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杀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十九章 歪路

    程肃年怀疑,可能是因为他残忍地把封灿萌动的春心捏死了,封灿整个人都蔫蔫的,还专门发了一条微博,酸不溜丢地说什么“杜绝早恋,从我做起”,把他微博上的粉丝们吓了一跳。

    封灿来打职业之前,是一个很红的主播,有多红呢,基本可以说是eoh直播圈一哥的水平,一个人的微博粉丝数比sp全队加起来都多。

    他这条微博意味不明充满暗示,程肃年点开评论一看,女粉们集体炸锅了,热评前两条,一条是“灿灿你还小,妈妈不许你早恋!好好打比赛哦!”,第二条是“老公你是不是看上哪个小浪蹄子了?我杀了她啊[流泪][流泪][委屈][委屈]”。

    程肃年笑了半天,他突然想起,自从封灿来sp,他们似乎从来没有互动过,于是顺手转发这条微博,写了句“儿子乖”。

    其实这算是“营业”了。

    外面说sp宫斗,一直给他们唱衰,他总得做做样子,让大家明白:你看,我们关系挺好的,别整天瞎掰了。

    程肃年一番苦心,特地带节奏,sp的人都很懂事,立刻去的他评论里你一言我一语,拿他和封灿起哄,营造出一番“我们战队团结一心其乐融融”的景象。

    然而,大家都来凑热闹了,唯独封灿这个当事人毫无反应,高冷得一比。

    程肃年心想,看来崽子是真不想认他这个爹啊,这么叛逆,算了算了,不和失恋的小孩一般见识,封灿心里指不定多恨他呢。

    不过,这些事确实算不上什么,充其量算是他们生活中茶余饭后的小插曲,整个基地的重中之重依然是比赛。

    目前已经打完两场了,ug战队和xyz战队。

    按照epl的多循环赛制,在第一轮里,sp还要与除此之外的其他13支战队挨个交一遍手,然后进行第二轮循环,届时全联赛总共16支战队再次逐一交手。

    前两场结束后,sp两战全胜,一场二比一积2分,一场二比零积3分,暂时以5分的成绩排在联赛积分榜第四的位置,前三名依次是蝎子战队6分、wsnd战队6分、以及cq战队5分,和sp并列。

    值得一提的是,花重金请来了韩国金牌adc金至秀的lion战队目前两战全负,一场零比二,一场一比二,以1分的成绩排在联赛倒数,成为了四大豪强里今年开局最差的一个。

    关于金至秀的困境,目前的主要问题依然是他水土不服、磨合不好,加上语言问题,和队友沟通不便。

    这是比较理性的评价,网上的舆论相比之下就很不客气了。

    有人说他是被韩国联赛造星捧起来的大水货,就像国内吹改皇一样,两人都名不副实(该网友可能是金至秀和封灿的双料黑粉)。也有人说他原本是很厉害的,但职业态度有问题,巅峰期注定长不了,所以才被韩国战队甩卖,lion砸锅卖铁接盘了还当个宝似的,简直冤大头。

    后者衍生出另一个版本,说金至秀转会来lion之后,拿了天价签字费和高年薪,开始膨胀了,不好好训练,私生活混乱,甚至有照片为证,说他和某十八线女网红有不可告人的亲密关系,两人经常一起出入夜店。

    这些是真是假不重要,多数时候舆论跟着成绩走,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而与韩国adc的水深火热正相反,国内第一ad徐襄经历了世界赛的消沉之后,在金至秀的衬托下,再一次被捧上了神坛。

    客观来说,徐襄这赛季的表现确实很好,可能是因为决定了要退役,他比上赛季更多一份破釜沉舟的决心,只不过才打了两场、四小局比赛而已,他每一局都完美carry,秀操作的高光镜头快要赶上以往半个赛季加起来了。

    在徐襄的带领下,蝎子状态火热,斗志昂扬,哪个战队遇到他们都发怵。

    程肃年翻了翻赛程表,sp下一场打wsnd,下下场打cq,再下场是蝎子——这赛程简直了,连着三场全是苦战,这样一比较,开局的ug和xyz果然只是开胃菜。

    第三场开赛之前,sp在基地备战的时候,照常放录像,先把wsnd的五位主力选手挨个分析一遍。

    其中,战队的第一核心是中单,这位中单选手是wsnd自家青训培养出来的新人,职业id叫friend,大名左正谊。

    虽说他是新人,今年第一次上epl赛场,但江湖上关于他的传说已经流传很久了,各种说法层出不穷,总的来说,他是一位大局观特别好的天才指挥,wsnd的队粉吹他是“诸葛出世”。

    但新人毕竟是新人,实力能不能配得上名头,要靠成绩来证明。

    这句话不仅是他,对封灿来说也一样。

    封灿前两场发挥不错,但还没经历过强队的检验,ug和xyz的实力都差了点,说明不了太大问题。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封灿的表现很合格,sp碰上wsnd也不能说稳赢,毕竟强队打强队。

    比赛当天,sp是第二场,第一场是cq战队vs蝎子的强强对决。

    蝎子自然不用多说,cq目前排在总分榜第三,且队员表现极好,业内预测cq有可能成为今年最大的黑马。

    由于这两个队sp马上也要遇到了,sp全队在休息室里认真地从头看到了尾。

    正所谓内行看内行,封灿最关注的是场上两位adc的操作和意识。

    不得不说,cq的ad很优秀,前两场也是上过本周最佳top10的人,但是人就怕对比,封灿由于某种私人情绪看徐襄不顺眼,很希望他能把徐襄打爆,可他还是被比下去了,成为了徐襄又一场天秀操作的背景板,蝎子再次喜提二比零。

    封灿恨铁不成钢,比自己输了还失望,忍不住吐槽了两遍“好菜”,恨不得亲手上场教徐襄做人。

    程肃年看不出他九曲十八弯的心理活动,正经道:“还行吧,cq的ad不算菜。”

    封灿没接这茬,口风一转,换了一副乖乖仔的语气,叫程肃年:“队长,你最喜欢什么样的ad?徐襄那种稳健的吗?”

    “不。”程肃年不假思索,“我喜欢能赢的。”

    “……”

    才没有,你喜欢听话的。封灿心想,上次我们赢了你还不高兴呢。

    封灿看着程肃年,沉默了几秒。

    其实他有些话想说,准确地说,是有一些情绪想表达出来,这些东西在他心里不停地翻滚,从心口涌上喉咙,再从干涩的喉咙溢到唇边,马上要脱口而出时,他却不知道该怎么把它们翻译成程肃年能听懂的语言了。

    ……不,他不确定自己想不想让程肃年听懂。

    即便听懂了,程肃年也未必会理他,甚至有可能会把他刚萌芽的稚嫩心意当成多余的、阻碍夺冠之路的绊脚石,冷酷无情地掐死在摇篮里。

    “……”

    封灿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情路刚开始就是地狱模式。中国十几亿人,他喜欢谁不好,是有多想不开,竟然看上程肃年?

    或许趁早放弃,赶紧把自己从歪路上拉回来,会比较好过,对吧。

    可惜理智是理智,感性是感性,很多东西是不受控制的。

    封灿的脸色变幻莫测,程肃年冷不丁瞟他一眼:“想什么呢?准备上场了,第一次打强队,今天感觉怎么样?”

    封灿想说没事,小场面,但话到嘴边他心里一动,脑筋还没转明白就直接改了口:“……有点紧张。”

    程肃年一更:“你怎么场场都紧张?”

    封灿不吭声,眼神无辜地望着他。

    “……”

    程肃年心想,不肯认我这个爹,撒娇倒有两下子,行啊。

    算了,哪有老子跟儿子生气的。他伸手勾住封灿的肩膀,往怀里一揽,用一个简单的拥抱做安慰:“最后一次,再紧张就拖出去打死。”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