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0章 人至贱则无敌

    “念恩!”

    苏教授呵斥自己女儿,“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苏念恩深吸气,望着天花板,将眼眶的泪逼回去。

    “对不起,顾先生,今天家里实在无法待客,抱歉了。”苏念恩语气缓和,但依然冷硬。

    顾西川点点头,“明白,是我唐突了。苏小姐,教授,西川改日再登门。”

    苏教授送顾西川出门,“你的事,我会跟她提。”

    “多谢教授。”顾西川离开苏家。

    苏念恩埋头拖地,一边又一遍,直到苏母收拾干净,再出来。

    一家三口沉默的坐着,苏教授脸色很难看,活了半辈子,今年这生日过得实在特别。

    “对不起,爸妈,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们。”

    苏念恩一开口,红了眼,哽咽着说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苏母听后,气得心窝子疼。

    “我早怎么说的?林文峰那人不真诚,可你呢?你被他蒙骗,一心只想跟他在一起,妈妈怎么跟你说你都不听,你……”

    苏母又急又气,也红了眼。

    苏教授沉了沉声,“事情已经这样,多说无意,想想该怎么办。”

    “当初要不是你支持女儿,我们恩恩也不会被林文峰伤害。”

    苏母心里过不去,当初如果丈夫跟她同一战线,就不会有今天这档子事儿。

    苏教授没理会苏母,问苏念恩,“决定了?”

    “决定了,离婚。”

    “离!马上离!”苏母怒道:“当初陪嫁过去的房子车子,一样不少的拿回来!没了我们苏家给的东西,我看他还怎么狂。”

    自己女儿在林家受了那么多委屈,不离留着过年?

    “房子车子我没想过,我只想尽快跟林家划清界限。但是林文峰拒绝签字,他还舍不得爸爸的人脉关系。”苏念恩低声说。

    “人至贱则无敌!说的就是林家那样的人。”苏母气道。

    苏教授沉默片刻说:“这样,如果林家不离,就走法律程序。”

    苏念恩沉默的点头。

    良久,她才说:“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苏母心口堵了好大块石头,被林家婆婆气的,更为自己的女儿不值。

    她从小宠着长大的女儿,竟然在别人家受了那么多的委屈。

    苏母抹眼泪,“受了委屈,就回家,不论你多大,你都是爸妈的孩子。”

    “嗯。”

    苏念恩万语千言,汇成一个字。

    她一直低埋着头,眼泪夺眶而出。

    苏教授没忘记顾西川的嘱托,打破沉默提了句:

    “西川家的孩子智力发育缓慢,你能抽出时间来就帮他个忙。”

    顾西川为了这次登门,给学校捐了一栋科技大楼。于公于私,苏教授都得把顾西川的事放在心上。

    苏念恩没回应,她自己都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精力去管别人?

    “念恩,西川这个忙,你能帮,尽量帮。”苏教授又说。

    苏念恩抬起通红的眼,“爸爸,如果我还在职,他可以约我的课。但我现在只想快点解决好自己的事情,我现在这样的情绪,没有办法投入到工作中。我如果现在答应,是对孩子的不负责。”

    那一类的孩子,本来就比正常孩子需要更大的耐心。

    她现在,没有多余的精力。

    “恩恩说得对,让她先回家好好休息吧,你看她都瘦了。”苏母心疼道。

    *

    苏家和林家终于约定好时间谈判。

    这天,苏家早早到了约定好地方,林家姗姗来迟。

    林家的态度是,不离婚,坚决不离。

    林家婆婆今天的态度与那天上门大闹的态度天差地别,又是赔礼,又是道歉的,好话说尽。

    苏家冷眼旁观,苏母一刻都不想多呆。

    “这婚,我们一定要离。既然谈不下去,那就法院见吧。”

    林文峰说:“妈,我已经咨询过律师了,起诉离婚你们占不到好处的。”

    他说:“我承认我做错了事,如果上法庭,念恩有证据吗?但念恩打破我的头,医院就医证明、警局记录,都是铁证。我可以反过来说她家暴我,到那时,过错方是念恩,不是我。”

    “林文峰!”

    苏念恩猛地拍案而起,“你还是男人吗?要点脸!”

    林文峰看苏念恩被激怒,他反而更冷静。

    “我们是来认真谈解决方案的,念恩,你冷静点。”林文峰道。

    苏母拉着女儿坐下,当即问:“你们想怎么样?你们现在住的房子、开的车子都是我苏家买的!车子可以送你,房子必须退还!”

    “呸!”

    林家婆婆唾了口,“你还要房子?不能生的是谁?我们家文峰不就是跟别的姑娘睡了吗?那是他魅力大!可你们家苏念恩是不能生!她才是罪该万死!你们苏家怎么有脸坐在这跟我们谈条件,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