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4章 重阳节 1

    主子一早吩咐过,不必理会,施贵妃心里憋着气呢,总要找地方撒出来。

    小喜子麻利地装好食盒,提着膳匆匆离去。

    浓郁的鸡汤豆腐肉丸、绿油油的炒青菜、椒盐小羊排、清炖鹿肉、白菜炖小排骨还有油汪汪的红烧肉,都是她爱吃的。

    她爱吃肉,很爱吃!

    十六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是要多吃。

    “你们也别光站着,坐下来吃啊!”夏如卿吩咐。

    小喜子和紫月二人有些犹豫。

    “哎呀别犹豫了,这里偏僻,没有别人,今儿高兴,咱就不讲究那么多了!”夏如卿高兴地道。

    找到靠山了,能不高兴吗?吃独食多没劲,大家一起高高兴兴的才有滋味儿。

    再说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恩威并施才可收拢人心。

    她要叫手下的人知道,他们的主子是看重自己的,是有情谊的,好好做事是不会被亏待的。

    果然,小喜子和紫月感激地跪了下来:“奴才多谢主子恩典!”

    “快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的”,夏如卿笑道。

    “是!”

    她对他们好,偶尔也敲打敲打,所以二人待主子有情谊也有敬畏,这是最好的状态。

    当晚,主仆三人破例同坐一桌。

    夏如卿吃的很开心,御厨手艺果真精妙,每一道菜都可口入味,尤其是鹿肉,软烂鲜嫩。

    她舀了几勺汤拌在晶莹剔透的米饭上,又夹了几块鹿肉,小巧精致的汝窑三彩碗被各种美食堆得冒了尖儿。

    光看一眼,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啧啧,这要是在现代,吃鹿肉可是犯法的,她总算觉得,老天爷也许不是在坑她。

    毕竟在古代,吃什么都不犯法!

    吃饱喝足后,夏如卿摸着圆滚的肚子,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紫月心里有个疑问。

    “主子,您怎么知道皇上不会生气的!主子装病,可是明目张胆地……”欺君啊·。

    “我又没骗他!都老老实实交代了”夏如卿想了想说道。

    “朝堂上的各种阴谋算计、争权夺势,皇上已经够头疼了,后宫里,他当然就喜欢简单直接一些”

    夏如卿想了想:“我这也算投其所好了”

    先装病,拒了宠爱,再向皇上投诚,主动告诉他自己是装病,不是故意拒宠而是想活命,皇上见她大方承认,也不会过于难为她。

    这一步棋虽然惊险,却收获颇丰,结果让夏如卿很是满意。

    “还是主子想的周全!”紫月和小喜子十分佩服。

    想要在后宫里好好活下来,必须得到皇上认可!不然,一句话就能让你分分钟消失。

    ……

    重阳节,天气甚好,秋高气爽

    太后、皇上、皇后以及后宫众妃嫔,齐聚御花园,一片莺莺燕燕,其乐融融。

    太后今儿穿了一件枣红色金丝绣着凤凰的暗纹宫装,头上戴着日常的紫金凤冠,轻巧精致又尊贵,加上保养得当,明明四十多了,却还像个三十出头的妇人。

    皇上和皇后两边儿扶着,领着大家登高、插茱萸。

    众人沿着石阶,一步一步攀爬御花园最高的观景山,站在上面足可以望见半个京城。

    “哀家老了,不中用了,走几步就累得慌!”太后拉着皇帝的手,笑得一脸慈爱。

    另一边的皇后却有些尴尬,一上午,就对着太后的后脑勺了。

    皇后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施贵妃却抢先道。

    “母后说笑呢,您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多岁,年轻着呢!”

    赵君尧也笑道:“贵妃说的没错,母后您年轻着呢!”

    太后听了就呵呵直笑,看向施贵妃:“你这张嘴今个是八成是抹了蜜,这么会说话!”

    “你们两个啊,就会哄哀家开心!”

    太后不着痕迹地放开皇后的搀扶,转过身拍了拍皇帝的肩膀。

    “儿子怎么敢!”赵君尧忙双手扶着。

    “母后,臣妾说的可都是真心话!”施贵妃半撒娇半嗔。

    “对了母后,听说您那儿有几坛子菊花酒,回头臣妾想讨些尝尝……”

    “菊花酒?”赵君尧来了兴致。

    贵妃忙道:“是庆嬷嬷的手艺,好久没喝了,不知道和小时候的味道一样不一样?!”

    “的确好久没喝了!”赵君尧点头。

    三人一边说笑,一边慢慢往上走,施贵妃早已经抢了皇后的位置,和皇上一起扶着太后。

    而皇后则被丢在一边,她也不敢抢道,只得忍恨跟在后头。

    前头时不时传来的说笑声,像是一把刀子,一刀刀割着她的心。

    ‘母后’这个词是她施贵妃叫的吗?一口一个母后,真当自己是正室呢!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皇后垂下眼眸,隐去眸子里寒冰冷意。

    她空手抚了抚自己的肚子,眼里透着渴望,孩子,若是能有个孩子,一切都会不一样。

    “娘娘?走吧”惠嫔上前搀扶。

    “娘娘您别放在心上,她就是尾巴翘到天上,也不过是和我们一样!”都是妾室罢了,宁妃也赶忙上前巴结道。

    宁妃和惠嫔搀着皇后往前走。

    这二人是皇后一派的,在东宫的时候,没少受施贵妃的欺辱。

    如今,宁妃生了大公主,惠嫔生了二公主,皇上膝下只有这两位公主。

    所以对二人也挺看重,时不时还专门去看看公主。

    公主们的婚事向来是皇后掌管,所以宁妃和惠嫔也卯足了劲儿往中宫靠拢。

    “你们二人有心了!”皇后有些疲惫,强笑道。

    “咱们快走吧!”

    “是!”二人扶着皇后往前赶。

    太后上了年纪,众人走走停停,足足一个时辰才登顶,每个人佩着茱萸,众人赏着景说笑。

    “皇上,那里是东秉阁上书房吧,小时候我们一起读书,赵钧其那家伙总爱欺负我,我又爱哭鼻子,每次都是皇上护着我!”

    施贵妃指着一处地方欢快地回忆,连称呼都忘了一半。

    头上佩戴的赤金红宝石步摇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丹凤眼里满是孩童般的兴奋。

    赵君尧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走了两步,负手抬首望向远方。

    赵钧其是九叔燕王的嫡子,他的堂弟,小时候,他们经常在一处读书,如今他们早已去了封地,相隔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