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七十九章 小黑屋初体验 (下)

    从证人席下来,魏老董事长坐在了陆铭身旁。

    克莉丝汀看着陆铭的眼神,更是不善。

    魏老董事长出庭作证,更像是一场秀,一种宣传自己银行的商业行为。

    史密斯律师一直没有说话,很有风度,等到魏老董事长“作证”完毕,站起身道“法官大人,我请求证人的证词无效,暂时休庭。”

    “裁定证词无效!”克莉丝汀看向陆铭,“你跟我来!”

    “原告方请求参与!”史密斯再次起身。

    克莉丝汀点点头。

    陆铭看着克莉丝汀的脸色,在魏宝增耳边道“计划继续,你们出去发表声明,不用等我了,估计我会被关小黑屋。”小黑屋,当然是戏称,法院的临时囚禁室,环境还是不错的。

    至于“证词”在法庭上有效还是无效,并不影响这场秀的效果。

    但克莉丝汀法官,看起来很恼火。

    ……

    “法警,把他关起来!24小时。”进了办公室,克莉丝汀就做个手势。

    走廊里被克莉丝汀手势招进来的黑制服法警呆了呆,无奈走过去,“陆律师,请吧。”

    陆铭对他理解似的笑笑。

    这是法官的特权,蔑视法庭直接就可以将人关起来小惩大诫,当然,不会超过24小时,算是情节轻微,也不会有犯罪记录。

    而且蔑视法庭罪可大可小,法官量刑特别灵活,如自己前世西方国家一个前总统,因为拒绝按照法庭所说相关文件,被判蔑视法庭,在相应文件提交之前,每天1万元罚款,人倒是不用坐牢。

    自己这个,只是蔑视法庭初级阶段。

    那边史密斯看着处置结果,也满意的点点头。

    陆铭想了想道“法官大人,在我被关禁闭前,有几句话想说。”

    克莉丝汀法官摆摆手,法警暂时站在了一旁。

    “关于宝银银行一案,首先,魏老先生和毕汉庭先生有没有形成法律意义上的关系,这里适用不适用邻居原则,我认为值得商榷。”

    史密斯立时道“银行账户流水查询,属于专业行为,虽然魏老先生和毕汉庭先生是朋友,也没有签订服务条款,但正是因为朋友这种关系,模糊了两者的法律距离,实际上,按照汽水罐里的飞蛾判例,魏老先生和毕汉庭先生,默认形成了法律关系!”

    对方不再作秀,史密斯反击的极快。

    陆铭点点头,“邻居原则自然是我们经济关系中的重要原则,但是,将法律距离和可预见的伤害等同视之,是很不妥当的,双方的经济关系,在没有契约的情况下,只要一方对另一方造成伤害,就认为两者具有法律关系,这将损害我们的公序良俗。”

    “比如这個案子,魏老先生本来是为朋友帮忙,结果,却惹上官非,甚至可能破产,这样,又如何塑造我们社会的价值观?”

    “邻居原则,实际上,应该有三个并列的测试准则,第一,对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可否合理预见?第二,当事人之间法律上的距离是否产生法律上的关系?第三,让被告承担法律责任,是否公平、正义和合理?是否符合公众政策原则?”

    “这三点只有同时为肯定的答案时,我认为,邻居原则才是合理的判定。”

    “在本案中,我们可以勉强认定第二条,因为我的当事人经营银行,可以认为,他虽然是帮朋友查询,但是,也和朋友产生了法律上的关系。”

    “但第一点,我的当事人,绝对预料不到,这次查询,能够给原告带来任何经济损失;第三点,让我的当事人承担法律责任,会严重损害我们的社会价值观,如果一个人,在并不损害别人利益的情况下,好心帮朋友的忙反而受到了法律意义上的严厉惩罚,那绝对是司法上的不公正!”

    “说完了吗?”克莉丝汀淡淡的问。

    史密斯,倒是看陆铭的眼神,多了几分诧异,而且,认真思索起来。

    陆铭对克莉丝汀点了点头。

    克莉丝汀做了个手势,法警无奈走过来,陆铭也不难为他,跟在他身后向外走去。

    ……

    被关了大概半个多小时,陆铭就被放出来了,在走廊里,魏宝增正苦笑等着他。

    “发表声明时,媒体多吗?”陆铭问。

    魏宝增点点头。

    陆铭琢磨着说“还是要看后续,这个声明,对普通储户,起不到什么作用,等银行资产解封,他们该跑来挤兑还是会挤兑,我们要做好准备。但现在借机会宣传下宝银的新理念,也不错。”

    魏宝增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陆铭摇摇头“不瞒你,本来我说有六成胜率,现在,大概只有四五成了,只能听天由命。”

    这首席法官,实在有些难搞,尤其是,非把自己看成想追她相依为命的女儿的人。

    那在她看来,自己自然浑身都是缺点了。

    法官也是人,都有情绪,不可能永远保持公平公正。

    而且,邻居原则的三点测试准则,本来是六七十年代产物,八十年代末正式确定,现在来说,是稍微有点超前了。

    想了想,“毕汉庭看到魏董事长,好像和见到你不一样。”

    魏宝增苦笑“他们老哥俩曾经是特别好的好朋友,不过毕二叔亏损的太多了,而且,还成了笑柄……”

    陆铭正想说什么,魏宝增道“陆律师,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和毕二叔谈一谈,咱们宝银银行将纳都影业接过来,虽然纳都以前的影片版权全卖了,成了个空壳,但还有部分摄影棚和签约艺人,未必不能东山再起,尤其有了你这个合作伙伴。”

    “只要毕二叔同意和解,虽然宝银银行会背上沉重债务,但我现在,有信心渡过难关。”

    陆铭本来是有了别的主意,听魏宝增的话,想了想,“嗯,可以谈一谈,看对方什么条件。”自己本来的主意,有点狠了,实在不行再说。

    纳都,曾经声名显赫,但现在电影业,和后世不同,现今经营影业公司,如同过山车一样,可以说,一部电影能令一家公司兴旺起来,一部电影也能令公司快速衰败下去。

    纳都,主要也是用五十万巨额投资拍的一部影片赔了个底朝天后,开始走的下坡路。

    前几年纳都投资五十万,进行这个电影史有史以来破纪录投资的电影拍摄时,还正是如日中天不可一世。

    而魏宝增的转变,看来是父亲发表声明时,反馈不错,是以重新有了信心,电影都敢碰了。

    “先看看毕董事长怎么说。”陆铭琢磨着,“而且,这个案子没那么悲观,所以,谈的时候,伱就当看正常投资值不值,而不是要赔偿他的心理。”

    魏宝增微微一笑“我明白的,而且,你得跟我去啊,不仅仅你是我的法律代表,咱是合伙人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