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8 温馨家室

    杜衡现在有一个猜测,病人的发病可能是因为脑部疾病引起的。

    支撑他这个结论的主要原因,则是病人发病的时候,是在中午饮酒之后,午睡的时候发生。

    可现在病人的情况比较特殊,根本没办法通过辨证的方法来确认。

    杜衡双手抱在胸前,看着病人发呆。

    思虑半晌之后,还是开口问道,“你有没有其他疾病,比如高血压,或者动脉硬化之类的病?”

    病人嘴有点漏,就算躺着喝药,嘴角还是流下了很多的药汁。

    自己拿纸擦掉之后,拿出手机打出了一行字,“上个星期刚做完体检,没发现什么毛病。”

    刚做完体检?

    杜衡眉头有点皱,他还是觉得有问题。

    可他现在没有其他的辅助手段,只能压下心中怀疑。

    “这两天的医嘱我已经下好了,护士会按时给你把药送过来。明天早上不要出去,就在病房等着我,我来继续给你做针灸和按摩治疗。”

    病人嗯嗯两声,然后点点头表示知道。

    杜衡对着旁边的吴不畏说道“明天早上加个班,我们一起给病人做治疗。”

    “我知道师哥。要不要我去山上接你?”

    “不用,有拉人的面包车,我坐一个就下来了。”

    说完又对着病人说道,“这几天不要吃油腻的,辛辣刺激的,更不能喝酒,吃点流质食物就可以,听清了吗?”

    病人又是点点头。

    杜衡还是有点放心不下,转而对着李娜婷说到,“婷婷,这两天麻烦你了,多看着点。”

    “好的杜医生,我一定看好他,不会出问题的。”

    李娜婷轻轻点点头,轻快的答应了下来。

    杜衡觉得现在只能这样,便离开了病房。

    回到办公室,看书,整理脑海中的知识,一直过了三个多小时,直到下班,都再也没有一个病人上门。

    而这,就是卫生院充实而又无聊的一天。

    杜衡收拾一下,往包里放了针具包和一本书,“不畏,下班了,走吧。”

    吴不畏也早就收拾好了,听到杜衡招呼,拿起车钥匙也往外走,“走吧师哥,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你往市里走,我往山上走,一上一下太麻烦了,我随便拦个车就行。”

    “那行,师哥,我就先走了啊。”吴不畏打完招呼,就往后院取车去了。

    杜衡拎着包想和王珍珍打声招呼,没想到人家早早的就关了挂号室的窗户,人也早就跑的没影了。

    杜衡哑然的笑笑便出门了,没等两分钟,就遇上一辆路过自己庄子的车子,半个小时左右,杜衡就到了自己家门前。

    看着眼前崭新的小楼房,杜衡心里有自豪,也有着阵阵失落。

    这栋小二楼,是自己省吃俭用,还有自己哥哥和嫂子的帮助,去年刚盖起来的。可这样漂亮的小二楼,却不能为自己娶到一个媳妇,也真够憋屈的。

    更让他难受的,是旁边他哥哥的房子,只是一个五间的大平房。

    不过好在自己现在有了系统,再也不用为自己那根本不够花的工资而发愁了。

    等到自己完成那1000例的治疗,拿到每月50000的基础工资,只需要三个月,他就能帮自己哥哥也盖起来一样的小二楼。

    紧闭的大铁门被推开,发出“哐啷”的撞击声。

    进到自己的小院子,冷清却又非常的干净。

    二月底,气温还是非常低。

    杜衡不喜欢在房子里生火,也懒的生火,可晚上又实在很冷,所以周内的时候都是住在卫生院的宿舍,只有周末的时候回家。

    一个星期没有住人的屋子,这会儿却是非常的温暖,客厅里的炉子正散发着阵阵热浪,炉面上的烧水壶也在“噗嗤噗嗤”的冒着热气。

    杜衡不用想都知道,这肯定是自己嫂子和侄女过来帮自己弄的。

    至于自己大哥,那个叫杜平的男人,虽然比自己大十岁,可同样是个“懒人”,除了上工赚钱,家务活是能不动就不动。从小带大自己,没把自己饿死,那都是自己命大,有个好嫂子。

    暖瓶中把热水灌好,炉子中再添点碳,继续烧上水,杜衡舒服的坐倒在沙发上。

    “小叔,你回来了?”

    一道清脆的声音在屋子外响起,随后就见一个高挑的身影掀开门帘跳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脸蛋红红的鼻涕虫。

    “杜雪静,你就不能好好走进来?那有门槛的,你这么跳进来,也不害怕把你绊倒。”

    杜衡看着蹦蹦跳跳的侄女和侄子,脸上的笑容真就像一朵花一样灿烂。

    “我看着呢。”杜雪静笑嘻嘻的说着话,手底下也不闲着,又是提茶壶,又是看火炉。

    杜衡看看忙碌的杜雪静,便把视线转到了后面的鼻涕虫身上。

    “杜毅,你就不能把你那鼻涕擦擦吗?”

    杜衡从兜里掏出一包卫生纸,直接扔给了杜毅。

    别看这娃子只有6岁,进门之后就一直静悄悄的。可是只要出了门,那调皮劲儿,是杜衡两兄弟小时候根本就比不了的。

    “嘿嘿。”杜毅笑了一下,拿过纸巾就开始擦鼻涕,然后把擦完的纸随手就扔到了炉子边上。

    “杜毅。”炉子边上的杜雪静直接就是一声怒吼,手里拿着火钳子恶狠狠的看着杜毅。

    杜毅听到姐姐怒吼,赶紧小心翼翼的捡起纸巾,一脸赔笑的扔到炉子里。

    “杜毅你要是再乱扔垃圾,我饶不了你。”

    杜雪静手里的火钳子指指点点,杜毅则是一副嘿嘿傻笑的表情。

    杜衡看的开心,这小子调皮的很,老被他姐姐收拾,可这小子就喜欢粘着他姐姐,打了骂了,哭一会又凑跟前,一点记性没有。

    而且这两姐弟的状态,和他们兄弟当初很像。

    都是大个十来岁,都是小的粘着大的。

    “小叔,我妈饭做好了,赶紧走吧。”

    杜雪静封好炉子,拉着杜衡就往隔壁家里走。

    杜衡随手拿起旁边的外套,跟着一起往外走,“你妈做的什么饭?”

    “饺子,还是你最喜欢吃的韭菜鸡蛋馅的。”

    “你就诬陷我吧,韭菜鸡蛋是你爱吃的好吧.”

    杜衡和大侄女聊天在前面走,小侄子在后面蹦蹦跳跳的跟着,而且还很自觉的关上了院子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