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68章 等我找机会,狠狠收拾他

    顾北安无措的看着苏念恩,眼里是痛,是后悔。

    “恩恩,恩恩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刚才怎么了,对不起……”

    苏念恩后退,手直接摁在玻璃上。

    刺痛令她瞬间回神,也令她从极致缺氧后的晕浊清醒过来。

    但手心血流如注,顾北安慌忙道:

    “别动,流血了。”

    顾北安立马去找药箱。

    苏念恩看着满手的血,忍痛拔了摁进手心的玻璃碎片。

    爬起身,提起椅子用力砸向落地窗。

    反复几次,落地窗被砸破。

    玻璃碎片稀里哗啦在空气中飞溅。

    “恩恩!”

    苏念恩踩着一地玻璃,从锋利的玻璃洞中爬出去,头也不回的往外跑。

    顾北安提着药箱,同样越窗而出,紧追身后。

    “恩恩,恩恩你别跑,我不会再伤害你,你相信我,恩恩,你等等,恩恩!”

    苏念恩直接穿过绿篱,一路往外奔。

    顾北安穷追不舍,他的声音越来越近,苏念恩心脏越来越收紧。

    这湖心岛原本面积不宽,就算填湖扩建了,但中间大面积用去修建会所,所以在岛上的陆地面积所剩不多。

    这也是建造者要求的,在会所里,要有四面环水、如在水上生活的漂浮岛。

    以至于苏念恩这一路奔,很快人就到了岸边。

    她转身,顾北安已经追来,距离她就只有二十三十米的样子。

    苏念恩摇头,“站住,别过来!”

    顾北安并不,紧张的大喊:“恩恩,你让我先给你包扎好不好?恩恩,恩恩……”

    苏念恩转身,直接爬过湖边栏杆。

    嘭!

    她砸进了冰冷的湖水中。

    一瞬间,冰冷剜心刺骨的冷,直冻得她近乎四肢僵硬。

    但,寒入骨髓的冷刺激得她整个人都清醒过来。

    模糊的视线里,她看见宽敞的湖面一艘游船过来。

    她紧咬颤抖的牙,努力朝那一线希望游去。

    而身后,顾北安也追了过来。

    他震惊的趴在栏杆上,身躯起伏剧烈。

    “恩恩!”

    身后很快跟来一群会所的工作人员。

    “顾总,顾总……”

    这会所,是,是顾北安投建。

    但,这谁也无法交代清楚,那落地门窗竟然被砸破的事。

    顾北安看着越来越远的苏念恩,当即终身一跃,倾长身躯淹入冰冷的湖水中。

    而此时,湖面的游船上,一个黑色身影同样跳入湖中,正奋力朝苏念恩游去。

    艾瑞克。

    那是艾瑞克,那英挺的身姿,远看还真有点顾西川的影子。

    但顾北安看清他的脸了,那五官,那轮廓。

    顾北安蹬着水,气得怒火狂烧。

    会所经理立马跳水,护送顾北安上岸。

    这湖水,可真够冷!

    经理把顾北安顶上岸,自己被冻得浑身僵硬,差点没上得来。

    经理一上岸,冷得在边上连连打喷嚏,浑身蜷缩着,颤抖得心脏都快抖出来。

    一旁工作人员快速送上毛巾,给人裹住,更是将顾北安层层裹住。

    一旁的工作人员看着湖面的游船,看着最终苏念恩被人救上船,赶忙向顾北安解释。

    “顾总,我们早就退了今天所有的预约,怎么还会有游船过来?这真不是我们的工作失误啊。”

    顾北安头发上还在不停的滴水,看着远处渐渐远去的游船,整个人陷入完全的黑暗。

    苏念恩被救上了船,艾瑞克赶紧用刚脱下的大衣裹在她身上。

    “麻烦赶紧上岸,谢谢。”

    开船的人一脸意外,“哟,外国人说中国话,很少说得这么正,可真少见。”

    艾瑞克从大衣中抽出几张百元现金。

    “快上岸,谢谢!”

    “好嘞!”

    开船的工作人员美滋滋的收了钱,一拉绳子,游船直接转向,往岸边去。

    艾瑞克把苏念恩抱上车,车里开足了暖气,再把车窗挡了又挡,遮了又遮。

    这才帮苏念恩把衣服脱了。

    “车上只有我的备用衣服,你先裹上,我马上去最近的酒店。”

    苏念恩冻得脸色发青,牙关在不由自主的打颤。

    她看着艾瑞克,鼻头一酸,眼泪却好一会儿才滚出来。

    艾瑞克捧着她的脸,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对不起,我来晚了。”

    若不是发现她的行踪点一直在水面上,觉得实在可疑,他怎么会丢下一切跑来?

    苏念恩轻轻摇头,来了就好。

    她想说话,却找不到声音来。

    艾瑞克同样全身脱了,只穿了一件衬衣,一条外裤,当即开车出发,找了家尽可能条件不错的酒店。

    两人进了酒店房间,艾瑞克第一时间把苏念恩剥光,把她裹在床上,用被子把她捂得严严实实的。

    折腾好她,他这才给前台打电话,要求让前台去买衣服。

    苏念恩看着这个从容的男人,一瞬间想哭。

    她埋下头,静静的流眼泪。

    她有好多好多的委屈,想说,却又不能说。

    这几年,她很难。

    她知道,他更难。

    她哭着说她有多委屈,多伤心,要他怎么办呢?

    难道要他不顾一切回来吗?

    她懂他,他比任何人都想回来。可他不能,所以,她不得不活得刀枪不入,等着他好好的回来,等着他再成为她的依靠。

    苏念恩眼泪无声的流。

    艾瑞克在一旁看着,他很想抱住她,给她温暖,给她依靠。

    但心,在迟疑。

    心不想,心非常的明确拒绝他的想法。

    非常清楚的警告他,不能心软,不能靠近,一靠近,就前功尽弃。

    这么辛苦才走到这一步,要独赴深渊吗?

    一旦心软,一旦做出不理智的事,他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只有死,那他咬牙撑到现在的意义在哪?

    艾瑞克压着心脏,心,居然是痛的。

    他的心在痛,痛得诡异。

    别人的心脏,放在他的身体里,竟然也可以感知自己的痛苦?

    “我去洗个热水澡,你捂一会儿。”

    苏念恩推开被子,望着艾瑞克,什么都没说,伸手要抱抱。

    艾瑞克一瞬破防。

    什么心理建设,狗屁不是。

    他靠近她,一把将她紧紧抱住。

    “别怕,等我找机会,狠狠收拾他。”

    苏念恩咬唇,“在你没回来之前,还是别,顾家,需要他。”

    这些年,她虽与顾北安相处很平和,但她也会担心,某一天顾北安会不甘于现状。

    那么,就将孤立无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