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67章 偏执成狂

    顾北安压近苏念恩,鼻息打在她头顶。

    苏念恩双手抵在他身前,两眼喷火。

    “顾北安,你冷静一点!”

    顾北安抵着苏念恩,冷声反问:“我守了这么多年的人,一不留神就被别人勾跑了,你让我冷静?我怎么冷静得下来?”

    苏念恩用力推着顾北安的胸膛。

    “没有的事,你别胡说八道!还是三岁小孩吗?恶意编排别人,你没想过说这些话,会给我造成什么困扰?”

    顾北安附低身,欺近她的脸,目光与她平视。

    “你有这样的担心,为什么会情不自禁的来?”

    苏念恩反问:“是我情不自禁,还是你处心积虑让我来的?你能做到拒绝大恩人的邀请,我做不到,我也不是走狠辣果决女魔头路线的人。”

    顾北安嘴角勾起笑意,“嗯?在我面前,永远这么多理由。你也只有在我面前,才这样伶牙俐齿。”

    他再欺近,苏念恩立马抬手,以手腕挡在他脸上。

    顾北安垂眼,看着抵在眼前的手。

    他道:

    “恩恩,我太纵容你了。是你没考虑我的感受,没考虑我的位置。既然你没考虑我,我又何必再心疼你?”

    顾北安扯开苏念恩的手,快速将她按在墙面,付唇而下。

    苏念恩一转头,顾北安亲在了她的头发上。

    他起身,苏念恩同时用力推开他。

    然而她却没能逃开,迈开两步就被顾北安抓了回去。

    “顾北安,你别发疯!你想想这件事的可能性,我这么可能对一个只见过几面的男人动心?”

    苏念恩用力挣扎,却仍然被顾北安牵制。

    “因为他是艾瑞克,也因为他有钱,我才推开所有的安排见他。”

    苏念恩被顾北安紧紧困住,无法动弹。

    她左右躲闪着,大声道:

    “顾北安,顾北安你听我说,你想想,如果我们凌丰跟那样的大财主合作,我们至少当下几年不会再陷入被动局面!”

    顾北安目光黝黑的看着她。

    他是停止了发疯,但他的眼神,很冷,很暗,并不相信她的话。

    苏念恩深吸气,“北安,信息时代,每一天都千变万化。难道你认为顾氏和凌丰经历一次挫折,今后就会一帆风顺吗?我们不得居安思危,为以后打算?”

    “你大哥走后,魏天奇是何等风光?可他,一步错,跌得粉身碎骨。我们顾家上下多少人?凌丰多少人?”

    顾北安低声道:“别拿这些话来开脱。”

    “你想想当初二叔三叔在对赌失败后,差点丧命。下回,要用命来弥补内疚的是谁?你?还是我?”

    顾北安禁锢她,欲将她拖进房间。

    “所以,为了顾家、为了凌丰,我们俩绑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只要我们在,齐心协力,一直护顾家、凌丰走更高、更远。”

    苏念恩手脚并用,连连推打,却仍然挣脱不开。

    她双手抓住门框,大声道:

    “你这样做,我们的孩子们该如何相处?你让他们怎么看你我?”

    顾北安直接抱住她腰,用力拉扯。

    苏念恩手臂被拉扯痛,松手当下用力掐他手臂,掰他手指。

    在顾北安吃痛当下,她挣脱他的桎梏。

    苏念恩快速跑出去,却很快又被顾北安抓住。

    苏念恩身形一晃,绕开小桌,往另一边跑去。

    嘭!

    顾北安当下一脚踹翻了桌子。

    桌子上酒水、物品洒落一地,巨大声响也重重撞击着她的心脏。

    苏念恩惊在原地,顾北安却此时,将她扑倒在沙发上。

    顾北安整个身躯压下来时,苏念恩抬手往他脸上甩了一耳光。

    啪!

    力道之大,苏念恩手掌隐隐作痛。

    顾北安更是懵了。

    他直直看着身下、显然也吓了一跳的女人。

    随后,微微眯起双眼,眼神透出危险的信息。

    “恩恩,你以为你跑得了?”

    苏念恩张张口,是很抱歉,但……

    她忽然双手贴在他肩膀,说:

    “你把我困在这里又能怎么样?不过也只能在心里意淫罢了,你那儿,还站得起来吗?”

    顾北安眼底,瞬间风卷云涌。

    他一把捏住苏念恩的脸和下颌,狠狠道:

    “恩恩,你不知道刺激男人是什么下场吧?现在试试看?”

    苏念恩用力推他肩膀,阻止他再压下。

    “来这之前,你吃了多少伟哥?吃了多少才能勉强一用?”

    顾北安胸腔剧烈起伏,双目喷火。

    苏念恩再道:

    “对于女人,不是男人才能给现在的你快乐吗?”

    顾北安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嘴角因暗暗用力,而抽搐。

    他眸底的愤怒,如火山喷发,一瞬间席卷全身。

    他猛然间伸手,用力掐住苏念恩的脖子。

    “你还知道多少?还知道多少?”

    他双手,紧紧箍住苏念恩脖子。

    苏念恩一瞬间喉咙发紧,无法呼吸。

    “顾北安、顾……北……安……”

    顾北安眼神血红,狠辣铺满眼眶,俊美的脸上,布满因用力而鼓起的青筋。

    “死吧,你死了我就来陪你。”

    “你好好的,谁都不爱,独自美丽,永远做我一个人的女神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挑战我的底线?”

    “死了一了百了,死了你也是我的,谁都别想跟我争。”

    苏念恩眼眶一瞬爆痛,红色眼泪混合着血液夺眶而出。

    她的脸,一点一点从红色涨成紫色。

    “孩……子……”

    她不能死,她死了,孩子怎么办?

    她眼里,是对死亡的恐惧,从喉咙中发出的,是被捏碎的破碎声音。

    “救、救……命……”

    苏念恩大脑一阵眩晕,她呼吸已经被阻断,她两眼翻白,缓缓闭合。

    顾北安猛然间清醒过来,慌地松开双手。

    苏念恩如秋叶一片,飘然落地,倒在他脚边。

    顾北安瞳孔震颤,大脑中仿佛一根钢针被掰断,发出尖锐悠长的声音,刺激着他的耳膜五官五感。

    他后退一步,浑身都在颤抖。

    看着自己双手,这双手,多次都没杀掉自己,却把自己最爱的人杀了?

    他看着倒在地上的苏念恩,猛然靠近,把苏念恩抱上沙发,疯狂的给她做心脏复苏。

    苏念恩到底被他按醒来。

    “恩恩,对不对,对不起……”

    苏念恩翻下沙发,摸到地上的玻璃瓦片,在顾北安再次靠近时,毫不留情在他手上划了一刀。

    “滚!”

    她拼尽全力一喊,却只见漏风的破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