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给她这世间最好的一切

    “不仓促。”易笙坚定的声音响起,“对我来说一切都是渴望已久。”

    易笙说完又抬眼看向许航跟宋迎,神色郑重地说:“我跟一诺结婚之后她可以全心全意地继续她热爱的医学,宋家和许家的事业我完全可以帮忙接管,她就更没有后顾之忧了。”

    “我会竭尽我所能,给予她这世间最好的一切。”

    “易笙,你——”

    易笙的话太过于真情实意,以至于许一诺有些震惊且难以置信地看向了他,想说些什么又想到两人此时还在演戏呢,就只好将话又都咽了下去。

    易笙的话让许航有些心动,他跟宋迎只有许一诺一个孩子,而他跟宋迎的事业又都做的很大,日后这些都需要有人来接管,许一诺倒是可以接管,可他更希望许一诺能做自己热爱的事情。

    宋迎年轻时完全不喜欢珠宝设计,可最后还是因为父母渐渐老去而不得不回家接管公司,放弃了自己喜爱的心理学。

    许航不希望女儿也放弃自己热爱的医学,可他也知道他跟宋迎总有老去的一天,他并不排斥女儿的另外一半帮忙管理公司,可如果这个人是他们也了解信任的人的话,他跟宋迎会更放心。

    毕竟这个世界上谋夺女方家产的男人也很多,万一他们不在人世了,而那个男人又背叛了女儿,将所有的家产据为己有,他们的女儿又只专注于医学了,到时候她该怎么办?

    可如果这个帮他们管理家业产业的人是易笙的话……

    首先,易笙作为易慎之的儿子,身后自有万贯家财,不会觊觎宋家跟许家的家产、

    其次,易笙也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人品和能力有目共睹,他不是吃软饭的男人,就算没有易慎之,他也自会凭借自己的本事闯出一片天地。

    再者,易笙即便来帮他们管理家业,易慎之那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不至于易笙走了之后没人接管易家,因为他还有一个儿子易时,那也是个同样优秀的男孩子,就是有些遗传了易慎之年轻时的桀骜不羁。

    易笙这一番掏出真心的话落下之后,许航明显心动了。

    一旁的易慎之轻咳了一声打趣自家儿子:“臭小子,你口口声声要帮人家接管公司,你这是要入赘啊。”

    易慎之这番话很好地缓解了客厅内有些沉重的气氛,不过他这样打趣易笙也有他自己的意图在里面,他倒是要看看儿子能不能受得了说他入赘的话,毕竟很多男的不喜欢自己被这样定位,那样总会给人一种吃软饭的感觉。

    易笙这样聪明的人,又岂会听不出自家父亲语气里的含义?

    他当即就说道:“入赘或者不入赘,我都可以接受,看许叔的要求。”

    “我也不怕别人的风言风语,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当一个人足够强大自信的时候,就不会在乎别人的说三道四,他的能力他自己很清楚,虽然现在他还在继续学业,但他已经跟同学一起创业做了一家软件公司,而且经营的很是红红火火。

    即便没有父亲的易氏,他一样可以给一家人优渥的生活,更可以给心爱的女孩最好的一切。

    帮许一诺管理公司,是他愿意为她做的事,而不是他图什么钱财。

    是他愿意为了成全她在医学上的沉迷,为她解决后顾之忧的心甘情愿。

    易笙的这个回答让大家很是满意,不待许航再说什么,宋迎直接做了决定:“既然你们两情相悦,又一心想结婚,那就结吧。”

    反正,就算走不下去,他们也输得起。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婚姻,谁都输得起,谁也都给得起。

    “可是——”许航自然是不同意的,但宋迎都同意了,他一时间也不好说什么,他也是一切都听宋迎的。

    她的潇洒和果决许航是领教过的,他相信他们的女儿从小在她的教导下也有着这样的潇洒与果决,不会让她自己受委屈。

    作为男方父母,易慎之跟周眉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的,非但没有任何意见,反而高兴极了。

    尤其是周眉,要知道她可是做婆婆的一方,谁不想要个懂事明理的儿媳妇?

    而如今她的儿媳妇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无论品行还是相貌家世都是一等一的好,宋迎又是她的好朋友,这样的亲家关系相处起来多快乐?

    不过她随后又说:“既然这样,那婚礼我们是不是该准备起来了?”

    “不用不用。”这次是许一诺自己急急开口了,“婚礼等以后再说吧。”

    她还在念大学呢,才不想这么早就公开结婚的事,会被人笑话死吧,她也不想那样惹人注目。

    她急着推掉婚礼的样子,让一旁的易笙微微抿了抿唇。

    她确实是对他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啊,她推掉婚礼,分明是不想公开跟他的关系,可他却恨不得跟全世界宣布跟她的关系。

    是的,他对她是蓄谋已久。

    他说暗恋了她很多年的话是真的,考虑到她还小学业为重暂时没有表白也是真的,但他却没想到今晚她会突然跟他提什么结婚。

    利益婚姻这四个字狠狠刺痛了他的眼,也让他觉得自己的一腔深情被辜负,于是他阴阳怪气满脸厉色地逼着她非要结婚不可。

    他承认那一刻他疯了,因为她对他没有半点感觉而伤心的疯了,因为她找个人结婚不过是为了逃避催婚而疯了。

    但不管怎样,她这个人他还是要定了。

    明天领了证,一切将成定局。

    不,今晚他就想让一切都名正言顺,想让她完完全全地属于他,易笙也不知道自己身体里流淌着的是从谁那里继承来的疯狂血液。

    许一诺提出暂时不办婚礼,宋迎站出来同意了她的决定。

    她看着女儿淡淡说:“那就不办婚礼了,毕竟一诺也还在念书,传出去或许会有风言风语,还是让她先专心学业吧。”

    同样作为女人,宋迎很能明白自家女儿的心情。

    她也算是看出来了,这段感情里女儿好像全程处于被动地位,但女儿又没有强烈排斥结婚,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待会儿她会找机会问清楚。

    以及她作为资深的心理医生,通过对易笙的观察,她断定易笙对女儿是有感情的。

    这两个孩子,不知道走的是哪门子的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