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648章 去离婚吧

    正开车的顾谨尧,忽然打了个喷嚏。

    云瑾急忙伸手来摸他额头,“着凉了吗?”

    “没有。”

    “那是怎么了?”

    “应该是被人惦记上了。”

    云瑾收回手,俏皮一笑,“你还信这个?”

    “科学的尽头是玄学,我以前在异能队,偶尔会处理一些灵异事件。去前面商场看看吧,给你选结婚首饰。”

    云瑾抬起葱白似的左手,晃了晃无名指上的蓝钻大钻戒,“有这个就好啦,不用再买了。我平时要么训练,要么参加比赛,很少有机会戴首饰。”

    顾谨尧坚硬的声音掺着宠溺,“别人有的,你也得有,不戴就放着。”

    云瑾莞尔一笑,唇角梨涡像染了蜜,“我男人真宠我。”

    顾谨尧心道,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傻姑娘。

    这样就算宠了?

    他倒觉得,做得远远不够。

    来到商场,停好车。

    顾谨尧和云瑾并肩走进一楼。

    今天是周末,逛商场的人比平时多。

    很多夫妻领着小孩子来买东西。

    顾谨尧目光情不自禁落到前面那个小男孩身上,肉墩墩的小短腿,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憨态可掬。

    顾谨尧有种想去抱抱他的冲动。

    可能繁衍下一代是人类的本能。

    年岁渐长,顾谨尧越发渴望有自己的孩子。

    从前的他,可是连终身大事,都不曾考虑过的。

    时过境迁,如今想法悄然改变。

    顾谨尧伸手握住云瑾的手,将她的手包在掌心,心里暗暗盘算,他容貌不差,她也漂亮,生个女儿肯定能配上顾逸风。

    云瑾抬头看他,“喜欢小孩子?”

    “很可爱。”

    “喜欢就生,我们有产假,生完再复出,趁年轻恢复得快,不影响我继续为国争光。”

    顾谨尧眸色微暗,“担心自己做不好父亲。”

    云瑾扑哧笑出声,“你要自信!以前你总担心做不好男朋友,做不好丈夫,结果呢,你比任何男人都细心温柔。很多男人初次都秒,你却超长发挥,就已经赢在起跑线上了。”

    当然,那个“秒”字,她说得极小声。

    只有两个人能懂。

    顾谨尧心里一烫,小腹微微发胀。

    不由得想起,昨晚她在他身下喊“不要,不要,不要停”,忍不住唇角微扬。

    这个名副其实的小黄宝,给他原本沉闷的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

    二人走到一个珠宝柜台前。

    顾谨尧对营业员说:“请把你们这里最柜的首饰拿出来。”

    “好的。先生。”营业员拿钥匙去开柜门。

    云瑾急忙阻止,“稍等,我先看看款式再说。”

    说完她朝顾谨尧飞了一眼,“最贵的不一定是我喜欢的。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不该花的,不要乱花。”

    顾谨尧头一次发现,这个小黄宝居然有做贤妻良母的潜质。

    云瑾挑来挑去,最后选了一条白金镶钻的项链。

    钻石有一克拉那么大。

    戒指她是打死也不选了,说已经有了,一枚就可以,多了放那里吃灰。

    顾谨尧刷卡付了款。

    心想,还是先斩后奏吧,买好直接送给她。

    一克拉的钻石项链,婚礼当天戴出去,会被母亲那帮朋友嘲笑的。

    他不能让云瑾受一点委屈。

    二人又去楼上买了些其他东西,离开。

    上车。

    顾谨尧刚要发动车子,收到顾北弦的信息:弟,事已成。

    顾谨尧熄火,给他拨过去,“这么快?”

    顾北弦好听的男低音传过来,“当然了,哥叫得那么甜,我总得拿出点当哥的样来。”

    顾谨尧默了默,“没留下把柄吧?鹿巍那老狐狸太精明了。”

    “没,我手下人找别人做的,倒了好几倒,查都不好查。不给姓鹿的一点颜色看看,真当我们是吃素的。”

    “谢了,我会好好加油。”

    顾北弦一顿,“你加什么油?”

    顾谨尧一本正经,“加油让顾纤云早点出生。”

    顾北弦笑,“你小子,终于开窍了,好样儿的。”

    挂电话后,顾谨尧抬手环到云瑾肩上,将她拥入怀中,“顾凛判刑了,鹿巍我打了,弦哥又帮忙阴了他一把,你的仇终于报了。”

    云瑾在他怀中有感而发,“鹿巍连发四遍‘杀人诛心’,怂恿顾凛,借我队友的手,刺伤我。我姐连发三条信息,借靳帅的手,毁我名誉,还要毁我订婚礼和初夜。这么多人,为着自己那点利益,大费周章地来算计我一个。为什么这世上总有贪婪之人?就不能和和睦睦地相处吗?”

    顾谨尧深呼吸一声,愧疚在心底山呼海啸。

    他将她抱得更紧,“我会好好保护你。”

    云瑾搂住他的腰,“幸好有你。”

    “不,你的伤害都是我带去的。”

    “不全是。我姐好强惯了,从小就拐着弯地打压我,pub我。其实我并不傻,大学毕业成绩全优,可她总说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不只在家人面前说,在公司里也这么说,搞得全公司的人,都以为我少根筋。我爸本来打算安排我退役后,进公司的,被她弄得,到时进都不好进。所以,无论我嫁谁,只要比她优秀,她就不舒服,和你无关。”

    顾谨尧手指轻抚她后背,“你男人比你想象得有能力,不需要你进你爸的公司和她争。”

    云瑾又被这个大直男撩到了。

    她捧起他的脸,吧唧亲了一口,笑容灿若皎月,“虽然在家里遭受不公,可是命运对我是公平的,赐给我一个如此完美的男人。”

    顾谨尧笑。

    他何尝不也是?

    命运赐给他一个如此完美的女人。

    阳光开朗,心胸豁达,宽厚善良,个高人美,四肢发达,头脑也不简单。

    黄是黄了点,但是他喜欢。

    另一边的鹿巍,就没那么好过了。

    当晚,回到家。

    鹿巍打开门,刚要开灯。

    “砰!”

    一个不明物体飞过来,直冲他的后脑勺而来!

    鹿巍急忙闪身避开!

    “哗!”

    又一块大的不明物体飞过来!

    鹿巍往旁边一偏,躲过了四分之三,眼睛和头发被糊上了,黏糊糊的。

    尤其是眼睛,疼,很不舒服。

    抹一把,是蛋糕。

    鹿巍心中有数了,对方没想置他于死地。

    真要暗算他,就泼硫酸了。

    鹿巍松一口气,擦着眼睛上的奶油,厉声问:“谁?”

    “啪!”

    客厅的灯打开了。

    强光刺得鹿巍睁不开眼睛。

    等把眼睛上的奶油处理干净,鹿巍看到太太关岚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面前一沓照片。

    鹿巍阴着脸,“大晚上的,你搞什么?”

    关岚抓着照片站起来,手一扬,把照片砸到他脸上,“看看你干的好事!”.

    鹿巍偏头避开。

    照片纷纷扬扬落到地上。

    鹿巍弯腰捡起一张。

    照片里,他醉醺醺地躺在一个衣着清凉的女人怀里,眼睛是闭着的。

    他的头正好埋在那女人的胸口。

    “轰隆!”

    鹿巍脑子一片混乱,绞尽脑汁,都想不起这是哪天发生的事。

    关岚把结婚证、户口本、身份证、离婚协议往茶几上一甩,“准备一下,明天去离婚!”

    鹿巍一下子慌了!

    抬脚就朝她走过去。

    没走两步,脚下忽然一滑,噗通一声,他跪倒在地上。

    地上抹了油。

    猝不及防,脸磕到茶几的边角,鹿巍牙齿剧痛!

    门牙滚落下来,鲜血淋漓!