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四十章 偷天换日

    黑衣人走的很是失魂落魄。

    他此来初衷,其实就只是过来试探一下而已。

    如果小松树不答应帮忙,计划也只好取消;因为至尊山自己实在是惹不起,他也不想放弃了经营偌久的岳州居处。

    真要再被围剿一次,就算能够侥幸脱身,又得花多久时间,才能经营起新的家园。

    但这棵树答应帮忙,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几可说是万无一失。

    这个黑衣人,的确就是神偷不偷天。

    放眼整个人世间,甚至是点化了小松树的风印,都不如这位不偷天懂得如何利用这种精灵资源。

    所以这位不偷天走的很安心,很快乐。

    立身不败之地,便是如此简单!

    任由至尊山牛逼到爆,无敌天下,也绝不会想到,我能伏下这么一枚超神棋子。

    你能想到你追我的时候,一棵树在为我打掩护?

    呵呵……

    ……

    目送着黑衣人走远。

    风印才看着庄巍然:“庄叔,你知道这个人的根脚?”

    “知道,嗯,准确来说,是此人于岳州地界的身份背景。”

    作为老江湖,庄巍然早就针对岳州城调查过不止一遍,又怎么会漏掉这么一位岳州大财主呢?

    “此人可说是岳州城里最最低调的富豪,丁员外、丁大财主;本名叫做丁小千的便是了!”

    庄巍然瞪着眼睛,看着小树在树皮上幻化出来的黑衣人的相貌,几乎是呻吟一般的说道。

    因为庄巍然曾经夤夜出动,在各大富豪家里转悠过。

    而且基本上每一家都有斩获。

    唯独在这位丁大员外家里,铩羽而归,一无所获。

    倒不是丁大财主名不副实,其家三个库房每一间都堆满了金银财宝,身家丰厚绝非虚妄,可庄巍然是什么人,区区世俗财富如何能入他的法眼?

    所谓些许金银,白送他,他都嫌沉,还占地方,可丁大财主的库房里,堪称金银满库,却连玉石都没见到几块。

    庄巍然回去后还曾经咒骂过:这等穷逼,连点好东西都没有,居然有脸号称大财主!

    但是现在他明白了,未必是人家没有,多半是自己没找到而已。

    想想也是,谁能从偷神不偷天的手里偷到东西?

    那不是贼祖宗被盗窃,直接见了鬼么?

    更有甚者,真正有实力的盗窃者,基本都会跟庄巍然抱有同样的想法,许金银,白送他,他都嫌沉,而那些没啥实力的盗窃者,却又能带走几多金银?

    那玩意真正死沉死沉的!

    这才是真正深谙盗窃真意的防护手段,盛名之下殊无虚士!

    “我居然在不偷天眼皮底下冒充不偷天……”庄巍然一念惊觉之余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也幸亏就那一次。

    更幸亏这家伙没有任何防备,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冒充了。

    否则,以这家伙的轻身功夫,就算一直跟到自己家里,自己只怕还不知道呢。

    到那时候被这家伙反手一个举报……

    “我的天鹅……真特么悬啊。”

    庄巍然抹一把汗。

    胡冷月冷笑:“就说你没好得瑟,那会才刚恢复些许实力,就好似憨包似的到处惹事生非。现在知道害怕了么!”

    庄巍然无辜的看着胡冷月:“当时,我记得你还夸我做得好来着……嘶嘶嘶……”

    胡冷月放下手,若无其事道:“先看看这身法秘笈,是不是真的。”

    “他不至于事前做了本假的吧?”

    三人凑在一起,将秘笈打开,逐字逐句的研读了起来。

    《偷天换日》。

    这是秘笈的名字,显然是心法的名字。在后面,就有步法的介绍。

    看了片刻之后,庒巍然夫妇同时抬起头,面面相觑。

    秘籍,功法,修炼方法,都是真的。

    但是,却不是每个人都能修炼的。

    这其中有个最最难的关隘,就是灵气在经脉中运行。

    这么说大家就明白了:一个人的经脉中的灵气,一直是顺时针流动的,随着流动的越多,流动的越快,这个人的修为战力,也就越强。

    而战斗的时候,一般比平常修炼的时候,要激烈数倍。

    所以会经常有那种所谓的‘脱力、真气不继’的情况发生。

    在这种顺时针流动的情况下,一旦出现灵气逆行,恐怕就会受伤,严重者,甚至会死。

    一般这种情况下,我们称之为:走火入魔!

    所以一般人的灵气,或者说,所有人的灵气,都是按照一定的规律,永远是同一线路流转的。

    不可能有逆行——因为人,始终就是只有一个丹田!

    但是这位不偷天的灵力运行,居然是从脚底涌泉开始运行,吸取大地之气;不过这也无妨。

    但是,在他吸取大地之力的时候,头顶泥丸宫也同时开始吸取空气中的灵气。

    这就形成了一种对冲:一波向上,一波向下!

    按照常理来说,发生这种情况,等到两股灵气在身体里对流的时候,也就是这个人死亡的时候——天地对撞,你能不死?

    但是这位不偷天就没死,不仅没死,而且在丹田之中产生了种类似于阴阳鱼一样的那种气漩。

    脚下的灵气绕半圈向上走……而头顶的灵气绕半圈往下走……

    居然是井水不犯河水!

    “这特么……这天下居然有这等事!”

    庒巍然看的头皮发麻。

    这种方法,只是看一眼,就感觉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阎王殿。

    更不要说什么按着这个修炼了。

    难怪这人世间,只有一个不偷天,也只有他自己能练成这种逆天的功法。

    这样,不快才是意外的。

    天地在他身体里面交泰了……能不快?

    尤其是全力催动的时候,其实已经不是你自己想要快,而是天与地激烈碰撞之后,产生的巨大力量,催着你想慢下来都不行!

    当然,还有天长日久的练习,才能做到。

    但这,说属于是不偷天的独门心法,还真不是吹得!

    难怪这家伙很是轻易的就扔出来了自己的独门秘籍,因为,他很笃定,就算你拿着,也没啥用!

    你练不成!

    人都练不成,更不要说是一棵树了。

    风印也是看的一头雾水:这能练?

    自己的化灵经……不知道可不可以操纵这种方式?

    于是突发奇想,试试。

    但这话是不能说的,自己若是说出来,恐怕庒巍然两口子必然会拼命阻止。

    风印自恃化灵经无论如何都能保住自己一条命,自然敢尝试,但是庒巍然夫妻却是不知道的。

    尝试的将灵气分了一下,一部分从脚下上冲,咦?

    可行!

    然后一咬牙,开始吸引头顶灵气,结果……丝丝清凉,从头顶灌顶而入……

    卧槽!

    可行!

    风印眼睛瞪大了。

    小心翼翼的按照秘籍上的行功线路,一道往上,一道向下……

    缓缓接近,然后在丹田中将点灵的气漩,当做了那种不偷天的功法的气漩,开始运行……

    下一刻,两道灵力,同时接触到了这个气漩。

    最关键的时候到来了。

    然后……

    风印直接瞪大了眼睛。

    因为,这两道灵气在接触到气旋的时候,居然自然而然的跟着气漩旋转了起来,一个旋转后,向上的还在继续向上,向下的持续向下……

    在经脉中,一个顺行,一个逆行,就像是两路大军,在一条窄窄的山路上会师。

    然后井然有序的一边一路,擦肩而过。

    各自奔赴目的地,一个周天,居然很轻松的完成了。

    一种飘然欲起的感觉,油然而生。

    似乎在这一刻,身后充满了推力!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狂飙而去!

    而且这种速度,将远远高于自己之前的所谓‘柳絮身法’。

    “这么容易?”

    风印自己都愣住了。

    再看这本功法,身法介绍,以及如何控制速度等……

    尽皆感觉是如此的容易。

    等到翻完这本书之后,风印赫然发现,自己全会了。

    所欠缺的,不过就是一个熟练度。

    将秘笈揣进怀里,风印依然感觉如在梦中。

    “咱们出去?”

    庒巍然问道。

    “好。”

    风印魂不守舍……

    与小松树告别之后,走在回程路上,庒巍然身法展开,胡冷月在身侧跟着,不知不觉间……

    突然夫妻二人同时愣住了。

    因为他们发现……风印的身法,居然与之前的不一样了。

    更加轻灵飘逸,似乎毫不费力,却速度很快。

    “???”

    庒巍然心中嘀咕,忍不住加快了速度。

    结果……风印依然跟得上。

    再加快……

    依然追上了,没有落下。

    再次加快……

    这一下不得了,风印身法催动,骤然间居然冲到了庒巍然夫妇前面去了。

    身法轻盈,没有半点风声带起,就像是一道光,照了出去。

    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这姿态,与之前的不偷天,一模一样!!

    “嗝儿!”

    庒巍然咽口唾沫,内息突然混乱,整个人从空中掉了下去。

    胡冷月也没有强到哪里,目瞪口呆的跟着自己丈夫掉了下去。

    风印吓了一跳。急忙转回。

    “怎么了?”

    风印问道。

    “怎么了?!”庒巍然如同见鬼一般的看着风印,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起来:“你,你你……你是不是学会了不偷天的偷天换日身法?”

    风印挠挠头:“我就尝试了一下子……没想到,就成了……”

    “呵呵呵……”

    庒巍然笑的跟要哭一样。

    这能说啥?

    自己一看就确定了,这是绝对不会有人学会的身法心法!

    很真实!

    人家风印同样是看了一遍。

    就更加确定的学会了。

    “人和人的差距……真的就这么大么?”

    庒巍然憋屈的道:“我……我也是俩肩膀扛着一个脑袋啊……”

    ……

    今晚加班,明天去办个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