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313章 番外56-一生一世

    第1313章番外56-一生一世

    为了避嫌,在公司时,如非必要苏栀基本不会往陆寒尧的办公室跑,可今天她却破了例,上班没一会就踩着高跟鞋去了顶层。

    她原本对陆寒尧的身体是很放心的,陆寒尧长期坚持锻炼,除了必要的应酬和加班外,生活作息上一直很自律,烟酒基本不碰,又定期做身体检查,基本上身体是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可王元青包里的那份体检报告,却让她心里添了一丝莫名的不安和阴影。

    陆寒尧正在开会,人并不在办公室里,不过苏栀有着陆太太和副总裁的双重身份,秘书们并不敢拦。

    进入办公室后,苏栀反手将门关上,没费多少功夫就在陆寒尧的办公桌抽屉里翻到了那份体检报告。

    怀着迫切的心情打开,迅速浏览一遍,除了有点高血压和轻度精神衰弱外,其他指标都非常正常。

    苏栀长松了口气,将报告装好,重新放回抽屉中。

    中午,陆寒尧叫她上顶楼吃午饭。

    休息室的小餐桌上摆着四菜一汤,全都是苏栀爱吃的菜,是让家里的保姆做好了送过来的。

    虽然两人上下楼办公,但因为工作行程的不同,平时一块吃午饭的机会并不多。

    苏栀刚夹了根鸭舌吃,陆寒尧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捏着她已经看过的那份体检报告。

    “王元青说你想看我的体检报告。”

    “我早上已经看过了。”

    陆寒尧听后也不意外,低声解释道:“之前医生说我心率偏低,我担心会有什么问题,怕你担心,就想等看过体检报告再跟你说。”

    听到陆寒尧说心率偏低,苏栀顿时紧张起来,连鸭舌也不吃了。

    “那你有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暂时没有,我问过医生了,可能是熬夜多的原因,多补充睡眠就没事了。”

    想到前段时间陆寒尧经常晚上指导她工作到很晚,半夜还要起来开海外会议,的确挺辛苦的,苏栀内疚心疼之余,也对体检报告一事彻底放宽了心。

    这天,王元青做完日常的工作汇报后,看着办公桌后的男人,脸上浮现几分凝重和担忧。

    “尧爷,杜医生这几天一直在给我打电话,请您务必要尽快做好时间安排……”

    陆寒尧笔尖微不可察的一顿,随后面不改色的在文件末尾落下签名。

    将文件合上递给王元青时,陆寒尧开了口,“告诉杜卫,手术安排在月底吧,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太太。”

    王元青连忙点头。

    随着王元青的离开,整个办公室都变得安静下来。

    陆寒尧将钢笔扣好笔帽,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沉默的俯瞰着整座城市的繁华美景,深邃的眉眼间浮起浓浓不舍和伤感。

    作为妻子,苏栀敏锐的察觉到了陆寒尧有事在瞒着她。

    明明两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甚至连上班都是上下楼,可她常常一整天都找不到陆寒尧的人。

    不仅如此,陆寒尧晚归的时间越来越多,甚至有时夜不归宿。

    要不是发现陆寒尧体形在日渐消瘦,脸上总现出疲惫,苏栀都要怀疑自家男人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苏栀试过很多办法,想要调查陆寒尧这段时间到底在忙什么,可最终都一无所获。

    陆寒尧是什么人,他想要隐瞒的事,没人能够窥探。

    “堂姐。”

    因为心烦陆寒尧的隐瞒,苏栀一气之下带着双胞胎回了宁城,一来是想给陆寒尧一个警醒,二来也是想让自己冷静冷静。

    得知她回宁城,苏乐轩第二天就找上了门。

    与苏乐轩许久没见,看到对方现在已经长成了清俊无俦的大男孩,苏栀心时忍不住高兴。

    同时也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她总还记得从前苏乐轩瘦瘦小小像个小萝卜丁的模样。

    “小轩,你来了,坐吧。”

    “本来想等暑假去京城看你的,结果你先回宁城了。”

    “豆豆他们外婆最近身体不大好,就回来看看。”

    苏乐轩落坐后,朝客厅周围看了看,“不是说星星和想想也回来了吗?怎么没看到他们?”

    “两人闲不住,在家里闹腾得很,我让人带他们出去玩了。”

    苏乐轩笑,“小孩子都这样。”

    苏栀给苏乐轩切了点水果,问起他最近的生活和学习,苏乐轩一一作答。

    姐弟俩人聊了一会,苏乐轩忽然问起陆寒尧的近况。

    “堂姐,堂姐夫最近还好吗?”

    “就那样吧,天天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提到陆寒尧,苏栀心里的闷气也被勾了起来,也没注意到苏乐轩的神情。

    “堂姐。”

    “嗯?”

    “你有空的话,多关心一下堂姐夫的身体。”

    这句话听起来没什么,就像一句普通的关心,可苏栀本就怀疑陆寒尧对自己有所隐瞒,如今苏乐轩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她无法不多想。

    苏栀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对方,“小轩,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苏乐轩微微垂下视线,没与苏栀对视,脸上的微表情预示着他内心在挣扎,似乎有什么事情拿不定主意。

    “小轩,纸是包不住火的,有些事能隐瞒一时,但无法隐瞒一辈子。”

    苏乐轩轻叹一口气的抬起视线,“堂姐,如果有些事,堂姐夫选择不说,那也一定是因为爱你,除此外,不会有其他的原因……”

    苏栀不知道苏乐轩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等她的意识回归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偌大的别墅幽暗而寂静。

    她一个人坐在阴暗的客厅里,看着从阳台玻璃门透进来的微光,脸上一片冰凉。

    苏栀慢慢的上楼,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苏栀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在梦里,她看到陆寒尧躺在病床上,苍白的脸色,瘦骨嶙峋的身形,一切都预示着他的身体情况非常糟糕。

    也不知过了多久,病床上的陆寒尧睁开了眼睛,深邃的眸子如寂静夜空,深沉而孤寂的望着她。

    寒尧。

    她想开口唤他,可嗓子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尧爷,该吃药了。”

    王元青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将一杯水和各种颜色的药丸递到陆寒尧面前。

    陆寒尧看着对方,脸上挂着清浅的笑容,低哑的嗓音透着几分欢愉。

    “我梦到知知了。”

    王元青已经忘了有多久没见过自家爷笑了,可偏偏却是在这种情况下,仅仅因为梦到了那个人。

    王元青的双眼不可抑止的泛红,喉咙里发出一丝呜咽。

    陆寒尧沉浸在幸福的梦境中,苍白的脸上仿佛镀上了一层明亮的光彩。

    “梦里,我和知知结婚了,我们生了三个儿子,老大小名叫豆豆,老二和老三是双胞胎,小名分别叫星星和想想。

    老大的小名是知知取的,我生日的时候,知知送了我一只品相不错的翡翠豆玉坠,我总说它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她总是否认,可怀上老大后,她却给老大取了豆豆的小名。

    老二老三的小名是我取的,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知知就是我的理想,可惜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

    服过药后,陆寒尧坐着轮椅来到书桌前,从抽屉里面拿出一张干净的信纸,提笔在纸上慢慢写下:

    知知,我终于又梦到你了,梦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美好,我宁愿相信那才是我们的一生,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是老天对我的惩罚。

    如果有来世,我希望我们能早一点遇见,我一定会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你,牢牢的抓住你的手,死也不会再松开。

    如果有来世,我们定要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知知,最近偶然在书上看到了一句话,我想说给你听。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

    “知知……”

    在温柔的呼唤声中,苏栀蓦然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男人熟悉而深邃的脸庞,她控制不住的潸然泪下。

    “我就晚了半天过来,就哭成这样,好吧,是我错了,老婆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好不好?”

    望着男人春风含笑的眉眼,感受到对方指腹和掌心的温度,苏栀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住对方。

    “寒尧。”

    “我在。”

    “我好像从来没有告诉过你。”

    “什么?”

    “我爱你。”

    陆寒尧什么也没说,但搂着她的双臂却加重了力道,似乎想要将她整个人揉进骨血之中。

    “陆寒尧,我爱你,无论过去,现在,将来,无论贫穷富贵,无论生老病死,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完)—

    这世上,除了生与死,其余都是小事,愿我们都能珍惜当下,好好生活,不留遗憾。

    ?  ?为了替大家节省纸巾,最终还是改成了开放式结局,不谢,请叫我**。

    ?  ————

    ?  感谢一路追文的小仙女小可爱们,谢谢你们的陪伴、支持和鼓励,爱你们每一个人。

    ?  知知和尧爷的故事暂时就告一段落了,只要我们相信,奇迹就会发生。

    ?  山水总相逢,来日皆可期,大家珍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