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5章 别招我

    被司庭衍弄到墙上那一刻程弥没半点着急紧张。

    反倒像只是顺势靠上去。

    她指尖曲握手机,垫在腰后,十指抵在冰凉墙面上。

    就那么抬眼看着面前的司庭衍。

    司庭衍五官其实很标致,线条也不冷硬,不管哪处都透着漂亮精致感,没有任何一笔是累赘又或者是逊色。

    浓眉深眼,挺鼻薄唇,虽然病弱感稍微弱化了那份逼人英气,但照旧很出色。

    程弥就望着他这张女生们前仆后继一见钟情的脸,说出他一句秘密。

    “你好友验证最上面那个是我,你点进去看了。”

    好友验证消息会有红点提示,而刚才程弥看他手机那几秒,那里已经被人点过。

    程弥说完这句,没再往下说。

    点到为止,多余的一句不讲。

    气氛一下变得半昧不明,有什么在空气里涌动。

    互看彼此,一个眼神,谁都没移开。

    尽头老窗隔有段距离,日光照不进长走廊。

    光线不甚明亮,司庭衍面色如笼一层淡霜。

    程弥看见他薄唇张阖。

    “程弥,别招我。”

    这是程弥第一次听司庭衍叫她名字,音色冰冰凉凉的。

    让程弥想到高岭上触摸不及的雪。

    想象过不止一遍,现在听到。

    果然,她名字被他叫出来好听得要命。

    现在不只她名字,包括他那句话后半句,都无比动听。

    程弥微靠墙上,语气是微带点调戏的:“所以,是我招你?”

    司庭衍脸色分辨不出情绪,白日甬道,却如黑夜降临。

    程弥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他,眼神里风情略带倾略性。

    她说:“司庭衍,你一直在注意我。”

    这话每个字都带着笃定,像如有实质的石子,每一颗都格外有分量地砸进这方空气里。

    世界似乎静得只剩他们双眼还活着。

    时间很短,却犹如过了一个世纪之长。

    司庭衍声音响起:“如果你不想我动手的话,现在把手机还我。”

    换个人,早动了。

    但程弥没有。

    “我如果不呢,后果是什么?”

    说这话时,她视线半寸不离他眼睛。

    又落到他唇上,依次往上走,鼻子,眼睛,再落回他唇上。

    和苍白肤色不同,司庭衍双唇唇色不算暗淡。

    程弥缓慢凑近。

    面前那双唇没后退。

    薄唇轻阖,略显薄淡。

    把人欲望囚禁,却让人更加疯狂,在囚笼里欲望疯长。

    而现在,他眼神里隐隐暗涌一些不明情绪,在这张冷淡好看的脸和这身穿得齐整的校服下,用这种眼神凝视着她。

    程弥薄唇轻启:“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不要这么看人。”

    会让人想弄碎你那身禁欲,看你跌落疯狂人间的样子。

    呼吸靠近,交融,近到能感觉到他气息。

    烟火气透过走廊窗口隐约渗进走道,人声,车声,包括楼上踩在头顶的匆忙脚步声。

    这个时辰正是赶着上学上班的时间点,这座小城市里每处凡人都在忙碌奔活。

    他们这栋老居民楼也不是例外。

    身侧几米开外,三号门住户那扇门传来咔哒开锁声响。

    他们从家里出来后,走廊上便没碰上人,格外安静,这一声在此刻显得尤其明显。

    程弥闻声没任何惊乍,定定看着司庭衍,还在靠近。

    而司庭衍也是。

    和她一样不为所动。

    那扇门已经打开一些缝隙,说话声隐约透过门后传来。

    是个女人在说话:“你就是个给人打工的,脾气那么大做什么,脾气大当不了饭吃,回头人就把你炒了。”

    这下是个男人声音:“炒什么炒,他哪有这个本事,就是个小主任,每天装模作样多了不起一样,正事不干,看着就窝火。”

    “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对他不满意,你干嘛去当这个出头鸟,人家有个官也比你这个没官的强。”

    琐碎家常,喋喋不休。

    一来一回的说话声即将走出门外。

    程弥不担心被人看到,不介意别人目光。

    但因为这些人低头不见抬头见,跟司惠茹和司庭衍是邻居,肯定认得司庭衍,便留有顾忌,稍微收敛,没再逼向司庭衍,稍往后退。

    就是这时,一只手忽然掌控住她后颈。

    程弥没料到司庭衍这么做,这一瞬愣了一下。

    她后退不得,两人仍保持前一秒的距离,气息交融。

    司庭衍说:“你不是想听后果吗?”

    三号门说话声越来越近。

    程弥半分动不得。

    “我告诉过你的,程弥,你不要来招我。”

    他白皙左脸上还留有昨天那道铭牌留下来的淡淡印记。

    照旧让人想不到狰狞,而是莫名和他这张脸相配,略显病色,却又格外好看。

    而程弥已经忘记身后手里握着的手机。

    回过神来已经被他拿走。

    司庭衍起身往前走。

    旁边住户人也在这时从里面出来,一出来就看到家门口旁边有两个人,还看了他们一眼。

    程弥没去在意,回头去看司庭衍背影。

    他没管她,往楼道走了。

    程弥后颈处仿佛还有他手心温度。

    她看着他,半晌,也抬脚往楼道走。

    ——

    天气预报这次没出差错,如司惠茹所说那样,中午气温大降,天空都阴暗不少。

    来奉洵这些日子,程弥对这里天气最大感触就是没几个晴天,空气中还总泛着潮湿。

    跟孟茵去实验楼上课时路上说起这个,孟茵说奉洵天气也不常是这样,就是最近程弥碰巧碰上,但潮湿确实一年跑不干。

    今天物理课是做实验,不在教室上课,全班人转到实验楼上课。

    摆弄了一节仪器,四十分钟一晃而过。

    老师在讲台上让大家把桌面上仪器收好拿去讲台。

    孟茵轻拍拍程弥手,程弥回头看她。

    孟茵有点抱歉:“我肚子有点不舒服,要去个厕所。”

    “你去吧,我收拾就行。”

    等收拾完东西,半天也没见孟茵回来。

    程弥从教室里出来去洗手间找她。

    这节课已经是下午最后一节课,从实验楼楼上望下去,学校里哪里都是背着书包往学校走的人。

    实验楼人少,显得格外空荡安静。

    走廊上已经没人,程弥臂间拿着她和孟茵的物理书。

    走到一半,走廊转角处晃过来一个人影。

    这是今天来学校后程弥第一次见到司庭衍,从早上从家里出来那一面过后。

    两人都在第一眼看到对方。

    早上楼道里那些话还犹如在耳边。

    隔着长长走道,和楼外一方天色,一个在西,一个在东。

    走廊上只有他们两个的脚步声。

    两道脚步声错开后又重叠上。

    两人之间距离缩短,往楼道中间交点靠近。

    程弥抱着书,往那边走。

    很快两人到了面对面的距离,程弥看司庭衍一眼,没跟他说话。

    两人擦肩而过。

    程弥去到洗手间找孟茵,孟茵正在水龙头下洗手。

    实验楼洗手间少有人来,地砖和隔间都显得很干净,就是有点阴凉。

    程弥朝孟茵走过去:“好点没?”

    孟茵这时才从镜子里看到程弥,点点头:“嗯,舒服多了,可能昨天喝太多奶茶喝坏肚子了。”

    说到奶茶,程弥想起昨天许诺孟茵那杯奶茶还没去喝。

    她笑:“昨天忘记过去了,过会儿过去给你朋友捧场。”

    孟茵摇摇头:“不用的。”

    一提到昨天,孟茵就想起昨天下午在朋友奶茶店里听到看到的那些事。

    和程弥有关的。

    那些不堪入耳的八卦和偏见。

    朋友说程弥处心积虑抢走戚纭淼GR杂志的模特资源,孟茵只说会不会是误会。

    即使朋友照旧那么认定,就是程弥故意拿走的戚纭淼东西,孟茵也还是坚信那是个误会。

    她认定是误会,所以她不会怀疑朋友,也不会去问她。

    反而是问了程弥一句:“你昨天是不是碰到戚纭淼了?”

    程弥没懂她这个做什么:“嗯,怎么了?”

    “没发生什么吧?”

    程弥觉得好笑:“能发生什么。”

    又问她:“你问这个做什么?”

    孟茵犹豫那些话要不要告诉程弥,又觉得说出来只会给她添堵,不如不听,于是只摇摇头:“没。”

    程弥便也没再问:“对了。”

    她将手里两本物理课本递给她:“你帮我把书带回教室一下。”

    现在是放学了,但程弥书包还在教室。

    孟茵问:“你不回教室吗?”

    程弥说:“回,但现在有点事要去做。”

    孟茵没多问,接过书:“好。”

    ——

    程弥离开了实验楼一会,去小卖部买了两瓶水。

    再回到实验楼,轻车熟路绕去三楼。

    实验楼每层楼都有一间大教室,刚才司庭衍在的三楼,肯定是去三楼大教室上竞赛班的课。

    她没猜错,三楼大教室里已经坐了几个人,但老师还没到,班里没开始上课,说话声静悄悄的。

    程弥一眼找到司庭衍。

    大教室里课桌成排,一排五个座位,连在一起。

    程弥进去后从窗边过道往前走。

    司庭衍旁边空着一个座位,程弥转开手里矿泉水瓶盖的时候在他旁边坐下。

    她半边手撑着下巴,水递去他唇边。

    司庭衍停笔,看向她。

    两人靠得很近,只一个手的距离,就快碰上。

    程弥稍歪头,栗色长发从肩头垂下,视线爬上他眼睛,唇角带着丝浅笑。

    “司庭衍,我对后果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