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眼前发黑

    就在傅廷远打量着周宥谦的时候,年轻的男孩忽然笑了起来:“傅叔,您不会又要说我答应的太快,一点诚意都没有了吧?”

    傅廷远:“……”

    不得不承认,这个臭小子的这番话成功让他自己处于了主动位置。

    他挑眉反问:“你不是接受不了三年不能结婚吗?怎么又忽然答应的这样痛快了?”

    俞恩跟傅承颜也看向了周宥谦,年轻的男孩勾唇笑的有些无奈:“不然我还能怎么办?难道要一直跟您死磕下去,弄得承颜夹在我们中间左右为难?”

    “这不是我的初中,让她有一丝丝的难受我都不舍得,所以我愿意妥协,过去那几年我也都等了,不差这一年。”

    男孩的话诚恳而又真挚,真挚到让傅廷远竟然感受到了他对女儿的情真意切,以至于他一时间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就见男孩忽然话锋一转,神色极其坚定地说:“但是三年一到,我希望您不要再反悔了,我一定要娶承颜。”

    傅廷远猛然被年轻的男孩给压制了一番,一时间有些恼火地说:“你一定要娶,还得看看她是不是一定要嫁呢。”

    “三年的时间可不短,你敢保证你们之间的感情就不能有什么变故?”

    这世间的情情爱爱他见的多了,以及这个社会这般喧嚣浮华,每个人身边都藏着那么多诱惑,更别提他们俩还这般年轻了,能不能经得住诱惑还不好说。

    这回不待周宥谦回应什么,傅承颜先发话了。

    她抬手轻轻覆住了一旁周宥谦的手,轻声对自家父亲说:“爸爸,我相信宥谦对我的感情,我也相信自己对他的感情。”

    傅承颜这话等于在维护周宥谦,可想而知傅廷远心里承受了多大的暴击,可他也没法表现出来,于是就只好抿唇点了点头。

    然后重重地说:“好,那我们就三年后再说吧。”

    这一场会谈就这样结束后了,俞恩留周宥谦在家里吃了饭,傅廷远哪有什么心情待在餐厅陪着,找了个借口就上楼休息了。

    俞恩随后也上楼了,留小两口两人在餐厅安静吃饭。

    周宥谦愉悦地笑着跟傅承颜道谢:“谢谢你刚刚护着我。”

    傅承颜回道:“既然决定在一起,自然应该我们两个人一条心,你不想我独自面对,我也不想你独自面对。”

    “不过我爸肯定也伤心了。”傅承颜能感受出来自己父亲的受伤,她刚刚也只是不想话题被翻来覆去的说。

    “他也是为了你好。”周宥谦也能理解傅廷远的心情,所以他从来也没有因为傅廷远的反对而对傅廷远心生不满。

    他知道傅廷远并不是故意针对他,换做其他男生想要接近傅承颜,傅廷远一样不待见,拥有傅承颜这样优秀的女儿,他自然觉得没有男孩能配得上。

    吃过晚饭周宥谦跟傅廷远和俞恩道别后就离开了,傅承颜送他出了门,周宥谦本来想跟心爱的女孩来个拥抱告别的,可是一抬眼楼上傅廷远正面色沉沉地从卧室窗户那儿盯着他呢,他只好作罢。

    不过总体来说,今晚两人这边还算顺利。

    虽然傅廷远提出了三年不结婚的要求,但总算是认可了他们俩的关系,从此以后两人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交往了。

    周宥谦一想到这一点,唇角的笑容就怎样也落不下来了。

    这几年他的等待与执着终于有了回应,往后余生,他能做的就是好好珍惜自己心爱的人,他的人生其实很简单,做心爱的研究事业,有心爱的女孩相伴,足矣。

    而易笙跟许一诺那里,双方父母完全是一头雾水。

    接到电话赶到许航跟宋迎家的易慎之跟周眉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倒是也猜到了易笙可能跟许一诺有点什么,可又觉得不太可能,因为两个孩子平日里实在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交集。

    宋迎问周眉:“易笙有跟你们透露什么吗?”

    周眉摇头:“没有,就只说让我们到你们这里来。”

    “你也知道,他是个男孩子,本来就不怎么爱跟父母倾诉事情,加上他那性子也有些淡,根本不会跟我多说什么的。”

    周眉这样跟宋迎解释着。

    宋迎说道:“一诺倒是个女孩子,可她也什么也不说,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的,许航都要急死了。”

    “他说他的直觉告诉他,一诺跟易笙之间有点什么,他那心情瞬间就不好受了。”

    “当然他不是觉得易笙不好,就是男人那种护着自己女儿的复杂心情在作祟。”

    宋迎这样解释着,周眉笑道:“我能理解许航的心情,易慎之也那样的德行,咱们平时不是都开玩笑,说等日后易欢长大了,让他跟江延在一起嘛,每次回家他都要跟我抗议,说没有人能配得上他女儿。”

    易欢跟江延两人因为出生时间就差了没几个月,所以大家经常开玩笑说他俩指腹为婚了,但其实两个人还小呢,而且看两个孩子那样子,完全不来电。

    说到这个话题,宋迎不由得感叹道:“咱们整天乱点鸳鸯谱让他们在一起的,反倒没在一起,可别咱们都没想过的两个人,反而在一起了。”

    比如周宥谦跟傅承颜,再比如即将赶回来的易笙跟许一诺。

    那厢易慎之则是在安慰许航,他倒也诚恳:“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也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我实在是帮不了什么忙,如果两个孩子真的要在一起,我也发表不了任何意见。”

    许航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易慎之又道:“我不是不想管,但我得听周眉的,难道你不是吗?如果两个孩子真有点什么,而宋迎跟周眉又同意,我们能做的了主?还不是得听她们俩的?”

    许航顿时心情更低落了。

    因为他知道,宋迎对易笙印象很好,好几次在他面前还夸过易笙,男人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他们的女儿要跟易笙在一起,宋迎绝对不会反对。

    而就在几个大人聊着的时候,两个孩子赶了回来。

    许航一看到两人是牵着手进来的,顿时觉得眼前一黑,有种想要晕过去的冲动。

    后面再一听到两人要直接结婚,许航彻底血压飙升,在沙发里好一会儿都没缓过劲儿来,要不是他自己是医生而宋迎也懂医学知识,只怕是他能挂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