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70章 大结局

    转眼,半年过去。

    这天,归园失控,因为,顾倾苏失踪了。

    苏念恩得知这个消息后,直接报警,随后开着车全城找。

    她急得血泪横流,车外的世界都成了红色。

    苏念恩开车途中,接到一通电话,约她去城外的大型废弃工厂。

    紧跟着,她接受到一条视频,儿子被绑着吊在空中。

    那么小的孩子,吊在空中,嘴巴堵得严严实实,惊恐的发出各种呜咽声,小身子无力更无助在空中晃动,眼神更是惊恐。

    苏念恩看着儿子恐惧的眼神,心都要碎了。

    她直接一脚油门去了废弃工厂。

    没把信息交给经常,没带保镖,自己一个人去的。

    她来的路上,猜测过很多可能。

    今天,最坏的结果,就是鱼死网破,只要儿子能活着。

    她戴着墨镜,走进废弃工厂。

    废弃的空间内,已经被全部收拾了,大型集装箱靠墙堆叠,中间空出诺大的一块空地来。

    她的儿子,被吊在从二楼的钢架上垂下的绳子上。

    “你们是谁?绑架我儿子,要挟我的目的,说吧,所有条件,都可以谈。”

    大概是福宝听见妈妈的声音,整个人开始扭动,闷闷的传出呜咽的声音。

    苏念恩看着儿子,福宝的眼睛已经被蒙上,暂时看不见挺好的,看多了,那么高的距离,精神受到太大刺激对身体有害。

    她不想福宝遭遇过这一次后,心里会受到难以愈合的创伤。

    一排黑色保镖身后,缓缓走出来个身形高挑,容貌姣好的女人。

    保养极好,但相比苏念恩,她还是更显年纪。

    保镖拉了椅子,女人坐下。

    “我是孙敏儿。”

    苏念恩当即皱眉,这位女士,可不陌生啊。

    苏念恩快速转动着大脑,有个答案即将呼之欲出。

    “说吧,你的条件。”苏念恩冷静道。

    孙敏儿道:“苏小姐,我很感谢你把我儿子培养得很好,但是,你不该鸠占鹊巢这么多年。今天,这只是小小的警告。”

    苏念恩扯动唇角,“孙女士的警告,我收到了,我们全家上下都收到了,还请你放过无辜的孩子。”

    孙敏儿笑道:

    “急什么呢?苏小姐,我们来谈笔交易吧。”

    “你说。”苏念恩冷静道。

    孙敏儿点点头,“还真是很欣赏苏小姐面对这样的情况,还能这样从容。那我就直说了,西川不论变成谁,他都是我的。所以,我的目的很简单,只要你消失,你儿子就能活。”

    苏念恩面色瞬间沉下去。

    “好!”

    她痛快答应。

    孙敏儿显然很意外她竟然回答得这么干脆。

    这么爽快,那必然是有阴谋,兴许只是想办法拖延时间呢?

    孙敏儿道:

    “苏小姐别跟我耍花样哦,你仔细看看你儿子身上绑着什么?炸弹的遥控,在我保镖手上。所以,就算你带了人救走你儿子,或者你的人打赢了我身后所有人,再挟持我。但凡你反抗,你儿子也会被炸得血肉横飞。”

    苏念恩闻言,深吸气,用尽所有力气,将情绪和愤怒压下去。

    死死捏成拳的手,又轻轻松开。

    她勉强拉了一下嘴角。

    “孙女士,我一个人来的。我既然说了,只要你放我儿子,什么条件都答应。”

    孙敏儿笑得妖冶如罂粟,像毒蛇。

    “让你做个明白鬼,想知道什么,尽管问,你有五分钟时间。”

    苏念恩道:

    “你是怎么认识卡美斯的公爵大人?又是如何让我丈夫,成为了公爵大人?”

    苏念恩这话一出,孙敏儿看苏念恩的目光,很阴狠。

    “什么时候知道的?你知道我与艾瑞克的关系?你怎么可能知道?”

    苏念恩提了口气,“猜的。”

    “原因并不难,第一,你身后保镖都是外国人;第二,曾经骗取顾奶奶的人,是你指派的,我早就知道。第三,你刚自己提的,不论顾西川是谁,都是你的。”

    “我原本根本没把你和艾瑞克联系在一起,但你刚才那句话,以及你今天的行为,我甚至不用求证,你与艾瑞克有关系。”

    “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

    啪啪啪!

    孙敏儿鼓掌,“你还真是聪明啊,可惜,我不欣赏你这种自以为是的聪明。那个冒牌货,你知道是谁吗?那就是因为你而死的姜铎。”

    苏念恩微愣,这确实出乎她的意料。

    很快,保镖身后的大铁门推开,走出来个与顾西川一模一样的男人。

    但那气质吧……

    苏念恩了然,她可算明白这个男人在见到她时,那完全控制不住的恨意,那时刻想要她死的恨意。

    原来是姜铎。

    那一切都解释得清楚了。

    她与姜铎之间,岂止是性命?她还夺了姜铎从白素那套走的所有现金和黄金。

    是的,姜铎出卖身体,牺牲色相多年,周旋在白素身边骗得的几个亿,最终都落入了她的口袋。

    她是得谢谢此人啊。

    所以,这人来寻仇,往她心脏刺的那一刀,她大人大量,不计较了。

    姜铎仍然目光全是恨,似要把苏念恩碎尸万段的恨。

    苏念恩无惧,再看向孙敏儿。

    她现在又想通了一件事,难怪艾瑞克能轻松拿到顾家的地。

    显然是当初姜铎通过老太太,用老太太交易拿走的地,再转卖就落入了艾瑞克手中。

    艾瑞克又岂能任由姜铎真在顾家胡作非为?

    孙敏儿道:

    “我当初被顾家遣送出国后,天不亡我,让我遇到了艾瑞克。”

    孙敏儿并非得艾瑞克的宠爱,只不过她展现出来的东方气质,令艾瑞克很着迷。

    但那位艾瑞克是个变态,孙敏儿没少受折磨。

    顾西川出事前后,孙敏儿刚好从卡美斯家族逃出来。她与艾瑞克的医生相互勾结,拿走了艾瑞克刚用十亿拍得的“恶魔之眼”。

    简单说来,就是孙敏儿在受够了艾瑞克的折磨后,与艾瑞克身边亲近的人合伙,偷走了举世无双的钻石。

    但他们出逃没多久,就被艾瑞克抓住。

    他们在返回英克兰途中,遇到顾西川的飞机失事。

    飞机坠落速度极快,坠海之时,几乎已经成了火球,巨大的声响后,绝大部分飞机都被烧成了灰,而少部分飞机残骸落入海中,最终被海浪推去了数百海里外的小岛岸边。

    而,在飞机急速坠落下,游轮上的人,看见有两个人跳伞了。

    那两人,就是顾西川与阿克曼。

    但两人就算逃得一线生机,可两人仍然没能逃脱被焚烧。

    顾西川全身百分之八十的皮肤烧坏,阿克曼先跳,但也烧坏了百分之六十的皮肤。

    而顾西川被救上轮船时,游轮上正发生一起谋杀。

    孙敏儿联合医生,密谋杀害艾瑞克。

    救顾西川上游轮时,顾西川认出了孙敏儿,孙敏儿听顾西川的声音,认出了他。

    因为她离开那些年里,她一直有留意他的消息,他很多行程,她都清楚。

    姜铎就是她报复顾家和白素的安排。

    孙敏儿自然也知道顾西川的事。

    只是,没想到才在梅灵岛补办婚礼的男人,居然被她救了。

    这,简直就是天意。

    孙敏儿看着与艾瑞克身高、身形不差多少的顾西川,一个大胆的想法催生。

    当时顾西川受伤非常严重,身体多处气脏坏死,孙敏儿最终说服医生与她为伍。

    她在艾瑞克熟睡之际,用麻醉剂控制了艾瑞克。

    随后,艾瑞克被孙敏儿和医生抬去了实验室。

    在艾瑞克活着状态下,开膛破肚,取下多个顾西川需要的器脏,转移到了顾西川身上。

    顾西川身上的血液甚至全都被排出,全部更换。

    艾瑞克活生生被医生解剖,取走器脏,死在手术台。

    顾西川一点一点被修复,修复好的顾西川,像易碎的瓷器玩偶。

    每一个器脏都在与他的身体唱反调,甚至他连走路,都是半年后才会走。

    他的大脑与心脏,南辕北辙,但总归,是愿意同住一具身体了。

    顾西川在事故后,接受了大大小小数百次手术。

    有的是为缝补他的容貌、外形,一大半以上的都是植他自己的皮肤。

    这他身上为什么千万块小皮拼接的原因。

    顾西川成了艾瑞克。

    为了活下去,他得成为艾瑞克,必须成为艾瑞克。

    否则,谋杀公爵的重罪,够他们三死几百次了。

    他们三,等同于一条船上的人。

    那医生,后来又用同样的方法,杀了卡美斯家族内阁要员,也就是艾瑞克叔父的长子,汉娜的长兄。而医生自己,成为了汉娜的长兄,艾瑞克的堂兄。

    这目的,就是为了牵制顾西川与孙敏儿反水,杀了毫无根基的他。

    这,也是顾西川如今都无法恢复身份的原因。

    他需要不停的为家族赚钱,为摩尔医生赚钱。

    他不仅要让卡美斯家族相信他就是艾瑞克,还要让家族所有人都支持他,拥戴他。

    更要被摩尔医生与孙敏儿轮番监视。

    孙敏儿与摩尔医生一样认为顾西川不可信,他是最大的变数,因为他还有家人。他必定会逃避卡美斯家族的责任,逃避他们的计划,而回到中国。

    所以顾西川身边,没有一个人真正值得相信。

    孙敏儿从回忆抽离,随后逃出手枪,枪口指向苏念恩。

    “所有的一切,你都知道了,你该去死了。”

    “等等!”苏念恩立马出声。

    孙敏儿朝天开了一枪,即便加了消音器,但在室内,仍然有很大闷响声。

    子弹划破空气,打穿屋顶的声音,更令人心脏一抖。

    孙敏儿低怒:“说!”

    苏念恩上前一步,“你可以杀我,但我儿子你必须先放了,你也是母亲,请你不要伤害孩子。”

    孙敏儿抬手打了个手势,顾倾苏从空中放了下来。

    “我的目的只要你死。”

    苏念恩连忙奔跑上前,把福宝紧紧抱住。

    “宝宝,福宝,我的宝宝,别怕,别怕,妈咪来了,别怕。”

    苏念恩先抱住儿子,给儿子温暖的拥抱,让儿子在怀里得到安抚。

    随后她解开孩子的眼睛,再解他身上的绳子。

    孙敏儿冷冷道:

    “绳子你还是别解了吧,免得碰了那根不能动的线,出了意外那可跟我无关。”

    苏念恩猛地转头,“遥控器给我!”

    孙敏儿冷笑,“只要你死了,我会放过他。”

    苏念恩道:“一个满心算计的人不可信,先让我儿子平安离开。”

    孙敏儿撩拨着长发,笑得魅惑如妖。

    她转向姜铎,“这个女人,居然还教我怎么做事?”

    她转身,“都杀了。”

    姜铎掏出手枪,对着顾倾苏。

    “地下母慈子孝去吧。”

    苏念恩一把抱住顾倾苏,将孩子护在怀里,用后背挡住福宝。

    砰砰砰!

    宽敞的空间里,火花与子弹在空气中穿梭。

    也在此时,姜铎身后所有保镖应声倒下。

    姜铎扣动扳机的前一秒,手腕连中两弹。

    痛呼声下,倒地挣扎嚎叫。

    但很快,子弹从他后背,穿膛而过。

    姜铎死了。

    尘雾纷纷攘攘,血腥气无孔不入。

    枪林弹雨后瞬间的世界鸣响,像一根细针贯穿耳膜。

    全世界安静下来。

    苏念恩紧紧抱住儿子,很久之后,她轻轻松开。

    空间里不像来时那么明朗,弹药开火下粉尘飞舞。

    苏念恩看着踹开的大门,一应保镖鱼贯而入。

    二楼上,已经被人占满。

    身后孙敏儿带来的保镖全数倒地。

    孙敏儿在暴击中堪堪回神。

    她立马捡起姜铎的手枪,指着苏念恩。

    苏念恩将儿子挡在身后,“你无路可逃了。”

    孙敏儿眼神阴狠毒辣,眼底尽是疯狂。

    “苏念恩,要么你死,要么你儿子死。别忘了他身上绑的东西!”

    “我早就说过,就算你带了人来,杀光我的人,控制我,你的儿子,依然会死。”

    而此时,二楼上传来声音。

    “是吗?”

    苏念恩瞬间抬眼,鲁道夫立马朝她打招呼,顺便展示手里的遥控。

    “这玩意?哦,我不小心拆掉了。”

    遥控器的电池与主体被拆分,遥控直接被掰成几块。

    “公爵夫人,你跑不了了。”

    苏念恩猛地看向孙敏儿,“公爵夫人?”

    她身形一晃,这就是顾西川眼底里愧疚的原因?

    他,跟这个女人,结婚了?

    苏念恩摘掉墨镜,把墨镜戴在儿子脸上。她让儿子先走,先离开危险范围,但顾倾苏不肯,一直紧紧抱着他妈妈。

    孙敏儿轻轻擦着脸上的灰,手枪对着苏念恩。

    “今天,我若走不出去,杀了你也算了我心愿。”

    嘭!

    这一枪,没有消音。

    子弹破空而去,声响震惊了时光,撕裂了时空。

    苏念恩俯身抱紧儿子,下巴抵着儿子的头,双手捂着儿子的耳朵,紧闭双眼。

    随后,她听见“嘭”一声落地。

    她猛然睁眼,回头看孙敏儿。

    孙敏儿肩膀血流如注,而她的目光,看向大铁门的方向。

    孙敏儿吃痛的狂喊,看着朝她走来的男人。

    “你……要杀了我?”

    “你杀了我,摩尔会杀了你!你的身份被揭露,卡美斯家族会荡平你顾家,杀光与你有关的所有人,所有人!”

    “你敢吗?”

    孙敏儿眼神疯狂,眼底妒火狂烧。

    她怒吼:“你敢为了这个女人,牺牲一切吗?”

    苏念恩看向艾瑞克,不,顾西川。

    顾西川经过她身旁,拍拍她肩膀。

    “别怕。”

    顾西川再走向孙敏儿,捡起地上的手枪。

    “我送你一程。”

    枪口指着孙敏儿,“既然杀了你,后果这般严重,那更留不得你了。”

    孙敏儿惊恐下大怒:“等等!”

    “你当真,要为了这个女人,杀我?”

    “你以为杀了我,就能抹去你做地下钱庄、走私、在灰色地带赚黑钱、贩卖各种够你死千百次违禁品的证据?你别忘了,我要是死了,摩尔不会放过。”

    “一旦你身份曝光,不仅法律会追究你,卡美斯家族也会让你死千万次。西川,你是聪明人,你可得想好了。”

    顾西川冷眸睨向她,依然清贵如他。

    他淡淡道:

    “摩尔吗?我杀了。现在的克罗多,你不妨猜猜是谁?即便我没处理干净你们,我也有为一人赴汤蹈火的决心。”

    孙敏儿大惊失色,“你杀了摩尔?你杀了让你重生的摩尔?”

    孙敏儿这一刻,才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可怕。

    他们堵的,不就是顾西川那点人性?抓的不就是顾西川的弱点?以及他真实身份的把柄。

    然而,他竟在短短几年里,神不知鬼不觉的肃清了所有异己。

    甚至,杀了让他重生的摩尔,现在,还要杀了她?

    “我是敏儿啊,我为了你,杀了艾瑞克,做了千古罪人。我们还有轩轩,我们还有一个儿子啊西川,西川你不能杀我,我为你做了这么多,我让你活了下来,没有我,你早就化成了公海的一把灰!”

    “你不能杀了我,你不能杀我!”

    孙敏儿疯狂大喊时,努力从血泊中爬起来,拖着鲜血靠近顾西川。

    “是我救了你,我为你生了儿子,你怎么可以杀我?我现在对你已经没有威胁,你就这样容不下一个柔弱女人?”

    孙敏儿手,摸向后腰,泪流满面的望着顾西川。

    顾西川手枪指着她,“别动!”

    孙敏儿停在原地,样子痛苦,鲜血阵阵涌出。

    顾西川道:

    “你只能恨自己所托非人,我警告过你多次,是你违约,一再动我的人。”

    孙敏儿声声笑着,笑得渗人。

    “所托非人,我这一生,终究绕不开你。”

    砰!

    砰——

    孙敏儿作势要起时,握住专为她打造的迷你手枪。

    她抬手指向顾倾苏时,额头正中一弹。

    两声枪响叠加,另一枪,打中了苏念恩后背。

    几乎同时,顾倾苏被苏念恩扑倒,苏念恩中弹倒地。

    顾西川扔了手枪,几步奔向苏念恩。

    “恩恩,恩恩……”

    “去医院!”

    顾西川眸眶一瞬血红,暴怒大喝。

    苏念恩手,紧紧抓住顾西川的手。

    “西川,我,终于等到你了。”

    ……

    救护车上,苏念恩不停说话。

    她说:“我知道你身不由己,孙敏儿说的那些,你一定要妥善处理好。”

    “你要好好的,顾家和归园,还要靠你。”

    “不用着急回来,要处理好外面的事。”

    “你要长命百岁,多陪我们的孩子一些时间,帮我、帮我多陪陪他们……”

    顾西川堵住她的唇,眼泪滚落。

    “我都答应,你别再说话,不会有事的,很快我们就可以一家团聚。”

    苏念恩的血越流越多,初步止血没止住,厚厚的绷带瞬间被染红浸透。

    救护车上紧急抢救。

    救护车到医院,生死时速中将苏念恩送进手术室。

    ……

    一年后。

    顾老太太九十岁寿辰。

    顾家大院布置得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顾老太太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前些天医生就开始每日下通知,让家里人做好准备。

    老太太可能就在这些天了。

    但老太太,始终拖着一口气。

    大家猜测,老太太可能是想见到最爱的长孙,她一直坚信顾西川还活着,没见到她不肯咽气。

    也在猜,或许她是想过了寿辰在走,就差几天了。

    这两天,苏念恩和顾家后辈一样,放下所有的事,一直留在大院,陪在身边。

    上午正宴,按照顾家传统为老太太祝寿。

    最小的小辈们轮流在老太太面前磕头。

    老太太连手拿红包的力气都没有,气若游丝的望向大门。

    她在等人。

    她还在等。

    她知道自己撑不住了,可这诺大的顾家,她走了该怎么办?

    所有人沉默的守着,不少小辈开始落泪。

    苏念恩拉着轩轩和福宝,让两个孩子跪在太奶奶身边,紧紧握着老太太的手。

    老太太好像已经听不见声音,但目光仍然看向大门方向。

    苏念恩从正厅看出去,忽然眼眶湿润。

    “西川,你回来了。”

    众人连忙转头。

    顾西川的身影,越来越近。

    老太太当即自助抬手,喃喃喊着:“西川,西川啊,我的好孙儿,西川啊……”

    顾西川大步走进正厅,在老太太身前跪下,磕了三个头。

    “孙儿回来了。”

    老太太很久前就已经坐不起来,此刻是斜躺着接受小辈们的磕头。

    但此时,她竟然撑起来,坐了起来。

    苏念恩和顾仲彝连忙扶稳了老太太,老太太浑浊的眼神里,一点一点聚拢了光。

    “我的好孙儿,我顾家的希望,奶奶,把你盼回来了。”

    这一句,何其清晰的话,众人泪目。

    顾西川上前,紧握老太太的手。

    “奶奶,我回来了。”

    *

    是日,晚,顾老太太在顾家大院,寿终正寝。

    顾西川重回顾家,一家团聚。

    ——正文,完——

    作者君:正文已完,祝大家看文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