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5章 是阿尧吗

    华棋柔被砸得差点疼晕过去。

    手下意识地捂住鼻子,大脑一片空白。

    她没想到看着温柔好欺负的苏婳,忽然下这么狠的手。

    低头看了看,手指一片鲜红。

    她又痛又恼,恼羞成怒,“嗷”的一声尖叫,就朝苏婳扑过去。

    柳嫂忙上前拦腰抱住她。

    保镖听到动静推门闯进来,上前把华棋柔拉开。

    顾北弦带着助理走进来,脸色阴沉沉的,冷冷扫一眼华棋柔,又看向苏婳,见她没事,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一些。

    华棋柔捂着鲜血直流的鼻子,向顾北弦告状:“看啊,这就是你眼里的好女人,看着温柔贤惠,下手可真狠!一个杯子甩过来,差点要了我的命!”

    顾北弦声音没有半点波澜地说:“苏婳性格一向温柔沉静,淡泊无争,对你动手,肯定是你惹急了她。”

    他看向苏婳,温声问:“她怎么惹你了?”

    苏婳倒是意外了,没料到顾北弦这种时候会向着她,毕竟华棋柔是他心上人的母亲。

    她微微抿着唇,朝柳嫂看过去,示意她来说。

    柳嫂急忙说:“少夫人正坐在床上看书呢,楚太太忽然闯进来骂她,还要动手打她,被我拦下了。她就一个劲儿地骂少夫人,骂得可难听了,我一个外人都听不下去。少夫人倒是好脾气,一直安安静静地听着,听了小半天,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才动手的。”

    顾北弦眼神骤然变冷,对华棋柔说:“向苏婳道歉。”

    华棋柔一脸错愕,以为自己听错了,“北弦,受伤的明明是我,要道歉也是她向我道歉才对啊。你看她对我下手这么狠,锁锁的手肯定也是她找人砸烂的。”

    顾北弦神色冷峻,“锁锁手受伤,你心疼,情绪失控,我能理解。但是没有证据,你不能随便污蔑苏婳。身体伤害是伤害,精神伤害也是伤害。你辱骂苏婳在先,必须道歉。”

    他声音不大,情绪也没什么起伏,却让听的人莫名觉得压迫。

    华棋柔有点打怵,可是这一道歉,面子就没了。

    她脖子一挺,硬着头皮说:“北弦,顾家和楚家生意合作那么多年,希望你顾全大局,重新考虑一下该道歉的是谁。”

    她话里话外透着威胁。

    顾北弦看了她一秒,微抬唇角,似笑非笑,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对电话里的人说:“墨沉,你继母来苏婳的病房无理取闹,麻烦你派人来处理一下。”

    楚墨沉顿了一下,回:“我在锁锁病房,马上就过去。”

    顾北弦淡淡嗯一声,掐了电话。

    华棋柔捂着血流不止的鼻子,气得浑身发抖,“北弦,护短也不是你这个护法的,你这是助纣为虐!”

    顾北弦连看她都懒得看,抬腿走到苏婳床前坐下,替她整了整皱巴巴的衣领,声音调柔问:“有没有受伤?”

    苏婳摇摇头。

    他去摸她的手,“手还疼吗?”

    “还好。”

    他抬手环住她的肩膀,望着她的眼睛,低声问:“还生气吗?”

    “嗯。”

    “你今天做得对,谁欺负你,你就反击回去。”

    苏婳抬起眼帘,水汪汪的大眼睛静静地凝视着他,想说:你也欺负我了,我该怎么反击?

    不过碍于外人在,终究还是没问出口,这种时候得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看着两人眉来眼去,你侬我侬的样子,华棋柔一刻也待不下去了,真想扭头就走。

    可是就这么走了,她不甘心,不走吧,又气得慌。

    没多久,楚墨沉便带人来了。

    向顾北弦打过招呼后,他看了看满脸是血的华棋柔,又看向苏婳,视线在她脸上多停留了一瞬,彬彬有礼道:“顾太太,锁锁手受伤,我继母太难过,急火攻心,情绪不受控制。多有得罪之处,我代她向你道歉。”

    他微微俯身,头低下,很真诚地说:“对不起。”

    苏婳本就是通情达理之人,见楚墨沉这么诚心道歉,便淡淡地说:“算了。”

    华棋柔怒道:“你能算,我可不能算!我鼻子被你砸得疼死了,我要去做伤残鉴定!还有锁锁的手,十有八九也是你派人干的,我要起诉你故意伤害!”

    楚墨沉皱了皱眉,不耐烦地朝手下人摆摆手,“快带她去处理伤口吧。”

    手下人急忙上前,一边一个把华棋柔架走了。

    楚墨沉客气地对苏婳说:“等你出院,我请你和北弦一起吃饭,代我继母向你们赔罪。”

    苏婳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说:“客气了。”

    她膈应楚锁锁,不知怎么的,对这个楚墨沉却膈应不起来,感觉他是一个是非分明,很有涵养的人。

    顾北弦问楚墨沉:“伤害锁锁的那个人抓到了吗?”

    楚墨沉脸色微微沉了沉,“没有。那人反侦察能力很强,沿途几乎避开了所有监控,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因为是地下停车场,脚印太多,警方不好采集。唯一的线索,就是从监控里捕捉到一张模糊不清的背影照,和事发时间刚好能对上。”

    顾北弦挑眉,“照片带了吗?给我看看。”

    楚墨沉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从里面取出一张七寸照片,递过来。

    顾北弦接过,捏在手里仔细看起来。

    照片的确挺模糊的,暗淡的光线下,隐约能看到男人的背影轮廓。

    男人个子高挑,腿很长,穿黑色冲锋衣,头戴一顶黑色棒球帽,手上戴黑色手套,手里拎着一把铁锤,身形矫健,走路步伐极大。

    哪怕只是一个模糊的背影,也能看出这人不简单,身上有一股普通人没有的气势。

    顾北弦想到一个人,捏着照片的手指紧了紧。

    他对楚墨沉说:“这张照片给我吧,我派人帮忙找找。”

    “麻烦你了。”

    “应该的。”

    楚墨沉离开后,顾北弦让柳嫂先出去。

    门关上,房间安静下来。

    顾北弦对苏婳说:“还记得之前把你带走,去修复古画的那个光头吗?”

    苏婳点点头,“记得。”

    “夹断你手指的是他妹妹。她恨你把他哥送进监狱,伺机报复你。我已经替你报过仇了,剁了她的左手。”

    苏婳听得胆战心惊。

    低头看看打着夹板的左手,心里还是很难过。

    仇报了有什么用?她的手指已经断了,以后还不知什么情况。

    顾北弦意味不明地说:“此事跟锁锁无关,你们报复错了。”

    苏婳心里咯噔一下,猛地抬起头,瞪着顾北弦,声音都发颤了,“你怀疑楚锁锁的手,是我找人砸的?”

    顾北弦目光深邃起来,盯着她看了会儿,握住她的肩膀,说:“别生气,我相信不是你。我的意思是,有人在暗中帮你报仇,但是他找错人了,伤害你的不是锁锁,她是无辜的。”

    苏婳克制住情绪,问:“那你说是谁在暗中帮我?”

    顾北弦把照片递过来,“是这个人。”

    苏婳伸手接过照片,盯着那抹背影仔细看起来。

    可是只凭一个背影,很难分辨出他是谁。

    顾北弦别有深意地注视着她,“照片里的人是阿尧吗?”

    苏婳鼻子一酸,眼圈忽地就红了,手指捏紧照片,情绪非常激烈地说:“不是他!是谁都不可能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