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九章 痕检

    太阳落山,夕阳西下。

    在外面跑了一天的老警犬黑子,拖着疲惫的身躯,趴回了自己的狗窝,静静地等待着今晚的牛肉鸡腿蔬菜烩饭。

    他是得过二等功的功勋犬,有伙食补贴,有警民共建的伙食补助,日均餐食标准75元,风雨不得阻。

    侯乐家拍了拍黑子的脑袋,也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刑警大队的办公室里,自己烧了一壶水,泡了碗泡面,又撕了根火腿肠,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饭吃一半,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喂?”侯乐家皱眉。

    电话另一头,是个平淡的女声:“侯队长吗?我这边是刑警总队指纹岗,有一个你县的指纹协查出结果了。我现在发详情给你,你接收一下……”

    侯乐家愣愣的应了,挂了电话,才赶紧打开警务通看内容。

    只看两眼,侯乐家就丢下了泡面,三两步跨出门,点人道:“老平,点几个人,抓人。”

    他是有身先士卒的习惯的,做中队长的时候如此,做到大队长也如此。

    被喊到的老平狠塞了两口面到嘴里,喊着本队的刑警出发,自己抓了外套,边走边问:“什么案子?”

    “去年715的抢劫案。省里反馈回来的协查结果,人在驼山林场,是个林场工人,今天早上还有打卡记录。”侯乐家一边说一边走:“那边路不好走,把皮卡开上。”

    “好!”老平应了一声,又是啧啧两声:“这小子给我们玩灯下黑啊,这林场是今年联网的指纹还是怎么的?”

    现在许多工矿生产企业都被要求安装和联网生物识别系统,典型的比如煤矿,甚至到了安装虹膜系统的程度。

    侯乐家却是摇摇头:“指纹是老早就在网的,今天才被比中了。先抓人再说。”

    几人小步快跑的下了楼,已经跑了一天的老平发动了皮卡车,再吁了口气,问:“要不要把黑子带上?去林场说不定用得上?”

    侯乐家看向狗窝方向,黑子嚼着鸡腿,吃的正香,不禁迟疑道:“算了,黑子挺累的,让它休息休息,咱们先去看看情况。”

    老平揉了揉酸痛的腰,呵呵一笑,拧钥匙开车。

    皮卡跑山。

    人跑山。

    凌晨。

    天已大亮,嫌疑人才在讯问笔录上签了字。

    二十几岁的林场工人,仅有的一点反侦察的意识,都是跟电影电视里学来的,初时的侥幸心理散去,剩下时间就只能被刑警们牵着鼻子走了。

    守了一夜的侯乐家松了口气,疲惫的情绪里,终于是生出了些许的乐观情绪。

    抢劫案是刑法规定的八大重罪之一,所谓重案组的称呼,也是由此而来。对于这样的案件,警局向来都是给予极高的重视的。去年为了破案,侯乐家夙夜无寐的跑了好几天,却是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

    今次能破案,并且顺利的抓到人,对侯乐家这位刑警大队长来说,也是极有成就感的。

    想了想,侯乐家掏出手机,打给了隔壁宁台县刑警大队的黄强民。

    铃响三声。

    “我谢谢你,黄队长。”侯乐家声音诚恳。

    黄强民有点愣:“我又惹到你了?”

    “没,说真的,真诚感谢。”侯乐家的声音诚恳了一点。打的是致谢电话,还是不要进入到常见的互怼环节了。

    黄强民呵呵一笑:“感谢什么?”

    “你不知道?”侯乐家一愣,接着莫名笑了起来,笑过了,才将指纹协查出了结果,并抓到人的情况,讲给了黄强民,且道:“说起这个案子,也是寸的很,受害人第二天才报警,偏偏当天晚上下了雨,好多证据都找不到了,当然,嫌犯也放松了警惕,还以为我们把这个案子忘掉了,呵……”

    这一次,轮到黄强民沉默了。

    几秒钟后,黄强民才缓缓道:“这么说来,你们破了一桩抢劫积案?”

    “对。我亲手抓回来的。替我谢谢你们的痕检哈,有空请你们吃饭。”侯乐家笑嘻嘻的结束了通话。

    黄强民捏着手机,用劲揣回兜里,转身就上了刑事科学中队所在的四楼。

    他倒是要看看,平日里动不动就叫苦连天的痕检们,究竟是怎么打野食的。

    痕检室。

    严革抱着一只冒热气的茶杯,一边稀溜溜的喝着烫茶水,一边评价着面前的指纹:“搞的太模糊了,皮革上撒了粉刷,怎么想的,现在核采指纹的啊……”

    “严格!王钟!你们长本事了啊!”黄强民审视着四周,眼神锐利的像是只流浪猫。

    “黄队。”两名痕检悚然一惊,都站了起来。

    “你们一天天的,是太闲了怎么了?”黄强民的语气严厉。

    两名痕检慌的一批。我们做了什么不合适的事?我们平时经常做这些啊,也没挨骂……

    常年做痕检的刑科队的民警们,受到黄强民的“军训”的时间少,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更不适应黄强民的严厉。

    “比中了指纹是好事,但是,不知道先向上级报告的?你们的组织纪律呢?”黄强民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凶的像是要杀鼠似的。

    严革和王钟皆是两眼茫然,齐齐摇头。

    严革小声问:“我们比中了什么指纹?”

    黄强民这次是真的疑惑了,思索片刻,道:“隆利县破获了一起抢劫案,积案,通过指纹比对找到的嫌疑人。老侯打电话过来感谢,不是你俩做的?”

    “不是。”老严和小王再次摇头,略有些艰难。

    “找人问问。”黄强民干脆坐了下来。

    他现在有点破案的感觉了,迫切的想要结果,或者找到一条合适的路径。

    严革和王钟只好各自去打电话。

    做痕检的经常都有协查任务,询问亦属正常。

    不一会儿,两人分别挂掉电话,回到了黄强民面前。

    黄强民看着两人的眼神,表情就严肃了起来。二人的神色太郑重了,以至于黄强民不得不产生大量的联想。

    “我这边收到的消息。”老严咳咳两声,来到黄强民面前,眼神不自觉的飘向法医办公室的位置,道:“做指纹比对的,应该是咱们队的小江。江远。”

    “江远……哪个队的?”黄强民一时之间都没对上人。他是刑警大队的大队长,手下包括多支刑警中队,还有警犬中队、刑科中队和禁毒中队等,全队几百号人狗,对新人并不敏感。

    小王道:“就是新来报道的法医,长的特别高的那个。”

    “你这么说我就知道了。”黄强民这才将人和名字对上号。他手底下的刑警过百是没错,法医却是常年一个两个的配置,另一方面,江远的身高也总是让人印象深刻。

    说完了人,三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做了许久痕检的严革和王钟满脑子的浆糊——帮助其他单位协查指纹是一回事,将其他单位做不出来的指纹做出来,这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简而言之,协查指纹并不一定代表着指纹难度高,还有可能是其他单位的指纹库覆盖面不够。现如今,全国指纹库这种东西其实是不存在的,包括各个省,做的都是只涵盖一部分指纹的指纹库。

    所以,大部分做痕检的民警,查指纹都是先查自己本市的刑事指纹库,查不到再查车管所,或者身份信息等方面的数据库,再查不到,才会找省厅,发协查,请其他单位帮忙。

    这种因为数据库等原因而对不上号的指纹,是老严和小赵所熟悉的指纹痕迹。而全凭“蛮劲”比中指纹的,他们就见得少了。

    “见见去。”黄强民起身往外走,老严和小王毫不犹豫的跟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