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675章

    “这个时候我再努力已经晚了!”

    “他都醉死了,根本成不了事!”

    “所以我这才……”怀上别人的孩子么!

    施月淑都被气笑了。

    “醉死了怎么就不能成事,还不是你没用!”

    “算了不说这个了!”

    “接下来我们必须得拿出最后的筹码!”

    “你要还想风风光光嫁过去,就必须听我的!”

    施婉心想了想自己现在的处境,就果断地点了头。

    “好!”

    施月淑将自己的计划低声给施婉心说了一遍。

    施婉心听得心头大骇!

    “什么?”

    “您说……以她女儿作为引诱?”

    “小点声!!”施月淑皱眉。

    半晌她补充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如果她还想要女儿,就必须听我们的!”

    施婉心还是觉得心里惶惶的,总有种不安的感觉,半晌她才犹犹豫豫道。

    “姑妈!”

    “这个……能行么?”

    这弄不好可是绑架罪,是要实打实坐牢的啊!

    施月淑显然很不耐烦。

    “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

    “富贵险中求是自古以来的道理!”

    “你要是害怕现在退出也还来得及!”

    施婉心赶紧道。

    “别别别!姑妈您可千万不能丢下我!”

    “我家里不管我,您要是再不管我,我可就真成孤儿了!”

    施月淑没好气地叹了口气。

    “知道就别乱说!”

    “你不想要富贵,我们还想要呢!”

    施婉心赶紧描补。

    “没有,我想要啊姑妈!”

    “我孩子都在肚子里了,再不快点儿就不能打胎了!”

    她本来计划的是等和徐靖钰的事儿成了,以怀孕为名义迅速结婚。

    到了婚后再找个理由小产,到时候好好养养,再生一个真正的徐家的孩子。

    这一出瞒天过海的大计,如果操作地好基本不会有人发现。

    谁没事儿还能去做个DNA亲子鉴定什么的?

    所以她现在很着急。

    超过三个月再打胎就很伤身体了。

    这事儿她万万不能干。

    施月淑继续没好气。

    “我也很着急啊,这不是找你商量来了?”

    施婉心郑重点头。

    “姑妈,您需要我做什么只管说就是了,我决不推辞!”

    施月淑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有你这句话就好!”

    ……

    隆冬很快到了。

    这个城市靠北,冬天最冷的时候,气温能达到零下十几度。

    小别墅已经开始有些冷了。

    “唉!果然再舒服的别墅,也没有正常的居民楼暖和!”

    “我觉得是时候搬出去住一段时间了!”

    夏如卿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赵君尧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冷吗?我还觉得热!”

    屋里的暖气开得很足,这可比大楚朝的炭火盆好用多了。

    夏如卿还是摇头。

    “就是冷啊,没有原来住的小公寓暖和,我都想重新搬回去了!”

    “那不行!”

    赵君尧斩钉截铁地拒绝。

    这是他未婚妻,怎么能住在那个破地方?

    在这个世界,虽然没有皇宫,但这种别墅住宅还是必须要有的,不然像什么话?

    看着他满脸的迷之优越感,夏如卿绝望地放弃了这个念头。

    “算了,我再忍忍,你别说了!”

    简直哭笑不得,这个家伙简直动不动就拿那个时候的状况相比。

    这能一样么?

    ……

    赵君尧依旧每天上下班。

    在他看来这和以前的上朝差不多。

    他的习惯往往是,早上很早自己开车去公司,然后不到中午就下班回来。

    这样安排,他自己是舒服多了,这可苦了那些公司的各级管事。

    晚上要加班,早上也要加班。

    他们甚至都觉得自己已经签了卖身契,卖给公司的错觉,啧啧啧!

    夏如卿对他这个习惯也很奇怪。

    “喂!你一天有这么多工作要做,直接在公司办好不就行了?”

    “干嘛非要把东西带回家里来?”

    “难道是以前上朝养成的习惯?”

    赵君尧眼睛盯着面前的一堆文件,头也不抬地道。

    “差不多!”

    见他忙忙碌碌。

    夏如卿也不好再说什么,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一个人,好无聊啊!

    她决定一个人出去四处走走转转,对了,听说小别墅的后面还有一块类似农场一样的土地!

    现在闲着没事正好过去看看,顺便琢磨琢磨那块地开春以后种什么?

    说走就走。

    她拿出自己最厚实的羽绒服,最厚实的靴子,最暖和的围巾围脖手套等。

    将自己包裹地严严实实,然后出了门。

    ……

    别墅看着很小,但外面的围墙却很大。

    夏如卿沿着周围假山假水旁的围墙,足足走了半个小时才来到后院的一片荒地。

    她累得气喘吁吁。

    眼睛却半刻也不离那块土地。

    她仔细观察了一遍,就点了点头。

    “嗯,土壤不错,应该种什么都能成!”

    “明年春天种什么呢?这地方也太大了,单种一种那就成了农民了,还是将它们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比较好……”

    她忘情地憧憬着未来的一切,却没注意到身后有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一脸凶神恶煞地朝她袭来。

    “这里应该种一小片花生,自己种的花生还是好吃呀……”

    “啊!!”

    正说话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后脑勺猛地一阵钝痛。

    来不及喊叫出声,她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

    “得手了!”

    一个彪形大汉很得意。

    另外几个奸诈一笑,连忙撑开一只黑色的布口袋罩到夏如卿头上,扛起她就消失在了漫天遍野的田地里。

    冬天北风呼啸而过。

    偌大的田野上再也没了夏如卿的身影,仿佛她根本不曾来过。

    ……

    天色渐晚。

    赵君尧将手边的文件放在一边,看了看天色才发觉有些不对劲。

    “这么久了,还没回来?”

    “后院究竟有什么好看的?”

    正准备穿好衣裳出门看看。

    这时手机忽然响了,里面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你的女人在我这儿!”

    “想要人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呆着,听我们指挥!”

    “如果你要是报了警!抱歉,她这条小命我们可就不敢保证了!”

    不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就挂了电话。

    “喂!”

    赵君尧看着手机已经黑掉的屏幕,感觉脑子里也是一大片空白。

    “什么情况?”

    心里慌得咚咚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