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2章 惹不起躲得起

    “不过是仗着家族罢了!”

    范皇后是功臣之后,她爹范将军,是先帝亲封的一品将军,手握重兵镇守边关,范家在朝中的实力和威望可谓首屈一指。

    老爹镇守边关,女儿入宫为后,先帝这一招实在高明!

    你女儿在宫里,你敢不轨?

    至于施贵妃……

    庙堂之上,最忌讳一家独大,皇上当然要培养起另一个家族与之匹敌。

    只有两厢制衡,他才能坐收渔翁之利。

    施贵妃的父亲施太师是太后的亲弟弟,施贵妃又和皇上是自小的情分,本来后位是板上钉钉,奈何先帝赐婚,范家女为太子妃。

    到嘴边儿的鸭子都能飞了,施家上下忿忿不平。

    赵君尧大手一挥,封施家女为贵妃,千恩百宠,施家心头大定,重新燃起斗志。

    一个是武官的头儿,一个是文官的头儿,两两相看,互不顺眼,两厢制衡!正合帝心!

    这手腕,这城府,真是让夏如卿好生佩服!

    “紫月,明儿让敬事房把我的牌子撤了,就说我病了,半个月后再挂上去!”

    夏如卿吩咐完,捏了一块儿精致的糕点放进嘴里。

    不管是皇后还是贵妃,一时半会儿的,皇上都不会动,惹不起,她躲得起嘛!

    “主子?”

    “主子您哪里不舒服?”

    紫月和小喜子大眼瞪小眼。

    “没有不舒服”夏如卿淡定地说道。

    二人楞了一下,也就聪明地不再问。

    ……

    熙福宫

    一大早,施贵妃的心情就很差。

    皇上不肯碰她,一定有原因,直到李盛安手下的小太监,送来一沓写好的字,她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夏氏暗地里给我使绊子!这个该死的贱人!”

    施贵妃怒不可遏,心头只觉得万般羞辱。

    “娘娘,您喝口茶顺顺气!”映月忙递了茶过去。

    施贵妃恨恨接过,下一秒,茶盏落地,粉身碎骨!

    “本宫罚她,她竟敢在皇上面前告状!好大的胆子!”施贵妃气得胸口一起一伏。

    眼神又落在最上面的那几页透着风骨的字,那是皇上的笔迹,他们从小一起读书,她当然认得。

    施贵妃立刻脑补,皇上和夏贵人依偎在一起写字的画面,心头顿时一阵钝痛!

    “她无德无才,这样的狗爬字也敢和皇上一起写!简直不要脸!”

    “本宫统共罚了她一回,她又是装病又是告状,让本宫生生栽了两个跟头!”施贵妃咬牙切齿。

    “这回要是不收拾她,本宫岂不是要叫一个贵人看笑话!”

    “娘娘,您冷静冷静!”映月急劝。

    “使不得!”

    “怎么,我堂堂贵妃,收拾一个贵人都不行吗?”施贵妃眯眼。

    “娘娘,区区一个贵人,咱们何至于为了她,叫皇上不痛快!”

    映月一句话,施贵妃愣住了。

    映月见主子有所动,又接着劝。

    “皇上眼下还新鲜着呢,咱们先不动,等皇上把她撂开了,您就是叫她去死,又有什么难呢!”

    施贵妃眯着眼,好大一会才冷冷地咬牙。

    “本宫可以不弄死她,但这口气,本宫咽不下!”

    “放心……本宫不会亲自动手的!”

    “娘娘英明!”映月稍稍松了口气。

    ……

    次日一早,夏如卿就“一病不起”。

    皇后大度,免了她的请安,又赏了药材叫她好生养病。

    赵君尧是下午准备翻牌子的时候才发现的!

    “夏氏的牌子呢?”

    他有些想念那小妖精了!别的女人侍寝的时候,只会一个劲儿的顺从!顺从!再顺从!

    小妖精就不这样!

    弄疼了,她会咬他,拿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

    兴奋了就眯着杏眼,一脸享受,唇齿轻吟!

    她青涩又大胆地回应他,丝毫没有矫揉造作。

    他头一回觉得,自己总算没有白白耕耘。

    “皇上,夏氏病了!敬事房按着规矩撤了她的牌子!”

    “病了?”赵君尧皱眉。

    “叫个太医去看看!”

    “是!奴才这就去!”

    ……

    夏如卿用完晚膳,正抱着一本书《楚朝疆域志》,艰难地啃着。

    紫月忽然从外头匆匆进来。

    “主子,小柱子公公领了太医过来!要给主子把脉!”

    小柱子是李盛安的徒弟,主要负责日常跑腿儿。

    “叫进来吧!”夏如卿放下书。

    紫月有些迟疑:“主子?您……要不要……假装……”

    这可是皇上请来的太医,主子脸色挺好的,不像生病,要是被发现,这可是欺君。

    “不必!”夏如卿干脆利落。

    和皇上玩心眼?那不是作死吗?不如大大方方叫他知道,自己是装病,自己现在还禁不起盛宠!

    皇上是九五至尊,胸怀天下,还不至于和一个小女人计较,何况还是……向他求救示弱的小女人!

    他若肯护着自己一两分,还愁没有以后吗?

    “只有兵行险招!才能出奇制胜!”

    夏如卿给了紫月一个‘放心’的眼神!

    这回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太医,姓秦。

    “微臣给贵人请安!”

    “秦太医有礼了!”夏如卿脸色红润,穿戴整齐,言笑晏晏。

    秦太医诊脉十分仔细,一刻钟后,才收了手。

    “贵人有些着凉,不过也无大碍,微臣开个方子,贵人想用便用两剂,不想用便不用,注意保暖饮食即可!”秦太医说话很是客气。

    “有劳太医了!”夏如卿也笑道。

    “贵人客气,若无事,微臣告退!”

    “紫月,送秦太医和小柱子公公出门!”夏如卿笑着叮嘱。

    紫月应是,拿了两个大荷包,好生将二人送了出去。

    小柱子接过沉甸甸的荷包,一时有些不明白。

    “紫月姑娘,贵人不是病了吗?这叫奴才如何回话!”

    紫月抿唇一笑:“自然是看到什么,便说什么!”

    ……

    赵君尧听了李盛安和秦太医的汇报,面色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

    李盛安吓得大气不敢出,心说:这夏贵人也太大胆了,哪有不想侍寝,自己装病撤牌子的。

    原以为是个有福气的,不想竟糊涂至此!

    不料想,过了一会儿,皇上突然吩咐。

    “把这几本字帖给她送过去!再赏些补品,叫膳房好生伺候!”

    “啊……啊?”李盛安没反应过来,惊讶。

    赵君尧把笔一丢,不耐烦:“啊什么,还不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