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9章 十万火急

    回公司,忙到傍晚。

    顾北弦抬手扯松领带,眉眼清冷看向助理,“让你查的,查到了吗?”

    助理回:“顾总,沈淮没有乳名,他们家人就称呼他沈淮,或者小淮。”

    顾北弦眼底冷意疏淡了些,似乎也在意料之中。

    阿尧是苏婳深埋心底的男人,没离婚前,她不会轻易和他出双入对。

    她年纪不大,做事却一向有分寸。

    顾北弦推了椅子,站起来,单手扣上西装纽扣,说:“晚上和霍总的应酬换别人去,我还有事。”

    “好的,顾总。”助理帮他收拾桌上的文件。

    离开顾氏大楼,顾北弦开车来到古玩街。

    日影西沉,天色渐暗。

    他坐在车里,给苏婳打电话,“我在你们店外,出来。”

    手机里传来苏婳微微诧异的声音,“我们在外面吃饭,同事聚餐。”

    “都有谁?”

    “店里所有的同事。”

    “沈淮也在?”

    “嗯,他是我们店的少当家。”

    想到中午两人一起说说笑笑的模样,顾北弦心底的不悦隐隐抬头,声音却没半点波澜,“吃完打电话,我去接你。”

    “谢谢。”她语气克制疏离,像是刻意同他拉开距离。

    顾北弦听着有点不太舒服,握着手机的手微微紧了紧。

    掐了电话,他调出萧逸的号码拨过去,“出来,喝酒。”

    “我的哥,这才几点就喝酒啊?”萧逸开口一股慵慵懒懒的纨绔腔,似乎还没起床。

    顾北弦声音利落沉隽:“带着公章和卖地合同,半小时内到今朝醉,过期不候。”

    萧逸一扫困意,“好嘞!哥,马上到!”

    半个小时后,今朝醉,醉香阁。

    黑压压一屋子人,忙得不可开交,签合同,走手续,转账。

    忙完,所有人全部撤出去,只剩顾北弦和萧逸。

    白皙俊俏的男子懒洋洋地坐着,手臂松松搭在椅背上,斜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打量顾北弦,“心情不好?”

    顾北弦抿了口酒,轻描淡写,“谈不上。”

    捏着酒杯的手冷白修长,漂亮得不像话。

    “啧,都出来喝闷酒了,还叫谈不上?别人心情不好是出去找女人寻欢作乐,你倒好,直接买块地,大手笔哇。下次心情不好记得还找我,我家老爷子手里还捂着好几块地呢。”萧逸调侃。

    “少拿我当冤大头。这个合同本来就打算签,不过提前了一周。”顾北弦放下酒杯。

    萧逸拿起白瓷酒瓶,给他添酒,“听说楚锁锁回国了,你们俩最近走得挺近?”

    顾北弦眼皮一掀,“想说什么,直接说。”

    “苏婳是个好姑娘,别辜负她。”萧逸眼睛盯住他,难得正经一次。

    顾北弦手指轻扣桌面,淡笑,“当年我要娶她,是谁嫌弃得要命,说她配不上我,现在怎么变了?”

    “那时以为她贪慕虚荣,为了钱什么人都可以嫁,后来发觉不是,她对你是真心实意的好。但凡是个捞金女,短时间内捞到钱就跑了,不会当牛做马照顾你那么久。”

    顾北弦深邃的眸子黑沉沉,“她是挺好。”

    “那你还……”

    顾北弦垂眸,盯着杯中色泽清透的白酒,语调极淡,“挺优秀的一个小姑娘,三年前因为家里缺钱,被逼无奈,才嫁给我,嘴上不说,心里肯定委屈。委屈了她三年,不想再让她继续委屈了。”

    萧逸惊讶,“就因为这个,你要跟她离婚?”

    “差不多。”

    萧逸惋惜,“那么好一姑娘,你舍得放手?”

    “不然呢?”顾北弦面色无波无澜,眼底却蕴起一丝黑漆漆的阴影。

    总不能一直把她困在身边,看她痛苦地做噩梦,梦里喊着她的阿尧哥。

    他看不了她痛苦。

    也受不了那种耻辱,他是男人,是眼里容不下沙子的男人。

    可是,真要放手,又舍不得。

    挺矛盾。

    顾北弦捏着酒杯递到唇边,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白酒辛辣,刀子一般划过喉咙。

    堵在心口下不去,火辣辣地窝着。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萧逸喊道:“请进。”

    来人推门而入。

    瓜子脸,五官娇艳可人,白色泡泡袖薄纱公主衫扎进紧身半身裙,戴全套卡地亚珠宝,臂弯搭一件香奈儿外套,手拎爱马仕鸵鸟皮包。

    是楚锁锁。

    看到她,顾北弦眸色微微一凉,“你怎么来了?”

    楚锁锁扭着细腰,娉娉婷婷地走到他身后,手臂搭在他的椅背上,俯身,红唇虚虚蹭在他耳边,呵气如兰,“听说北弦哥也在这里吃饭,我过来打声招呼。”

    顾北弦耳朵被她呼出的热气蹭得发痒,往旁边偏了偏,避开,见她没有要走的意思,没什么情绪地说:“坐吧。”

    “谢谢北弦哥。”楚锁锁拉开椅子坐下,把外套搭到椅背上。

    服务生马上给她上了套餐具。

    顾北弦把菜单推到她面前,“想吃什么自己点。”

    楚锁锁看了看满满一桌子菜,推开菜单,甜甜一笑,“不用点了,北弦哥爱吃的,我都爱。”

    萧逸抬手抹了抹手臂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

    楚锁锁把一盘北极甜虾,转到自己面前,大眼睛水盈盈地看着顾北弦,“北弦哥,我想吃虾。”

    萧逸撇撇嘴,“你自己没长手?”

    楚锁锁鼓了鼓腮帮,委屈兮兮地说:“我长这么大就没自己剥过虾,在家是我爸妈给我剥。以前和北弦哥出来吃饭,都是他帮我剥。”

    她伸手拢着顾北弦的手臂撒娇,声音腻得出水,“北弦哥,我想吃你剥的虾,你就帮我剥嘛。”

    顾北弦余光淡淡扫她一眼,抽回手臂,戴上一次性手套,从盘子里拿起一只虾剥起来。

    脑子里不知怎么的,浮现出苏婳给他剥虾的画面。

    她的手极巧,虾肉剥出,虾壳还是完整的。

    他试过几次都做不到。

    剥好一只,他捏着虾肉,往楚锁锁面前的盘子里放。

    突然,楚锁锁身子往下一矮,用嘴接住他手里的虾,故意连他的手指也含住。

    舌尖在他的指尖上轻轻绕了一圈,吮住轻吻。

    眼睛湿哒哒地看着他,眉里眼里全是情,欲得上头。

    很快吐出他的手指,她媚媚一笑,牙齿轻咬虾肉,柔声说:“北弦哥亲手剥的虾,真好吃。”

    顾北弦神色微微一滞,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他拆掉手上的一次性手套,扔到一边。

    又拿起桌上的消毒毛巾,擦了擦被她含过的那根手指。

    萧逸浑身密密麻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真想一巴掌抽过去,人家还没离婚呢,她就浪得没边了!

    当着他的面发骚,拿他这个大活人当空气吗?

    萧逸抄起手机,咔咔地给苏婳发短信:嫂子,你老公喝多了,正发酒疯呢,神智都不清醒了,快来接他。我们在今朝醉,三楼醉香阁。

    苏婳人在京都大酒店和同事聚餐,收到信息,给萧逸打过去,想问清楚一点。

    因为顾北弦酒品一直不错,在她印象里从来没发过酒疯。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萧逸挂断了。

    苏婳调出顾北弦的手机号,刚要拨出去。

    手机里忽然又蹦出萧逸的短信:嫂子速来!快快快!十万火急!

    苏婳心里咯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