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四章

    第四章

    Chapter 4

    “你希望我和程凯是什么关系?”

    她淡然迎向他的视线,把问题抛给他。

    祁榆阳看着她,笑了笑。

    他笑起来的时候,仍旧含着几分痞味。

    她其实并非面上看起来那样冷感。

    但她洞察秋毫,大概猜测到他对她存了心思。

    祁榆阳倒也不遮掩,他慢慢把手插在裤兜里,目光在她脸上逡巡,说:“你知道的。”

    这是施小韵第一次这样直观地打量祁榆阳,平安夜那晚,走廊上的匆匆一瞥。

    她唯一印象深刻的是他线条突出的喉结。

    祁榆阳的长相偏向干净爽朗,硬朗的面部线条,内双的眼皮。

    像夏天放在香槟桶里冰镇的起泡酒,是那种透明清澈的起泡酒。

    他的长相并非是能被定义的一种,多变矛盾,像他这个人,是不安分的。

    施小韵的圈子里,接触到不少长得好看的男人。

    祁榆阳的长相在她看来,并非是无可挑剔的,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能把白和黑这两种颜色穿出截然不同气质的男人。

    平安夜那晚,他身上是一件白色T恤,看起来像是人畜无害又少年感十足的大男孩。

    但眼下他穿着略宽松的黑色圆领衬衫,即便扣子规规矩矩地扣上,却又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痞气和顽劣。

    话音落下,门外传来一阵骚动,有人拍着门板。

    祁榆阳皱了下眉,他慢悠悠转过身,伸出一只手低在门板上,阻止了外头推门的动作,说:“有人。”

    “阳哥,你在里面干啥呢?”

    齐鸣贱兮兮的声音传来。

    “你说做什么?”

    祁榆阳语气懒洋洋的。

    “别呀,里面多不干净,要整,上楼上屋里去呀。”

    齐鸣不怕死地开玩笑。

    祁榆阳笑骂了句艹,他抬手敲了敲门,语气暗含几分警告:“没完没了,是吧?”

    “得,我这就滚。”

    齐鸣识趣噤了声。

    隔着门板,齐鸣脚步声渐远。

    祁榆阳仍旧拿手抵着门板,顾忌齐鸣憋坏使诈,直到两分钟后,门外还没动静。

    祁榆阳才松了手,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声,祁榆阳拿出手机,看了眼。

    齐鸣发来的微信,通知他,他们一行人上顶楼游泳去了,让他完事了,上屋顶找他们,附带一个贱兮兮的表情。

    这栋别墅楼顶有个无边的游泳池。

    祁榆阳看向施小韵,问:“他们去楼上游泳了,你去不去?”

    施小韵摇摇头,说:“不了。”

    两人没再继续刚才被齐鸣打断的话题,祁榆阳伸手覆住门把,他打开门,让施小韵先出去。

    施小韵从他身前经过,他摸出烟盒和打火机时,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很好闻,有点花果香。

    施小韵上楼,碰到从卧室出来的汤焕焕,她换上了一件明黄色的连身泳装。

    汤焕焕原本就肤白,明黄色的泳装很衬她的肤色,使她看上去明艳照人。

    汤焕焕手上还拿着一件杏色的针织外套,她见到施小韵,说:“你刚才躲哪去了?”

    “楼下的洗手间。”

    施小韵随便扯了借口搪塞。

    汤焕焕说:“他们到楼上游泳,施施,你去吗?”

    施小韵摇了摇头,说:“我昨晚没怎么睡,打算补个觉,你去吧。”

    施小韵回到房间,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看了眼来电,区域还是纽约。

    施小韵皱皱眉,直接关了机。

    她将手机扔到床上,打开行李箱,拿出睡衣,打算去冲个澡,顺便换掉这一身沾着奶油的脏衣服,然后补几个小时的觉。

    施小韵睡了很久,醒来时,是被门外粗鲁蛮横的拍门声给吵醒了。

    她坐在床上,有那么一瞬间白昼颠倒的错觉。

    门外的拍门声还是不绝于耳,施小韵下床去开门时,脑海里闪过一瞬的念头,这种方式拍门的人一定不是祁榆阳。

    门突然被打开,冯洲正要拍门的手猝不及防地停在半空,他尴尬地收回了手,说:“施施姐,你手机怎么关机了,他们这会准备出发去吃晚饭呢,你这?”

    施小韵低头看了眼身上的睡衣:“你们先去,我等会自己拦车过去。”

    冯洲迟疑了一下,伸手挠了挠后脑勺,说:“要不我留下来,等你吧。”

    不用。”

    施小韵微微笑了笑,说,“你和程凯说一声就行。”

    这时楼下传来女孩子催促声:“冯洲,你还走不走了。”

    冯洲冲着楼梯口,应了声:“来了,来了。”

    然后他又转过头,看向施小韵,伸手指了指楼下,说:“那我先走了啊?”

    施小韵含糊嗯了声。

    施小韵关上门,她换下睡衣,随便拿了一条黑色的吊带裙子,外加一件咖啡色的西装外套。

    毕竟他们等会要上酒吧玩去,她没有再补妆,拿了一支口红,随意涂抹了两下。

    施小韵关上房门时,隔壁的房门也被推开了,祁榆阳从屋里出来,施小韵愣了一下,出声:“你还没走?”

    “没有。”

    他摇头,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带上了房门。

    他冲她一扬头,说:“知道地点吗?”

    施小韵报了个地址,刚才程凯在微信上发了个位置共享给她。

    祁榆阳点点头,看了她一眼:“一起过去?”

    他现在身上是一件宽松翻领印染的黑白色衬衫和黑色的西裤,衬衫的扣子没再规整地扣上,解开了一颗,露出他的锁骨。

    施小韵点点头,柔声说:“好。”

    祁榆阳的车子是一辆亚光蓝的布加迪跑车,内饰以蓝色为主色调,车型张扬,是那种即便安分地停在路上,也会招来路人投来几眼的车子。

    祁榆阳见她迟迟没上车,他略微困惑地挑了下眉头,问:“怎么了?”

    施小韵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她一矮身钻进了驾驶座。

    她原本担忧他会开得特别快,好在他并没有,只是用一种正常的速度在马路上开着。

    这个速度开这种跑车,想必有些暴殄天物。

    以至于车子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时,边上的一辆黑色迈巴赫跑车,摇下车窗,挑衅地冲祁榆阳作了个拇指朝下的手势。

    坐在副驾驶上的施小韵目睹了这一幕,她伸手将被风吹到嘴角边的一缕发丝拨到耳后,淡淡道:“不超他吗?”

    祁榆阳偏头,笑笑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意外她会说这种话,他收敛了笑,正色道:“算了,这不是你还在车上嘛。”

    施小韵还未开口,握在手里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

    施小韵看了眼来电显示,她眉心蹙起一丝烦躁,随手按了挂机键。

    祁榆阳睨见了,问:“怎么不接?”

    “前男友的电话。”

    他了然地点了下头,接着又挑着眉问:“怎么分的?”

    施小韵扭过头,盯着他,出声道:“出轨。”

    祁榆阳皱着眉,轻轻啧了一声,他随意评价了句:“看来是个渣男。”

    施小韵有些好笑地望着他,他似乎有些不太自然,清清嗓子,收回了视线。

    他两只手操着方向盘,目不斜视,说:“你前男友的眼光应该不太好。”

    施小韵自然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她觉得她的认知没错,他确实深谙调情的手段,知道说什么样的话,才会逗得女孩子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