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7章 想过我没有

    当时的网络环境,美貌和网络流行歌曲一样,能一夜红出半边天。

    学生每天花费心思换头像,换个性签名,装扮空间,还熟知各个头像网红。

    那时候大家的聊天头像可能不一样,但照片里人其实是同一个人。

    程弥就是因为一套天台夕阳图突然在网上走红的,有段时间十个女生里就有五个头像是她。

    这套图还是黎楚拍的,拍完后随意放去网上记录,却意外让程弥这张脸浓烈绽放在了大众视野里。

    很巧的是戚纭淼也是,程弥来这之后才知道的。

    戚纭淼样貌不差,那张脸多数人取向,性格又直爽张扬,经常活跃在网上,脾性出名加上漂亮,拥有许多小粉丝。

    在网上有点热度,很难不被身边人放大一言一语和行为举止。

    她们两个本来在网上就小有名气,又都在奉洵高中上学。

    随便一个在奉高论坛里都能被讨论半天,现在这两人碰一起了,还是因为这种极具腥风血雨的矛盾。

    学校论坛里一下帖子潮涌。

    GR这本穿搭女刊虽然在初高中学生群体中很火,程弥以前在其他地方上学也经常耳闻,但其实她基本上不看。

    风格不相投,GR穿搭不是她的喜好。

    因为不关注,所以她根本不知道戚纭淼是GR模特,张玲尹也从来没跟她说过。

    程弥点进那个说她趁人之危抢东西的帖子。

    发帖人应该很生气,一句话标点符号都是感叹号。

    -真的气死了!戚纭淼还没解约的时候她就已经去拍了!

    她拍图那个时候戚纭淼还没解约?

    有人在底下说。

    -真的假的啊?如果不是真的,这样乱说会不会不太好。

    程弥往下翻没几条就看到回复。

    -我们都看到了好吗,当时看到她去GR就觉得不妙,我们去问那个拍照的编辑,她说了程弥就是在戚纭淼还没跟她们杂志社闹掰的时候自己去找她们的。我们乱说什么啊,就是她在戚纭淼跟GR有矛盾的时候从中插一脚啊。

    这句话信息量很大。

    什么叫她在戚纭淼还没跟GR解约的时候去找的杂志社。

    还有,她给GR拍图的时候他们跟戚纭淼有矛盾?

    程弥一下感觉出这里面有问题。

    不是不信对方的话,她一眼能知道对方在说的是真话。

    因为她是真的在义愤填膺,而不是在添油加醋造谣,这两者话里行间是能看出来的。

    孟茵本来以为程弥看到帖子会不去在意,因为她认为这是个误会,误会是不会让程弥这种性格的人苦恼的。

    可现在看程弥似乎在认真思索的样子,她也跟着紧张起来。

    “怎么了?”她轻声开口问程弥。

    程弥没想到出神,听孟茵说话,眼睛自然而然放去她身上:“什么怎么?”

    “她们……”孟茵轻指了一下程弥手里手机,“说了什么过分的话吗?”

    过分的话?好像也不是,对方只是在说她们认定的“实情”。

    程弥没说是和不是。

    只是像略微想了一下,然后轻描淡写对孟茵轻声笑了下,说:“今天应该就会结束了?”

    孟茵自然是没听懂。

    程弥看着她,突然问:“不问我她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孟茵也看她,不到一秒摇摇头:“我觉得没什么好问的。”

    程弥真的觉得孟茵长得挺可爱的,让人想伸手捏捏脸的那种小妹妹。

    听她这么说她觉得好笑,又问:“为什么?”

    孟茵被她盯得有点不好意思了,移开眼,挠挠小圆脸:“就,就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

    程弥看她这样也不逗她了,两指间倒夹着水性笔,轻晃几下敲上桌沿边。

    她跟孟茵说:“以后不能太信任别人。”

    这么可爱善良的小姑娘,可不能被骗了。

    两人说话间,班主任魏向东赶着几个在走廊上晃荡的男生从外面进来,催促他们把语文课本拿出来早读。

    程弥便没再和孟茵说什么,伸手从桌底拖出语文课本。

    ——

    一天下来,不管班里,还是从外面窗口走过的,源源不断有视线落程弥身上。

    不过不带恶意,只是好奇和八卦。

    毫不意外她名字现在应该还被泡在论坛里,但她没再上去看过。

    临近放学最后一节自习,程弥写完物理练习题,最后一道题不会做,答案没看懂。转笔正嫌无聊,想到什么,伸手摸进桌底,拿出手机。

    点进短信,果不其然,就一条运营商扣费短信。

    某个对话框只浮着加油两个字。

    司庭衍没回。

    没多久放学铃打响,程弥没逗留教室,收拾好物理练习册和其他作业,拎上书包离开教室。

    学校街外公交车鸣笛来往,程弥走去公车亭底下,坐上2号公交。

    和回家5号公交背道而驰。

    这趟公交程弥坐过一次,大约十几天前,去GR拍摄那次。

    GR杂志社离学校不算远,公交在闹市磕绊穿行二十分钟后,停在那条规划混乱的老街上。

    程弥沿街走几十米后到GR楼下。

    GR工作室装潢挺有艺术气息,和他们杂志风格很搭。

    程弥没给张玲尹打电话,直接走上楼。

    临近六点,正值下班时间,一路上碰上好几个从GR出来的人。

    程弥没问她们张玲尹在不在,去到楼上张玲尹果然还没走,她这工作不闲,还在给模特拍摄。

    程弥在旁边站着看了一会,也没打扰。

    还是过来拿东西的邓子先看到她,开口第一句就是:“来找张玲尹?”

    程弥对他笑下:“你说呢?”

    “找吧,我支持你找。”

    拿上东西要走后,又退回来,拿出手机。

    “要不,留个号码?”

    之前大家一起出去吃饭那会,别人都留了程弥号码,唯独邓子。

    当时他说没什么好留的,常能见到。

    但现在他要留了。

    程弥知道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留好电话邓子走后没多久,张玲尹那边拍一下午后终于完工。

    回头看到程弥她还格外讶异:“程弥,你怎么过来了?”

    程弥还是平常样,笑:“欢迎我吗?”

    “当然欢迎啊,怎么不欢迎呢,走啊,到我办公室吃东西,下午刚去超市搬了一堆零食呢。”

    外间走廊有台饮料零售机,程弥上次和邓子在那聊过。

    她说:“我挺渴的,想喝点东西,要不我们去趟外面?”

    “啊,也行啊,那走吧?”

    程弥看她一脸模样自然平常,也没立即拆穿什么,和她一齐往外走。

    走廊窗外人声车声不断从底下经过。

    程弥推门出去后,走去饮料零售机旁,推进几个硬币。

    底下很快掉下两瓶果饮,程弥拿起来,走去窗边递了一瓶给张玲尹。

    张玲尹接过:“谢谢啊。”

    还是老地方,程弥站在这窗边,想起上次在街对面溜冰场碰上戚纭淼那个小姐妹。

    当时她是和邓子在一起。

    难怪呢,对方把她当仇人一样。

    张玲尹问她:“你看杂志了吗?”

    程弥礼貌性回:“看到了。”

    张玲尹看起来很开心:“怎么样?内容是不是很不错?”

    程弥笑:“挺好。”

    张玲尹说:“我们这期可卖得不错哦,好几个书店中午打电话过来说要再进一些货,一个早上呢,全卖光了。”

    程弥看眼窗外:“效果挺好。”

    “对啊,销量特别好。”

    程弥目光从楼下收回,看向她:“论坛效果也特别好。”

    张玲尹脸色一顿,一脸懵样:“什么论坛效果不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程弥语调还是不疾不徐的,“你第一次打电话给我,说过你们经常会去看学校论坛。”

    她看着张玲尹:“所以你今天看奉高论坛没有?”

    张玲尹眼睛飘忽一下:“我今天都忙疯了,哪有时间上去看那些。”

    一下跳进程弥坑里。

    程弥说:“没事,不看也没什么问题。”

    她说:“你回答我两个问题。”

    虽说是问,但她根本没给张玲尹拒绝机会。

    “第一,你来找我的时候,你们是不是还没跟戚纭淼解约?”

    说完,她就那么看着她。

    张玲尹卡壳一下,在这种眼神下根本说不了谎:“当时是在协商,已经准备要解约了……”

    “可你没告诉过我,当时你只跟我说模特闹解约,你们需要另外找一个。”

    张玲尹张张嘴:“那我们也不能干等着她啊……”

    程弥说:“好,我们现在来说另一个。”

    “是不是有人给你打过电话问过我?”

    张玲尹脸色已经肉眼可见不自然了,却还是强撑:“没啊。”

    程弥说:“你是不是说,是我自己来找你们签约的?”

    张玲尹微愣。

    程弥补一句:“在戚纭淼还没跟你们解约的时候。”

    张玲尹可能没想程弥会这么直接,一下都不知道怎么接话。

    程弥说:“不用装作不知道,在你决定两边都不想得罪的时候,这件事后果就已经兜不住了。”

    张玲尹这人说好听点是开朗好相处,往难听说是圆滑世故。

    但世故也会被世故误,她在程弥这边隐瞒实情,在戚纭淼那边捏造实情。

    如果双方性格不闹事不计较的话可能就这么过去了。

    可她遇到的偏偏是戚纭淼她们这种人。

    她们是不会把委屈吞回去的,只会加倍还回去。

    这件事程弥不想跟她们计较,因为她们也被耍得团团转。

    张玲尹顿了顿,许久没说话,最后很抱歉:“程弥真的很不好意思,这事是我做得不好,但我会到网上说清楚的,我们就——”

    她没说完,被程弥打断。

    “合同里写的违约是归还所有收益。”

    “正好,不用麻烦你们给我打钱了。”

    ——

    从杂志社出来已近天黑,坐公交回去到楼下天已经黑透。

    程弥上楼,拿钥匙打开门,和每次她晚回来一样,司惠茹一样坐在客厅沙发等她。

    “回来了?”

    司惠茹好像很喜欢织东西,上次回来她手里拿着铁棒针,今天也是。

    只是毛线变个颜色,上次是黑色,这次是白色。

    她放下手里铁棒针:“外面是不是很冷?阿姨去给你倒杯热水喝,热热身子。”

    程弥开口拦住她:“不用,不是很冷。”

    司惠茹便没坚持,继续起身:“那我去把饭菜热热,你洗洗手,我们晚饭可以吃了。”

    “嗯。”

    司惠茹进厨房去了。

    看一圈家里,没看到司庭衍。

    程弥走去鞋柜旁换鞋,看到他鞋。

    她抬眼,看他房间门一眼。

    关着。

    程弥移开眼,鞋放进鞋柜,手臂挂着书包往房间走。

    这房子已经有些年头,隔音效果糟糕,平时外面一点响动房间里听得一清二楚。

    她回来和司惠茹在这外面说话,司庭衍房间里肯定听得到。

    房间外过道很安静,只厨房那边传来司惠茹一两声锅勺碰撞声。

    她脚步声响在过道上。

    从客厅,逐渐接近房间。

    司庭衍房间门纹丝不动。

    程弥脚步声停到自己房间门前,隔着走道,她看对面房间门一眼,收回目光,推开房门进屋。

    放下书包后她从房间出来,房门带上发出声响。

    她没再看对面那扇房间门,径直走去厨房。

    程弥和司惠茹两个人实在没什么话题,在餐桌边坐下,司惠茹跟她说:“小衍跟老师在外面吃过了。”

    程弥像顺口问一句:“刚回来?”

    “没,回来有一会了。”

    沉默。

    吃完饭,司惠茹照旧不让程弥动饭碗,程弥和往常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

    路过对面房间时照旧没有停顿,进自己房间,打开衣柜拿了件白色休闲长T,从房间出去洗澡。

    奉洵天气已经开始转凉,温水淋身的时候已经能感觉丝丝凉意入骨。

    从浴室出来后程弥擦着头发回房间。

    今晚作业不算少,一张英语试卷一张生物试卷两本练习题。

    都算程弥拿手科目,做起来不怎么难。

    做作业的时候对面有响起过一两阵开门关门声。

    程弥笔尖照旧流畅走在试卷上。

    认真的时候时间会过得很快,程弥作业做完已经十一点多。

    窗帘没拉,窗外灯火都少了一半。

    夜里发凉的风从窗口钻进来,哗啦轻翻过程弥桌上一张纸页,又掉下。

    也把程弥头脑吹得一片清醒。

    她视线落在桌上物理练习册上,其实今晚魏向东布置的物理作业她在学校已经做完,只不过有道题实在不懂,程弥这本练习册带回来后也一个字没动。

    房间外一片安静。

    程弥放下笔,拿上物理练习册,打开房门出去。

    熟悉场景,走廊上一片漆黑。

    程弥臂间抱着书,几步慢走过去,手放上门把。

    门把金属泛凉,程弥指尖在上面点了点,两秒后,按下。

    推开房门,一小方不甚明亮的光线映入眼,是台灯。

    司庭衍在桌前刷题。

    程弥才发现他是左手写字。

    听到声音,司庭衍回过头。

    程弥长发一边在耳后,那双桃花眼在微光中盯着他。

    关上门后,她光脚走进来。

    白色休闲长T及大腿,空荡荡晃在腿边,底下一双腿笔直匀称。

    司庭衍回过头去,没再看她,继续写他自己的。

    程弥缓步到他书桌前,旁边有张椅子,上面放着一些电路板和零件,还有几张图纸。

    她自然而然靠上他书桌边沿,手里物理练习册顺手落去他桌上,几乎已经快坐到桌上去。

    司庭衍笔尖继续在草稿纸上思路不断地走动,没理她。

    程弥眼睛从他笔尖上移开,落回他脸上。

    光从前面过来,他长眼睫在白皙皮肤上投下一层阴影。

    程弥盯着他这张脸看了几秒,轻缓抬手,指尖摸上他脸颊。

    先是指腹触上他白皙肌肤,再然后是手心缓缓贴合上他脸侧。

    “一天没见,想过我没有?”

    司庭衍笔尖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抬眼看着她,眼底情绪不辨:“你想说什么。”

    程弥目光稍动,来回描摹他那双眼睛。

    她说:“我猜你想了。”

    她看进他眼睛里,连询问都省略,笃定般问他。

    “加油两个字,是不是太短了?”

    短信,他肯定看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