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三楼铺设着猩红色的地毯,人走在上面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楼下的个歌舞声也被一道厚重的橡木大门挡住了,过道里静得听得清旁人的呼吸声。

    保镖领着冯世真走到走廊尽头的一扇描金大门前,一个穿着绿绸衫裤的秀丽少女开了门,请冯世真进去。

    屋里摆放着庄重的红木家具,头顶水晶灯明晃晃。留声机上,唱盘缓缓转着,放着一首洋人女歌手的情歌。歌曲婉转,嗓音沙哑,听得人不免觉得懒洋洋地,想坐在柔软地沙发里不起来。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坐在摇椅里,正望着窗外马路对面商家挂着的霓虹灯,一身深银灰色的洋绸长褂,利落的短发和轮廓分明的侧脸都被灯光勾了一条金边。

    冯世真安静地走了过去,从木盒里取了一支雪茄,剪好了,递到男人手边,又划了一根香柏木火柴。男人扫了她一眼,叼着雪茄,侧头过去就着冯世真手里的火抽了两口。

    冯世真晃灭了火柴,又去茶几上倒了一杯苏格兰威士忌,加了冰块,端了过去。

    孟绪安接过了酒,眼里有一抹私有似乎的笑,望着冯世真,“如何?”

    冯世真挑眉轻笑,“自然是成了。后日就搬进容家。”

    “黄氏那么挑剔,你是怎么入得她的眼?”

    冯世真从容说:“听说容家二姨太太多年专宠,新近有孕,兄弟又做了洋人的买办。二姨太太据说就是女学生出身,家里穷得没法了才给容定坤做了妾。容大太太这当口选家庭教师,分明就是在挑新的姨太太。我打扮得单纯些,又有真的学识,不怕她不选我。”

    孟绪安吐了一口烟,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见着容定坤了?”

    冯世真摇头,“招待我的是容太太黄氏,还有个不认识的男人,叫秀成什么的。”

    “杨秀成。”孟绪安说,“是黄氏娘家表侄,大学毕业后就跟着容定坤做事,倒是有几分才干。容定坤重用他,却不大信任他,并没有放权给他。他还是容太太的御用跑腿,经常出入容家。你进了容家后会常和他碰面,留神着些。”

    孟绪安抖了抖烟灰,站了起来。他身材高大挺拔,肩膀宽阔,背光站着低头俯视,一股成熟男性特有的阳刚气息扑面而来。

    冯世真应了一声,有些不自在地把头偏了偏。

    孟绪安又道:“你过了第一关,有些事你可以了解一下了。去把柜子上的文件夹拿来。里面的东西是为你准备的。”

    冯世真照着做了。文件夹里装着几份容家的资料,倒是详尽。大到容家的生意,各部门主管的姓名,小到容家人各自生辰八字,简单的喜好,以及容家几个管事的背景。

    “有了这个,你还需要我做什么?”冯世真翻着资料笑。这里还详细记载了容太太做头发的美容院,做衣服的时装店,甚至还有个专门看妇科的西医。

    孟绪安没提,可他安在容家的,肯定还有别的人。不然这种妇人的隐私,旁人怎么好打探?

    “让你去,不是为了几份线报的。”孟绪安在沙发上坐下,翘着长腿,“家庭教师的身份,上至主人一家,下到园丁老妈子,都能接触到,却又最不引人注目。我要你在容家潜伏待命,届时听从我的指挥。”

    冯世真翻看着资料,见容太太和几个儿女的相片都有。一家之长容定坤照片最多,有他剪彩的,有他出席宴会的,均是衣冠楚楚、高大挺拔的模样。

    相反,容家大少爷的文件夹里只有单薄的一张纸,连一张相片都没有。

    “容家大少爷的这个文件夹,就靠你将来搜集张罗,把它填补满了。”孟绪安说,“容大少是容定坤发妻唐氏所出。唐家早些年还不错,现在也是越发不行,小舅子们一直靠容定坤接济。说起来也好笑。外面都传容定坤克妻,说他专吸妻子娘家的气数。他两任妻子的娘家都在成亲后飞快衰败,他自己倒是把生意越做越大了。”

    “容大少爷十二岁就被送去读军校了?”冯世真看到资料上的记录有些惊讶。这年纪还是个孩子呢。

    “容家大少和二少在小时候被绑架过,只有大儿子被救回来了。黄家舅爷当时还是张大帅身边的参谋,黄氏又整日哭闹,容定坤只好把大儿子远远送走,美其名曰是去军校磨练。这一走就是整整九年。容嘉上前些日子才回来,一直深居简出,我的人都没有拍到他的照片。”

    黄氏自己生了一对龙凤胎,儿子折在了绑匪手里,又把大姨太太生的儿子抱来自己养。容定坤还有两个妾,给他生了三个女儿。

    冯世真估算了一下,觉得容定坤真是儿女双全。都说人要作恶,就会断子绝孙。可容定坤却没有受这个报应。

    孟绪安晃着酒杯里的冰块,挑起一个充满嘲讽的笑意,“为着讨好后妻,亲生的儿子尚且丢开不顾,旁人又能得他几分真情实意?”

    他想起了什么事,眉头狠狠地拧着,眼神一时有些凶悍狰狞。

    冯世真假装没看见,把资料全部记在了脑海里,然后点了一根火柴,将所有文件夹都烧了。

    那个绿衣少女走去推开了窗户。初秋夜晚凉爽的风带着外面街上的喧闹吹了进来,驱散了屋内凝重的气息。孟绪安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狠狠吸了一口雪茄。

    “世真,你的首要任务,是容家大少爷。他是容定坤的长子、第一继承人。若说容定坤有什么软肋,那大概除了他自己的命外,也就这个长子了。去取得容大少的信任和好感,让他成为你在容家的保护者和纽带。再通过他,给予容定坤致命的重击。这个要求,你可以做到吗?”

    “没有问题。”冯世真简洁地回答,“那我告辞了。”

    孟绪安目光深邃地望了她一眼:“真的有把握?我记得你之前可是连男朋友都没有谈过的。你知道怎么去勾引男人吗?”

    “事在人为。”冯世真的嘴唇倔强地抿了起来,“七爷不去找那些千娇百媚的女子,却找我去接近容大少,自然有你的道理。我相信七爷的判断,自己肯定是更适合的那一个。”

    孟绪安轻笑了起来,又问:“黄氏的想法,你打算怎么应对?”

    冯世真不以为然地说:“我又没有和她达成共识。只要她不明说,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就是有一事要麻烦七爷。我搬去了容家,父母这边无人照料,担心受邻里欺负。”

    孟绪安点头,“我会让人看顾些的。”

    冯世真欠身道谢,脚步利落地走了。

    冯世真到二楼,又碰见小宝丽和那个平头青年在白相。

    小宝丽看到冯世真,把男人往旁边一推,道:“就怕你先走了呢!我还有朋友从美国带回来一盒子胭脂面霜,有你一份。伍少,您稍等。”

    说着,把男人丢在一边,提着裙子朝化妆间跑去。

    那伍少爷被撇下了也不恼,转头端详着冯世真。

    冯世真的打扮平日里看着普通,此刻在一群姹紫嫣红中,反而素雅得就像一抹雨后的轻烟。时下妓女都流行作女学生打扮,个个蓝衫黑裙俏短发。冯世真又没有男伴在身旁,伍少爷便当她是舞女,目光放肆地从她清秀的脸蛋一直扫到她清晰的锁骨,最后在纤细的腰身上流连片刻,吹了一声口哨。

    冯世真之前已被他看得一肚子火,当即冷冷地丢了一个白眼,转身朝舞厅里走。刚刚迈进大门,一个白影迎面而来,撞得她后退了两步。

    一只有力的手掌在冯世真背后托了一下,将她扶稳。伍少爷笑嘻嘻地走上前,对同伴道:“你跑什么,身后有狼追着么?”

    话音未落,就见几个花枝招展的舞女好像寻找唐僧的蜘蛛精,又像是搜捕逃犯的警犬,闻着气味追过来,连着冯世真一起围在了中央。

    “唐少爷躲什么?来跳舞呀!”

    那唐少爷俊秀的面孔紧紧绷着,冰冷得就像刚从冰柜里取出来似的。

    伍少爷笑着推他,“不过跳支舞,又不会掉块肉。满池子里就没一个你看得上眼的?”

    “唐少爷是太害羞了!”一个白俄舞女操着生涩的沪语,娇笑着去拉唐少爷的胳膊。

    唐少爷被那阵阵浓烈的香水气熏得无法呼吸,厌恶地甩开手。那洋女后退一步刚好踩空,娇呼一声跌在了地上。

    这一下闹得有点大,舞厅里不少人望了过来。看场子的保安沉着脸朝这边走。

    “你瞧你这脾气……”伍少爷啧啧,整着西装上前去打发保安。

    唐少爷抿着唇僵直地站着,瞳仁显得愈发黝黑深邃。几个舞女讪讪地站在一旁,都不敢再去搭话。

    就这时,青年的袖子被轻轻地拉了一下。他转过头,就见刚才撞上的那个学生打扮的年轻女郎站在身后。

    女郎笑容明净清透,好似乌云消散的月空,。

    “我们来跳一支舞吧。”她嗓音轻柔,如夏夜微风拂过耳畔,瞬间就将他的抗拒和紧张吹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