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3章 为她报仇

    苏婳眼神木然地盯着天花板,像没听到似的。

    顾北弦叹了口气,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转身走了。

    出门,他吩咐门口的保镖:“保护好苏婳,有事马上给我打电话。”

    保镖应道:“好的顾总。”

    上车后。

    助理向顾北弦汇报:“我带人调了沿路所有监控,动用了几方的力量,才找到黄鹊。抓到她的时候,她在一辆黑出租上,正逃往乡下,想躲起来。”

    顾北弦眼神很冷,“这人什么来路?”

    “黄鹊是黄光的妹妹。黄光就是之前把少夫人抓去修复古画的那个光头,那事之后,查出他参与团伙盗墓,被判了七年。监控显示黄鹊最近几天,乔装打扮成外卖人员,在古玩城附近转悠,伺机寻找机会报复少夫人。”

    顾北弦垂在身侧的手用力握紧,指骨泛白。

    来到关押黄鹊的小楼。

    黄鹊一头短发,脸色蜡黄,眼圈赤红,嘴唇干得起皮,模样和光头长得挺像的,很中性。

    顾北弦走到沙发上坐下,抬眸,目光凉薄扫她一眼,“为什么夹伤苏婳的手?”

    黄鹊一脸愤恨,咬牙切齿说:“她害我哥坐牢!”

    顾北弦冷笑,“你哥盗墓,劫持苏婳,本就该进监狱。”

    黄鹊斜眼瞪他,不说话。

    顾北弦半抬唇角,似笑非笑,慢条斯理地说:“我从来不打女人,可是,你太可恶了。”

    话音刚落,他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朝黄鹊头上砸去。

    黄鹊想躲,被助理按住,躲不开。

    “砰!”

    烟灰缸把她的眉骨砸断了,鲜血顺着眼睛往下流。

    玻璃质地的烟灰缸落到地上,碎成了片。

    助理一脚踹到黄鹊的腿上。

    “噗通”一声,她跪到碎玻璃渣上,疼得浑身发抖,嘴里不停呜咽。

    顾北弦从沙发上站起来,脚踩到她的手上,重重碾了几下,尖利的碎玻璃渣扎进她指尖。

    黄鹊疼得求饶:“我的手,疼,疼。”

    顾北弦就笑啊,“你也知道疼,你拿门去夹苏婳的手时,怎么不想想她会不会疼?”

    那是她看得比命还重要的一双手。

    那双手在过去那两年,曾经不知疲倦地给他按摩过双腿,温柔地抚慰过他的身心。

    那么好的一个女孩,温温柔柔,与世无争,却被这个渣滓夹断了最宝贵的手指。

    顾北弦压下怒意,单手插兜,轻描淡写道:“手太贱了,剁了吧。”

    助理忙应道:“好的,顾总。”

    顾北弦转身离开。

    门一关上,身后传来女人没有人腔的惨叫声。

    助理手起刀落。

    黄鹊晕倒在一片血泊中,左手四根手指连根被砍断。

    回到医院。

    顾北弦在苏婳的病床边坐下。

    看着她木然呆滞的模样,顾北弦心里揪了一下,刚要开口对她说仇已经报了,衣袖忽然被她抓住。

    她外表温柔,内心却坚韧,轻易不会流露出脆弱的一面。

    此时的她脆弱、无助,对他充满依赖。

    顾北弦心里一软,感觉自己被需要。

    他温声哄道:“别怕,我不走了,这几天一直陪着你。”

    苏婳这才慢慢松开他的袖子。

    顾北弦把她垂下来的乱发,仔细撩到耳后,说:“闭上眼睛睡会儿吧,我看着你睡。”

    苏婳却睡不着,四根手指又肿又胀,指尖连心,心脏每跳动一次,都扯得手指疼。

    指甲盖全部变成了黑紫色,很吓人。

    她闭着眼睛,一秒一秒地挨着,心里难过得紧。

    手指断了,如果长不好,太愧对外公十几年的悉心栽培了。

    “砰砰”,有人敲门。

    顾北弦起身去开门。

    外面站着穿白大褂,身材高挑的沈淮,手里抱了一束白玫瑰。

    他喊了声“表哥”,说:“我刚下手术台,听说苏婳手受伤了,过来看看她。”

    顾北弦面色波澜不变,语气却相当冷淡:“沈少职业挺多。”

    沈淮笑着说:“我的本职是医生,古宝斋是我爷爷的店。”

    顾北弦没理他,走到苏婳身边坐下。

    沈淮把花放到床头柜上,来看苏婳的手,温和地问:“手指还疼吗?”

    苏婳点点头。

    “别太担心。听说是白老给你做的手术,他的医术相当高超,你又这么年轻,手指肯定能长好。”

    “谢谢。”苏婳轻声说。

    沈淮盯着她发黑发紫的指甲,说:“你的手指出现瘀血了,得放血,血一放出来,疼痛会减轻一点。”

    他打电话让护士送针过来。

    顾北弦挑眉看着他,“你行吗?”

    沈淮亮了亮工作证,“主治医师,上过手术台,放个血不难。”

    很快,护士送来针和消毒药棉。

    沈淮把针消毒,沿着苏婳指甲缝扎进去,挤出来好多瘀血。

    放完血后,苏婳感觉手指疼得轻点了。

    沈淮收拾好,轻轻拍拍她的胳膊,“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顾北弦站起来,淡淡地说:“我送你。”

    二人一前一后走出去,

    顾北弦把门关上,凉凉扫他一眼,淡漠地说:“苏婳不喜欢你这款,以后少打她的主意。”

    沈淮神色微微一变,笑了笑,“那苏婳喜欢哪款?”

    顾北弦想象了一下阿尧的模样,实在想象不出他是哪款,便说:“她喜欢我这款。”

    沈淮笑意更深,“可惜你是她表哥。”

    顾北弦眼底冷下来,结了冰,“我是她……”

    “叮铃铃”,沈淮手机响了。

    他从白大褂里掏出手机,朝顾北弦晃了晃,“表哥,我接个电话。”

    接通后,他打着电话走了。

    顾北弦心里窝了一口气,脸色阴沉沉的,很不好看,返回病房,看到苏婳难受成那样,气又消了。

    抬腕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

    顾北弦喊佣人柳嫂打来三盆热水。

    他拿毛巾给苏婳擦了脸,又掀开被子一角,拿起她的脚,要给她擦脚。

    苏婳把脚往里缩了缩,不让他擦。

    顾北弦语调温和,说:“那两年我腿站不起来,你贴身照顾了我整整两年,现在换我来照顾你。”

    苏婳不动了,眼圈微微泛红。

    擦完脚,顾北弦要去脱她的裤子。

    苏婳忽然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紧紧并拢双腿,不让他脱。

    顾北弦淡淡一笑,“我们是夫妻,你那么爱干净,不洗肯定不舒服,我帮你擦擦。”

    苏婳眼神略有些幽怨地看着他。

    “离婚”二字一提,楚锁锁再从中间一搅和,即使没办离婚证,关系跟以前终究有点不一样了,再让他擦那么私密的地方,总觉得别扭。

    见她不情愿,顾北弦安静了片刻,说:“让柳嫂给你擦?”

    沉默了几秒,苏婳并紧的双腿缓缓松开。

    和柳嫂相比,顾北弦明显更亲近一点。

    柳嫂很有眼色,急忙回避。

    顾北弦擦得很认真。

    苏婳脸红得像块烧红的碳。

    擦完,顾北弦又给她擦了腿和上半身。

    柳嫂过来把盆撤下去。

    挨到后半夜,苏婳终于睡着了。

    顾北弦躺在她身边,没敢睡,担心她睡着后手乱动,导致指骨错位,便一直扶着。

    不知过了多久,苏婳又做噩梦了,瑟瑟发抖,缩成一团。

    顾北弦把她搂在怀里轻轻拍着,像拍小孩子那样。

    苏婳感觉到了安全感,下意识朝他怀里拱了拱,闭着眼睛咕哝“阿……”

    顾北弦抬手按住她的唇,把后面两个字给堵回去,过了好一会儿见她平静下来,才把手从她嘴上移开,低声说:“小没良心的。”

    睡梦中的苏婳,轻轻翻了个身。

    自然听不到他的话,也不知道自己无数次在噩梦中喊着“阿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