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8章 乖乖张嘴

    “他早就死了,一个死人是不可能去伤人的。砸烂楚锁锁手指的另有其人,至于那人是谁,为什么要报复她,我真不知道。”苏婳声音十分平静,下睫毛上却慢慢挂了一层泪珠。

    顾北弦垂眸看着坟堆。

    那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坟,看着有些年头了,坟前放了一束发蔫的野花,地上有烧过的纸灰。

    坟子简陋到极点,只用黄土堆成,连块墓碑都没立。

    看不出是谁的。

    顾北弦极淡地勾了勾唇,之前问她,阿尧是谁,她避而不答。

    监控里调出阿尧的背影照后,她就随便找一个小坟堆,来敷衍他。

    她不知道,当她在梦里喊第一声“阿尧哥”时,他就派人来到这个小山村,暗中调查阿尧了。

    全村整整九十八户,无论男女老少,所有人口径一致,全都说村里没有阿尧这个人,所以这个坟堆里,埋的根本不可能是阿尧。

    她为人一向真挚诚恳,如今却为了保护她的阿尧哥,撒谎了。

    顾北弦心里很不舒服,一股怒意隐隐抬头,刚要开口揭穿她的谎言,见她眼睛不知何时蒙了层泪水,湿漉漉地盯着坟堆,神情悲戚。

    野风刮过,她单薄的身板摇摇欲坠,我见犹怜。

    一下子就激起了他的保护欲。

    他心里软下来,怒意都减轻了,抬手把她揽进怀里,温声说:“好了,我不追究了,你别哭了。”

    苏婳脸贴在他领口上,无声地流着泪,很快把那里浸湿了一小片,削薄的肩膀微微颤抖着。

    顾北弦抚摸着她瘦瘦的脊背,语气嗔怪带着点宠溺,说:“下次再出来,提前跟我说一声,记住了吗?”

    苏婳轻轻嗯了一声。

    忽然传来一阵“咕噜咕噜”的声响,在这寂静的旷野里,显得特别清晰。

    顾北弦极轻地笑了笑,直到现在才感觉到饿意。

    苏婳半慢拍才反应过来,抬手擦了擦眼睛,从他怀里出来,仰头望着他,“是你的肚子在响吗?你饿了?”

    “是啊,从昨天中午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能不饿吗?”他微扬的语调透着点委屈。

    “为什么不吃饭啊?”

    “你失踪了,我只顾着带人到处找你,哪有心思吃饭?”

    苏婳不由得有些悲伤。

    他这样很容易给她造成一种错觉,觉得他挺在乎她的,可是上次她这样想时,他以楚锁锁之名,向她提出分手。

    “我们回去吃饭吧,柳嫂应该做好饭了。”苏婳轻声说。

    “好。”

    两人并肩朝村里走去。

    回到家,沈淮正在院子里支桌子,柳嫂端着碗从厨房里走出来。

    看到沈淮,顾北弦伸手握住苏婳的手。

    苏婳想抽出来,没抽动。

    沈淮的视线落到两人交握的双手上,眼神略略暗了暗。

    柳嫂看到顾北弦,有点后怕地说:“顾总,昨天我的手机没电了,没接到您的电话。”

    顾北弦倒是不在意,道:“没事,吃饭吧。”

    几人落座。

    顾北弦拿起一个鸡蛋剥起来,剥完放到苏婳面前,“吃吧。”

    苏婳又递给他,“你饿了,你先吃吧。”

    沈淮淡笑道:“你们表兄妹俩感情可真好。”

    顾北弦眼神微冷,语调极淡,“我是她……”

    “表哥,他是我的远房表哥。”苏婳打断顾北弦的话,赌着气说:“我是他的乡下穷亲戚,以前在他家当了三年保姆,负责照顾他的衣食起居。”

    沈淮颇为惋惜,“你明明有那么好的手艺,却去当保姆,太可惜了。”

    苏婳轻轻扫一眼顾北弦,别有深意地说:“还好,他家开的工资比较高。”

    话刚说完,她感觉大腿上忽然多了只手。

    紧接着,那只手在桌子底下捏了捏她的腿,捏得有点痒,有点色,色得她心跳加速。

    苏婳耳尖红了,偏头暗暗斜了顾北弦一眼,示意他把手拿开。

    可他脸上表情一本正经,拿着汤勺慢条斯理地喝着粥,吃相极斯文,一点都看不出私底下的小动作。

    苏婳伸手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想从自己腿上挪开,却挪不动,反被他扣住。

    他扣着她的手,十指交握,还用拇指轻轻蹭着她的手心,蹭得她手心都出汗了。

    苏婳一只手受伤,另一只手被顾北弦握住,没法吃饭。

    只能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顾北弦偏头看她,眉眼含笑,故意问:“婳婳,你怎么不吃饭?”

    平时喊她苏婳的人,这会儿故意喊她“婳婳”。

    苏婳佯装嗔怒地瞪了他一眼。

    顾北弦就笑啊,“不吃,是想等表哥喂你吗?”

    他用自己的汤勺舀起一勺粥,还用嘴试了试温度,递到苏婳嘴前,“乖乖,张嘴,表哥喂你。”

    那声音三分暧昧,三分撩人,更多的是调戏。

    苏婳的脸噌地一下子红了。

    紧抿着嘴,就是不肯张。

    顾北弦笑意更深,“不满足用勺子喂?那表哥用嘴喂?”

    苏婳没想到他会变本加厉,有点嫌弃地翻了他一眼,说:“那勺子你用过了,给我换一把吧。”

    顾北弦趁她张嘴时,把勺子直接塞进她嘴里,“以前我们经常共用一把勺子,你都不嫌弃。今天有外人在,你就嫌弃了?这毛病可不好啊。”

    苏婳被灌进了一勺粥,微微瞪着顾北弦,咬牙切齿地咀嚼起来。

    沈淮耸耸肩,无奈道:“苏婳,你表哥可真疼你。”

    顾北弦在桌子底下,用力捏了捏苏婳的手,笑着说:“当然,表妹就是用来好好疼的。”

    柳嫂的脸都快埋进粥碗里了,心想,有钱人就是会玩,明明是夫妻,非要扮表哥表妹找刺激。

    好不容易吃完一顿饭,柳嫂站起来收拾碗筷。

    苏婳客气疏离地对顾北弦说:“您工作挺忙的,吃完饭就回去吧。”

    顾北弦看着她,目光温柔,“你跟我一起回去。这里荒山野岭的,什么都不方便。表哥一天不见你,想得慌。”

    苏婳被他撩得耳朵都麻了,万万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顿了顿,她看看受伤的左手说:“我的手三个月内都不能工作,回去也没事,就在这边休养吧。”

    “也好,那表哥晚上再来找你。”

    他特意咬重“晚上”“找你”四个字,仿佛晚上要来找她做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似的。

    苏婳急忙说:“不用了,这里离市区挺远的,开车得好几个小时,影响您休息。”

    顾北弦抬手爱怜地捏了捏她的鼻尖,“你呀,怎么越来越犟了?”

    苏婳偏头避开,警告的语气轻声说:“请您不要对我动手动脚好吗?”

    “我是你表哥啊,表哥表妹之间做这种动作不是很正常吗?”他抬手抚摸她的脸颊,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绯红的唇瓣,笑得有些危险。

    那张斯文禁欲的脸,此刻坏坏的,感觉太撩了。

    苏婳和他相敬如宾三年,他要么消沉暴躁,要么斯文禁欲,要么温润如玉,即使在床上做那事时也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

    她哪见过他这副面孔啊,整个就是一翩翩风流公子哥儿,纨绔得很。

    她被撩拨得面红耳赤,心里火烧火燎的,急忙侧过身子,躲开他的抚摸。

    沈淮这会儿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再也待不下去,起身走了。

    苏婳也坐不住了,站起来,就朝屋子走去。

    顾北弦抬脚跟上去。

    进了卧室。

    顾北弦从后面搂上来,把她调了个,一只手挪开她受伤的手,另一只手捏了捏她的下巴,俯身来亲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