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0章 当枪使了

    直到看不见顾北弦的车子了,苏婳还站在原地,眼神直直地瞅着车子消失的方向。

    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有点空,怅然若失。

    风卷起树叶,打着转儿,在她脚边盘旋着。

    又站了会儿,苏婳才转身回了外公家。

    取了钥匙进了东边偏房,那是外公的古画修复室,也是她小时候待的最久的地方。

    房间还保持着原样,中间放着两张半人高的大红色实木桌,桌上放着排笔、羊蹄刀、羊肚毛巾等修复工具。

    有些日子没打扫了,桌子上落了一层薄灰。

    想起胃癌去世的外公,苏婳鼻子一酸,眼圈湿了。

    “这就是你小时候学艺的地方?”身后传来沈淮的声音。

    苏婳点点头,“是的。”

    沈淮走到她身边,抬手摸了摸桌子,“挺佩服你的。小时候,爷爷也要把手艺传承给我,我学了不到一个月就放弃了,死活坐不住,又枯燥。修复文物这门手艺,太磨性子了,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他爷爷也是修复古书画的,在业内很有名气。

    苏婳笑笑,“当年我外公要传给我妈,她也是,静不下心。可是总得传承下去啊,要不就失传了。”

    “是啊,干这行,门槛其实挺高的,要心静,有灵性,悟性好,有耐性,韧性强,还得吃苦耐劳。”

    “对,尤其不能急躁。揭画的时候,要一点点地揭,有时要揭半个月,稍微一急躁,画就揭坏了。”

    沈淮侧眸看着苏婳,目光温柔,“你的童年一定过得很辛苦吧?”

    苏婳极浅一笑,“哪有童年啊。别的小孩子都在外面玩,我就对着一幅幅古画不停地临摹。”

    “好惨。”

    苏婳莞尔,“是有点。”

    说话间,柳嫂拿着块抹布悄悄走进来,东擦擦,西抹抹,一脸敌意地瞪着沈淮的背影。

    沈淮往苏婳身边靠了靠,手慢慢地往她的手边凑,想去牵她的手。

    说时迟,那时快,柳嫂抄起门后的扫帚,冲到沈淮身后,照着他脚边用力一拍,大声喊道:“沈医生,让一让!刚才有只老鼠跑过去了!”

    沈淮连忙挪到一旁。

    苏婳纳闷地看着柳嫂。

    这屋子是外公当年特制的,密封性极好,蟑螂都进不来,哪里会有老鼠?

    很快,她就明白了,肯定是顾北弦临走时交待过她什么。

    以前没发现他占有欲那么强,她和沈淮说几句话,他都不允许。

    挨到晚上,一行人吃了饭。

    苏婳洗漱过后,躺在床上看书。

    柳嫂拿着手机小跑着进来,说:“少夫人,顾总电话,找你有急事。”

    苏婳接过,问:“怎么了?”

    手机里传来顾北弦低沉磁性的声音,“奶奶生病住院了,念叨着想见你。我已经通知保镖了,你快回来吧。”

    苏婳一听,急忙拿起衣服就往身上套。

    上次见奶奶身体就很虚弱的样子,这人年纪大了,感个冒发个烧,都很危险。

    苏婳穿好衣服,简单收拾了东西,走出去。

    沈淮正站在院子里抽烟。

    苏婳对他说:“我得回去了,顾奶奶住院了。”

    沈淮掐灭烟头,“好,我跟你一起走。”

    三个多小时后,一行人来到市区。

    和沈淮分别后,苏婳带着柳嫂、保镖来到医院。

    奶奶住在顶楼vip病房。

    出了电梯,一拐弯,苏婳一眼就看到顾北弦长身玉立地站在窗口抽烟。

    他身材高挑,容貌英俊,气质出众,周身贵气逼人,在人群里鹤立鸡群,十分打眼。

    苏婳刚要开口喊他,忽听一声清脆的“北弦哥”。

    紧接着从消防楼道里跑出一道身影,上前一把抱住顾北弦的腰,脸贴到他的后背上,亲亲热热地说:“听说奶奶生病了,我来看看她。”

    女人很漂亮,白生生一张小脸,一副富养出来的娇气模样。

    正是楚锁锁。

    苏婳心脏“咚”地一下撞到肋骨上,疼得直抽抽。

    双脚钉在原地,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再也迈不动一步。

    柳嫂忙喊道:“顾总,少夫人回来了。”

    顾北弦握着楚锁锁的手,从自己腰上挪开,大步朝苏婳走过来,淡声道:“到了怎么不打个电话?我好下楼去接你。”

    苏婳说不出话来,凉凉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挪着沉重的双腿,朝奶奶病房走过去。

    进屋。

    老太太正坐在病床上喝燕窝羹,看到苏婳,浑浊的眼睛亮了亮,“婳儿,有些日子没见你了,听北弦说你出差了?”

    这应该是顾北弦替她找的借口。

    苏婳应了声,克制住情绪,把受伤的手背到身后,笑着说:“奶奶,您身体怎么样了?”

    老太太叹了口气,“年纪大了,身体就像纸一样,风一吹就受寒了。来,快过来坐,让奶奶好好看看你。”

    苏婳弯腰在她床边坐下。

    老太太看到她的手一直背在身后,好奇地来拉,“手怎么一直藏在身后?”

    “没事。”苏婳下意识地往后躲,还是被她拉了出来。

    看到苏婳左手两只手指打着夹板,四个指甲全是紫黑色。

    老太太倒抽一口冷气,心疼得不得了,“快跟奶奶说说,你这手是怎么弄的?”

    苏婳静静地说:“前些日子惹了一个盗墓的,他被抓进监狱了,他妹妹上门来寻仇。”

    老太太气得直哆嗦,“什么盗墓的这么大胆子,连我们顾家的人都敢动,不要命了吗?你仔细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婳把事情前因后果,跟她详细说了一遍。

    老太太听完,眼珠微微动了动,陷入沉思。

    许久,她出声:“事发当天,北弦也在,他们不认识你,但肯定能打听出北弦。一个小小的盗墓贼,他妹妹哪来那么大胆子找你报仇?”

    她忽然抬头朝门口瞥了一眼,意味不明地说:“十有八九是被人怂恿,当枪使了。”

    苏婳心里咯噔一下,顺着老太太的视线看过去,那里站着楚锁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