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5章 光脚不怕穿鞋的

    酒吧楼上,经理眼看着楼下越来越不受控制,带了一行人巴巴的站着不能干预。

    “宋少,还不阻止吗?这闹得……”

    坐在阴影里的男人叫宋北安,出身不凡,但不是什么正经人。

    “为什么阻止?难得原配不是千篇一律的受气包,这不值得歌颂?”

    歌…歌颂?

    经理满头是汗。

    倒是没等到酒吧的阻止,警察先来了。

    苏念恩如大获全胜的女将军,大步走出酒吧,率先上了警车。

    她还有什么撕不掉的面子?

    没了!

    婚姻死了,工作没了,她怕什么?

    只有苏念恩和李菲菲去了警局,林文峰被送去了医院。

    苏念恩无所畏惧,在警局做了笔录,承认打人,但她与林文峰还在婚姻关系内,她这顶多算家庭纠纷。

    至于打了李菲菲,纯属情理当中的——误伤!

    做笔录的是位女警,公事公办的走程序,但对苏念恩的态度出奇的友好。

    由于这是起家庭纠纷,警察只做口头警告,放人了。

    苏念恩打算离开警局,却被婆婆拦住,又拽进了警局。

    “警察,警察,你们管不管这毒妇?杀人了,杀人,你们管不管?”

    很快有警员出来询问情况,婆婆立马抓住一人,紧紧抓住。

    “这女人,这个疯女人,她要杀了我儿子啊!她把我儿子打进医院,头破血流,衣服被血都浸透了!再慢一点送医院,我儿子就死了!”

    “判刑,立马判刑,这必须是故意杀人罪,判死她,警察同志,你们管不管?杀人啊,你们得管吧?”

    苏念恩就站在原地,脸上没什么表情。

    准备协同处理的几名警察见是苏念恩,已经猜到不少,当即或转身,或擦身而过。

    只有被婆婆强行抓住的警员,不得不接待婆婆。

    “老人家,就算您儿子进医院了,也还是家庭纠纷。最多是调节,不至于量刑。”

    婆婆揪扯着警察不放手,“怎么不至于?这女人把我儿子打进医院了啊!警察同志,打人不犯法吗?”

    “但这起打人事件的当事人是夫妻关系,是家庭纠纷。”

    婆婆:“你们警察怎么办案的?怎么为人民服务的?打了人了,命都快没了,你们不抓起来?你们这是助纣为虐!”

    “老人家,你再不听劝,我们只能以妨碍公务的罪名,将你拘留了。”

    这话好使,正准备发挥婆婆之所长的撒泼技能时,瞬间闭嘴了。

    警察抽出袖子,接待别的报案者。

    婆婆骂骂咧咧走出去,见苏念恩在路边拦车,立马冲上去阻止。

    “你这个贱人,烂货!你竟然打文峰,你个恶毒心肠的扫把星!”

    婆婆边大声骂,边上手就打。

    苏念恩下意识闪躲,婆婆打了几下都打空,气得发狂。

    “扫把星,贱皮子你敢躲,敢躲……”

    婆婆再次扑向苏念恩时,苏念恩直接上了辆恰好停在身边的车。

    嘭!

    车门关上。

    婆婆来不及停顿,直接撞上了车门。

    而几乎同时,车子开走。婆婆被带得踉跄不稳,“噗通”一下摔在地。

    婆婆被这么摔,那还得了?

    当即撒泼打滚,倒地不起。

    可这不是家里,没有她儿子偏袒,被路人指指点点后,自己没脸,爬起来掩面走人。

    而车上的苏念恩,并没有因为第一次正面反抗婆婆而感觉痛快。她浑身紧绷,拳头依然紧攥。

    “小姐,打算去哪?”

    这陌生的声音,瞬间将苏念恩理智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