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9章 中秋夜宴

    夏如卿也很兴奋,活了两辈子,她从没见过这场面。

    她上辈子穷,爹妈在她两岁的时候离婚,和姥姥相依为命,后来姥姥过世,就再没人管她。

    她一个人打拼,穷得那叫一个叮当响。

    这辈子,穿越成皇帝的小老婆,地位低,祖上八辈都是种田的,到了她爷爷这一辈,终于祖坟冒青烟,出了个秀才。

    她爹在她秀才爷爷的教导下,倾尽全力考中了举人,被派到江南某地当了个县令,从此夏家马马虎虎也算是个读书人家。

    读书人家的女儿,怎么会见过这样的歌舞升平呢?

    夏如卿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女们水袖轻扬,腰肢曼妙,一边喝美酒吃小菜。

    心里还忍不住感叹,被人好吃好喝养着,不用干活还有人伺候的感觉真好,还能时不时跟天下最尊贵的帅哥来个夜生活,不错不错。

    其他的妃嫔有的起来敬酒,有的暗暗给皇帝抛媚眼,有的看见别人比自己漂亮,私底下暗暗撕帕子。

    只有夏如卿,心里打着小算盘,悠然自得地品酒赏美人,乐得优哉游哉,十分快活。

    赵君尧第十八次抬眼看她的时候,她还在兴致勃勃地欣赏美人,于是,赵君尧不快活了。

    他十岁被立为太子,十九岁登基,不论庙堂后宫,他从来都是焦点,何曾被人这般忽略。

    再抬眼的时候,赵君尧的眼神有些凉飕飕的。

    夏如卿并不知道这些,她位置偏僻,听不清前面都在说什么,也懒得送秋波。

    只欣赏歌舞打发时间,吃着美食,喝些美酒,一时就有些忘情。

    突然,她觉得有人盯着自己,顺着目光一看,刚好对上赵君尧凉凉的目光。

    她这才想起来,皇上还在呢,于是她连忙用最快的速度调整好表情,羞怯怯地端着酒杯碎步走了过去。

    “今夜月色甚好,臣妾敬皇上和皇后娘娘一杯!”说着跪了下来,态度恭敬。

    皇后见她很上道儿,十分满意,笑说:“夏贵人有心了”,说着喝了一口蜜酒。

    赵君尧看了她一眼,皎美月光下,她的月色衣裙和月光融为一体,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郁闷地喝尽杯中酒,赵君尧大手一挥。

    “起来吧!”

    “多谢皇上!”

    自以为完成任务的夏如卿,乐颠颠地又回去了,继续欣赏歌舞。

    赵君尧:“……”

    不时又有其他人来敬酒,赵君尧闷闷地喝了几杯之后,也就丢开了,他一个帝王,掌管天下,自然不会和女人计较什么。

    宴会继续,歌舞升平,觥筹交错。

    不管平时斗得多么厉害,至少在表面上,大家一片融洽。

    然而,坐在赵君尧下首的施贵妃,脸色却十分不好看。

    “皇上今晚怎么了,怎么一直盯着夏贵人看!”施贵妃丹凤眼微眯,寒光乍现。

    大宫女映月微微一笑:“她倒是个讨巧会打扮,这身儿衣裳倒是应景!”

    施贵妃冷眼仔细看了一遍,冷哼:“还真是!”

    又嘲讽道:“挖空了心思打扮又如何,皇上今晚又不宠幸她!”

    “正是呢,区区一个贵人,娘娘您无须担心!”映月赔笑。

    施贵妃又冷笑了一下,端起了手边的热茶。

    宴会一直到亥时才结束,皇上夜宿椒房殿,这也是宫里的规矩。

    皇后喜不自胜,宵夜、沐浴、洗漱,事必躬亲,只可惜,赵君尧依然没什么兴致。

    皇后捧着碗到跟前:“皇上今夜饮了不少酒,喝碗醒酒汤吧!”

    声音温柔,语气贤淑。

    赵君尧倚在榻上,借着朦胧的灯光,眯眼看着皇后,昏黄的烛光让她多了些柔婉,少了些庄严。

    “有劳皇后了!”他接过汤一饮而尽。

    “臣妾应该的!”

    两句话后,空气又陷入沉默。

    一切按部就班,半个时辰后,喊人进来,备水,沐浴。

    趁着沐浴的时候,皇后偷偷喝下一碗药。

    辰时,服侍皇上上朝后,她又睡了一会儿,这一觉,格外香甜,她梦见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朝她跑来,冲她招手。

    ……

    这一夜,除了夏如卿吃饱喝足睡得沉之外,后宫里,没几个人能睡得安稳。

    尤其是……施贵妃。

    她辗转反侧,心疼病每到初一十五就得犯一回。

    “皇后就是皇后,不用耍什手段,谁也越不过她去!”她含恨说道。

    “皇上看重规矩,一个月统共就去两回,哪里及得娘娘您?”映月笑着劝。

    “哼!”施贵妃心里还是不舒服。

    一时又想到夏如卿,眉目忽然舒展开来。

    “动不了老虎,老虎的爪牙我还是能修理修理的!”

    ……

    第二天,夏如卿早早地请给皇后请了安,急吼吼地又赶回来。

    “紫月,渍花瓣的月饼馅儿还有吗?咱们再做一些冰皮的吧”

    “这主意好,主子原来喜欢吃月饼?”紫月笑。

    “喜欢不喜欢的,咱们这里也没有别的吃的啊!”夏如卿一阵无奈。

    七品才人没有点心吃,六品贵人是有的,一天可以领两碟。

    但那些点心挑挑拣拣,到了她这儿,基本就惨不忍睹了,夏如卿是吃货,绝不委屈自己的胃。

    不好吃宁愿饿着。

    可她怎么可能饿着呢,自己做点心吃多好!

    到了这会儿,她终于觉得自己应该奋发向上起来。

    ……

    中秋节就这么过了,接下来的半个月,赵君尧把几个要紧的小老婆睡了一遍后,又召寝夏贵人。

    他像是一个等待猎物已久的猎豹,扫平了一切障碍后,终于天时地利人和。

    那天晚上的被忽略,对赵君尧这样自尊心极强的帝王来说,打击很大。

    不扳回一局,他心里不舒坦!

    于是乎……

    第二天的早上,夏如卿几乎是被架着出去的,某人却心满意足。

    “该死的,怜香惜玉一下会死吗?”夏如卿浑身酸痛,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整整一夜,他怎么就生龙活虎,把她揉来搓去,差点儿晕过去,郁闷!

    “主子,离请安还有半个时辰!”紫月提醒着,一脸担忧。

    “不去了,你就说我病了,让秋桐去椒房殿磕个头!”夏如卿咬牙切齿。

    规矩哪有自己身体重要,就是想去请安,她也爬不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