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98章 如果你不能做到只想着我

    司庭衍站着,一言未发,只看着程弥。

    外面阴天,细雨连绵,微溅一点在他黑色额发上。

    程弥第一眼注意到,她稍回身,随手将千纸鹤放上桌。

    她伸手拿过包包,指尖摸向包里,先是摸出一包香烟。

    程弥随手将香烟换到另一边掌心里,而后摸出纸巾,将烟重新放进包里。

    把包放回桌上后,她打开纸巾,边抽纸巾边朝司庭衍走过去。

    司庭衍立在原地,看着她靠近。

    程弥走到他面前,抽出纸巾。

    她抬起手,帮司庭衍擦去黑色短发上的细雨滴。

    眼尾也遭殃,白皙肌肤上细溅一滴剔透。

    程弥视线落在上面,纸巾帮他擦去,随后目光落回他眼睛里。

    “去给我买铁板烧了?”

    “自己晚饭是不是还没吃?”

    司庭衍没回她这句话,话音沾带一丝凉冽,提醒她:“针水没了。”

    程弥回头看一眼,吊瓶里的水快滴尽。

    她说:“我去叫下护士。”

    “你等我一下。”

    程弥戴上口罩去叫护士过来换输液瓶。

    护士应好,拿上沉甸的输液瓶,去往急诊病床。

    程弥也要回去,刚要跟上,司庭衍来了,朝她走过来。

    他拿上了她的包包,还有她随手挂在椅背上的大衣。

    司庭衍走到她身边,牵过她的手:“回去了。”

    “回哪儿?”

    “我妈那里。”

    “黎烨衡那里我妈回去了。”说这句话时,司庭衍一直看着她眼睛。

    黎烨衡那里需要有个人看着,司惠茹在,他们确实没必要再回去凑热闹。

    程弥便紧紧回握司庭衍手,跟他往急诊外走。

    寒风灌进来,程弥贴近跟司庭衍距离。

    ——

    司惠茹新房子是司庭衍买的。

    四室一厅,价格不便宜。

    程弥这几年回奉洵看过司惠茹,来过两三次。

    这新房子里也有她的房间。

    司惠茹没跟黎烨衡结婚,程弥没真正成为她的“孩子”,司惠茹却一直给她留着房间。

    回去路上,程弥在车上吃了司庭衍给她买的铁板烧。

    司庭衍买得有点多,程弥没吃完。

    到家下车后,司庭衍帮她拎在手里。

    两人从停车场坐电梯上楼,一进门,程弥没回自己房间,径直回司庭衍房间。

    司庭衍跟在她身后,帮她推行李箱进去。

    这趟过来奉洵,程弥只带了一两套外换的衣服,没带睡衣。

    她进司庭衍房间,直接到他衣柜里拿衣服去洗手间洗澡。

    程弥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穿着司庭衍的纯色T恤,晃着两条长腿,去吧台那边倒水回屋。

    今天,司庭衍团队的心脏手术机器人被泼脏水,网上到现在还闹得沸沸扬扬。

    事不算小,会影响公司运作和后续临床试验,司庭衍回奉洵也事务在身。

    程弥进司庭衍房间,他在跟史敏敬通话。

    动作很快,不是在商量怎么解决这次事件,而是已经在解决路上。

    听对话内容,司庭衍早已让史敏敬找上那位收钱污蔑团队机器人的临床受试者,史敏敬也已经去了。

    司庭衍跟史敏敬,两人分工明确合作默契。术业有专攻,司庭衍智商极高,技术策略上他更胜一筹。但人际交往上,司庭衍话少冷淡,史敏敬那张嘴皮子要厉害许多。公司有需要出面沟通的事,司庭衍一般都扔给史敏敬。

    但最近史敏敬自己私生活也焦头烂额,程弥也是前段时间才从舍友唐语阳她们口中知道,范玥怀了史敏敬的孩子。范玥要偷偷打掉孩子,但史敏敬没让,这段时间双方一直在拉扯。

    程弥没打扰司庭衍,上床,靠在床头回复蒋茗洲消息。

    她跟司庭衍网上那些接吻照,公司那边打算暂不回应。

    没过多久,司庭衍挂了电话。

    程弥抬眼看他:“事情进行得怎样?”

    “解决得了。”

    两人稍谈过后,司庭衍起身去浴室。

    程弥今天早起上课,一下课马不停蹄赶来奉洵,到奉洵后医院里又忙前忙后,今天一通折腾,身体已经疲惫。

    没等司庭衍出来,她已经睡过去。

    这一睡没再醒,司庭衍也没叫醒她,直至凌晨,枕边手机忽然铃声大作。

    程弥转醒,去摸手机放到耳边。

    是黎楚打来的电话。

    司惠茹跟黎楚说了黎烨衡出车祸的消息,黎楚今天正好在隔壁省拍摄,接到消息连夜赶过来了。

    但天气差,又已经是凌晨,网上死活叫不到车,附近拉客的都是乱要价的黑车。

    黎楚让程弥过去接她,顺便两人一起去趟医院。

    程弥回黎楚:“你等着,我去接你。”

    挂完电话后,司庭衍说:“我去接。”

    话说完,司庭衍不合时宜冒出一句:“医院那边我已经找了护工。”

    “这么贴心呢,”程弥夸他,也没怎么放心上,“一起去。”

    司庭衍没回什么,只看了她一眼。

    程弥没赖床,起身下床,去了衣帽间。

    在衣帽间换好衣服,程弥出来,边抬手穿进大衣,边朝房间外走。

    走到房间门边,她伸手去开门。

    没拉动。

    程弥又按了下门把。

    丝毫没动静。

    她终于发现,她被司庭衍反锁在房间里了。

    程弥一阵惊诧:“司庭衍。”

    司庭衍没回应。

    程弥不明缘由:“为什么锁门?”

    “司庭衍,开门。”

    外面半点回应都没有,司庭衍像是走了。

    程弥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司庭衍。

    手机单调的铃声却在外面响起。

    程弥抬眼,看向门外,视线却被拦断,只落到门板上。

    空气里只有铃声振动的声音,司庭衍不接她的电话。

    程弥又叫了他一声:“司庭衍。”

    突然,司庭衍出声。

    “你就这么想去见他。”

    程弥一愣。

    只一句,她立马悟出他话里说的人是谁,黎烨衡。

    是刚才黎楚打电话过来,说接上她后两人顺便去趟医院,她急着去接黎楚,司庭衍误会她了?

    程弥拿下耳边手机:“是要去接黎楚。”

    “我说了我去就行。”

    沉默,程弥一时也无言。

    这话刚才司庭衍已经说过了,他去接就行。

    司庭衍态度很坚决,铁了心不让她出去。

    隔着门板,程弥被锁门内。

    她不做无所谓的挣扎,也没有气急败坏,转身走回床边,坐下。

    司庭衍不抽烟,而程弥有偶尔抽烟解闷的习惯。

    司庭衍床边的床头柜上,帮她放着一个玻璃烟灰缸。

    程弥稍歪头,目光落在烟灰缸上,指尖摸上。

    许久沉默过后,她开口:“你认为我凌晨起这个床,不是为了去接黎楚。”

    “司庭衍,你信任过我吗?”

    她话落过后,司庭衍声音也响起。

    “程弥,你能不能只看我。”

    以往两人起争执,除了那次电影首映礼,她误会司庭衍跟戚纭淼关系之外,程弥其实很少生司庭衍气,大多时候温柔又包容。

    而此刻,她烦意闷在心头,声音不如往日温柔,但也没有震怒,只是平平静静的。

    “司庭衍,你能不能自信一点。”

    程弥说:“我的眼睛没瞎,这些年知道自己只看得到谁。”

    “你为什么给他折千纸鹤?”

    司庭衍开口这句话有些突兀。

    程弥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什么?”

    几秒后,掩埋在记忆里,早已被遗忘的某个片段,忽然被拍开灰尘。

    泥迹斑驳,虽然千纸鹤那段记忆早已模糊不清,但仍是看清楚了原来具体模样。

    而今晚她在医院,折了一只千纸鹤。

    程弥一顿,她终于知道了司庭衍今晚这么不对劲是因为什么。

    在他们两个之间,黎烨衡的问题不是消失了,而是几乎被回避,迟早会爆发。

    门外,司庭衍坐在客厅沙发上。

    窗边落地玻璃窗夜色蔓延进来,爬在他白皙脸侧。

    他很安静,低着眸,揉捏指间那只千纸鹤。

    他曾经跟程弥说过,在梦里她流血了,这些都是真的。

    在他的梦里,程弥时常是带着锁链的。

    她好像要跑,锁链下肌肤都是血,她说她流血了,让他放开她。

    而他一寸一寸帮她亲吻掉血珠,告诉她,不流血了,将她拥进自己身体里。

    他的梦在蠢蠢欲动变成事实。

    司庭衍从沙发上起身,没有打开卧室的门,往外走。

    “如果你不能做到只想着我,我会帮你。”

    卧室里灯没开,程弥视线里是混沌夜色。

    许久,玄关传来关门声。

    ——

    程弥在房间里呆得不是很久。

    大约半个多小时过去,卧室外传来了声响。

    有人进了屋,脚步声匆匆忙忙。

    这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快到卧室门前,很快,外面的人打开了卧室门。

    是司惠茹。

    程弥指间夹着烟,烟头架在烟灰缸旁,闻声看向房门,没有意外,也没有难过。

    司惠茹站在在房间门口,应该是知道是司庭衍锁的程弥,一脸惊慌失色地进屋走向程弥。

    “程弥,发生什么事了?”

    在这半小时里,程弥情绪早已冷静,她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对司惠茹笑了下:“没什么。”

    她已然猜到:“是司庭衍让你来开门的?”

    司惠茹握着手,有些手足无措,在对面沙发坐下,点点头:“小衍、小衍给我的钥匙。”

    程弥问:“他接到黎楚没有?”

    司惠茹点头:“黎楚现在在医院,烨衡醒过来了,黎楚在那里陪着,护工也在那里。”

    程弥嗯了声,起身走到卧室门口,把门开得更开了些,散掉卧室里的烟味。

    她重新回到床边坐下。

    司惠茹试探开口:“程弥,小衍、小衍要是什么事做得过分了,阿姨替他先给你道歉。”

    程弥说:“阿姨,他没对我做什么。”

    司庭衍这辈子算是折她手上了,他根本就不舍得对她做什么。

    再狠再阴的想法,到她面前,总会被他自己亲手夭折。

    这次也毫不例外。

    程弥说司庭衍没伤害她,司惠茹又像不是很意外。

    不得不说,司惠茹真的很了解司庭衍。

    “小衍虽然性格不好,但只要人不先惹急他,他是不会对人不好的。”

    司惠茹说完,又继续说:“你们两个高中那会,小衍就很喜欢你,阿姨真的很开心。”

    这句话让程弥怔愣,她看向司惠茹。

    司惠茹知道她跟司庭衍其实高中就在谈恋爱了?

    她问了:“阿姨,我们两个谈恋爱你一直知道?”

    司惠茹笑了一下:“小衍小时候就不爱跟人说话跟人玩,他对一个人好,喜欢一个人,很直接,很容易看出来的。”

    程弥安静。

    司惠茹原来一直知道他们两个偷偷在一起,但从来没戳破他们,也没阻止过他们。

    “还有——”司惠茹有点局促,像是在犹豫接下来的话要不要说。

    但只犹豫了两秒,她还是说了:“以前你们还是高中生,你黎叔叔跟小衍比起来,比他成熟,比他成功,脾气也比他好,在小衍自己眼里,他也是这样想的。”

    司惠茹突然一并提起司庭衍跟黎烨衡。

    如果不是知道些什么,司惠茹不会说刚才这一长段话,不会把司庭衍跟黎烨衡放在一起。

    而司惠茹知道她喜欢过黎烨衡,还有司庭衍介意黎烨衡,只有一个可能。

    程弥看着司惠茹:“阿姨,司庭衍住院那段时间,我们两个在病房闹,你听到了是吗?”

    司惠茹有点不好意思,点了点头。

    那段时间司庭衍刚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她那天晚上回家给程弥做饭,久等程弥没回家,又担心儿子,很快又回了医院。

    然后就碰上两个孩子闹分手。

    也是那天晚上司惠茹才知道程弥喜欢过黎烨衡,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一直以来司庭衍那么不待见黎烨衡。

    “小衍他,正是知道你叔叔有多好,你喜欢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一直迈不过去那个坎。”

    他一直深信不疑着,程弥喜欢黎烨衡。

    因为黎烨衡有让程弥喜欢的能力。

    司惠茹接下来又开口:“小衍做完手术转去首都后续治疗那年,其实病危过。”

    她话落,程弥摩挲烟灰缸的指尖突兀一顿。

    “当年他转不了院,被迫在奉洵医院动了心脏的大手术,做完手术后,厉先生才带他回首都进行后续治疗。”

    程弥安静着,听着司惠茹的话。

    “但小衍当时身体不好,身上还有伤,后来转去首都治疗,在重症监护室里又住了一段时间。”

    烟灰缸里堆积烟灰,像布满在程弥呼吸里,她有一点呼吸不顺畅。

    那段时间太艰难,也频频让身为母亲的司惠茹崩溃,她眼眶有点发红:“当时小衍醒过来好几次。”

    每一次,他都在找程弥。

    而直到他后来从重症监护室出来,程弥也没有去看他。

    接下来这些话司惠茹没说,可程弥却一清二楚她要说什么。

    程弥摁在烟灰缸边沿的指尖逐渐发白。

    “但阿姨跟你说这些,不是为了把你绑在小衍身边。阿姨很喜欢你,小衍跟你在一起,阿姨当然是最高兴的。”

    司惠茹及时止住情绪,声音很温柔:“但如果小衍也因此伤害到你了,阿姨希望你能把他当普通男生看待,凡事要先考虑你自己。”

    程弥沉默了会,说:“阿姨,这件事不只我一个人在做,还有司庭衍。”

    他偏执,不讲道理,有时候甚至霸道又不听话。

    可他从没做过一件真的伤害到她的事。

    每一个时候他都在听她的话。

    “阿姨,我很喜欢司庭衍。”

    “可能现在连司庭衍他自己也不信。”程弥看向司惠茹。

    “但我喜欢他,已经喜欢到我接受不了别人做我男朋友。”

    ——

    司庭衍因为团队离不了他,先行回了首都。

    凌晨这通折腾,程弥再睡也睡不着,也想回去找司庭衍,索性也买了回程机票。

    她发短信跟黎楚说了一声,拉上行李去了机场。

    空中飞两个多小时,落地首都的时候,朝霞已经探头,晕染在天际。

    程弥刚下飞机,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程弥推行李到机场外,接听:“你好。”

    那边很直接,也没有自我介绍:“方便吗?见个面。”

    程弥听出了对方的声音。

    戚纭淼。

    她问:“什么事?”

    戚纭淼直说:“我有点事要跟你聊,你过来一趟。”

    一如既往的嚣张,跟程弥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既然她已经把话说到这种程度,程弥也没拒绝:“行,你地址发我一下。”

    挂完电话,她很快收到戚纭淼发来的消息,果然又是酒吧。

    程弥昨天来机场自己开的车,停在停车场,她去取车。

    天还没亮透,夜还没完全退场,黑紫天际透着霞光。

    程弥开车上了机场高速。

    ——

    戚纭淼约的地方在一家高档酒吧。

    挺有名,富二代和明星爱来的地方。

    现在已经是清晨,酒吧已经歇业闭门,戚纭淼发来短信让她直接推门进去。

    程弥推门进酒吧,里面空荡荡,一个顾客都没有。

    前台有一个男人正在调酒,悠哉悠哉的,看起来不像服务生,应该是老板。

    程弥推门进去,他闻声看过来:“找戚纭淼是吧?”

    男人往楼上抬了抬下巴:“楼上呢,你自个儿上去找他。”

    程弥点点头,上楼。

    走没几步,男人问她:“喝点什么?”

    程弥说:“不喝酒,开车。”

    程弥往楼上走,宽阔的顶楼露台,半包围沙发圈着玻璃酒桌。

    戚纭淼指尖端酒,靠坐在某台沙发里,侧头眺望楼外。

    程弥上来,她看过来。

    程弥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

    戚纭淼看着程弥,小脸上妆容精致,一双丹凤眼本身看着冷淡,她又不是善茬,一看人总让人觉得有点不好惹。

    那张脸看起来对程弥一贯的不友好。

    戚纭淼开门见山,连点铺垫都没有:“我跟傅莘唯吵了一架。”

    程弥不明所以,看她。

    戚纭淼说:“我那个剧本给了你,她认为她这次翻车,是我跟你联手一起坑的她。”

    程弥闻言,笑了下。

    傅莘唯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戚纭淼跟她这水火不容的关系。

    就算是天塌,戚纭淼都不可能跟她联手。

    戚纭淼晃了晃酒杯:“她认为我背叛她,你跟我联手,司庭衍又对她使了计——”

    程弥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戚纭淼看着她眼睛:“所以她转头跟郑弘凯联手了。”

    司庭衍,程弥,戚纭淼,傅莘唯,郑弘凯,大家互相之间都认识,郑弘凯高中那会还追过戚纭淼。

    戚纭淼这句话抛得太直接,即使程弥自己也有猜测,但思绪仍是停顿了一下。

    程弥其实早猜到了,昨晚她跟司庭衍接吻的照片被爆出来,她当时就已经猜到是傅莘唯,在这种混乱中还不忘把她拉下场,大概只有跟她恩怨颇深的傅莘唯。

    而戚纭淼直接证实她所想:“中恒外科医疗事故的丑闻,还有你跟司庭衍的恋情,都是她跟郑弘凯干的。”

    有人上来露台,两人看过去,是刚才在楼下调酒的男人。

    戚纭淼说他:“你上来干什么?”

    “你的朋友来我这儿做客,我总得尽点主人之谊不是,她不喝酒,我给她端杯水上来。”

    估计又是个栽戚纭淼身上的,跟史敏敬一样,只不过史敏敬跟戚纭淼应该是不可能了。

    这位酒吧老板走过来,把白开水放在程弥面前。

    程弥笑了下,说:“谢了。”

    “不客气。”

    酒吧老板下去以后,程弥看向戚纭淼,继续之前的话题:“所以呢,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傅莘唯跟郑弘凯这些事?”

    “问得挺好,”戚纭淼说,“你应该知道,我没那么好心,我跟你说这些可不是要帮你们。”

    程弥去端面前的白开水:“说说。”

    “傅莘唯就是在找死,就司庭衍跟史敏敬这两人的德行,早晚能揪出后面的人是谁,”戚纭淼喝了口酒后,“今天坦白跟你说这事,就是想让你们后面别去对付傅莘唯了。”

    程弥看她,等她接下来的话。

    戚纭淼也直言:“因为傅莘唯临阵前反悔了,不想害你们两个。”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她喜欢司庭衍那么久,心肠可比我软得多。”

    “你俩不是闹翻了?”程弥说,“你怎么知道的这些?”

    “昨晚我们在一个场子,没一起玩,后来玩着玩着,郑弘凯找来酒吧,把她打了。”

    程弥微皱眉:“郑弘凯打了傅莘唯?”

    戚纭淼不屑笑了下:“孬种,别的不行,只会对女人用拳头解决事情。”

    戚纭淼说:“就因为傅莘唯临时反悔,不肯跟他联手把东西发网上。”

    郑弘凯真是疯了。

    程弥看了眼露台外,凌晨楼厦间灯火寥寥。

    戚纭淼说:“所以这事,放过傅莘唯吧。”

    程弥收回眼,看向她。

    戚纭淼只一句话带过,话题从傅莘唯身上离开:“还有,你们注意点郑弘凯,那疯子挺疯的,昨晚搅得整个场子都知道,后面会不会做什么偏激的事也不知道。”

    程弥点点头,而后抬了下手里的玻璃杯,以水代酒:“还是要跟你说声谢谢。”

    戚纭淼没说什么。

    安静过后,程弥问了一句:“最后怎么会同意把剧本给我?”

    “别搞错,”戚纭淼说,“这事我后来没管了,都推给了制片方。”

    “那剧本你是捡漏的,如果傅莘唯没有背叛我,这个剧本,我砸钱都会帮她把这个资源砸出来”她说,“不过她没有把我当朋友,就该料到这个下场。”

    程弥笑笑:“她怎么没把你当朋友了。”

    “她要是把我当朋友,就不会去勾引司庭衍了。”

    说完,应该是想到自己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她甚至比傅莘唯大胆得多。

    戚纭淼理直气壮:“当然,我跟你可不是朋友,我爱做什么做什么。我如果能勾引到司庭衍,那也是我自己的本事。”

    程弥笑笑:“确实。”

    戚纭淼酒杯放回了玻璃桌上,直言不讳:“但他司庭衍,就是个眼睛瞎了的傻逼。”

    程弥抬睫,视线落到她脸上。

    戚纭淼靠回沙发里:“司庭衍五年完成了本硕连读,正常的话需要七年时间,你猜他为什么会五年修完所有课程,同时不要命地搞科研,然后这么快就带着他的团队回来了?”

    她看向程弥。

    “程弥,我为了他出国,他为了你回国,为了你,他搞得命都不要了。”

    程弥不作声。

    她定睛看着戚纭淼,指尖摩挲着酒杯,突然问:“你的新剧本为什么写那个结尾?”

    戚纭淼的新剧本,是一个机器人男主和人类女主的故事。

    女主是一位机器人科研者,男主便是从她手下出来的AI。

    后来进展意外失控,男主AI有了自主意识,有了自己的神智和感情,对女主从对主人的态度到产生了爱慕情愫。

    在这期间,男主越来越频繁出现失控,甚至有崩溃死亡的迹象,女主难以接受和驾驭,在即将快和对象步入婚姻礼堂的压力下,彻底抛弃了男主。

    也就是这个时间点,女主被男主囚禁,女主从一开始的愤怒,到不久后和机器人男主爱恨沉沦。

    男主这具躯体早晚会毁灭,临近结尾,男主时限将近,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女主眼泪从眼圈掉下。

    而剧本里的最后一幕,是病床上的男主听见遥远的乐声。

    场景闪现,是女主和未婚夫结婚的礼堂,女主洋溢幸福里,携手与未婚夫走进了婚姻殿堂。

    一切美好只是男主做的一场梦。

    当时程弥看完这个剧本,只觉有东西在看完的那一瞬,压在了胸口。

    而写这个剧本的人,回答了她为什么会写这个结尾的问题。

    戚纭淼说:“你意难平了?是因为看不得悲剧,还是说,你在这部剧身上看到你跟司庭衍了?”

    程弥看她。

    戚茗淼笑了下:“这是我的剧本,我操控的世界,我想让它怎么结尾就怎么结尾。”

    “我为什么要这么结局呢,因为这是我想看到的结果,他跟你一点可能也没有。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那个陪在他身边的人是我。”

    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程弥和司庭衍再也见不到面,而她一直在司庭衍身边。

    可他司庭衍,这辈子就死杠在程弥身上了。

    他扭曲地掏空被某个人双唇涂得满腔血热的心脏,递给她,只肯给她。

    而司庭衍甚至走到神志不清那一坎,戚纭淼记得,那段时间司庭衍不死心地做着无意义的事。

    他妄图滥用他所擅长那些复杂盘错的手段,一字一符“编”出一个叫程弥的。

    当时司庭衍在实验室里,戚茗淼心口撕了个口子,呼进窗的风一头直扎进去,冷得她唇瓣打颤,对司庭衍催生出言语利剑。

    “司庭衍,抛开压根不可能不说。”

    “你觉得再弄出来的那个“人”,还会是她吗?”

    “她已经跟你分手了。”

    戚纭淼永远记得,当时司庭衍没动,半晌,只眼皮望了起来。

    没有被她揭疤撒盐的震怒,也没有认清现实的哀悲,只是平波无澜,静静看着她。

    戚纭淼把这些都跟程弥说了。

    戚纭淼:“我挺佩服你的,能把他搞疯。”

    程弥的心脏,一缩一缩泛着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