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先婚后爱

    商谈结束之后易慎之跟周眉便打算起身离开了,这件事太重大,无论是双方父母还是许一诺,似乎都需要时间消化和平复。

    易笙不需要,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易慎之跟周眉是驱车来的,易笙自己也开了车,所以一家三口没有一起离开,以及许一诺也将易笙给拦住了,因为她有话要对他说。

    “我跟他出去一下。”她这样对父母说着,随后便拉着易笙走人了。

    许一诺拉着易笙出了门之后就快步朝她家附近的一个休闲小广场走了去,她得问问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把话说的那么深情难耐。

    他这样反倒让她心里很是内疚,因为她对他纯属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他若是情深似海,她不知道以后要怎样面对,说好了就只是结个婚然后互不打扰不是吗?

    不过她刚拉着人走到广场中的一个小亭子,还没等开口说什么,人已经被易笙一下子给按在了身后的一根柱子上,再然后就是他猛然吻了过来。

    许一诺整个人都是懵的。

    直到唇齿被男人给撬开她才慌了,抬手用力推着试图逃脱,然而男女力道的悬殊让她面前的男人纹丝未动,反而将她往怀里扣的更紧了。

    这一场热切的亲吻如同狂风骤雨,等她被松开的时候已然没了任何的力气,她索性攀着男人的肩头将自己的脸埋进了他胸前。

    她此时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复杂。

    有初吻被强夺的羞赧,又恼火着一切都是自己的咎由自取,反正各种情绪都有,干脆埋着脸不起身了。

    可她却不知道,她偎在自己怀里动也不动的行为,愈发让男人胸口的情绪喷薄而汹涌,他干脆将她从自己怀里给拎了起来,再次低头吻了过去。

    许一诺:“……”

    还来?

    这一次等她被松开的时候,许一诺恼火不已。

    “易笙,你干什么!”她用力推了一把面前的男人,红着脸气呼呼地质问着。

    年轻男人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更甚至还抬手意味深长地抚了抚自己的唇:“我亲自己的未来妻子,有什么问题吗?”

    “谁是你未来妻子了!”许一诺没好气地哼道。

    年轻男人脸上的笑容绽开:“双方父母都同意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又想反悔吗?”

    许一诺气结。

    咬牙恨恨瞪了男人一眼之后她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刚刚全程你都深情款款,做戏做过了吧?”

    “你觉得我是在做戏?”男人脸上的笑容敛了几分,就那样幽幽盯着她问道。

    许一诺道:“难道不是吗?我们不是说好了做戏吗?”

    易笙还没等说什么,就听她又哼了一声抱怨道:“你这演技不去娱乐圈都可惜了,以假乱真的水平真高。”

    易笙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

    她既然觉得他演技好,那必然是感受到了他的情意,难道她就不能再多想一下吗?

    多想一想他为什么会真情流露。

    想到这里他上前一步屈起手指轻轻敲了一下女孩子的额头,有些无奈地说:“平日里觉得你很聪明,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你反而迟钝极了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许一诺有些吃痛地抬手捂住额头后退了一句,一头雾水地问他。

    易笙没有说话,就那样眸光深深凝着她,用眼神传达着自己的情绪。

    许一诺浑身一僵,随即难以置信地后退了一步说道:“你、你——”

    “你不会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一直暗恋着我吧?”

    “是。”这一次易笙没有否认,而是坦白承认了。

    许一诺惊讶到愣在原地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是真的没想到易笙暗恋着她,他们平时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不是吗?

    而在反应过来之后她又瞬间哭笑不得,敢情今晚她找他提结婚的事,是她自己羊入虎口啊。

    “一诺,我是真的喜欢你,也是真心想跟你结婚,所以你说是利益婚姻的时候我才会那么生气。”

    年轻男人走到她面前轻轻环住了她的肩这样深情地告白着。

    许一诺总算回过神来了,她有些不太自在得别开了眼:“这样对你不公平,你明知道我对你——”

    后面的话许一诺觉得有些伤人,所以抿唇不说了。

    年轻男人伸出修长的手指抬起了她的下巴,自信说道:“爱情有很多种方式不是吗?先婚后爱也没什么,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爱上我。”

    许一诺回家的时候心情是沉重的,因着明白了易笙对她的感情。

    她不知道自己以后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他,哎,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啊,她明明只是想要找个人结婚各取所需而已,结果却成了他对她早就图谋不轨。

    回家后母亲宋迎敲门进了她的卧室,许一诺从来就将母亲当做朋友一般相处,又许是宋迎是资深心理医生的缘故吧,母女二人从小到大关系都极其和谐。

    所以这会儿察觉到宋迎已经看出什么蹊跷来的许一诺,索性也不再隐瞒什么了,就将晚上发生的事跟宋迎和盘托出了,当然也包括刚刚易笙对她的表白。

    宋迎听完之后倒也没有太多反应,除却最初听到是女儿主动去找人家易笙提结婚时有些惊讶之外,后面她就全程淡定了。

    许一诺叹着气跟宋迎倾诉着:“妈,我现在要怎么办啊?”

    宋迎笑道:“什么怎么办?他对你没感情的情况下你都能接受跟他的婚姻,现在他爱你,你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有爱的婚姻难道不比无爱的婚姻好?”

    许一诺苦恼道:“可我不爱他啊,总觉得对他不公平。”

    宋迎抬手揉了揉女儿柔软的发丝,轻声说:“你不爱他,怎么那么多男人你不选,偏偏只选中了他?”

    “如果你不爱他,又何必在乎对他公平不公平?”

    许一诺怔了怔。

    随后她喃喃地问向自家母亲:“你的意思是……我对他也多少有点感觉?”

    宋迎有些无奈地轻轻点了点头,她这个女儿啊,在情感上像极了许航,迟钝又慢热。

    许一诺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她相信宋迎的判断,因为宋迎是心理医生,向来很会分析别人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