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四章 拍照莫伸手

    江村小区。

    未到门口,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已传入耳中。

    宁台县是个小县,虽然骑着电动车就能从市中心到四宁山脚下,但只要过了台河就算是农村,城市禁令皆已无用。

    小区路口的宣传标语还是“秸秆还田,土地增肥”,左近的绿地也有许多被辟成了菜地,用比较人性化的角度来说,大家依旧在尽可能的想要保持原有的生活模式。

    在拆迁最初的几年时间里,还有老爷子开着儿子新买的兰德酷路泽去种地,回来以后大骂RB车就是不行的。最近几年,土地被占去的更多了,大家的心态也渐渐平和,买车也从兰德酷路泽到卡宴再到欧陆,渐渐地融入了大众。

    “远子回来了。”小区口的小卖铺外面,拢着十几个聊天的闲人,这些是连麻将都懒得打的村民,远远的看见了江远,就大声问:“你们今天剖的谁?哪里死人了?”

    江远降低车速,好声好气的道:“今天没解剖。”

    “那你一天到晚做啥呢?”

    “没解剖就没什么事,想做什么做什么。”做指纹是他江远自愿做的,不能算是法医的工作。

    小卖铺门口的闲汉和大妈们交口称赞:“要不都说公务员好呢。你看人家在国家单位上班的,一天到晚啥也不干都能拿钱。打工的哪能行啊,像是租我前楼的,一群年轻人,都是天黑了才回来,有的小夫妻一起早出晚归的,累的脸都是黑的。”

    “租我房的年轻人也是,有几个骑自行车的,骑的还没我快。”

    “说的是,还是得当官,你看拆迁办的几个货,一个个拽的二五八万似的,上次拆东头的时候,我那树明明就有十公分,硬说9公分,少算好些个!”

    “我儿子就是不好好读书。我之前没办法,给儿子找了个银行的临时工,先头存了两箱子还不够,三五不时的就让人存钱,说是什么存款业务。一存就是50万,80万的。家里塞的到处是银行送的油,根本用不完。对了,哥几个有想炸东西的,到我那里提油去。”

    “不用,不用,一样的,到处塞的是油。”

    江远听着这些陌生又熟悉的聊天,感觉又像是回到了村里一样。他从读中学开始就住校了,等大学读完回来,正好错过了江村人脱贫致富,再由富而豪富的日子。

    礼貌的笑笑,再缓缓通过小卖部,经过另一群大妈占据的广场,以及一群中青年占据的快递点,就到了自家楼下。

    而在自家斜对面的公共礼堂,热热闹闹的丧葬仪式正在有秩序的进行。

    光头的和尚,长发的道士和短发的神父各占一角,各显神通。江村小区的有钱十好几年了,加上善男信女众多,早就是各路人马争夺的重镇了,别说十七叔死于非命需要多交几份买路钱,就是村里的猫死了,都有人要办水陆道场的。

    江远的老爹江富镇照例在厨房里帮忙,他煮的牛羊肉是村里一绝。而在村子里,一旦建立了这样的人设,那婚丧嫁娶就少不了要积极参与。

    江远也习惯了这种活动,停好电动车,就在跟前找了个地方洗手洗脸,接着自觉的前往厨房帮忙。

    他常年负责切土豆丝,切红萝卜丝等等。

    “今天忙不忙?”江富镇给牛肉撇了血沫,过来问了一句。

    江远正好放下菜刀甩甩手,道:“不太忙,做了点别的事。”

    “今天没切尸体吧。”江富镇又问了一句,旁边的花婶也看了过来。

    “没切。我到单位这么久,也就见了一次尸体。”江远做出了详细的解释。

    旁边的花婶不由拍拍胸口,放心下来,接着不好意思的换了个表情,强嚎道:“十七叔……呜呜,说起十七叔,我就心里膈的慌,好日子才过了多久,唉……”

    江远镇定的等她哭完,问老爹道:“十七叔和十七婶都不在了,席是谁办的?”

    “你五叔掌总的,礼金去了费用,说是给十七叔的娃娃上学用,就是江乐,你记得吧。”江富镇一边说,一边搅和搅和牛肉锅。

    花婶在旁道:“江远一会记得出去拍照,你们小一辈的都出去读书的,有的人一年都见不着几面,有机会就多拍几张相,多看看,至少认个脸熟。”

    江远应了一声,等手里的菜切完了,就听有人喊拍照了。

    江远出了厨房,便见十几个年轻人,热热闹闹的站在一颗树下摆起了姿势。、

    专门请来的摄影师,还特意提醒:“咱们往右边站一点,左边容易拍到和尚。”

    “拍到了就PS掉嘛。”一个女孩子摆好了POSE道。

    摄影师好言好语道:“和尚们的光头容易反光,后期可以把光头P掉,但反光显的脸大。”

    女孩子迅速的走出了阴凉地,看到江远,赶紧招手道:“六堂哥,你到中间来嘛。你才下班?”

    “是。”江远走了过去。

    “我和哥先拍一张。”堂妹甲说话间就比了个剪刀手在脸前,且拉着江远喊:“一起做。”

    “翻个面吧。”江远比了一个剪刀手,但将指甲的一面对着镜头,并解释道:“从照片里可以提取到指纹的,所以,这个动作比较危险。”

    堂妹甲听话的将手指翻了过来,然后向几个过来玩的非江氏同学吹嘘道:“我哥是做法医的。十七叔就是他解剖的。”

    “法医……法医还真的是挺帅的。”几个非江氏同学凑到一起,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一名正在比耶自拍的女生停了下来,看看江远,大胆的道:“法医哥哥,你看看我拍的照片。你刚刚说照片里可以提取到指纹,其实提取到,他们也用不了吧。”

    “一般来说是这样,但指纹是要跟一辈子的。说不定……”江远决定说的严重一点,遂道:“对方有可能拿着你的指纹,解锁你的手机。”

    女生的思维被代入,转瞬大惊失色,忙道:”我都发好多照片到朋友圈了。”

    “美颜过的照片没关系。”江远轻易的安慰了对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