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96章 让我看看你

    两天后,程弥接到蒋茗洲电话,通知她去公司。

    周一白天有课,程弥下午上完课,从学校离开,打车去公司。

    到公司,程弥径直去蒋茗洲办公室。

    办公室门关着,程弥停下,抬手敲了敲门。

    蒋茗洲在里面出声,让她进去。

    程弥推门进去,蒋茗洲在办公桌后,正低眸处理事务。

    程弥关门,走进去:“在忙?”

    蒋茗洲抬眸看到她,笑了一下:“来了?”

    下巴又朝沙发那边示意了一下:“坐吧。”

    程弥走过去沙发那边坐下,蒋茗洲从办公椅里起身,走进办公室内小茶水间里,接了两杯喝的出来。

    她走过来,放一杯冰美式在程弥面前:“前天凌晨那场舆论战打得挺漂亮。”

    程弥知道她说的是她跟傅莘唯那事。

    蒋茗洲在程弥对面沙发坐下:“很多资源现在抢着回头找上你。”

    她指尖在面前桌上合同上敲了敲:“这是第一个。”

    而后朝程弥这边推过来:“戚纭淼的新剧本。”

    听到戚纭淼剧本这几个字,程弥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

    她靠在沙发里,指尖勾在咖啡杯柄上,视线落在上面,而后又抬眼,看向蒋茗洲,问:“戚纭淼?”

    蒋茗洲点头:“嗯,戚纭淼。”

    程弥视线又落回剧本上。

    她之前翻看过剧本,戚纭淼这个剧本照旧是机器人题材,但这次带了点科幻色彩,讲的机器人男主和人类女主的故事。

    程弥之前确实打算去试镜,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前段时间她丑闻不断,这个剧本制片方似乎定了傅莘唯。

    她放下咖啡,将剧本拿了过来。

    蒋茗洲浅啜一口咖啡:“这个剧本我替你定下来了。”

    程弥点头:“行。”

    有她感兴趣的好剧本,她当然会接。

    蒋茗洲看着程弥。

    她带程弥这些年,程弥不像一些女演员有野心却装淡泊名利。

    她一向如此,一个隐藏的工作狂,有野心但不会袒露得让人不舒服,可也不会欲盖弥彰。

    戚纭淼这个剧本,程弥之前打算去试镜前看过,又粗略翻了一遍:“有说什么定下来?”

    “那边在拟定合同,很快会发过来。”

    突然,蒋茗洲说:“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你在我手里接的最后一部戏。”

    程弥翻看剧本的手停了一下。

    明年她合约到期。

    在这几日之前,她从未想过不在蒋茗洲手下继续这条演艺路。

    短短几日,翻天覆地,父辈那些恩怨,彻底在程弥跟蒋茗洲之间落下隔阂。

    蒋茗洲说这是程弥在她手里接的最后一个剧本。

    几秒后,程弥抬眼,也坦诚:“嗯。”

    这些年,蒋茗洲尽心尽力带着程弥,该严厉严厉,该给予的好处也一分不漏她的,是个很有能力的经纪人。

    程弥说:“谢谢你这几年的栽培。”

    蒋茗洲笑笑,也不强求程弥留下,跟她说:“可以物色下家了,到时候你跟启明不续约的风声一出去,肯定会有很多公司给你抛橄榄枝,我猜纵盛影业应该就是其中之一。”

    纵盛,跟启明名气不相上下的一家公司。

    蒋茗洲说:“我建议的话,下家签纵盛,他们老板在造星这方面很有一手,签他家对你自身发展不错。”

    即使启明跟纵盛同处一个利益圈子,算得上是对手。

    真正有气度的强者,对于能跟自己匹敌的对手,不会恶劣贬低,反而是抱着赏识的态度。

    程弥说:“你的建议我会考虑。”

    又说:“谢谢。”

    蒋茗洲:“不客气。”

    程弥毕竟合约还没到期,重新签约公司前,还是蒋茗洲带她。

    她跟蒋茗洲又谈论了一会儿一些接下来的代言和剧本,还有自己已经准备一年,最近快要发布的新歌,才起身离开蒋茗洲办公室。

    天色已经擦黑,公司的人已经走了不少,走廊有点空。

    坐电梯到一楼,电梯门开,程弥走出来。

    大厅宽阔,灯火通明。

    程弥的对面,隔着一整个大厅的距离,祁晟跟人面对面站着,在交谈。

    在启明影业这几年,程弥其实很少在公司里见到祁晟,这几天却频频碰面。

    她视线落在那里。

    那边祁晟似乎察觉到什么,抬眼看过来。

    程弥没躲,但脚步也没停,几秒后,她移开目光,走向大门外。

    祁晟只远远站在那,看着女儿走远。

    ——

    程弥从公司离开后,去了司庭衍公司。

    司庭衍最近很忙,今天一天都在公司。

    程弥到他公司的时候,司庭衍在实验室。她没去打扰他,径直去了他办公室。

    司庭衍办公室收拾得很整齐,墙边贴着立柜,放置了不少模型。

    程弥在他办公室沙发里窝着,司庭衍不在,她竟然找不到什么事做。

    忙的时候想司庭衍。

    无聊的时候也想司庭衍。

    程弥轻声勾了下唇,自己真魔怔了。

    她打开购物软件,随意逛了逛,买了不少东西。

    给司庭衍也买了一堆。

    各种衬衫、卫衣、T恤,灰黑白色为主。

    没过多久,办公室门被打开,司庭衍从实验室回来了。

    程弥翘腿窝在他沙发里。

    他一进来,程弥抬眼看他。

    司庭衍走过来:“来多久了?”

    程弥没给他打电话。

    程弥抬脸看他,抬起一边手手,就那么懒懒抬着,而后指尖动动:“弯个腰,让我看看你。”

    司庭衍看着她。

    程弥也看着他。

    不到两秒,司庭衍俯下身。

    程弥看他俯下身,手臂垂下,手覆上他后颈,拉近,歪着脸,柔贴含上他唇。

    一个缱绻绵长的吻。

    这时门外忽然有声响,有人轻敲办公室门。

    笃笃声传进他们耳膜。

    没斩断他们对彼此的欲望。

    程弥理智没消,亲吻一阵后,稍稍退开,对上司庭衍黑色琉璃一样的眼睛,往办公室门示意:“去忙。”

    司庭衍看着她,几秒后起身。

    司庭衍让员工进来,是助理过来送文件。

    他们谈着事,程弥照旧在他沙发里玩手机。

    几分钟后助理离开办公室,司庭衍处理完工作,又回到程弥身边。

    程弥正好看中一件T恤,拿给司庭衍看:“好看么,买个情侣装。”

    司庭衍垂眸,看她的手机屏幕。

    是一件肺部X光涂鸦T恤。

    黑色的,有点酷。

    但司庭衍目光却落在底下另一件T恤上,他要这件:“这件。”

    程弥看他选的这件,这件图案形状是千纸鹤。

    她笑了笑:“眼光挺不错。”

    “但这件比较适合我们。”程弥点开之前给他看的这件。

    她说要这句话,司庭衍看了她一眼。

    而程弥没察觉。

    她说起明天的事:“你说,明天阿姨生日,我们做饭怎么样?”

    司惠茹明天生日,可至今司惠茹没给他们打过电话,没跟他们提她的生日半句。

    程弥想都不用想,都知道司惠茹是担心他们忙,不想耽误他们工作。

    但她跟司庭衍记着。

    两人昨天已经买好回去的机票,准备明天回去。

    程弥已经买好礼物,还想两人一起给司惠茹准备顿饭。

    她问完司庭衍,司庭衍没说话。

    程弥转过头,才发现司庭衍在看她。

    她隐约察觉到他有哪里不对劲,但捉摸不出什么。

    “怎么了?”程弥放下手机,伸手摸摸他脸,“谁惹你不开心了?”

    司庭衍却转开眼睛,回答了她上一个题:“她不会让你做的。”

    说司惠茹会自己下厨,她不会让程弥动手。

    程弥说:“明天阿姨是寿星呢,怎么能让阿姨自己下厨。”

    程弥会做饭,至于司庭衍。

    程弥笑着,手还摸在他脸上,手痒,碰碰他的长睫毛:“我们的小王子呢,就给我打下手。”

    司庭衍淡淡看了她一眼。

    程弥开完他玩笑,笑得花枝乱颤。

    但她让司庭衍给她打下手是真的,她知道司庭衍不会有异议。

    因为她知道,她让司庭衍做什么都行。

    事实也确实如此,司庭衍一句异议都没有,问起她晚上要吃什么。

    程弥:“火锅。”

    司庭衍从沙发上起身,去拿车钥匙。

    ——

    程弥跟司庭衍行程安排得很好,结果隔天出状况,司庭衍团队的实验临时碰到点棘手的事。

    程弥只能先行回去,司庭衍改签。

    首都飞奉洵,时长两个多小时。

    这一路从北到南,机舱外灰蒙蒙的土地渐渐冒出绿色,又被厚云层遮挡不见。

    就如那些此时此刻突然在这片天空下开始滋生,无限庞大起来的谣言,开始遮阳避日。

    而在这两个小时里,程弥与外界封锁,完全不知道这地底下发生了怎样的风起云涌。

    ……

    下午三点半,突然一条新闻跃至网络这片浑浊的水面上。

    [中恒外科无良团队,因私仇,临床试验不肯救治贫困病人,放任患者死亡,公德心何在。]

    中恒外科不是无名小卒,因前段时间《手术》这部电影的宣传,它的ATCM外科手术机器人广为人知。

    资本家欺凌弱者,且已致人死亡,这一罪名一下子激起众怒。

    大众的愤怒情绪经过一小时发酵,挖出了更多的信息。

    爆料者姓郑,叫郑弘凯,跟中恒外科总裁司庭衍是高中同学关系。

    高中时郑弘凯跟司庭衍有私人矛盾,而近段时间郑弘凯带父亲参加心脏手术机器人的临床试验报名,中恒外科却因这点私仇,拒收了郑弘凯的父亲,致使他父亲当晚心脏病发身亡。

    这份私仇,便是高中时同学矛盾,中恒外科司姓总裁,还校园暴力过这位受害者。

    下午四点多,在言论已经沸热的情况下,又一个重弹砸了出来。

    一个已经退出ATCM心脏手术机器人临床试验的志愿者,出来声讨中恒外科,曝光其黑心手段。

    志愿者爆料中恒外科只为捞钱,而不是真正为患者服务。中恒外科不仅道德方面有问题,技术方面也漏洞百出。

    志愿者为男性,在动了手术以后,恢复状况极差,出现后遗症的苗头。

    因此跟中恒外科和医院进行沟通,要求中恒外科对手术机器人带来的问题进行妥善处理,继续跟进后续治疗。

    结果资本家强行让他退出了临床试验,意图拿钱堵口,志愿者强烈谴责这种行为。

    这条爆料一下子将言论推至沸腾,舆论被风吹得一边倒。

    一时间,中恒外科从家喻户晓的医疗机构,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鼠。

    而司庭衍首当其冲。

    ……

    下午五点多,一架从首都飞往奉洵的航班,在奉洵机场落地。

    程弥下飞机后,还未来得及回复工作上的消息,已经先看到了那些新闻。

    程弥不知道自己的脸色瞬间凝重。

    她想起那天晚上在急诊门口,郑弘凯抱着他父亲声嘶力竭那一幕。

    郑弘凯父亲去世了?

    而在这之前,司庭衍跟他见过面?两人还有过冲突?

    程弥取上行李,往机场外走。

    很快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给司庭衍打了个电话过去。

    奉洵空气潮湿扑面,灰云挤挡苍穹,冬雨细细绵绵,湿答答地挂在树梢。

    雨滴挂在叶尖,叶子承受不住重量。

    啪嗒,一滴透明直落,砸落在地面上,四分五裂。

    紧接着,第二滴就快落下——

    电话那边被接了起来。

    刚接通,程弥叫了司庭衍一声:“司庭衍,网上——”

    司庭衍声音比程弥还稳静:“不要信。”

    程弥回答得很快:“没信过,我知道他们是在污蔑。”

    她从没怀疑过司庭衍,哪怕一秒。

    她问:“那天去医院,你见过郑弘凯?”

    “嗯。”司庭衍回答她。

    静一秒后,他补了一句:“确切来说,不知道是他。”

    他在告诉程弥,他没有因为郑弘凯,对他父亲做见死不救的事。

    像是怕她害怕他。

    可能是潮气触鼻,程弥鼻尖微微发酸。

    司庭衍开口:“不会有事,我会解决。”

    司庭衍声音在程弥心上打了一只强镇剂,面对自己的谣言,最不可能做到冷静的人,司庭衍却比任何人都冷静。

    程弥说:“好。”

    又问他:“还回奉洵吗?”

    “嗯,”他说,“马上去机场。”

    照旧会回来给司惠茹过生日。

    “好,”程弥跟他说,“司庭衍,回来见。”

    ——

    首都华灯初上。

    司庭衍离开中恒外科,准备去机场。

    却在写字楼底下遇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双方并不陌生,司庭衍庭衍认识对方,对方也认识司庭衍。

    因为对面西装革履的男人,是一直跟在厉承勋身边的人。

    厉承勋跟司庭衍毕竟是亲生父子,司庭衍血肉里某些东西甚至有点像他,父子对彼此了如指掌。

    厉承勋会找上门,并不会让司庭衍意外。

    今天网上闹了一整天中恒外科的事,肯定传到了厉承勋那里。

    就像司庭衍回国后,他跟程弥的一举一动,肯定都会传到厉承勋那里一样。

    对面西装革履的男人像位长辈,但对司庭衍没少了毕恭毕敬:“二少爷,厉总让你上车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