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4章 程弥被他逼到墙上

    那时酒吧洗手间意外空场。

    没有热情男女,也没有酒鬼发疯。

    周围安静到只有透墙而来的强劲电音。

    程弥那阵门锁打开声已经让那两个女生噤声,估计是没想到有人在。

    等回头看到是她。

    程弥有点失望没在她们脸上看到愤恨厌恶的表情。

    那两个女生在看到她后脸色煞白,方才张嘴闭嘴还张牙舞爪的,现在两片唇瓣抿得死紧。

    当然,她们也没跟她道歉,就那么站着却已经表明跟她是敌对阵营。

    程弥自然也没开口跟她们说什么,也懒得计较。

    她走出隔间,没有避开她们,走去洗手台前,该做什么还是继续做什么。

    像没听到刚才那番话一样。

    水声哗啦响起,将这洗手间里的肮脏隐秘冲刷得原形毕露。

    程弥悠哉从容,十指在水流下冲洗。

    那两个女生也一直没走,这种时候留下来除了挑衅没别的,如果是讲人坏话被听到会愧疚的,早面红耳赤跑了。

    程弥当她们不在一样,洗完手后关上水,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

    她拿过放在台面上的手机,屏幕变亮,页面仍是几分钟前那个,一个黑色头像,一个字母S。

    是司庭衍的账号资料。

    她伸手,湿漉指尖触上屏幕。

    这一下却犹如戳在人心脏上。

    下一秒,屏幕上方跳出几个刺眼异常的文字。

    [已发送好友请求。]

    随着这几个字砸下,洗手间里空气像一下子生出了棱角利刺。

    没有任何声音,却如有实质一般深深扎进了空气里。

    程弥却不为所动,加完好友后按灭手机,在这片窒息安静里响起咔嚓一声锁屏声。

    唇上口红因为喝酒颜色淡浓不一,程弥抬眼望向镜子,恍若未察觉人,指腹轻点压上唇,动作不紧不慢轻抹挑匀。

    洗手间外走道这时传来的人声闯破了里面这方僵滞气氛。

    说笑交谈声由远及近,没一会便来到门前。

    程弥透过镜子看,意外是张玲尹和邓子他们。

    张玲尹和邓子也第一眼看到她,邓子说:“我就说呢,怎么从舞池回来没在卡座里看到你人。”

    话说完走进来才发现洗手间里还有两个人。

    邓子不认识,一眼就过,而张玲尹则不同,虽然仍表现得丝毫看不出端倪。

    那一瞬间,就连站在镜子前的程弥都感觉气氛不对劲。

    不过不是她和那两个女生的,而是身后这四个人里的。

    程弥有些奇怪,从镜子里扫一眼。

    但也仅仅扫一眼,她没什么兴趣。

    那两个女生很快走了,她再次把手放到水下冲洗,问邓子他们:“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这才几点?怎么说也得玩他个通宵。”

    张玲尹说:“你还上不上班啦?”

    程弥关上水,转身走来:“我觉得她说得对,我也得回去了,明天还要上学。”

    邓子说:“这么好学生?”

    “毕竟还要考大学。”程弥说。

    邓子给她竖了个大拇指:“够有目标。”

    时间已经不早,程弥打算先撤:“那你们玩,我先走了。”

    张玲尹那张娃娃脸笑起来可爱又亲切:“行,回头见。”

    等程弥临走想到什么又叫住她。

    程弥停脚回头。

    张玲尹对她眨眨眼:“我们的杂志这几天要下印厂了哦,过几天就能拿到刊物了。”

    “行,到时候告诉我一下。”

    ——

    程弥回到家已经很晚。

    司惠茹和司庭衍都已经睡了。

    程弥没弄出太大声响,草草冲完澡摸黑上床,临睡前看了一眼手机,卧室仅这点亮光,把她脸映得莹白。

    上面一点消息没有。

    发给司庭衍的好友验证他没通过。

    他不可能不知道是她,验证消息里她写的八个字。

    ——你未来女朋友程弥。

    司庭衍这人,程弥信他能做出看到不回的事。

    她转头去看卧室门,虽然紧关着,但实在离得太近,他卧室就在对门,仿佛转头就已经看到他。

    不像别的女生会觉得难堪又焦灼。

    程弥倒很淡然,手机放回床头,睡了。

    没睡几个小时,天光大亮。

    少量酒精助眠,她整晚睡得挺好。即使时长不多,但本来她就不嗜睡,对她没什么影响。

    她照旧站去镜前,随手挑一对耳环上耳。

    起床搭配是程弥习惯,当然不是为了给别人看,单纯取悦自己。

    她从小爱漂亮,和黎楚还在玩弹珠的时候就已经各种衣服和小配饰一堆。搭配这东西对她来说不是累赘,是乐趣。

    弄完她回身走去床边,手机横躺枕头边,她拿起来顺手翻下。

    不出意外,老样子。

    没任何新通知,消息列表只躺着昨晚认识几个男生问她今天要不要出来喝酒的消息。

    程弥按灭手机,出了房间。

    打开门司庭衍已经坐在桌前吃饭,司惠茹跟往常一样厨房忙活。

    听她房间门响,司庭衍抬眼看她一眼。

    程弥也不说话,就那么盯着他。

    目光交接不过两秒,司惠茹话语打断他们视线。

    她在厨房擦拭厨台时回头看到程弥:“程弥醒了?”

    双方各自移开视线。

    司惠茹说:“快坐下来吃早饭,今天电视台天气预报说要降温,要多带件衣服去学校,别着凉了。”

    程弥笑笑,说好。

    她走去桌前坐下,司庭衍对面。

    司庭衍起早,已经吃到一半。

    程弥拿起筷子,各吃各的。

    他们都没说话,没一会司惠茹也过来坐下,饭桌上更安静了,只有筷碗轻碰声。

    没多久,司庭衍吃好,起身拿书包,跟司惠茹说:“我去学校了。”

    没跟程弥说话。

    这对司惠茹来说无疑是发愁的,两个孩子已经同屋檐下一起相处这么多天,可完全不见他们熟稔亲近。

    反而跟陌生人一样,一天下来没听他们说过一句话,即使是在同个学校,上学也不会一起去。

    那天晚上她看程弥找司庭衍问问题,还以为姐弟两个终于彼此接纳。现在看来问题是出在自己儿子身上,司庭衍从小不爱跟人说话,对人际关系也很淡薄。

    估计对程弥也是这样。

    小姑娘被送来自己家,突然跟完全陌生的人要成为家人,能主动拉近关系已经很难得。

    司惠茹叫住司庭衍:“小衍,你等等姐姐。”

    司庭衍看向司惠茹。

    程弥也是,不过她没那么意外,司惠茹一直以来都想让他们两个好好相处。

    司惠茹跟司庭衍说:“跟姐姐一起去学校。”

    程弥看向司庭衍。

    司庭衍也是。

    程弥原本以为就司庭衍这性子可能会直接拒绝,但意外竟然没有。

    司庭衍没说什么,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在外浑身是刺,在家里却意外很听司惠茹的话。

    程弥突然有点好奇,司庭衍是什么情况下被司惠茹领养的。

    程弥正好吃得差不多,放下筷子:“我吃好了,阿姨,那我们走了。”

    “好。”司惠茹笑。

    对面司庭衍从椅上起身。

    程弥眼风扫他一眼,也不急不慢跟着从椅子上离身。

    “哎等等,”司惠茹操心孩子惯了,从昨晚一直惦记降温的事,去阳台外面给他们两个收了两件衣服进来,“中午会冷的,把衣服带上,冷了好穿上。”

    突然一瞬,司惠茹让她想起了她妈妈程姿。

    即使性格天差地别,但对她同样是温柔的。

    很多人都说程弥性格像她妈妈,但其实只有程弥知道不是,她妈妈是真正的温柔,她跟程姿像只像在皮毛。

    程姿也不是故意把她一个人留在世上不管的,实在是没办法。

    程弥回神,接过司惠茹递过来的衣服:“谢谢。”

    司庭衍已经去到门口。

    程弥也往玄关走去。

    身后司惠茹像突然想到什么:“阿姨是不是还没把小衍手机号码给你?”

    手机号,某个人昨天不肯给她的手机号?

    程弥回头,跟司惠茹说:“对的,还没有。”

    话落眼睛收回,看向了门口。

    司庭衍也正好看过来。

    空气里着漫着灰色阴天的凉意,丝丝凉凉钻进人呼吸。

    两人视线对上。

    “我真是糊涂了,你来那天就要给你的,阿姨把小衍手机号码发给你,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找弟弟帮忙的。”

    程弥看着司庭衍,说:“好啊。”

    司庭衍挪开眼,打开门出去了。

    程弥出门前没忘跟司惠茹说一声:“阿姨,那我们先走了。”

    “好,赶紧去上学,别耽搁了。”

    司庭衍已经走在前面,跟以前一样没等她。

    程弥也不急,关上门,这才转身跟在他后面。

    仍是冗长灰暗的走廊,悬挂尽头的生锈老窗。

    一眼望去还能看见外面的老旧居民楼,楼下隐隐约约有车声人声传来。

    像在很遥远的深处,朦朦胧胧听不太真实。

    两人脚步声一前一后,在这走道里重叠上又错开。

    程弥看着他背影,叫了他一声:“司庭衍。”

    司庭衍自然是没应她,或者说,是故意的。

    程弥也不恼,仍是不远不近跟在他身后,视线落向他校服外套旁侧。

    几秒后移开,看着他走在前面的背影,走上前去。

    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她指尖只轻微一伸,就轻飘飘从司庭衍校服外兜里顺了手机出来。

    然后停下脚步,有条不紊地点按几下手机。

    不得不说司庭衍也挺淡定的,都没恼羞成怒去抢她手机。

    在她快同意自己好友验证的时候,这只手忽然就动不了了。

    她的手腕被司庭衍修长指节握着。

    “手机还我。”司庭衍声音干净冷淡。

    程弥抬眼去看他:“为什么?”

    同时手机快被他拿走的时候换到另一只手藏到身后,顺势往墙边退了一步。

    下一秒,她原本和墙壁还留有空隙的腰身被司庭衍逼到了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