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7章 贡品胭脂

    “哼!”施贵妃斜睨一眼,冷笑了一声。

    胡贵人脸色更白了,刚才的话,也得罪了施贵妃啊,她可是皇上的青梅竹马,论资历岂不更老?

    想到此,她吓得腿都软了,得罪了施贵妃的下场,她几乎不敢想。

    额头紧紧贴在地上,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夏如卿悠然抿了一口茶,茶香溢满唇齿,嗯,滋味儿不错。

    最后,还是皇后出来打圆场:“好了,胡贵人起来吧,你也进宫一年了,谨言慎行这个道理,你也该明白!”

    “奴婢谨遵皇后娘娘教导!”胡贵人战战兢兢起身地道。

    皇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大家又说了会儿话,这才散了。

    出了椒房殿,等众位娘娘们一离开,胡贵人狠狠瞪了夏如卿一眼,甩帕子走了。

    夏如卿把玩着手腕上的翡翠镯子,隐去嘴角的一丝嘲讽。

    大家平起平坐,这是耍的哪门子的威风?记忆里,这个胡贵人可没少挤兑原主。

    以前她是才人,挤兑就挤兑了,以后么……大家都是贵人,自己可不能再吃亏了不是?

    ……

    中秋节的前一天,皇帝的赏赐下来了。

    皇后的自然最多,其次是施贵妃的,其余的也都是按着位分来。

    赵君尧很少在这上面花什么心思,基本都是李盛安按着规矩安排的。

    只不过,今年的贡品里头,有高丽国进贡的几盒胭脂。

    高丽国号称玫瑰之乡,贡品胭脂是用无数新鲜玫瑰花瓣挤出花汁,加上秘制的香露调制而成。

    不仅颜色鲜艳匀净,润泽肌肤,涂上去还有一股淡淡的玫瑰香气,深得后宫女子的喜爱。

    今年高丽国发了洪涝,玫瑰减产了不少,这贡品胭脂就不如往年那般富余。

    李盛安十分为难:“刚好少了一盒,这可怎么办!”

    太后三盒,皇后,贵妃各两盒,剩下的主子们都是一盒,就这也不够啊,按理说,正六品往上的主子们是都有的。

    “夏贵人和胡贵人,只有一人能得,给谁不给谁都不好”内务府总管海大胜十分为难。

    “不如李总管去请示皇上的意思?”海大胜小心翼翼地问。

    两位都是贵人,只有一盒胭脂,他也不好做主,可如果是皇上的意思,这不就好办多了么,谁敢不服?

    李盛安犹豫了片刻,叹口气只得去了。

    这样的小事,平时谁敢打搅皇上?可这不是实在没主意了么,贡品的事谁敢胡乱做主。

    紫宸殿

    赵君尧正在批折子,听了这件事,眼皮都没抬直接开口道。

    “给夏氏吧,胡氏那里,你另外找些好的给她!”

    事实上,他也搞不清楚哪个是胡氏。除了原来东宫的老人,去年新进来的十几个,他基本对不上号。

    不过夏氏他是知道的,他唇角微勾,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仿佛那排牙印还在

    赵君尧暗戳戳地想: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

    ……

    昭华阁

    午睡起来,小喜子已经将中秋赏赐都清点好,整整齐齐码放在外间的桌子上。

    夏如卿看了一下,珠翠钗环,布匹香料应有尽有,并且大多都是内造,价值不菲。

    她心里点了点头,皇帝对自己的大小老婆们宠不宠爱另说,起码物质上还是不错的。

    虽然……有的没睡几回,但也会好吃好喝的养活一辈子,说起来,也算有良心了。

    二十一世纪又如何,遇到渣男,身心赔进去还落得一伤的还少吗?

    反正都这样了,她总要想得开,好好活着最要紧。

    “咦,这是什么?”

    她拿起一个极致精美的小檀木盒。

    “主子您还不知道吧,这是高丽国的贡品胭脂,统共没几盒呢!”小喜子骄傲地说道。

    说完,他又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奴才听内务府的人说,分到贵人这里,只剩下一盒,皇上亲口说,让把这一盒给主子您的!”

    也就是说,胡贵人那里没有。

    夏如卿笑了笑,也就没当回事,一盒胭脂而已,不过要是施贵妃没有,那可就不敢要了。

    让小喜子把东西都收好,自己带着紫月往御花园摘菊花去了。

    明儿就是中秋,她想渍些花瓣儿做月饼馅儿。

    夏如卿不知道的是,贡品胭脂的事已经传了出来。

    ……

    后宫里,正六品是个分水岭,六品以下的属于庶妃,请安、赏赐、宴会,全没你的份,只能靠那点儿份例过日子。

    如果没宠爱,基本一辈子也完了,可以说连争斗的资格都没有。

    正六品往上的就不一样了,什么都有,露脸的机会多,可攀比的地方也多。

    所以,当胡贵人得知自己少了一盒贡品胭脂的时候,当时就气炸了,带着人直奔昭华阁。

    以前她的赏赐最少也就罢了,谁叫她位分最低,可如今夏如卿的位分和她一样,凭什么还是她的最少!

    “你们主子呢,叫她出来!”胡贵人怒气腾腾。

    小喜子一见是胡贵人,心里也大约猜出来几分,但还是笑脸迎了出来,规规矩矩请了安。

    “我们主子不在,胡主子有什么事吩咐奴才也一样”

    “不在?哼!那我们就进去等着她回来!”

    说完,直接推开了小喜子,带着人就往屋里冲。

    小喜子一看大事不妙,连忙跪在胡贵人面前拦着,强笑道:“贵人主子来串门儿,奴才本不该拦着,可主子走的时候千叮万嘱,叫奴才好好看屋子”

    他一边说一边磕头。

    “奴才笨手笨脚不会伺候,万一进去弄脏了屋子,我们主子回来定要怪罪,求贵人可怜奴才!”

    伺候茶水是宫女的事,太监只负责跑腿儿,没事儿一般不进屋子,所以小喜子这么说。

    “你放心,我不需要你端茶递水儿的,你站在院子门外候着就成,你们主子回来了,好通报给我!”胡贵人嚣张地说道。

    小喜子当然不会同意,也不说话了,跪在那儿岿然不动,大有死也不让的架势。

    胡贵人顿时火冒三丈,对着小喜子的脸就甩了一巴掌。

    “你个死太监,也敢挡我的路”

    说着又是一巴掌:“敢骂我脏了你们的屋子,我偏要进去”

    说完,一脚把小喜子踹开,然而小喜子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立了起来,继续跪着。

    胡贵人气得狠了,正要撸开袖子大闹一场,不想……夏如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