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9章 家属

    翌日某社交软件上一条状态被轮转上千次。

    [GR找的程弥,程弥不清楚GR和前模特纠纷。]

    短短十几个字,和发这条澄清的人的身份,让这条状态一下在网上爆炸开来。

    震惊的,喜悦的,愤怒的,网络情绪狂欢。

    而发这条澄清的人不是始作俑者张玲尹,也不是受害者程弥,而是和程弥还没算上多熟的邓子。

    邓子这做法正直讲义气,但也离被炒鱿鱼不远了。

    程弥是隔天在学校看到的消息,邓子凌晨发的这条状态,而且发完竟也没找她,没跟她说任何一句话。

    程弥趁课间去厕所给他去了个电话。

    通话响一阵后才被接起,开口带着困倦感。

    “大清早的,打什么电话呢。”

    如果不是程弥记忆出问题,现在是早上十点多。

    她说:“你看一眼时间?”

    邓子说:“早着呢,昨晚大半夜卷铺盖走人,今天怎么说也得睡它个昏天地暗,享受一下无业人员的幸福。”

    不管什么工作室,只要涉及利益,永远不缺自身立场。利益没有仁慈,只有利不利己。

    邓子昨晚那条状态对工作室来说无疑就是在往工作室脸上抹黑,影响工作室形象损害工作室名声。

    邓子对他们来说就是“胳膊肘往外拐”,员工只需要闭嘴,但邓子没有,当然得卷铺盖走人。

    程弥说:“邓大摄影师,有一点你认知不清,你不是被他们请走的,你是自己从他们工作室跳槽的。”

    那边邓子听着是去摸烟了,打火机咔嗒一声响,笑:“啧,真会说话,不过你别说,从昨晚到现在不下三个工作室给我打电话了。”

    “厉害啊,邓大摄影师。”

    邓子说:“那倒没有,脑子一头热罢了,本来就一直有从那儿辞职的想法。得,你给个机会,我这不就跳了。”

    程弥印象中邓子跟张玲尹关系还算不错,一开始程弥和邓子会认识就是通过张玲尹。那次张玲尹出差托邓子帮忙先给程弥拍摄,能帮忙解决工作的同事关系,算不错了。

    但邓子那条澄清,就是把张玲尹推出去了,彻底站在对立面。

    “你跟张玲尹关系不是还行?”程弥问。

    “你也知道是还行,就那种有事想到你,没事没你这个朋友那种还行,”邓子开玩笑,其实平时帮忙很仗义,“老偷懒让我做事情,我忍她久了呢。”

    “没看错,你就一老好人。”

    邓子叹气:“我确实是。”

    “不过这回,我不是不好人一趟了?”

    程弥笑。

    “这么说吧,你们这事,你算个老好人,”邓子咬烟声音有点模糊,“你就应该这么做,先不解约,撺掇张玲尹出来给你道歉,等她这头道完歉了把这乌龙给澄清了,你回头再把她给踹了,这事要这么解决多解气。你倒好,直接解约了,这约一解,要等张玲尹道歉下辈子可能都看不到头。”

    去找张玲尹那天,对峙过后末尾张玲尹给程弥道过几句歉,还承诺会澄清这个误会,当然她这么诚恳一番态度是在程弥还没解约前,因为还要留程弥继续合作。

    程弥跟他们解约后毫无瓜葛,他们当然不会为一个不相干人给自己工作室带来争议谩骂,张玲尹更是不会当什么烂好人把自己推去风尖浪口。

    一些人之本性,都不用多加揣摩。

    邓子说:“我理解你们不想跟他们再多共事一分钟,因为我也一样,但这关乎你自己名声,你就应该跟张玲尹计较计较,她也就是笃定你不会再找她算账。”

    程弥安静一会,说:“被人欺骗的感觉蛮恶心的。”

    这话从程弥嘴里说出来程度很重,平时说什么都不带棱角的一个人,话里突然冒出一些小刺。

    连邓子听了都有些意外。

    但不得不说,这让他在程弥身上多看到了一点人气,那种人会生气会愤怒的精气神,毕竟他没看过程弥生气。

    这可是程弥呢,竟然也有因为喜恶考虑事情不周到的时候。

    邓子说:“厌恶到要跟对方立马撇清关系的程度?”

    程弥不是一个喜欢跟别人发泄情绪的人:“你下一句是不是要让我说来听听了?”

    “哟,还真被你猜到了。”

    邓子这通电话叹气不下两遍:“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应该硬一点,就该找张玲尹算账,就你这气场,她跪着都得跟你道歉。”

    “这么狠?”程弥轻声笑一声。

    “不狠那些无赖不怕。”

    “我才来这里多久,就不惹事了。”

    现在她这情况惹事,不是她自己一个人的事,而是在麻烦黎烨衡和司惠茹。

    邓子闻到八卦:“怎么,你以前老惹事?”

    “这位邓大摄影师,你很八卦啊。”

    邓子:“这不很正常,我们这行啊,眼睛和耳朵可都得经常保持‘八卦’。”

    又说:“对了,你还找不找活儿?要的话我这边帮你问问。”

    “你先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邓子听着不像口气大,而是有十足把握:“我怕什么,我明天就找好下家。我经常在这片领域混,人脉虽然不算多,但帮你找个模特活儿应该不难,当然条件可能跟GR比不了,但不会差到哪,给你找肯定找条件不错的。”

    程弥说:“除了模特呢?”

    邓子感到疑惑:“你不做模特?你可是能靠这个吃一辈子饭的。”

    “没兴趣。”

    除了这次来奉洵GR杂志找上门,程弥以前做过唯一一次模特也只有当某个品牌女装的专属模特,接这两次工作都是和钱挂钩。程弥自身很适合做模特,但其实她本人对这个并不感冒。

    邓子问她:“那你对什么有兴趣?大明星?”

    “那倒不至于,”程弥笑,说,“像酒吧驻场那类。”

    邓子惊了:“深藏不露啊程弥,你居然喜欢唱歌?”

    “还行,跟模特比,我对这个感兴趣点。”

    程弥跟她妈程姿一样,有一副好音嗓,有段时间程姿有专门把她往这方面培养过。但后来程弥有自己想法,就没再学,但还是会时不时玩玩音乐。

    邓子说:“这个可比模特容易找多了,你应该是要找清吧那种吧?”

    “都行。”

    “容易,一堆呢,”邓子那边有噪杂电视声,“你要的话今天我就能帮你联系联系朋友。”

    “人脉挺广。”

    “这叫酒鬼。”

    这课间全拿来聊天,没一会预备铃打响。

    程弥来这厕所没什么人,安安静静的,她从窗边离开:“不说了,上课了。”

    “行,好好学习啊高三生,有空出来喝酒。”

    ——

    邓子那条动态不仅在网上掀风起浪,也把奉洵高中论坛里弄得热闹非凡。

    一时间论坛看不到任何学习话题,全被程弥和戚纭淼两个人名字占据。

    -GR那个编辑真的太恶心了,在搞什么啊,做人还阴阳两面吗。

    -这样会让人误会的好不好,昨天论坛把程弥骂成那样。

    -不过程弥真的好漂亮诶,GR这次虽然恶心,但这期杂志拍得真的好好看,程弥长得太好看了。

    -我也觉得,程弥要比戚纭淼漂亮好多。

    一时间各种声音,同情的,愤怒的,抱着好奇心看热闹的,全不堪混乱挤在一起。

    程弥来到这学校什么事没干,名气已经跟戚纭淼不相上下。

    程弥回去教室的时候迎面碰上熟人,司庭衍一身校服,正往他们教室走。

    走廊上响过预备铃仍旧闹哄哄,聊天说笑追逐打闹。

    司庭衍和周围那些言行举止油腻夸张的男生完全分隔开来,肩身虽稍单薄但很笔挺,一身黑白校服套在身上利落整洁。

    不出五六米,两人视线便对上了。

    但不像老朋友那般相碰热络,隔着距离挥手打招呼。

    两人面对面,距离随脚步缩短。

    程弥也穿着校服,外套没拉拉链,松垮挂在身上。

    却一点不显不修边幅,校服外套在她身上用处不只是校服,已经被她当成搭配。

    因为在网上和论坛上是个人物,最近又因为杂志模特那点事不少出现在别人口中,走廊上不断有人朝她抛来好奇视线。

    程弥倒没去注意,眼里只看着司庭衍。

    两人逐渐靠近。

    身后传来一声有些俏亮的“司庭衍”,紧接着程弥肩膀被从后面一撞。

    肩膀稍歪,头上扎着漂亮黑色丝带的人影从她身边经过。

    那颗后脑勺挺眼熟,虽然第一次看见她扎头发。

    在论坛被讨论得沸沸扬扬的两位主人公突然一齐出现在这里,周围聚过来的目光更多了。

    程弥被她撞一下后没停下脚,自然而然重新回到原来步调。

    戚纭淼跑上去司庭衍身边:“你去哪了?我去你教室没找到你。”

    程弥视线只晃去戚纭淼身上一瞬,很快又回到司庭衍身上。

    司庭衍也在看她。

    两人已经到面碰面的距离。

    上课铃声在这时敲响,走廊上闲聊晃荡的人要回教室,脚步声说话声吵乱起来。

    走廊上回荡着急促铃声。

    程弥和司庭衍两人对视最后一秒,下一秒擦肩而过。

    高三年级教室就在高二年级楼下。

    程弥从楼道下去,隔着长长走廊,尽头女厕所外站着几个嬉笑玩闹的女生。

    笑声挺刺耳,行为也张扬。

    程弥来奉高近一个月,时间不长,倒是什么人都认识了。

    女厕外那几个女生是戚纭淼那帮跟她一样上高二的小姐妹。

    程弥看到能认出来,但并不代表她会去注意。

    她沿着人影还热闹的走廊走回教室。

    四班班级氛围一直很闹,以往临上课班里男生女生还吵闹玩笑到震天响,但今天似乎不太一样。除开教室后排玩得比较开的郑弘凯他们几个,还有那些埋头学习不闻窗外事的照旧埋头学习,其他同学嘴巴跟被黏上一样,安静到反常。

    程弥走进去。

    教室后面那个性格暴躁的女生在座位上指着郑弘凯鼻子骂道:“郑弘凯,你他妈把我手机还我!”

    郑弘凯半个身子吊儿郎当坐在课桌上,晃着腿,拿着书和手机在手里抛着玩,贱兮兮笑:“一小女孩子家的,这么暴躁干嘛,脾气这么差哪个男的敢要啊。”

    “滚,”女生拿书扔他,“把手机还我。”

    “干嘛啊,你在看什么不能让我看,紧张成这样。”

    “你妈的,”女生站起来去抢,“我看你是要死。”

    程弥这时走到座位周围,郑弘凯余光看到她,手机就松了还拿女生,胳膊上挨了那女生用力两巴掌。

    郑弘凯坐在课桌上没下来,问程弥:“去哪了?”

    关心得有点刻意。

    程弥之前跟红毛他们玩那会,郑弘凯跟厉执禹他们还没闹掰的时候,程弥连带跟他关系也还行。

    本来就是来这里认识的第一批人,在这班里谁都还不熟的时候,也就郑弘凯和他那些男生朋友跟她聊聊天。

    即使两人关系也没好到死党那程度,但在这班里还是经常会说上几句。

    程弥又不是那种爱憎分明的性格,不过自从上次郑弘凯在操场对司庭衍做那事后,程弥跟郑弘凯是没以前关系切近了。

    她走过去:“没去哪。”

    郑弘凯看她一眼,没说什么。

    程弥拉开椅子坐下,能感觉挺多人在看她。

    包括孟茵。

    孟茵这种腼腆性子很少这么盯着程弥,一般她这么看她的时候,就应该是有什么要说,而且孟茵面色看起来像是有点……

    程弥看她一眼。

    是的,紧张。

    孟茵看起来像是有点不安,两手攥着放在桌底下腿上。

    程弥感觉她手里现在应该冒汗了。

    她看着孟茵:“怎么了?”

    孟茵也看着她:“程弥那个……”

    她眼睛往桌上某个地方看了一眼。

    程弥顺着她视线看过去。

    班里好像屏声静气一样,大家都在沉默,虽然没往这边看,但明显全班焦点都在这。

    孟茵不管眼睛,鼻子,还是脸都有点圆,不带任何利角弧度。

    就长相这么绵软一个人,虽然有点紧张,但语气是坚定的:“你水杯里的水不要喝了,她们在里面装了厕所拖地的水。”

    她们是谁,不言而喻。

    程弥闻言看向自己桌角那个奶白色磨砂水杯。

    棕黄色桌面上水杯底下一小片水渍。

    孟茵看她这样,还想说什么:“就傅……”

    话没说完,被程弥阻止:“孟茵,你不要说。”

    孟茵到口的话卡在喉咙。

    那个一开始跟郑弘凯抢手机的女生这时在后面说孟茵:“你有病啊,那几个八婆说不能说,你是要被她们抓去扇脸啊?”

    都有人说了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

    后面郑弘凯跟程弥说:“她们跟你这梁子是结下了,现在网上到哪都拿戚纭淼和你放一起说。”

    虽然程弥抢戚纭淼这事是误会,但目前双方恩怨已经不止这点,从GR杂志这期出刊以来,网上到处都在拱火,拿两人那张脸和性格做比较。

    有比较就有拉踩,加上今天舆论风向明显偏向程弥,戚纭淼这三个字在网上已经不能看。

    虽然程弥也没好到哪里去,毕竟戚纭淼性格在网上比程弥活跃,粉丝比她多不少。

    就戚纭淼那性格,不可能大度装淡然。

    班里陆续有人转头往这边看,但没人敢说话。

    特别是在外面尖俏的笑声和说话声在靠近教室窗口。

    程弥坐在座位上没动,在那些脚步声快接近教室后门时,她拿过桌角水杯从椅子上起身。

    动静不算大,跟平时每一次起身一样。

    班主任魏向东就是在这时走进教室的。

    程弥却仿若没看到一般,往教室后门走。

    外面那几道笑声说话声几分矫揉做作,明显是故意在吸引人注意,像要看什么可笑猎物那般靠近。

    程弥指尖下垂虚握着水杯朝声音来源处走。

    郑弘凯,孟茵,那个女生都看着程弥,包括班里其他同学。

    魏向东在前面看程弥往后走,叫了她一声:“程弥,上课了,你离开座位干嘛?”

    程弥往教室后门走的时候校服拉链链头打在水杯壁上,咔嗒一声脆响,在此刻安静的教室里尤其刺耳。

    教室外那些笑声同样让人耳膜不舒服。

    程弥快走至后门的时候,傅莘唯她们那帮女生身影也出现在教室后门口。

    嘴脸带笑,没有任何一丝这个年纪的美好,爬满了丑陋恶意。

    她们没料到程弥会出现在后门,而且明显是冲着她们来的,脸上的笑霎时顿了一下。

    但很快反应过来,还没从她们脸上消失的笑意顿时转为愤意。

    程弥五官明艳原因,不笑的时候有时候看起来有点严肃。

    就如现在,她眉眼唇角没像平时那么笑着。

    外面那些女生气势一下有点弱下去,虽然还是凶巴巴的。

    但气场一下被程弥压制了。

    一敌五。

    她们就那么看着程弥靠近。

    程弥走到门口,停下。

    为首是傅莘唯,为了保持自己气势,半分不后退。

    程弥也看着她,拿着水杯那边手抬起,动作是从容不迫的。

    傅莘唯喉咙咽动一下:“你干嘛?”

    挺成功,声音没发抖。

    她后面那些女生也傻了,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程弥看着傅莘唯,另一边手手腕弯下,五指指尖搭在杯盖上,像是要转开。

    傅莘唯没办法不去注意她动作,眼睫毛终于轻颤了一下。

    程弥转开杯盖的手顿时停下,眼睛看着她,面色带上一点悠然,语气也是。

    “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说完,手伸至后门旁边垃圾桶上方,松手。

    水杯扑通一声掉进垃圾桶,震得垃圾桶壁四晃。

    傅莘唯这时才回神过来,知道自己被耍了,脸色黑了一层:“程弥,你他妈有病啊?!”

    “我是有病,”程弥说,“但我感觉你应该也差不多,所以我们两个谁都别招惹谁,好吗?”

    “都干什么呢?”魏向东是在这时走到这后面来的,“都上课了还在这里做什么?你们哪班的?”

    “程弥你回座位。”

    程弥想说的跟傅莘唯说完懒得再说什么,转身往教室里走。

    奉高虽然不良学生不少,但老师还是有几分威严在的。傅莘唯她们被魏向东这么一斥,没有顶撞,但态度也好不到哪里去,连打声招呼都没有,就差翻老师白眼,黑着脸走了。

    程弥走过去坐下,魏向东经过她座位的时候跟她说:“程弥你下课到我办公室一趟。”

    然后在课堂上把这事翻篇:“上课了啊,物理书都拿出来,翻到四十五页,我们今天复习一下你们高二讲过的内容。”

    班里响起书页翻动声,大家注意力没再放在程弥这边。

    郑弘凯在后面跟程弥说:“你以后离她们远点,她们那几个都跟疯了一样。”

    虽然郑弘凯就喜欢这样的,戚纭淼是他取向狙击。

    孟茵物理书已经摊开在桌上,在翻页。

    程弥也从桌底下拿书出来:“最近不要一个人去厕所,跟着我。”

    孟茵侧头看着她,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点点头:“哦,好。”

    程弥转头看她,朝她笑下:“谢了。”

    孟茵摇摇头:“不用,应该的。”

    ——

    魏向东上午下课后临时被高三物理组组长一个电话叫走,找程弥谈心没谈成,下午最后一节上体育课前才叫她过去。

    刚进办公室,魏向东就拖开办公桌旁边椅子:“过来了?来,坐吧。”

    这是程弥第二次来这办公室,第一次是将近一个月前入学办完手续被魏向东带过来。

    那次魏向东跟她聊最多就是高三学习,这次开场也是。

    “最近学习上怎么样?还顺手吗?”

    很和蔼。

    程弥点点头,实话实说:“还行。”

    “有没有什么跟不上的地方?三科主科和副科?”魏向东把桌上文件整理一下后放在桌旁。

    确实有。

    “数学。”程弥说。

    “那我回头跟你们数学老师说一声,让他多照顾照顾你,你平时有什么问题记得到办公室找你们陈老师。”

    程弥还是点头,然后对老师笑一下:“谢谢老师。”

    魏向东起身,从柜底拿一次性杯子到饮水机旁给程弥接了杯水递给她:“行,学习上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那我们现在来聊聊别的事儿。”

    程弥接过放在面前:“老师是想说早上的事?”

    “你也知道啊?”魏向东在椅子坐下,木头发出一声嘎吱声,“知不知道你们早上那要是闹起来,影响有多大。”

    程弥没反驳:“知道。”

    魏向东班里调皮学生一堆,平时没少教训,这个年纪学生都难管,叛逆得不行,说一两句毛就炸了。

    程弥这认错认得这么干脆,魏向东还有点不适应,语气突然就语重心长起来:“你是个挺懂事的小孩,到奉高这段时间也挺乖的,完全不用我操心。但是呢,今天早上和你闹起来那几个女生,连教导主任都对她们几个感到头疼,我这么说你应该听得懂。”

    当然听得懂,程弥点头。

    魏向东不放心,还是把自己话里意思说了一遍:“教导主任都拿她们没办法,你离她们远点。”

    “还有啊,你课外打工这事,是钱不够花还是?”

    程弥隐隐有不好的预感,笑:“没有,够花的。”

    “那怎么还去打工?高三了啊,凡事以学习为重,你这样怎么可能不影响学习?”

    这时从办公室外走进来一个人。

    魏向东还在说:“哪天我给你家长打个电话,或者上你们家拜访,和你家长聊聊你的情况。”

    办公室里突然响起另一个老师声音:“司庭衍,你怎么过来了?我不是说让你可以先去上课,放学后再来找我也行的。”

    程弥虽然在听着魏向东教训,但耳朵准确捕捉到某三个字,眼睛看向那处。

    隔着一条过道,司庭衍正往对角那边办公桌走,回答老师:“下节体育课。”

    “啊,体育课啊,”他们老师招招手,“这张题你拿去做做,做完拿给我。”

    魏向东是一直看着程弥的,看到她目光朝那边看,下意识顺着她目光看过去。

    他以前司庭衍高一那会教过司庭衍,认识这孩子,和程弥这次谈话也挺轻松的,就随口问一句:“你跟司庭衍认识?这朋友交得不错啊。”

    朋友?

    程弥又想起魏向东刚才说的找家长的话。

    她目光收回,看向魏向东:“老师,司庭衍是我弟弟。”

    “你弟弟?”魏向东惊讶。

    “对的,家属。”程弥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魏向东听她这么说,去拿学生资料簿,翻到程弥那页,家长联系人那果然是个熟人,司惠茹。

    “诶,真是,我怎么没去注意。”

    “那这不正好,家里平时有这么个学霸,你学习不懂的都不用愁了。”

    程弥说是,开始坑司庭衍:“我们家长忙,老师如果担心我有事不跟家长说的话,可以让我弟弟代为转达。”

    司庭衍这时拿上试卷刚想离开办公室,就被魏向东叫住了:“司庭衍。”

    “程弥是你姐姐是吧?怎么进来都没跟你姐姐打招呼,来,你过来一下,我跟你说一下你姐姐情况,正好你平时学习上能帮帮她。”

    魏向东话都还没说完,司庭衍目光就看向了程弥。

    程弥在旁边听着,看着他的眼睛没忍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