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677章

    夏渝花了足足半小时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以前……他是不太喜欢夏如卿的。

    毕竟一个堂堂董事长,要娶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孤女,他总觉得门不当户不对。

    说不定就是这姑娘使了什么狐媚手段勾引了董事长。

    不然一个有钱的公子哥,他又不傻。为什么非要娶这种条件的女人?

    可现在……

    他再想起夏如卿那张脸,就有种说不出的意味了。

    原来……那是自己的女儿?

    怪不得总觉得这张脸莫名有些熟悉呢。

    夏渝叹了口气,淡淡地问。

    “婉宁她……知道吗?”

    赵君尧摇了摇头。

    “还不知道!”

    “不过,我要向你郑重说一声对不起!”

    夏渝有些茫然。

    “跟我说对不起做什么?”

    “因为……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卿卿她自己也知道,只是她不愿意和你们相认!”

    “至于原因,你们知道的!”

    “她恨你们!”

    夏渝有些心痛。

    猛地闭上眼,感受来自内心一波又一波的钝痛打击。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那又怎样?

    既然她是他的女儿,哪怕再恨,他这个做父亲的也终究不怎样。

    她哪怕再恨,他也还是想相认。

    那是他唯一的女儿啊1!

    沉默半晌,他忽然睁开眼。

    “没关系!”

    “如果她实在勉强,我可以装作不知道!”

    “我只要知道她好好的,快快乐乐的就行了!”

    赵君尧点头。

    “你放心,以后她会好好的,我会让她幸福的!”

    夏渝这才反应过来。

    眼前这个优秀的,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年轻人,即将成为自己的女婿。

    而就在前一秒。

    他还嫌弃人家娶的是个孤女。

    那是自己的闺女啊,而且她孤女的身份还是自己造成的。

    这么一想。

    他越发脸上滚烫,面色不自在起来。

    “什么都别说了,咱们快想想怎么救她出来吧!”

    赵君尧不动声色转移话题。

    夏渝也适时点头。

    “好!”

    这下他积极多了,也心甘情愿多了。

    赵君尧没再多说。

    他想:这所谓的用人之道,投其所好,还真是管用。

    ……

    此时此刻,城郊

    看着眼前陌生的破房子,夏如卿有些绝望。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因为是人质,夏如卿并没有怎么被虐待,只是被绑在了椅子上限制了自由而已。

    对面几个彪形大汉凶神恶煞地吓唬她。

    “别乱动!安静点儿!”

    “惹恼了老子一刀捅死你!”

    说着就亮出了阴森森的刀具。

    夏如卿不敢再说什么,闭了嘴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个地方像是某个工厂废弃的仓库。

    周围荒凉极了,透过破破烂烂的窗户隐约能看见杂草丛生。

    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心里很慌,脑子里很乱。

    半晌她苦涩一笑:

    真是没想到啊,电视剧里的狗血桥段,居然被自己撞见!

    她不过一个孤女而已,从小没什么钱,穷的要死。

    好容易生活好一些,老天爷又要和她开玩笑么?

    思来想去,对方八成是图财,想拿自己要挟赵君尧。

    她闭上眼默默祈祷。

    希望赵君尧不要上当,也希望他能早点儿找到这里。

    ……

    夏家老宅。

    赵君尧和夏渝匆匆赶到的时候,并未看见夏如卿。

    只看见了施月淑一个。

    她搬了块垫子,坐在早已凉透的土炕上,像是在等什么人。

    见到他两个的时候,施月淑嘴角高高勾起。

    “哎呦,终于来了!”

    她从身边的文件袋里拿出一份协议,缓缓放在乌漆墨黑的小炕桌上。

    灿烂地笑着招呼。

    “既然你们两个一块儿来了,想必已经知道了那丫头的身世!”

    “夏先生,这个地方……您是不是很熟悉?”

    施月淑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夏渝。

    夏渝早已将周围的环境摸了个透,心里也是钝痛。

    ‘怎么可能不熟悉,这不就是婉宁从小长大的地方?他来过不止一次!’

    ‘后来……’

    “我女儿呢,她在哪儿?你不是说她在这儿?”抽离回忆,夏渝怒目而视,瞪着施月淑。

    施月淑捂着嘴唇咯咯直笑。

    “哎呀呀,别着急啊!”

    “先让董事长把这份协议签了,不出半小时,我保证夏如卿活蹦乱跳地回家!”

    “如果你们要是不签!那可抱歉了!”

    “谁知道……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呢?哎呀,我这个当继婆婆的可真是担忧呢!”

    夏渝气了个半死。

    倒是赵君尧毫不犹豫地拿起了那份协议。

    “慢着!”

    夏渝十分心痛地阻止了赵君尧。

    “你可知道,你这一签代表什么?”

    赵君尧什么也顾不得,只是道。

    “代表着卿卿能立刻安全回家!”

    夏渝有些古板,还有些恨铁不成钢。

    “哎呀,我是说你的事业!”

    “你这一签,赵家所有的一切都和你没关系了,也就是说除了私产,你以后一分钱都没了!”

    “贫贱夫妻百事哀!你要三思啊!”

    长辈考虑的终究都是这些!

    赵君尧眯着眼看着他,略带讽刺道。

    “所以,你当初和徐夫人离婚就是因为这个?”

    这是赵君尧第一次觉得夏渝很古板。

    也是他第一次以这种讽刺的语气说话。

    但没办法,他实在无法苟同他的想法。

    “我不管那么多,我只要卿卿能好好的,他能平平安安的!”

    不顾阻拦,他提起笔就要签字。

    施月淑也正笑得灿烂。

    ‘签吧签吧!只要一签字,以后赵家的一切就是自己和儿子的了!’

    ‘哈哈哈……’

    正当一切都马上要成为定局的时候。

    徐婉宁泪流满面地从外面跌跌撞撞进来。

    “慢着!”

    她手里也拿着一份协议。

    和赵君尧转让股权的协议不同,她的这份是‘同意娶施婉心进门’的协议。

    只要她签了名。

    以后施婉心就是徐家的儿媳妇,还是不能离婚的那种。

    爱子如命的她,绝不可能让儿子受这种耻辱。

    可赵钧其忽然告诉她。

    如果不签,她失散多年的女儿就要丧命!

    天啊!

    徐婉宁几乎崩溃。

    她看了看夏渝,又看了看赵君尧,凑上前恍惚地问。

    “你……真的要签了吗?牺牲这一切?”

    赵君尧同时眯眼看她。

    “怎么?你不愿意?”

    徐婉宁一脸痛苦。

    “我有什么不愿意的?为了我的女儿,我去死都行!”

    “可是……”

    儿子他又有什么错?他的一生还长,就要和一个不爱的人纠缠一辈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