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三餐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74章 春光盛花胶海参炖鸡汤

    「致爱妻皎:

    我很遗憾,  这样迟才认识你。

    在你第一次吃晚饭那天晚上,事实上,我有些犹豫。犹豫我们龄是否相衬,  相对言,  你龄尚小,  其实以不用这样早步入婚姻。至少,不应该这样草率,还未经历过追求、恋爱,  就直接我坠入婚姻这张大网。

    你还有更广阔未来,不该就如此我这样一个人所束缚。

    有些惭愧,  听晚橘提到龄差距时,  我尚没有太多概念。直到见你时候,我才意识到八岁龄差距意味着什么。你比我幼八岁,  初出校园,  这意味着你尚未完整了解这个社会,  你拥有着更多青春,  更多以试错时间,  你未来有无限能,  无论是伴侣,生活,  或者工作,你比我多八时间来更好地追寻自己所希望东西,  棱角尚未磨,  于你言,  一切是新鲜无穷大。

    我犹豫自己是否要这样自私地享受你青春,但那天晚上,我们聊得很愉快,  这让我蠢蠢欲动,以至于在结束时,忍不住再度向你发出邀请。

    甚至在你生病时候登门,在这个不妥帖时机你领证,结夫妻。

    我自私地想,或许比你长也不意味着是件坏事,我以陪伴你工作,陪伴你尽情地尝试你八。有些陷阱,或许我以提醒你早些避开,免得重蹈我覆辙;即使不小心摔倒,在你难过时候,我想我也能你一些拥抱安慰,再坐下来一起分析什么。我希望能成你依靠。

    龄差距是把双刃剑,我让自己考虑好一面,用私心来说服自己。

    然,这些不过是我自欺欺人念头。无论做什么,无法弥补我享用你青春这个事实,你对此毫无芥蒂,甚至在这时候告诉我,我所贪婪得到,不仅仅是你这“八”,还有你热忱喜欢。

    我何等荣幸,又何等愧怍。

    皎皎,我很高兴,你愿意我分享这些,我既受宠若惊,又觉惭愧有加。我何德何能,能得你垂怜,又如此有幸,能与你结连理。

    我懊恼于在这桩婚姻始端,未对你多上心,没有多你沟通交流。以至于险些做出让你独自一人留在北京这种事,后期,又因我私心,将你带来苏州,带到这个对你来说不熟悉城市。

    对比你付出爱意,我真做了一次坏人。

    但你对此没有介怀,皎皎,你似乎未意识到自己那些温柔,这令我更加羞惭。

    近些时间,你一直朋友过世伤神难过。我想劝慰你,却也清楚,生死大事,确很难介怀。甚至,我也忍不住想,倘若有天我老,你一人在这世上,又会如何孤单怜。

    八这个时间很长,我不舍你一人度过这漫长八。

    了避免此事发生,我决意多锻炼身体,保证能陪伴你一路走到终点。生死之事,我不能左右,但我向你允诺,在生之时,不你我留下遗憾。在终点之前,我会始终牵着你手,陪你走下。

    现在,我想,我也以告诉你八岁龄差还意味着什么。

    它还意味着,我以用八时间来积累经历,更好地照顾你;还意味着我以亲自替你试一试风险与波折,还意味着我比其他潜在竞争者多八经验,来博取你芳心。

    是,皎皎,你不必妄自菲薄。我很欣喜你对我喜爱,我,也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在嫉妒你同学,他们能够比我更早地认识你,还能参与你青春,他们甚至还拥有着我所不具备经,热情。这些东西让我正视自己龄,因生嫉妒羡慕。

    瞧,皎皎,我也会嫉妒你追求者。听起来是否有些幼稚?但我确有这样幼稚心理,幼稚到写在此处,一想到接下来要写事情,还会到紧张。

    这听起来很好笑,对不对?我像个『毛』头小子一样你写情书,紧张到几次停笔,斟酌用词。

    我爱你,你不必对此怀疑。

    如果你没有安全,也不需要担心,你以随时来向我询问。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会告诉你,我爱你,皎皎,我一生幸运事不算多,最大幸运就是遇到你。

    原谅我迟到了这么久,到了今日,才写下这些,才向你承诺。

    我爱你,至死不渝。

    爱你丈夫。

    温崇月」

    夏皎捏着信纸,她眨眨睛,胸口砰砰砰地跳个不停,跳动心脏提醒着她这不思议一切,好像春天在此突然向她开大门,草木蔓发,青山在望,冬寒刚刚消退,她猝不及防地跌入春日拥抱。

    夏皎小心翼翼地展平信纸,头到尾又读了一遍。

    温崇月笔迹工整利落,夏皎快要落下泪来,只是睛还是酸涩,她深深呼吸,把信压在胸口,拼命压制住即将溢出嘴巴尖叫,谨慎地将信放好。

    她要永远私藏着它,将来百老,也以随身一同烧,收拢在骨灰盒。

    做好这一切后,夏皎穿着拖鞋下床,她离开卧室,厨房,温崇月正在做今日晚餐,拿花胶海参一块儿炖煮一只鸡,炖锅隐隐约约传出甜美香气。

    夏皎闭上睛,深深吸了一口。

    多好。

    情真挚信件这些温暖香气把她重新拉回这个世界。

    温崇月没有回头,他尚在专注做菜,系着围裙:“等会儿就好,你——”

    话没说完,夏皎背后扑过来,拥抱住他,脸贴在他背上,轻轻地蹭了蹭。

    她说:“这次我帮你。”

    温崇月说:“不需要休息休息?”

    夏皎摇头:“不需要。”

    “真?”

    “真。”

    得到她斩钉截铁回答后,温崇月才让出一步,他洗干净手,又帮夏皎穿戴围裙,刚刚她头顶罩下,夏皎踮起脚,又抱住他:“我爱你。”

    温崇月微微一怔,继俯身。

    他轻声说:“我爱你。”

    抱歉,我迟到了这么久。

    ……

    按照温崇月建议,夏皎次日请假,在家休息,调整心态。等到第二天,才重新上班。

    花店花仍旧在开放,苏州春风渐渐漾起来,沉睡在土壤动物率知到温暖气息,植物花朵一同渐渐苏醒。说“烟花三月下扬州”,其实春日之,江南处处,无一不秀美,无一不惹人怜。

    苏州春天亦是如此,太湖旁侧,桃花、梨花、樱花即将次序盛开,田野间亦有黄灿灿油菜花热烈绽放,再迟上一些,就是碧螺春茶香。似乎春天总能人以一种“想要重新开始热爱生活”“想要成更好自己”觉,花店里生意也好起来。

    即使高婵开始早早地几个月后梅雨季节发愁,但无论如何,此时此刻,春意正浓,花好月圆。

    宋爷爷来重新走进花店时候,也是一个阳光灿烂午。

    他背没有之前那么直了,头发已然完全花白,苍颜银发,面有疲『色』。

    就像第一次走进这家店时,宋爷爷仍旧找夏皎,要了一朵玫瑰,是宋『奶』『奶』最爱一种,他曾经每天购来一支送她。

    夏皎细心地好包装,递他。

    宋爷爷捏着玫瑰离开,走出没几步,夏皎看到宋爷爷仰脸望天,春日柔软,他在阳光之下轻轻叹了一口气,步履蹒跚地离开,最终在街巷转角处停步,抬起手,擦了擦睛。

    逝者已乘鹤西,生者仍会留有怀念步行。

    春光如此。

    夏皎还温崇月一块儿参加了马拉松赛事,这还是一月时候报名。时报名时候,夏皎信誓旦旦,觉着到春天时候,自己身体健康,肯定能行。结果,如今赛事将近,一想到要跑这么久,她又有些心慌腿软。

    然,考虑到夏皎锻炼情况,温崇月这次没有报环湖全程,没有选择无锡国际马拉松,环绕太湖、蠡湖赛程太长,夏皎肯定吃不消。他最终选择了环金鸡湖国际半程马拉松,还是家庭亲子跑。夏皎跑到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温崇月在侧,始终妻子加油气,鼓励她终于坚持跑下全程。

    温崇月拍照技术稍微有了一点提高,但也仅仅是一点点,不算太多。在请路人帮他夏皎拍了终点站合照后,温崇月还亲自夏皎拍了一张。

    只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勉强还原夏皎真实身高,只是还没有达到那种把人拍出大长腿精妙技术。

    只能“一张拍得不妙照片”上升到“一张无功无过照片”。

    因此,晚上,夜间入睡前,洗澡结束后,夏皎把照片传到手机上,吭呲吭呲地开始修图。

    她一边修图,一边忧虑地碎碎念:“我手机开始发烫了,是不是也在我这种弄虚作假行觉到羞愧啊……”

    温崇月晾了半天,他走过来,想要搂妻子,又担心会扰她“工作”:“是手机自觉没能还原你美丽,才会羞愧到发烫。”

    夏皎说:“天啊温老师,您夸人功力又见长了。”

    温崇月揽过她肩膀:“是客观评价。”

    夏皎低头:“如果您拍摄技术能像您沟通技巧一样高超就好了。”

    温崇月伸手,仔细端详她手机照片:“我看着很美。”

    “情人里出西施,”夏皎纠正,她忽然听到外面有烟花声,惊了一下,也不p图了,跳下,拉开窗帘,小飘窗上看:“哇,是谁这么胆大,敢放烟花耶。”

    确是烟花,不过只放了几颗,轰轰烈烈,天空绚丽,只是不能与明月争辉,天空明月依旧,沉静凝望世间。

    夏皎趴在窗前看了许久,温崇月走到她身后,陪伴她一同仰脸看。

    夏皎喃喃:“你看,月『色』好美,好像在说话。”

    温崇月颔首:“确,我听到了。”

    夏皎转过身,巴巴看他:“你听到了什么?”

    温崇月笑:“我听见它说,皎皎再不回睡觉,能会挨曹。”

    夏皎大叫一声“温老师”,轻轻一拳落在他肩膀,认真纠正:“你怎么以在这个时候讲这样不浪漫话。”

    温崇月说:“或许我身就是一个不浪漫人,才需要浪漫皎皎来弥补。”

    夏皎脸红红,她说:“确,你不在信里写何时爱上我。”

    温崇月低头:“想知道吗?”

    夏皎点头。

    温崇月俯身,将她抱起来。

    明月皎皎,他抱着妻子,垂下睛,凝望着她脸:“这是一个很长很长过程,我想,我们以边做边聊。”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