断,手机屏幕跳出原来页面。

    司庭衍的账号资料。

    程弥看他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资料,笑笑正想发送好友验证。

    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女生有几分尖锐的声音。

    “我真看到了!刚她就坐在卡座里,拿手机加司庭衍号!”

    程弥点屏幕的指尖停顿,抬眼。

    隔着隔间门,另一个女生问:“真的假的?”

    “我又不是瞎了!坐她后面呢,我还看错那我就是傻逼。”

    跟她一起来那又给她接话:“你这次别告诉戚纭淼。”

    “为什么不告诉啊,你还当不当她是朋友啊?”

    “不是这样,你说了戚纭淼又要把气撒我们头上,这样大家都玩得不开心。”

    偷看程弥手机那女生又说:“那以后呢,以后戚纭淼自己会知道的,到时候她就不发脾气了?”

    “就不能让程弥那个贱人加,婊死了,戚纭淼肯定抢不过她。”

    这时隔间门咔哒一声轻响。

    程弥从隔间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